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1/2王子 07-3:居的溫柔  
   
07-3:居的溫柔

我不知道在原地跪了多久,心底只是一片空蕩蕩的,我早該知道的,面對四大天王之一的烈火,邪靈怎麼有可能有什麼絕招能獨自擋住他,他會做出這種決定,肯定有鬼!

只是我明白的太晚了,邪靈已經和烈火一齊消逝在第二生命了,我現在能做的,就是幫他報仇,幫他殺死真正的指使人─生命主宰!

我擦了擦眼淚,站起來,到花濂山去和其他人會合是我現在能做的事情……只是,左看右看,這片樹林怎麼好像都長得差不多啊,我該往哪邊走?這、這真是比邪靈自爆還讓我腳軟的一件事,我一個人最好能走到花濂山啦!

只得先找小龍女商量了,我打開密語頻道:「小龍女?」

「嗯?怎麼啦?別跟我說你們已經到花都了,沒這麼快吧?」小龍女質疑地問。

我正要開口說明自己的處境時,突然想起,邪靈的ND自爆程式除了是小龍女搞的鬼以外,似乎不可能再有別人,那麼是不是所有人的身上都裝著ND自爆程式?

為的就是,能幫我剷除掉擋在生命主宰面前的敵人!而他們不告訴我,就是因為知道我一定會反對。

如果我和他們一齊到了生命主宰面前,那我該不會得眼睜睜看著,其他人一一犧牲自己和敵人自爆?想到這,我臉色早就發白了,我絕對絕對不要再看到其他人也變成雪花片片。

「王子?發生什麼事了?」小龍女似乎也發現不對勁,一個勁呼喊我。

但是,我沒有回答,只是默默的關掉密語頻道,看著周圍的樹林,我只有喃喃自語:「爬到樹梢上面去,應該可以看見花都在哪吧?」

果然沒錯,在我像隻猴子似的七手八腳爬上樹梢後,遠遠的就望見一個頗大的都市,中間還有座尖塔,尖塔的最上面還雕了一個超級大玫瑰花……果然是花都!

看清楚方向後,我滑下樹幹,一步一腳印的往花都前進,雖然一個人是孤單了點,但是總比看其他人自爆的好。

「你是不是忘記一個重點啦?」一個聲音忍不住提醒我。

「什麼重點?」有嗎?我有忘記什麼嗎?我偏著頭努力想。

「要是生命主宰真的在花濂山,而不是花都,那你的夥伴不是直接去送死了嗎?」

「對喔!」我都差點忘記,海洋之心說過,生命主宰在花濂山……等等,是誰在跟我說話?

我轉頭看去…西門風正站在我背後,雙手都跟我比了個耶的手勢!

「想不到,邪靈的死給我這麼大的刺激,我居然出現了幻覺,以為自己看見了西門風。」我駭然的搖了搖頭,再看過去,比個耶的西門風卻還是站在那裡。

「什麼?邪靈這麼快就回中央啦。」西門風得意洋洋地喊:「老子就知道,沒有老子在,小子你肯定敗得亂七八糟。」

我手指發顫的比向西門風:「你、你你怎麼會在這?」

「說那什麼話,老子也想殺殺生命主宰。」西門風不滿的抱怨:「誰知道大伙跑得那麼快,老子才剛趕回到無垠城,就跑得一個也不剩了。」

趕回無垠城?西門風該不會是說,當初他被安瑞打飛了,所以要趕回無垠城啊?不會吧,你到底是飛多遠啊?

「哈哈,老子在海邊氣得跳腳的時候,剛好,那個死蛤蜊回來了。」西門風一副幸虧我走運的模樣:「老子當然命令他帶老子來北大陸了,開玩笑,殺大魔王這種風光事,怎麼能讓你們這些小鬼獨占!」

「……」我一整個無言。

「不過老子還沒上岸就看到一堆怪,害得老子只能偷偷從森林上來。」西門風搖頭嘆氣:「結果就不知道這個鬼地方到底是哪了,要不是聽到你們在隊伍頻道裡亂吼,老子還以為你們死光了呢!」

我不再理會西門風的胡言亂語,只是思索著我到底該往哪邊走?去花都?還是去花濂山?

而西門風不知道是不是察覺我心情不好,居然難得閉上了他的嘴,不再小子小子的亂叫,不過他馬上又開口:「小子,大伙好像打算來找你啊!」

「找我?」我大吃一驚。

「是呀,你把隊伍頻道和密語都關掉了,他們擔心得要命,說了要來找你。」西門風露出仔細聆聽的表情。

我也馬上打開了隊伍頻道來聽個究竟。

「邪靈肯定出事了,不然不會不回我們。」小龍女擔憂的說。

「別擔心,明皇已經下線去問了。」阿狼大哥沉穩的說。

過了好一會,明皇的聲音才響起,他聽起來似乎很傷心,只是倔強的強忍住:「哥哥的角色消失了,他用ND自爆程式和四大天王的烈火同歸於燼了。」

大伙默默無語的沉默著,最後小龍女開口說話:「既然邪靈已經消失了,王子那傢伙就沒人照顧了,而且他現在又死不回話,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我們還是先去找那傢伙吧!」

聽到這,我又關了隊伍頻道,既然知道他們要來花都找我,那就不用擔心他們會在花濂山遇見生命主宰了。好,那我就先出發去找主宰吧,希望能在眾人到達花都前把主宰給解決。

「好,去花都!」我下定決心。

「好好,老子跟你去殺大魔王。」西門風的眼睛放出精光,興奮莫名的大吼大叫。

我有點猶豫:「你…沒裝ND自爆程式吧?」

「嗯滴自爆城市?」西門風一頭霧水的問:「這城市在哪邊啊?老子怎麼沒聽過?」

「…當我沒問。」我降下三條黑線,早該知道西門風從來沒搞清楚狀況過。

「走吧。」我當下就往花都走去。

「王子…小子你走錯方向了啦。」西門風急得大喊。

咦?是喔?我搔了搔臉,隨即被西門風給拉著走,怪了,今天的西門風怎麼好像比較強勢?

「西門風,安瑞載你來之後,又回去啦?」我漫不經心的問,安瑞也真是的,留下來幫個忙是會死喔。

「嗯,是呀。」

「安瑞這麼怕麻煩,真不知道到底是誰,居然請得動他來當我們的交通工具。」我想破頭都不知道到底是誰能夠請得動那隻蛤蜊。

「可能是生命主宰本人。」西門風語氣嚴肅:「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生命主宰的確在幫助我們來北大陸,但是另外也阻饒我們過來,真不知道他真正的心意是什麼。」

「真的是生命主宰嗎?」我實在搞不懂大魔王的心態啊,要我們來,又拼命阻饒我們,搞什麼鬼?

「我想應該是他。」西門風也是皺緊眉頭。

我突然覺得怪怪的,好像有東西很不協調?到底是什麼東西……我看著西門風皺緊的眉頭,心底總覺得怪怪的,啊!對了,我驚喊:「西門風,你……」

西門的身影突然一僵:「老子怎麼了?」

我一個爆栗狠狠送到西門風頭上:「你跟我一樣是路癡耶,還給我亂帶路,你要是能把我帶到花都,我看我自己都能游泳回中央大陸了。」

「這、這個…」西門風瞪大了雙眼,不知所措。

「幸好,爬上樹就可以看見了。」我馬上七手八腳爬到樹上,西門風這個王八蛋果然是個比我還厲害的路癡,居然剛好走和花都相反的方向。

我再度滑下樹幹,向西門風招招手:「走這邊啦。」

西門風卻呆愣在原地,只是一個勁看著我。

看他這個樣子,我撇了撇嘴:「怎麼?不願意跟我走啊?那你自己去找其他人好了。」

「我願意跟你走,不管你想去哪。」西門風笑了笑,跟上來。

還是覺得怪怪的,西門風是不是…跟平常不太一樣?我努力回想著,西門風和以前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好像變得比較溫柔?我晃了晃頭,溫柔這個字居然會出現在西門風身上,太不可思議了,鐵定是我的錯覺!


花都的城牆已經出現在我面前,但是我卻束手無策,我該怎麼潛進花都?尤其裡面可能有數千數萬的NPC到處趴趴走,我可不覺得我再加上個西門風,就可以無視千軍萬馬,一路衝進到生命主宰面前。

「如果生命主宰真的在花都,那也肯定是在中央塔。」西門風精明的分析:「那邊的防禦是最強的。」

「中央塔!」我暗自打量著,要用什麼方法去到中央塔?除了NPC以外,我看所有進到花都的玩家肯定會被殺得一乾二淨……對了,NPC!我趕緊說:「不知道我們倆個有沒有辦法扮成NPC?」

「呃,一般來說,沒辦法。」西門風有點猶豫的說。

「那就是有辦法了?」聽這語氣,西門風應該是有法子吧?

西門風彷彿洩了氣的皮球:「是的,之前小龍女正好研發出了可以易容的道具。」

「那還不快點拿出來。」我頗不高興的,西門風要是早點拿出來這個道具的話,我就不用在這邊想進花都想得差點破頭了。

西門從包裹裡,拿出了一個奇怪怪狀的……保鮮膜!

保鮮膜,顧名思義就是用來保鮮的,買來的時候常常是圓筒狀,拆開後,可以拉出一條長長的透明塑膠膜,包在食物上,在放進冰箱,可以保鮮、可以防止異味散發、甚至可以拿來蒸好吃的蒸蛋,總之,是主婦在料理食物裡,絕對不可或缺的寶貝……不過,我記得我好像是要易容術的道具,西門風拿個保鮮膜給我幹嘛!

我忍不住嘴裡噴火,雙手掐上西門風的脖子,什麼時候了,這傢伙還在耍我!

「把這個纏到身上去,然後說出你要易容的人的名字!」面對我的怒氣,西門風肝膽俱裂的狂喊。

「喔。」我瞬間收回伸到西門風脖子上的手,接過保鮮膜,七手八腳的開始把我自己『保鮮』起來……我覺得自己好像包著透明繃帶的木乃伊。

終於明白魚被包在保鮮膜的感覺是什麼,我全身都包在保險膜裡,連眼睛都不例外,除了站著以外,我根本做不出半點動作……立定跳應該還可以。

「王子,你要變成什麼模樣,就說出那個名稱。」西門風提醒著我。

「……烈火。」我想了想,要靠近生命主宰,當然還是變成四大天王之一最好,而烈火已經和邪靈一同消逝了,那就不用擔心會遇上烈火。

才剛喊完,我身上的保鮮膜突然緊縮起來……好吧,我承認烈火比我瘦得多,但是也別勒得這麼緊,而且身上熱得像是火在燒似的,我忍不住發出痛苦的呻吟,我的天,我不但被保鮮膜包住,現在還像身處微波爐似的。

西門風該不會是NPC假扮的,還想把我微波加熱後吃掉吧?我在熱昏過去前,忍不住猜著。


唔,我在哪裡?該不會在偽‧西門風的肚子裡吧?我甩了甩頭,想把昏眩的感覺甩掉。

「對不起,我忘記告訴你,變身的過程不是很愉快。」西門風……不,這不是西門風的聲音,我猛地抬頭看,卻看見一個我不應該在此看見的人。

天仙!我一整個茫然的看著他,難道殺生小隊這麼快就找到我了?

天仙笑了笑:「我可不是天仙,你變成烈火,我當然也要找個NPC變了,就說烈火抓到了叛變的天仙,要回去向生命主宰覆命吧。」

「這倒是個好主意。」我爬了起來,意外的發現自己的手已經變成紅色半透明的不明物體,我又往自己的身體看去,半透明的身子讓我覺得自己……活像個鬼。

「走吧!」我鼓起勇氣的拖著『被烈火抓到的叛變天仙』,往花都大門走過去。

我一路走進去,果然沒錯,裡面的NPC就像無垠城的玩家一樣多,而且到處趴趴走,要是我大剌剌的衝進來,可能在衝進城門一公尺處,就準備回中央大陸了。

但是我現在是烈火,嘿嘿,果然沒半個NPC來阻饒我,我就這樣拖著『天仙』,一步步逼近中央塔,一步步接近我的目標─生命主宰。

「站住!」一個冷冷的聲音傳來,更要命的是,我很像聽過這個聲音。

深呼吸一口氣,我轉過身去面對來人,也就是流風,我冷冷的問:「幹嘛?」反正我現在和流風同是四大天王之一,沒必要跟他客氣,況且根據我和烈火的短暫相處來看,烈火絕對不是一個好脾氣的人。

「你抓到天仙了?」流風露出驚訝的神情。

「是呀,正要抓去見主宰呢。」我回話。

「你幹嘛不用飛的,還用雙腳走路。」流風帶著疑惑的問。

呃,易容術雖然可以把我變成別人,卻不能讓我擁有那人的能力啊……不過這話可不能說,我想了又想,勉強掰出個理由:「哼哼,我想多踹這傢伙幾腳,太快飛到主宰面前的話,就沒得玩了。」

流風哈哈大笑著:「沒錯,讓我也修理修理他。」說完,居然一拳頭揍向西門風,把他揍倒在地。

眼見流風還要上前揍西門風,我趕緊擋住他:「好了,別玩了,小心主宰知道了。」

「好吧。」聽見主宰之名,流風也只有心不甘情不願的收回手。

我趕緊扶起了西門風,擔憂的看了他一眼,他只是笑笑表示不要緊。

「流風,發生大件事了。」一個童稚的聲音著急的大喊:「烈火死了,主宰在大發脾氣呢。」

「什麼?烈火死了?」流風的臉上出現了奇怪的表情,他望了望土孩,又看了看我。

死定了,我正打算拔腿逃亡時,一個飽含著怒火,帶著哀泣的震天聲音響起:「為什麼要殺他?」、「烈火並沒有做錯過什麼!」、「人類…你們太可恨了。」

「生命主宰!」我望向中央塔,生命主宰果然在花都,海洋之心給的是錯誤訊息。

「快跑,跑去中央塔。」西門風提醒著我。

對了,現場可是有兩大天王在場,此刻不跑更待何時?我馬上展開我最快的速度狂奔,還不忘對西門風喊:「西門你別跟來,你往城門跑,我把他們引到中央塔……西門風?」

我吃驚的看著西門風大張雙臂,擋住流風和土孩,輕輕吐出一句,我這輩子都不想再聽見的話:「ND自爆……」

沒等西門風說完,我一腳踹了下去,當場讓西門風倒地不起,我恨恨的說:「你以為我是笨蛋嗎?」

我踹我踢我海扁:「你以為我看不出來,你和平常的西門風不一樣嗎?西門風哪有你這麼精明,哪有你這麼溫柔,哪有你這麼笨蛋,只想為我犧牲。」

打著打著,我忍不住哭出來:「笨蛋居!」

西門風……不,居的身子一僵後,抬起頭來苦笑著:「你發現了?」

「本來還不確定的,但是你一喊出自爆程式,我難道還會不知道嗎?」我大喊:「你故意走和花都相反的方向,是要帶我去找其他人吧,我不肯去,你又說絕對願意陪我,你除了是居以外,還能是誰?」

「對不起,王子,我不是故意要騙你的,只是我看見了邪靈自爆的場面,我知道你絕對不願意帶我一起走,所以……」居慢慢爬起,輕輕摟住我。

所以你扮成西門風,甚至要自爆了,也不願意告訴我,你是居……我也反抱住他,痛哭起來:「邪靈,邪靈消失了啦,你不要跟他一樣也消失好不好?」

「別哭,王子,你哭了,我和邪靈都會很難過的。」居輕聲安慰著。

「那你跟我保證,你絕對不會用ND自爆程式。」我直直看向居,不讓他有半點迴避的機會。

居笑著,卻沒有回答半句話。

「居?」我有點害怕的問,居笑得好溫柔……溫柔得讓我害怕。

「愛之鎖鏈。」居輕輕吟唱出。

我心頭一驚,低頭一看,我身上居然纏繞著條半透明的鍊條……居要自爆了!我驚慌的喊:「居,我不准你消失啊,你要是消失了,我絕對絕對不去找你。」

居的背影一僵,而後若無其事的問著流風和土孩:「能放我們走嗎?」

「烈火真的死了?」流風周圍開始湧起亂流,他強忍住怒火的問,而誰都看得出,只要居答聲對,流風肯定就要發難了。

「對。」居平靜的回答。

「你們殺了他!」土孩紅著眼框撲向居,流風則是惡狠狠地看著我。

居轉過來對我苦笑著:「看來是不能善終了,王子,你和邪靈殺不了烈火,我和你面對流風和土孩,還能有別的選擇嗎?」

「我們可以逃啊。」我顫顫的掙紮,該死的繩索為什麼會這麼牢?

「不要掙紮了,王子,那條鎖鏈就像我對你的愛一樣,永遠永遠都不會放開的。」居的笑容越來越濃,越來越讓我心酸。

「不要!」我忍不住尖叫出聲:「居。」

「ND自爆程式啟動!」居輕輕的喊出。

一陣白光刺目閃過,居如怨似泣的溫柔聲音響起:「我還是想見你啊,王子。」

碰!劇烈的爆炸聲響起,那絕美的白色雪花又片片從天空落下,這是居的血、居的肉,還有居的心嗎?我的眼淚忍不住奪框而出,心底只有一個黑髮紫眼的魔族,一個永遠把微笑留給我、卻把眼淚留給自己的男人。

「居……為什麼要犧牲你自己?」我哭吼著:「我就是不要看你們為了我犧牲才自己跑到花都的,你偏偏又犧牲你自己,搞什麼鬼嘛!」

「笨蛋居……笨蛋!」我聲嘶力竭地喊。

上篇:07-2:邪靈的消逝     下篇:07-4:天仙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