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風動鳴(含前傳、後傳、同人) 後篇 下部 外篇《誓約‧夢遠》  
   
後篇 下部 外篇《誓約‧夢遠》

《塵飛》下部 外篇《誓約·夢遠》

常常作夢,夢見張開眼睛的時候,看見的是蒼藍的天空。

四周是沒見過的景物,從來沒踏足過、碰觸過的草地,遠遠的,如同幻影般的宮殿形影。

他想,這是某個人的記憶吧。

某個跟他關係十分遙遠的人。


雖然他很想看那片天,可惜,每次張開眼睛,都是一樣死板的天花板。

喜歡睡覺的他並非睜眼就會起床的人,常常在呆瞪著天花板數分鐘後,又闔眼繼續好夢。

所以他連天花板上的花紋,破缺的形狀都一清二楚。

照理說,他應該跟大家一樣,早晨準時起床上課,但是由於起不了床,又沒有人會理他,因此他總是就這麼睡掉一堆課。

這種情況下,能夠累積出多數人都不知道的恐怖實力,實在是很奇跡的事情。

不過他這樣散漫的生活,自從認識了雷索提就改變了。

他不明白,怎麼有人那麼喜歡叫人起床,干涉別人的生活到這種地步……



「瓊啊,上課了喔。」

雷索提直接開門進來,如他所料,那愛睡蟲還躺在自己床上,半點清醒的跡象也沒有。

「瓊——」

雷索提嘗試叫喚之後,沒有效果,於是他英俊的臉孔上浮起了一絲微笑。

不可否認的,他很期待用叫的叫不起來這樣的結果,因為這樣他才能開始用各種方法把人從床上挖起來。

搔癢、性騷擾、硬拖下床……這些招數前幾天都試過了,今天要用什麼呢?雷索提思考了起來,倒是一點也不擔心自己會遲到。

還沒想出新的方法,他索性先湊到床前,就近觀察瓊的狀況。

熟睡度百分之百,應該不是那麼容易叫醒的,畢竟他不是半醒著有意識賴床,而是完全沒聽見他的聲音。

頭髮擋住了臉,雷索提便伸手把瓊覆面的發撥開,然後玩心大起地捏起他的臉。

睡夢中的瓊連感到不耐而轉頭都沒有,的確是完全熟睡的樣子。

看了看時間,雷索提想起今天早上第一節課自己挺有興趣的,所以得節省時間,快點把人叫醒。

他移動了一下手的位置,在瓊的耳垂上輕輕一摸。

「……!」

瓊終於第一次出現反應,身體倒縮,快得跟什麼似的,半張眼後,那雙墨黑茫然的眼睛中顯示出一點點的不耐。

「……怎麼又是你?」

「什麼啊,對於新交到的朋友怎麼是這種態度呢?我們之間還不夠熟,所以應該增加相處的時間,增進對彼此的瞭解嘛!你不是也同意交朋友了?朋友之間的第一步就是手牽著手開開心心一起去上學,為了達成這個目標,我才每天都不辭辛勞的特地來叫你起床呢!你才幾歲,大好人生怎能都浪費在睡覺上,你的青春會哭泣的!乖乖學習吧!學習是有益無害的……」

一大早就要遭受滔滔不絕的話語精神攻擊,瓊以尚未清醒的頭腦理解他的話並進行反駁。

「我們不夠熟?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你卻比我還清楚,你知道我喜歡吃的東西,知道我拖鞋放在什麼地方,知道我的作息時間……哪裡不熟了?就算女生也沒有手牽著手一起上學,我就算不去上課也可以自己學習東西……」

說到後來聲音越來越小,因為快要再次睡著了。

「什麼?我還想跟你手牽著手一起去上廁所呢!」

雷索提誇張的叫聲刺激著瓊的耳膜,他一頭栽回枕頭裡。

「瓊,不行,快起床,上課啊。」

「……我們明明不同年級,怎麼可能一起上課……」

「計較這麼多做什麼,只是一起前往教室嘛!」

「睡覺……」

「不行!你怎麼能讓你的好友敗興而去呢?」

「我不知道交朋友這麼麻煩,可不可以當作我沒認識過你……」

「噢……你這話太傷我的心了,交朋友怎麼能怕麻煩?我一定要徹底改變你的懶散,快起來!」

「……」

瓊似乎正在進入好眠中,雷索提不得不提出威脅。

「我要摸你耳垂羅。」

瓊聞言又跳了起來,臉色冰冷,手比出了天之破的起手式。

「什麼啊,用不著搬出絕技來抗拒起床吧?」

能搬出絕技來抗拒起床的在這個年紀也沒幾個,雷索提眼中充滿了深沉的笑意。

「……」

瓊什麼也沒說,如果他真的開口,大概是說天之破三個字吧。

結果,這天早晨,起床抗戰,雷索提敗。

「瓊,一起去吃飯吧?」

中午下了課,雷索提來找人吃飯,瓊仍然在床上。

只不過,眼睛是張開的。

「你在發呆想什麼啊?」

「……想我作的夢。」

「哦?」

雷索提表現出了興趣,瓊則自言自語般地說下去。

「總是夢見同一個地方……很想去看看,很想去看看……」

培育所是嚴禁私自外出的,至少在成年以前都不行。

不過就算出去,他也不知道要去哪找那個地方。

「什麼地方啊?」

雷索提偏頭問著,瓊轉向他,盯著他瞧了好一會兒。

「……有草地,有藍天,白雲……」

充分感覺到腦中詞彙的缺乏,他形容不出什麼東西來。

「那不是到處都有嗎?」

還有一座宮殿啦。

瓊懶得跟他多說,慢吞吞下了床。

「你終於肯下床了?太好了,我們去吃飯吧。」

「……不想吃。」

「啊?你真是太不健康了,吃飽睡睡飽吃也就罷了,你怎麼睡都睡不飽,睡高興了還不吃,你到底是怎麼活下來的?」

「……」

瓊習慣性沉默,目光又渙散了起來。

當他稍微回神的時候,發現雷索提在扯他的臉。

「……你在做什麼?」

「我說瓊啊,你都不笑的?」

「笑?」

雷索提當場示範了一次,一個十分燦爛的笑容。

「沒。」

瓊做了簡短的答覆。

「你會不會笑啊?就是這樣把臉部肌肉拉開……」

雷索提邊說邊拉著他的臉,瓊還是面無表情。

「好愚蠢的感覺。」

「你果然是怪人。」

「喔。」

雷索提只能歎氣了,對著這張秀麗的臉龐,不知道說什麼好。

「瓊,你有什麼想要的東西嗎?或者是什麼人生目標之類的?」

在聽到他這麼問的時候,瓊愣愣地抬起頭,這個問題使他心中泛起漣漪,說不出是什麼,只知道應該是有答案的,只是回答不出來。

「不知道。」

「不知道?有就有,沒有就沒有,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瓊自己也十分迷惘的樣子。

「如果可以到夢中那個地方看看,或許我就會知道了吧……」

那裡有什麼嗎?

或許什麼都沒有。

不,其實略過心裡的疑問是……

那哩,還存在嗎?

「是這樣嗎?」

雷索提的臉不知道什麼時候靠這麼近的,瓊挑了挑眉。

「不知道。」

「……你還是缺乏主見跟思考呢,這種人很好騙喔。好像除了對於睡覺的堅持,其他你都沒感覺也不在乎嘛?」

瓊聽著搖了搖頭,以一種無奈的眼神看著雷索提。

「你這麼煩,我想不在乎也沒辦法。」

「哦?我該感到高興嗎?」

對於他輕佻的問句,瓊沒有給予回應。



藍色的天。

伸出了手,就像想去觸摸一般。

那是屬於他的天空。

屬於那個時空的……



『有什麼目標呢?』

『有什麼想要的事物呢?』



『好疲倦,好疲倦了……』

『想要結束,回歸早該終止的那個時刻……回歸那個終點。』

『想要的是結束,不是另一個開始……』



是誰在低語呢?

是我嗎?

不是我的聲音。

那,我為何會覺得是我呢……

「噢!」

瓊的思緒被發出聲音的雷索提拉了回來,只見他驚駭莫名地站在門口以可笑的震驚表情看著自己。

「早上六點整,你居然醒著!這個世界要完蛋了嗎?」

「……」

瓊沒什麼好對他說的,他只是默默下床梳洗。

「今天的課有這麼早嗎?」

「沒有啊。」

「……那你這麼早來做什麼?」

「帶你翹課去。」

「……」

「應該說是帶你到別的地方去睡覺啦,如何?」

這個答案讓他好一陣子反應不過來。

「你不是優等生嗎?」

「啊,我不反對。」

「……你不是說要認真學習嗎?」

「人不輕狂枉少年啊!學生不偶爾翹課個一次怎麼對得起自己呢?」

瓊對雷索提的認識又多了一個:善變。

「要去哪?」

「咦?這麼乖順?你肯跟我去啊?」

這種態度會讓人本來想去都變得不想去,不過瓊知道如果拒絕他,對方又會糾纏個沒完,只好悶不吭聲。

「跟著我走就知道啦。」

從雷索提從沒變過的笑臉上,根本讀不出他打什麼主意。

再怎麼樣也不會把我賣了吧,又不值錢。這麼想著的瓊,就這樣跟在雷索提身後出去了。



「來,從這裡出去。」

瓊無言地看著雷索提指著的一個「洞」。

開在這條偏僻的走道旁的牆壁上,非常突兀,完全沒有理由出現的「洞」。

「……這是哪來的?」

「我挖的。」

「你沒事跑來挖洞?」

瓊眼角一抽,雷索提還是頂著那張人畜無害的笑臉。

「對我來說,挖洞十分方便安靜又快速。」

「怎麼挖?」

「像這樣啊。」

雷索提比出了一個動作,口中念起。


「昊響·跡絕·化風塵。」

灰白的牆壁從中間開始化為粉塵消失,不久,一個跟旁邊的洞大小相同的新洞就做好了。

「怎麼樣?」

「控制得很準。」

話說是這麼說,但瓊口中又多低喃了一句「絕技居然拿來這樣用」……

從雷索提搞出來的洞出去後,瓊回頭看了看,身後是培育所。

也就是說,他們出來了就是了。

這可不只是翹課又破壞公務的問題,還嚴重違例了,偷跑出培育所……雷索提到底在想什麼?

「Instant Movement!」

瓊還沒思考多久,雷索提就直接用了瞬間挪移的魔法,把他一起帶走,讓他覺得真是一片混亂。

「到啦,就這裡。」

「這裡?」

瓊不懂。

「有什麼特別的嗎?」

「你沒有出來過,我帶你出來看看嘛,躺下去吧。」

「為什麼要躺下去啊?」

「必須一直說明,讓我覺得自己很蠢耶……」

雷索提一副不知道該拿他如何是好的神情,勉為其難地繼續解釋。

「你不是說想到有藍天、白雲跟草地的地方看看嗎?這種地方到處都有,我選了個最近的,所以待在這裡看看能不能對你那奇怪的腦子有什麼啟發吧。」

啊啊……

瓊眨了眨眼,呆呆站著。

望著草地和藍天的交界處,他想起了一些事。

不是跟夢有關的事。



『嗯,那邊那著人盤子裡紅紅的食物看起來似乎挺好吃的。』

『哦?是嗎?』



『我很想研究結界魔法,可是沒什麼適合的書……』

『是喔?是因為你都關在房間裡沒有出去吧?』



『怎麼樣才會覺得很高興?……如果神學老師不要再管我上課睡覺,應該會很高興吧。』

『嘖,我看是你睡得太沒技巧了。』



無意間說出的話語,他都會注意到。

想要的東西,幾乎隔天就會出現。

討厭的人,也會很快就消失。

瓊不知道自己該有什麼感覺。

正常來說,其實應該覺得很恐怖吧。

為什麼要為自己做這麼多呢?

對他來說,自己只不過是那天意外認識的一個怪人罷了啊。

為什麼……

為什麼心中感覺到的,那一絲絲……

卻是該叫做感動的東西呢……?

「雷索提……」

瓊不由得輕輕呼喚了他的名字,對方有點意外地轉頭看向他。

「怎麼了?想出什麼來了嗎?」

「不是。」

瓊擦了擦眼角,試圖想說明自己的感覺,可是想了許久,還是只說了一句。

「……我只是覺得,好像清醒一點了。」

好像活過來了。

好像找到了。

找到的不是夢中的地點,不是夢中的暗示。

「應該說,我終於可以以為自己決定一些比較具有意義的事情了,應該是這樣說的吧……」

他覺得自己說的話仍像是在自言自語,可是他真的想表達點什麼。

的確是一種突然來的感覺。

就算被騙也好。

就算被騙,他也不會怪罪任何人。

因為是他自己的選擇。

「謝謝。這樣就夠了,我們回去吧。」

他這一連串的反應,雷索提只感到疑惑。

走在草地上,他終於忍不住問了。

「你到底突然懂了什麼啊?」

「……言語無法說明白的東西,我不解釋了。」

走在雷索提前面,背對著他,瓊形狀美好的唇,難得地彎成了一個美麗的弧度。

不知道該怎麼說。

也不需要說。



我願化身為魔魅,只要能達成我的宿願……

我願陪你,共赴那地獄的邀約。

只要你需要我,我……


The End

( 《誓約·夢遠》完)

上篇:後篇 上部 外篇《落英》     下篇:《入目的顏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