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風動鳴(含前傳、後傳、同人) 《入目的顏色》  
   
《入目的顏色》



《風動鳴》外篇 《入目的顏色》


作為這場應稱為屠殺的戰鬥背景,是整個被破壞粉碎的建築物本體。這是D.M.B的一個基地,戰鬥剛結束沒多久,也才開始沒多久,對方動手的只有一個人,僅僅三個咒文,就告終了。

殘瓦爬出一個人,以極端恐懼的眼神看向正瞧過來的那名少年。

他看起來是十六歲的少年樣貌,擁有極為燦爛的銀色頭髮,可是對這些人——他的敵人而言,他無疑是代表了死神。

“還有一個嗎......”

他提起劍,人走了過來,而在不久的日子之前,這把劍的主人其實是另外一個人,只是那人此刻已經不在了。

“你、你......”

倒在地上的蒙面男子似乎想說點什麼,但是銀發少年一劍揮過,聲帶連同頸子一起被砍斷的他再也發不出任何聲音,面巾飄落,只剩那一雙眼瞪大著。

“走吧,沒有什麼有價值的資訊......回去還要開會,忙著呢......”

少年藍色的眼無情感地看了看屍體流出的鮮血一眼,便調頭離去。

“都是一些普通教眾,沒有重要點的角色嗎......哦,對了,麻煩幫我通知其他五位神座,下午要開會,決定上次商量的事情。”

“是的,主席。”

跟在這位看似年少的主席身旁,時而會有些恐懼。

雖然神座本來就跟人有點不同......

不過這些日子以來,從未看他有笑容,或是溫言說過一句話。

但他的實績不可忽視。

只有數月......所解決掉的基地、人數,不知是從前的幾倍......

“有人提出讓準神座到附近小神殿與一般平民一起接受教育......你們的看法如何?”

只是平淡單調地念出要討論的題目,他看起來好像魂不在身上,只是一具美麗的軀殼。

“好呀,可以給我們省麻煩。”

卡薩加首先表示贊同,他深為家中活潑的女兒所苦,能有擺脫掉她的機會當然是求之不得。

“非常之好,我不想見到那小鬼,能踢出去最好。”

西弗也表示了贊同,他的兒子非常不討人喜歡,大家都知道。

“我也快受不了了......那兩個......的確,別人帶,我們省事。”

薇莉安一樣是贊同,她不想一直處理家中那兩個的糾紛。

“哦,隨便啊......我實在是不知道怎麼教我那兒子......”

亞維康對他那怪怪的兒子很感頭痛,如果教育由別人代勞,那就輕鬆多了。

“沒意見。”

培裡亞覺得怎麼樣都好,所以只這麼說。

“......那麼,就算是同意了,我也這麼希望,畢竟要帶三個孩子,我沒有那麼多時間。”

下了定論,音笛整理一下手上的資料,淡淡說著。

“小笛,你好像瘦了,不要緊吧?艾洛德的事情......”

薇莉安好心關心了幾句,但音笛搖頭。

“會議中不談私事,請稱呼我為主席。”

他這樣回答之後,又拿起下一張資料。

“好了,下一個議題......”

回到聖堤依神殿時,已經是深夜,最近,幾乎每天都是這個樣子。

孩子們早已睡了,於是他走進自己的房間,簡單淋浴之後換上了較為寬鬆方便的衣袍,然後他並沒有立刻就寢,而是捧了一些聖水,前往神殿內的光之池。

光之池是能量聚集的地方,也是理想的修練場地,但是夜間的光之池並沒有任何作用,沒有人知道他每天這種時間去到那裡做什麼,也沒有人敢過問,一來這是他的私事,二來就算問了,也得不到答案。

但這似乎是對他而言,最重要的一件事。

甚至重要過誅殺敵人。

也只有在光之池裡面的這段時間,他才會有笑容,以及溫柔的言語。

說給誰聽呢......

“對不起。我這樣的一個人,有可能獲得原諒嗎?”

我的手不停在染血。

我的眼睛只看得見紅色。

我無法贖罪。

我不知如何懺悔。

“沒關係......沒有什麼好後悔的......一切都是我的決定......只要是為了你......”

斷斷續續,不是很清楚的話語,透過冰冷的空氣,向外擴散。

那是為了某人,宣誓決心的話語。


(外篇 《入目的顏色》 完)



上篇:後篇 下部 外篇《誓約‧夢遠》     下篇:《無盡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