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風動鳴(含前傳、後傳、同人) 《無盡哀思》  
   
《無盡哀思》




《風動鳴》外篇之《無盡哀思》


千年相傳,遠古至今,血脈間的特性是否不會轉變?如同鑲烙在靈魂上的刻痕,永不退散的羈絆,迴繞心中的陰影……

席德列斯家的人,一生真心深愛的對象,只會有一個。

而心一旦付出了,就再也收不回來。

其後所有的感覺都無關乎愛,頂多是過眼雲煙般的錯覺。

我的心很早以前就給了人,但你不會曉得,因為連我自己也發覺得太晚。

所以我對你的情感不是愛,而是愧。

所以你只能是我的朋友。



「誰?」

練劍的時候,他一直覺得有視線瞧往自己這邊。就算對方不具惡意,他也不喜歡被窺視的感覺,所以他停止了練習,回頭望向身後的樹叢。

撥開藤蔓走出來的人,是帕黎修蒙。看見他修長優雅的身影,安加西奈先是有點驚訝地睜大了眼,然後才裝出一副不耐煩的樣子。

「你不是在幫別人補漏洞工作嗎?怎麼有空出來散步?」

帕黎修蒙那張漂亮的臉孔呆了呆,接著脣角微展,形成一個完美的弧度讓他看起來十分溫柔的微笑。

「我出來透透氣,休息一下,正巧看到你在練劍……因為你的姿勢很漂亮,所以我待著看了一下,打擾到你了嗎?」

安加西奈無聲了一會兒,不知為何,有種難以言喻的心情。

父親很少跟他說非必要、打招呼、問候之外的話。

父親很少在跟他說話的時候看著他,多半是瞥一眼就移開,或是瞧著文件、其他地方。

父親很少真正讚美他。

僅是輕輕幾句話,簡單一個眼神,卻能使他有著空虛被填實的小小滿足,小小喜悅。

風吹動,帶動地上初春發出的青草,帶動幾片掛不住的嫩葉飄落,帕黎修蒙淡黃及肩的輕軟發絲也隨著飛舞了起來。灰眸中,注意力轉移了,好像為這陣風感到驚奇,想伸手抱擁,想側耳傾聽,那無瑕的面上柔和的神情是多麼迷人。

這是他的父親,一個性情無限溫和,氣質永遠清淡,象徵著光明潔白的色彩,擁有最單純的可愛的人。

他是什麼時候,不知不覺愛上了他美麗的父親?



「喂——你在研究什麼啦?就算你發明了什麼可以讓力量增強的藥,也不可能打贏我的,死心吧你。」

隨便闖進神?的研究室,安加西奈一面冷嘲熱諷,一面拿起神?面前的試管。

「不要亂動我的心血結晶!不要搖晃它!啊啊啊……你這個笨蛋!野蠻人!還給我!」

「……你都罵成這樣了,你想我還有可能還給你嗎?有本事自己搶回去,反正我單手對付你也綽綽有餘。」

神?急得快速出手想奪回試管,可是哪有這麼容易?兩人一前一後滿屋子跑,神殿服侍人員看得目瞪口呆。

「你不要做那種危險動作!不要只用一隻指頭頂著!不要跑!不要裝做沒聽到!」

追在安加西奈後面的神?看得心驚膽顫,而安加西奈似乎玩得很高興的樣子。

「哇!」

因為他的注意力完全放在安加西奈手上的試管上,所以沒留意到足邊,被障礙物絆到,重心不穩的情況下,這一跤似乎是摔定了。

「你在做什麼啊?」

安加西奈回身扶了他一把,這時神?見機不可失,立即出手搶過試管。

「……你該不會是故意裝跌倒吧?不只可以搶回東西還趁機占我便宜,一舉兩得哦?」

「誰占你便宜!」

「不就是你嗎?原來我帥到連男人也對我心動啊,真是罪過。」

「……」

神?無言的注視中,彷彿還夾帶了一些複雜的色彩。



人應該承認自己的缺失過錯。

只是沒料到我逗人的玩笑,在你眼中卻解讀為另一種認真。

什麼時候開始,你看著我的眼神含有了期待?

那是不會有結果的期待。

因為自私,因為無法對你解釋……

所以……



「安加西奈,我……」

D.M.B的教本部大殿上,將要離別的時候,神?卻抓住了他的袖子。他纖細的身軀微微顫抖,有話想說,但又說不出口。

他的手被拉開了,對方抽回自己的袖子。

「如果說不出來,就不要說了吧。」

他只是覺得,不要聽下去會比較好。

寧可裝傻,故做冷漠。

而密道圖也因而一直夾於書中,置於架上,始終不曾有人知道背後到底寫了什麼。


我們是朋友啊,我曾對你說過不只一次。

僅止於朋友,再也不可能有什麼。

即使你的生命是因我愛的人犧牲而延續。

並不是故意要讓你矛盾痛苦……

仍是那麼一句無法解釋,使得態度模糊不清、曖昧不明……



「殺了我,好嗎?」

「我只是想知道,我們之間的契約是否真的有用。」

那是藉口。一個太牽強的藉口。

如果終究無法只將我視為朋友……

那麼在這最後一刻……

我希望你能揮劍斬斷對我的情感。

請你不要自責,不要悲傷好嗎?

錯的人一直都是我,自私的人一直都是我。

對不起你,問心有愧。

應該是由我,請求你的原諒啊……

其實是我逃避你,卻總是說成你不在乎我。



水滴滴下,黑漆的池面上又泛起波紋,因為太安靜,那些微水濺起的聲音,竟也清晰可聞。

「還有哦?怎麼這麼煩,死都死了還要看這麼一大堆?」

安加西奈對著引渡使.尤抱怨,這些記憶,他只有越看越難過。

『你果然很怪,多數人都希望能看久一點的。』

尤盯著他瞧,像是看到了什麼有趣的東西一般。

「沉浸於無法放下的回憶,不會變成怨鬼哦?」

『有引渡使在,不會出事。』

「總之,那些過去就過去了,還管它做什麼!」

『你真的不在意嗎?真的絲毫不在意?紀錄上你似乎很不坦率,又死要面子。』

安加西奈沉默了,水滴形成的影像漸漸成形,但他別過頭不去看。

「我不了解這種無意義的事情意義何在,就算在意又能怎麼樣?都已經死了還能做什麼?就都是過去了難道還能重新來過嗎?」



有沒有一句咒語,叫做Bring Time Back?

時間既然能停止,為何不能倒流。

世界上沒有永恆,所以停止的時間遲早會解凍。

生命裡不能重來,所以做錯的事情只能夠空悔。



『只是讓你回顧你的一生而已,在你的一切成為空白之前。』

「我寧願死亡就是一切的結束。」

水滴不再滴下了,尤嘆了一口氣,照程序進行到最後一個步驟。

『那麼,你願繼續輪迴,還是不再轉世?』

安加西奈深黑的瞳中沒有猶豫或是其他情緒,四個字由他口中清楚傳出。

「不再轉世。」

重新開始意味一切歸零,他會失去所有的記憶,化為一個新生命。

而世界上不會再有一樣的人讓他認識了。

『依你的選擇。』

過去的事,便是過去了。說出口的話,自也收不回來。

這是我所要的結束,一個永久懺罪的結束。

END

(外篇《無盡哀思》完)



上篇:《入目的顏色》     下篇:《曾昔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