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風動鳴(含前傳、後傳、同人) 《曾昔時》  
   
《曾昔時》



《風動鳴》外篇之《曾昔時》

我跟你說過嗎?

我討厭你。

如此軟弱的個性,如此虛偽的笑容。

我想我跟你說過了吧,我討厭你。

即使我跟你說了這句話,你依然是,以那樣一貫的溫和笑容迎向我,然後說了句“謝謝”,好像你不懂得這不是一句好話似的。

所以,我討厭你。

“席德列斯,這次的任務主席要求有報告,就由你做囉?可以吧?”

拜訪愛修諾神殿的這位訪客,不是很有身為客人應有的禮貌,但是坐在椅子上的男子只是微笑著,點了點頭。

“好的,斯尤那多。”

他是這一代的破虛神座,帕黎修蒙·席德列斯,承襲自祖先的血統,是個走到哪裡都能吸引所有人目光的儒雅型美男子。可惜他不常出門,也不多話,大家對他的印象都很淡,只知道別人的要求他從不拒絕,似乎是個軟弱的人。沒有人知道他的實力到底如何,因為所有的戰鬥中,他只閃不攻,據目前為止的紀錄,他連拳頭都沒動過,好像一切粗魯暴力的行為,都與他無緣。

“任務中失敗的部分,我們就說是你的責任,沒有意見吧?反正從頭到尾你也沒幫上什麼忙。”

“嗯,好的。”

帕黎修蒙笑著,沒有表達什麼反對。他帶著柔柔笑意的眼是蒼灰色,微嫌長的頭髮是接近白色的淡黃色,一向梳理得十分整齊。席德列斯家的人從古到今一直是黑髮黑眼,他算是個特別的例子。

溫和的他似乎不覺得這些來自各方的要求是不合理的,但同伴們的過分,站在門扉後聽著的安加西奈——他的兒子,全部記在心裡。

“你老是這個樣子,那種笑法,是不是心裡把我們當傻瓜?如果我現在說心情不好,想打你一巴掌,你也說好嗎?”

這番話有挑釁的意味,任何人,都聽得出來。

“斯尤那多……我沒有那個意思。”

帕黎修蒙不置可否,溫和的笑容,依舊擺在臉上。

“……真是個懦弱的傢伙。”

對方覺得無趣,說了這麼一句,轉身就出去了,帕黎修蒙沒有任何不快的反應,對方既然走了,他就準備了一些紙,開始寫報告書。

是的,他就是這樣,永遠不生氣,永遠表現著禮貌性的淡漠。

很單純,又讓人覺得摸不透。

“父親……”

安加西奈自門後面走了過來,那雙黑玉似的眼睛,夾雜著怒火。

“別人侮辱你,你也是悶不吭聲嗎!你到底曉不曉得什麼是反擊,什麼是尊嚴!”

對自己的父親,他並沒有使用敬稱,因為他壓根兒看不起他父親的處世態度。任人欺負,還能笑得出來,看在他眼裡實在是無法接受的事情。

“安加西奈。”

帕黎修蒙喚了一聲他的名字,用那清脆動聽的聲音,但是眼睛,並沒有看他。

“這個時間,是你修行新咒文的時間。”

不想回答的問題他就不回答了,直接轉移到別的話題。這種態度雖然是他拒絕的方式,但這難道不應該稱之為逃避嗎?

“你為什麼就這樣讓他們欺負!說出個理由啊!您也是神座祭司,地位不比他們低耶!”

帕黎修蒙只是笑著,然後說了話。

“是我的事情吧。”

生氣。只要面對他,就會無法控制地想生氣。

“不只是你的事情!是席德列斯家的事情,愛修諾神殿的事情!”

“只是做點事情,沒有關係,不必計較的。學會包容好嗎?”

他淡淡地說著,動筆在紙上繼續寫下報告。

“那根本不叫做包容,說得那麼好聽,那叫放縱,叫畏懼!不管你覺得怎麼樣,別人看起來就是你很無能的樣子!”

“不好意思,兒子,請出去,謝謝。”

他就用這樣簡單的十一個字,把安加西奈請了出去。

他是我的父親。

雖然有的時候,真是感覺不到這一點。

他哪裡有為人父的樣子呢?……

所有我所希望的,他都不曾給我。

“我覺得左廳外的樹木長得很難看,放把火燒了。”

那可是株千年古木,也是愛修諾神殿的歷史遺跡之一,安加西奈說燒就燒,下人知道他的脾氣,根本不敢阻攔。

做了不應該的事情,安加西奈也沒有掩飾的意思,直接到帕黎修蒙辦公的地方,跟他說了這事。

“——哦。”

“你只有這樣反應?”

安加西奈皺了眉頭,追問著。

“你希望我說什麼嗎?”

他並沒有停下筆,顯得完全不關心。

“你沒有責備我的意思嗎?我做的事情……”

“做得很好,兒子,你可以去休息了。”

他連頭都沒有抬一下。

“……我受夠了!你到底是什麼意思?裝好人也要有個限度!你除了笑不會別的了嗎?永遠都在幫別人做別人的事!你以為這樣回答很好?你有沒有關心過我……甚至關心過你自己的事情?你這個樣子,還像個人嗎!”

安加西奈終於忍不住吼了出來,壓抑了長期的不滿,不知如何宣泄,而帕黎修蒙終於停下了筆,所表示的,還是只有微微一笑。

“嗯,我是神座祭司,不是人。我知道。”

徹徹底底地了解,跟他說什麼,都沒有用。

“……安加西奈,還有什麼要說的?”

“……沒有了,我再也不會跟你說什麼了,這樣你滿意了吧!”

安加西奈轉身衝了出去,帕黎修蒙則在他背後叫著。

“天氣涼了,別不穿外套就跑出去啊……”

煩死了,裝什麼好心!

如果我病了,你又會說什麼?

繼承儀式之前的測驗,我見到了“同伴”。

來自那些欺人太甚的長輩的家庭……

都是一些過分的傢伙,令人看不順眼。

我發覺我無法好好跟人相處。

因為這份不舒服,以及我心中的結,始終未能打開。

瑪索西加大神殿的夜,很寧靜。對於明天就要接下破虛神座一職,安加西奈覺得心裡很煩悶。

繞到神殿後面,本想找個地方坐坐,靜一靜,沒想到,居然碰到了自己最不想碰到的人。

……這叫人怎麼靜得下來?

“你好,兒子,好久不見。”

也好久沒說話了吧?

帕黎修蒙一身的灰白祭司服,襯顯著他平淡如水的氣質,配上他淡色的眼睛和頭髮,整體給人很柔和的感覺。月光下,他如玉似的無瑕臉孔上,依舊笑著,不知道為什麼他會來到這裡。晚上,他難道也跟自己一樣,睡不著嗎?

不可能吧。

象徵神座身份的手鐲,在他的右腕上,閃耀著無與倫比的光輝。儘管他的溫柔,實在不太適合這個地位所代表的崇高與威嚴。

“你不睡?”

安加西奈冷淡地發問,但並不覺得會得到什麼答案。

“安加西奈,那你呢?”

“……我想一個人安靜一下也不行?偏偏你在這裡,很討厭!”

“第八十八次。我知道你討厭我,不需要說那麼多遍的……”

又是這樣平淡的語調,安加西奈覺得自己無法忍受了,於是他拔出了不離身的劍,指向帕黎修蒙。

他眼中還是一樣,帶著笑意。只是好像,摻雜了一點什麼。

“安加西奈……”

“拔劍。跟我打。你不是不會拒絕別人的要求嗎?我想測試自己到底有多強,比起你……”

帕黎修蒙看著他,那雙眼睛,還是充滿著溫和。

又有一絲淡淡的無奈。

“我明白無論我說什麼,你都不會接受的。”

然後他抽出了腰間的劍。

是安加西奈先動手的,他出手非常快,劍尖直點帕黎修蒙的咽喉,帕黎修蒙則優雅的舞動手中的長劍輕描淡寫的化開,身子也後退了一點。

安加西奈不停的進行攻擊,而帕黎修蒙只是放禦,一直放禦,這讓安加西奈覺得非常不舒服。

就好像以前一樣。

無論自己做了多少嘗試,他也不會有所響應。

只會擋回來,避開……你到底在想什麼?只有放禦……我是在向你挑戰!你這麼看不起我嗎?

安加西奈心中一股莫名的悲憤升騰,他旋轉了手中的劍,力量爆發了出來。

他的劍突破了帕黎修蒙的防禦壁壘,斬向他的胸口,本來以為他會反劍抵擋,沒想到他笑了一下,把劍一拋,就這樣無防備的迎向他的攻擊。帕黎修蒙卸除武裝卸得如此輕易,好像連性命也不在乎,讓安加西奈反應不及。

“笨蛋!為什麼不防禦……”

半空中,他強行扭轉劍勢,想要收回,因為這麼一轉,胸口氣息剎亂,幾乎就要吐血。然而劍還是刺中了帕黎修蒙的肩,余勁不減,將他釘在地上,安加西奈自己也因為抓著劍,連帶倒下去,他反應快速的以手撐地,正好與躺在地上的父親面對面。

“啊……”

父親肩頭的傷口可嚴重了,一向不馴的他此時產生了悔意,急忙將劍拔出來,眼見著鮮血流出,染紅了父親那乾淨的衣服,從來沒看他這麼狼狽過。安加西奈不由得懊惱著自己為什麼要這麼衝動,做這樣沒意義的事情。

我本來沒打算這樣的啊!

“安加西奈,我輸了……”

帕黎修蒙輕輕說著,撐起身子來,將還能動的右手貼著安加西奈的胸膛,為他療傷。白色的光暈漸亮。僅是完成這樣的動作,他就費了不少力氣,額上都見冷汗了。

“你……”

“你的氣息岔了。”

“父親,你的肩膀……”

“嗯?”

你看不出,自己的傷比我還重嗎!

只是治療了這麼幾秒,安加西奈就覺得自己胸口氣息順暢,不再難受了,接著帕黎修蒙凝視著他,笑。

安加西奈一向最討厭看到他笑了。

他希望他可以偶爾生氣一下,偶爾打打人,罵罵人,就是不要這樣子笑,在他的認知裡,笑是父親軟弱的表現……

可是這個時候,看到這個笑容……他卻覺得……好似無限的包容……夾著……

“你為什麼不躲?”

“你在生氣,想要砍我,所以我就讓你砍啊,看看你能不能消消氣,要是還不夠,想殺我,我也……”

“才不是這樣!我才沒有想砍你!我……我只是需要發泄一下……”

帕黎修蒙修長的手指撫向他的臉頰,他並沒有閃。

“……神座祭司,就一定要那個樣子嗎……一定要有威嚴,受人敬重,神聖高潔,不可侵犯……要求絕對的強,為了保衛別人而去殺人,這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嗎……”

他輕輕說著,安加西奈卻覺得,這些父親初次出口的話,異常沉重。

“我知道該怎麼做,但是我就是做不到。所以你就討厭我了……看不起我了……你說我軟弱無能,我知道。祭司……神職人員,應該是要救人,應該是要原諒任何人的過錯,扮演著慈愛的神的使者……”

安加西奈沒有想過這些,從來沒有。

對不對不知道,可是他清楚自己是不會願意當那種人的。

“我就是這樣……可能祭司前面加上個神座,意義就不一樣了吧……我知道我做得不好,但如果是你……”

帕黎修蒙把手縮了回來,好像,嘆了一口氣。

“破虛神座一職,可以放心交給你了,加油啊。”

他閉上了眼睛,突的軟倒在地。

“父親、父親!”

後來,我很冷靜地將他帶回神殿請別的神座救治,醫治過程中,我一直坐在一旁,他們問我怎麼回事,我一句話也沒有說。

父親醒來之後,他們也問他了,他笑著說自己弄傷的,我又升起了起來,對他吼說沒有必要說謊替我掩飾,我並不會因此感到高興,然後我就出去了。

就算他解釋了,我還是不喜歡他這樣做,不喜歡,就是不喜歡!為什麼要為了別人,犧牲那麼多?為什麼說可以放心交給我?神座祭司這個職位,沒有覺悟,能做嗎!

沒有多久,大家都知道我打贏了自己父親這件事。

即使事情並不完全是這樣。

神座一職交接結束,各家的父母子女各自話別。

面對著自己一直無法諒解的父親,安加西奈發現,自己居然,第一次不知道該說什麼?

道歉?對不起三個字從來沒從自己嘴巴裡出現過,如今要離別……自己……竟是沒有什麼好跟他說的……

“安加西奈,再見囉。”

帕黎修蒙等他開口等了五分鐘,最後還是自己先開了口,說完,他就轉身要走。

“父……”

等一下!就這樣?就這樣……?你也沒別的要說的嗎?

聽安加西奈好像叫了自己,帕黎修蒙又回過頭,望著他,耐心等待著。

“再見。”

帕黎修蒙笑著,而這也是第一次,安加西奈發現,自己的父親,笑起來,非常得好看……

從來沒有發現,微笑,是最適合你的表情。

從來沒有發現,我不曾去了解你,而你卻是如此的明白我。

對不起。

這句話在心裡不知道說了多少次,卻依然得不到結果。

想念你。

這條路在夢中不知道走了幾回,卻是總找不到出口。

時光流逝,歲月匆匆,茫然回首,我才發現,我所認識的人裡面,沒有一個人比你更好。

我跟你說過嗎?

我是如此的討厭你,卻又是……如此的喜歡你。

知道我認清我的心情,卻已經什麼也來不及。

我夢見我跟你說對不起了,但是等不到你的回應就已醒來。

響應“對不起”的句子應該是“沒關係”啊。

但是你一定還是……會用那溫柔的笑容,讓我釋懷的說“謝謝”吧?

所以,我才喜歡這樣的你……


(外篇《曾昔時》完)

上篇:《無盡哀思》     下篇:返。失。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