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 第七話 不請自來客  
   
第七話 不請自來客

第七話 不請自來客
Taiwan PM5:30

現在是黃昏。

經歷過一整天像是作夢一樣的驚嚇之後,我現在正站在家門口。

其實我不是很明白我是怎樣回到家門口的,因為我記得上一秒學長叫我閉上眼睛,然後聽見幾秒呼呼的風聲之後再睜開已經站在門口了。

如果不是我手上有選課的公文夾,我真的會以為我撞鬼。

「你站在門口幹嘛?」

我身後突然冒出聲音,我立刻轉過頭,見到我姐站在我後面用一種看見路障的表情看我,「要就快進去、不要站在這裡擋路。」她的手上提著泳裝的包包,看來今天大概跟誰約好了去玩水。

好羨慕。

我今天是去被一所詭異的學校玩。

一個小禮盒擺在我面前。

「拿去。」冥玥的手上出現了一個蛋糕禮盒,也是報章雜誌介紹過很有名氣的一家甜點屋,「老媽晚上有事情會晚一點買東西回來當晚餐,你先吃這個。」然後她繞過我自己走回家裡,拿了鎖開門、進去。

看著我老姐的背影,我又低頭看了看蛋糕盒。

白色的,上面有銀色的線條捲曲著、像是學長的頭髮。

我到家了。

有種松了一口氣的感覺,我快步的跟了上去,然後進屋關上門。

屋裡的擺飾跟白天出門時候一樣完全沒有改變。

「你幹嘛一付表情很累的樣子?」我姐回頭看了我一眼,把包包拋在沙發裡面走向廚房沖茶,「你們今天新生訓練不會是跑操場吧?」

我還寧願跑操場。

可是如果說是在空地上衝浪追教室一定沒人會相信的,然後我除了衰星之外應該還會多家一個綽號叫做妄想。

可是,我突然覺得今天的時間不知道怎麼的過的很快。

跑跑追追,一瞬間就過去了。

我的時間什麼時候過的如此之快?

就連在學校中,每日每日也都是無聊蹉磨。

「學校好嗎?」冥玥從廚房走出來,手上是兩杯蜂蜜檸檬茶,她放了一杯在我前面給我配蛋糕,「老媽今天還一直念說很怕一開學就聽到你又重傷的事情,整天不是守在電話旁邊就是等手機。」

我看了看冥玥,拆了蛋糕盒。

我的確是差點就重傷了,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學長在旁邊的原因,今天倒是創下有時以來最驚下卻完全沒有受到一點傷的新紀錄。

我也覺得很驚訝。

盒子裡面裝的是布丁蛋糕,甘甜的楓糖香彌漫了整個嗅覺,我才發現今天嚇了一整天什麼也沒吃到、就只在輔長那邊喝了飲料而已,現在餓的要命。

「漾漾,你......應該沒有想休學吧?」

「噗!」

正吞下第一口的我聽見我老姐這樣說,差點沒被噎死。

我錯了,就算不是在學校,家裡也還有一個鬼,我被驚嚇之後完全忘記有這檔事情,「我、我才沒有!」

其實我有,可是我不敢跟我姐說。

「你最好不會有,學費少是少,不過還是要錢,你最好別做浪費錢的事情。」冥玥眯起眼睛盯著我,冷哼了哼。

有那一秒,我把我姐跟學長的影像重迭。

其實你根本是學長化身的吧!

※ ※ ※

在新生訓練之後又過了兩天。

我的日常衰人生活竟然過的異常平靜。

本來想快快叫我老媽幫我辦休學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姐講過那句話之後我就完全不敢跟我老媽提這件事情,一個字也不敢。

因為我怕我姐掐死我。

「漾漾,去幫我買包鹽。」正在廚房整理午餐的餐盤的老媽突然喊了我一聲。

「沒了嗎?」我很快的從樓上房間跑下來,看見老媽一邊擦著手一邊掏出一張五百元大鈔給我。

「晚餐可能不夠啦,你去買個幾包回來放,看你要不要吃冰順便幫你姐買。」交代了一下之後,老媽又鑽進廚房開始準備她的東西。

我媽很喜歡廚房,更喜歡煮東西,不是我吹牛,她甚至比很多有名的大廚都厲害。

「啊,對了漾漾。」本來拿了一包麵粉不知道要幹嘛的老媽突然喊住走到玄關的我,「你前幾天髒衣服裡面有一隻手機沒拿起來,是誰的啊?」她的手上掛著學長的那只免充電鬼手機晃來晃去,上面的電格居然還沒什麼少。

三步並兩步的沖過去,我連忙把手機拿回來,「沒有啦,學校學長的,前幾天他借我打電話時候忘記還他。」

老媽的臉很疑惑,「誰那麼粗線條忘記把手機拿回去。」不過她好像沒有追問的意思,把手機還我之後就回廚房繼續她的大工程了。

「哈哈哈......」我乾笑,完全忘記有手機這回事了,「對了,姐嘞?」今天一整天都沒有看到那個女魔王。

「聽說跟同學去看電影了。」廚房裡拋來這麼一句話。

「喔。」

真好,這幾天下來我都在用功學校的那本手冊,可是我越看越害怕。

我不太想讀書了......

我不太想用命去讀書了......

好恐怖。

猛然覺得這個世界非常可愛,這不知道是這兩天第幾次一模一樣的想法了。

穿上布鞋之後,我猛地拉開門。

門外站了一個人,不是我姐。

一個穿白衣服的人,俐落簡短的黑髮,然後讓我毛骨悚然的是他筆直而長的瀏海下面居然是一雙灰白的眸子,冷的像冰塊一樣恐怖;就連他身上穿的全白衣褲看起來都有點像是人往生之後在穿的東西那種感覺。

那個人連笑都不笑,給人的感覺就是像沒生命的娃娃一樣。

我起雞皮疙瘩了。

於是我下一個動作,是甩上門。

這年頭的怪人特別多!

※ ※ ※

「你就是褚冥漾嗎。」

像是冷凍庫裡面拿出來的聲音就在我腦後飄來,凍得我頭皮發麻。

「哇啊啊---!」他什麼時候跟進來的!?

我瞪大眼看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我後面的鬼魂(暫時先這樣稱呼),他站在玄關處用他冷然的眼睛看我,我全身發毛。

這個人比學長更像鬼!

「漾漾,你在外面叫什麼?」我老媽的聲音從廚房傳來。

對了!老媽還在家!

我怕她被嚇壞了,然後拉開門就往外沖,果不其然的那個鬼魂也跟著我跑出來。

「呀啊---!」又撞鬼了又撞鬼了媽的為什麼我倒楣就算了還每次都會撞到鬼,這是什麼該死的衰運啊!

我努力的跑死命的跑不要命的往前跑,可是那個白衣鬼像是沒感覺一樣居然很輕鬆的跟在我旁邊跑,最重點是他的表情居然一點都沒變!

不然你是被快幹黏住臉了連抽筋都不會是不是!

就在我用生平最快速度跑了五分鐘之後,轉了彎到了大排水溝橋上,迎面走來的是那個考上工科的幸運同學。

「冥漾!」他看見我朝著他跑過去,很高興的舉高手對我揮。

很抱歉同學,我不是找你啊!

就在我打算一直線往他身邊沖過,幸運同學突然一把抓住我,「跑過頭了,你是不是又被狗還是什麼東西追?要不要幫你趕?」他很好心的問被攔截下來喘籲籲的我。

「我、我被人追!」我瞪大眼,那個鬼魂在同學旁邊停下來。

「人?」

「在你旁邊!」我大叫出聲,指著我同學右側。

「我旁邊?」同學順著我的手轉頭,一臉極度疑惑,然後又慢慢的轉頭回來看我,「冥漾,你是不是看錯了?我......旁邊沒人啊?」百分之百不能理解的語氣。

「唉?」

明明就在你旁邊。

就在我想起追著我跑的那個東西既然是鬼魂的話,我同學自然也會看不見的同時,那只詭異的幽靈已經對我伸出手。

我聽見幸運同學的聲音好遠好遠,像是隔了一層膜。

那張面孔已經貼在我的眼前,我看見黑髮下的灰白色眸子死沉沉的對上我的眼睛,他的瞳孔就在我的眼前不斷放大。

然後,我看見......

他一隻眼睛有兩個瞳孔!

媽啊他真的是鬼啊!

「冥漾?」同學的聲音又飄來,相隔十萬八千里的遠。

別叫!

因為我聽不太到!

我想這樣對同學吼,可是完全發不出聲音來。

按照所有的漫畫小說電視電影等等慣例,這是十足十惡靈纏身的凶案現場,我連動都不能動,只能狂爆冷汗看著四隻瞳孔到底想幹嘛。

「找到了。」貼在我臉前的嘴巴張張合合,吐的都是冰冷的空氣,而且......

臭死了!

該死的死鬼是多久沒刷牙!

『找到你了......妖師的後代......』

※ ※ ※

我聽見遠遠的同學發出大叫聲,然後眼前的鬼瞳孔突然被拉開一段距離。

更快,我明白我正在下墜。

那只該死的四眼瞳孔鬼推了我一把,然後我在橋上往後倒栽下去,看見鬼跟同學的影子逐漸縮小。

我記得排水溝的水被汙染的很嚴重、而且都是臭水。

不知道這次被送進醫院會不會先被潑上幾桶消毒水?

很有經驗的,我用力閉上眼睛等待摔進臭水之後的臭氣還有在水裡被沖走之後的受傷。

每次都是這樣倒楣......

就在臭水壓力在我頭頂傳來時候,四周的風好像安靜下來。

我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傳說中的跑馬燈時刻又將閃亮亮的降臨。

然後我睜開眼睛,準備和不知道翹掉幾年老是喜歡在雲端對我招手的阿嬤再一次的做一對一打招呼。

一雙紫金色的眼映入我的眼中。

是個小孩,白白嫩嫩的奶娃。

黑色的削短髮,非常古典的五官精緻的鑲在白白的小臉上,臉下穿的卻是一襲中國的古代袍子,上面是文生長接袖下面卻有點像武生。

別問我為什麼懂這些,因為我老媽很喜歡歌仔戲所以稍微有翻過。

那個小孩站在風中。

而我用詭異的倒栽蔥樣子掛在空中。

四周的景色突然變成灰白色,所有的東西顏色都被洗去了,就連橋跟同學也都褪色了,然後靜默不動。

說真的,漫畫上看沒有感覺,現場看見真人褪色還真是噁心到家了。

『吾家下了結界,請放心。』娃兒奶聲奶氣的說話了,卻是老氣橫秋,『請快點起來做迎敵準備。』他兩手貼在身邊,長長的袖管一直垂到他的膝蓋,好像是歌仔戲的女主角那種加長型。

我還真懷疑這小娃兒要用手時候怎麼辦。

等等!

他剛剛說什麼?

『敵人已經到了。』

迎敵!?

我抬起頭,看見唯一沒有褪色的惡靈往下跳來、直直的沖向我,「我拿什麼鬼迎敵!?」布鞋嗎?

全身上下唯一有殺傷力的東西只有腳下踩著的布鞋。

因為可以脫起來丟。

咚的一聲,惡靈像是落到我們所站的半空中,我感覺到腳下看不見的空氣震動了一下,差點摔倒。

『這是鬼王的手下,請判斷迎敵。』娃兒浮在半空中,紫金色的眼睛看著我,『吾家已經布下了結界,所以不會影響到附近的人事物,請放心。』

那你幹嘛不跟他隔離在一起就好了!

我在心中尖叫。

還有,鬼王是什麼東西啦!

不給任何思考的空間,不遠的惡靈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我們面前,用他四隻瞳孔陰側側的看著我們,他的嘴巴勾起了大大的笑容;真的很大,因為他的嘴角一直裂開到耳根,泊泊黑色的血從他裂嘴流出來,整個空間裡面都是惡臭、比水溝水還要臭。

娃兒舉起了一隻手,我看見我身上的那只手機就浮在他的袖子前面,叮叮的聲音傳來,手機居然開始自動撥號起來!

『褚冥漾沒有反擊能力,撥號給黑袍中。』

我已經沒有心情去看娃兒到底撥去哪邊找人聊天了,因為那只惡鬼咧開的嘴露出森白的牙齒,手腳著地邊發出了呼呼詭異的抽氣聲看著我。

他不是人的形體、是野獸的動作。

「你你你你你你......快走開!」我抖著聲音揮舞著手,現在突然覺得被野狗咬到還算是比較好了,我怎樣都不想被裂嘴男咬。

我根本不清楚這是怎麼回事,還以為從學校回來之後就可以過得一小段太平安穩的日子。

可是......

現在這只明顯不是人類的鬼東西又是什麼啊!?

「呼......呼呼......」蹲在地上的人獸惡靈(先這樣稱呼)發出了疑似半夜響起的變態電話裡面傳來的那種呻吟聲。

他的四隻瞳孔都盯著我看。

我好怕。

娃兒突然轉過身,明顯的是已經講完手機。

紫金色的眼睛好像有點怪異。

『吞鬼準備,三、二、一。』

我根本來不及知道那只鬼娃娃想要幹什麼。

就在那半秒的瞬間,我看到不該看的事情。

「媽啊----!」

那只紫金色眼睛的鬼娃娃突然張大嘴巴:張、大、嘴、巴,整張嘴大得比橋寬還要大。

我嚇傻了,我相信那只人獸惡鬼也嚇傻了。

『吞食。』

隨著一聲落,我眼睜睜看著惡靈被鬼娃吃掉。

一切都是這麼自然。

「啊啊啊--!!」

我不玩了啦!

鬼娃將惡靈吞掉之後舔了舌頭,嘴巴變回正常尺寸,『敵人殲滅,撤銷結界。』

撤銷?

等等,下麵是臭水溝啊!

就在鬼娃像是氣泡一樣從我面前波的消失的那一瞬間,我不用到半秒立刻做好會摔到臭水溝的準備。

不過意外的是我竟然沒有噗通一聲然後失去知覺被送到醫院,然後醒來又是充滿消毒水的房間。

我摔在地上,遠遠的地方傳來幸運同學的叫聲。

睜開眼,四周是軟綿綿的青草地,這是離架橋有些距離的上游處,比較沒那麼臭,而且堤防上下全都是種草。

風吹來,帶著青草的氣息。

「好玩嗎?」

順著聲音我轉過頭跟著看了過去。

不知道什麼時候到達的學長已經站在那邊等著我了

上篇:第六話 喵喵     下篇:第八話 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