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 第九話 開學前的假日  
   
第九話 開學前的假日

第九話 開學前的假日
Taiwan AM8:15

就在學長來過那天之後又過了幾天。

距離開學還有三日的時間。

就在我打算用這段時間把我所有心情都調適完畢然後迎接開學日來臨時,我家來了意外的訪客。

「漾漾、漾漾,來玩吧!」

窗戶外面傳來女孩子的叫聲,很清純甜美的那種感覺。

那時候我正在一樓的廚房吃早餐,我老媽一聽見有女孩子叫我的聲音第一秒就往玄關跑去,因為我活到現在從來沒個女生會找上門,班上所以女生都認為跟我接觸會被傳染衰運,所以就只有幾個男生朋友而已。

所以我可以理解我老媽往外跑是為什麼。

不過,問題不在這邊,「你幹什麼啦!」我也跟著跑出去,在我老媽大嗓門還沒引來隔壁左鄰右舍時候先早一步沖到門口。

要知道,我老媽對沒有女生找我這件事情耿耿於懷已經很久了。

她老驕傲的說我姐是搶手貨,從幼稚園被追到大,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到我就變成滯銷貨了,所以很不平。

「我幫你朋友開門啊。」我老媽說的很理所當然。

「免了,我自己開就好。」誰知道我媽殺出去第一句話會不會先對別人做身家調查。

「你早餐還沒吃完滾去吃啦!」很顯然的,我老媽狠堅持。

「你剛剛不是說要去做蘋果派,快去做啦。」我比她更堅持。

母子兩人僵持不下。

「漾漾,出來玩!」門外的女孩子又喊了一聲。

我老媽終於決定拿出身為母親的威嚴,「打開門,不然我就扁你然後三餐給你吃垃圾。」

好嚴重的威脅。

屈於淫威的我只能不甘不願的打開了大門。

門外果真站了一個可愛的女孩,一身白色藍底碎花的小洋裝,有些微卷的金髮綁了在頭部兩側,看起來就像小公主一般。

最叫人移不開目光的是女孩有著比較偏西方人的五官與輪廓。

「喵喵?你怎麼會來?」完全訝異的我沒想過喵喵會找到我家來,還站在門外大喊來玩。

「今天沒工作嘛,來找漾漾出去玩。」喵喵無視於我訝異的視線,甜甜的笑,「褚媽媽好。」她注意到站在我後面瞠目結舌的老媽,非常有禮貌的一鞠躬。

我老媽立即回過神,「哇哇,好可愛的女孩子,小妹妹你叫什麼名字?是我家漾漾的同學嗎?」她頂了我的背兩下,然後大方笑著招呼喵喵。

「我叫米可蕥,我是漾漾今年學校的同班同學。」喵喵抬起手,手上掛著一個包裝很精美的水果籃,「這是米可蕥家裡產銷的東西,希望褚媽媽會喜歡。」她將裝滿櫻桃價值不菲的高級水果藍交給我老媽。

我瞄到了,很貴的進口櫻桃。

「這個太貴了,褚媽媽不能收,小蕥回去吃吧。」我老媽的稱呼一下子三級跳,立刻跟喵喵熟稔了起來。

然後,我被當成空氣遺忘在一邊。

「這是米可蕥家裡銷售的東西,爸爸出門時候交代我一定要送過來的,所以請褚媽媽儘量收下沒關係。」喵喵仍然甜甜的微笑。

「那褚媽媽就不客氣收下囉。」我老媽也不好意思一直推來推去、不好看,所以就把水果籃收下來,「漾漾還在吃早餐,小蕥你吃飽沒?要不要先進來坐坐。」

「好啊。」

喂喂,我的意願呢?

看著老媽跟喵喵愉快的進屋還一邊聊天,被當成空氣般的我臉上滑下三條黑線。

有種預感,我今天大概又不得安寧了。

※ ※ ※

大約九點之後,我吃過早餐換過衣服就不明不白的被我老媽拈出來。

旁邊跟著喵喵一枚。

「你找我有事嗎?」我們兩個一前一後走過往市區的馬路,前幾天被爆符轟掉的公園現在還在維修,速度不知道為什麼很快,已經慢慢恢復成原來的樣子。

「有啊,喵喵今天沒有工作,來找你一起玩。」甜甜的笑容,然後從身側的小背包裡面拿出兩張票券揚了揚,「有招待券,我們先去看電影,庚學姊也在那邊等我們喔。」

庚學姊就是第一天在火車月臺跳給我看的那個美麗大姐。

「學姊也來了?」可是,為什麼學姊會來呢?我跟學姊也沒什麼太多的交情,而其實跟喵喵也沒有,所以她會出現這地方實在是讓我感到訝異。

「嗯,庚庚說學長托了東西要拿給你,剛好我們都沒有事情所以一起來找你看電影。」喵喵微笑著回答我的問題,「我們剛剛看了簡介,有一部冒險電影剛上映不久,正好可以去看;不過可惜學長沒來,學長也很喜歡這類的電影說。」

很難想像學長會喜歡冒險電影。

我還以為他比較喜歡血腥電影,也不是絕對把握啦,不過就是一種直覺。

「你家真的是賣櫻桃的嗎?」就剛剛喵喵送來我家的貴禮物,我有點懷疑。

果然,喵喵搖頭,「我們家是古老異能家族者。」

照漫畫來說就是世襲的詭異工作類別,「對不起讓你浪費錢了。」那一籃怎麼看都要幾千塊,對我來說算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不會不會呀,沒有花到錢。」喵喵咧了笑容,「我家有旁系家族,是在做一般工作的,剛剛那個是從我家親戚中拿來,免費的,喵喵只是借花獻佛而已。」

......

我突然覺得,喵喵應該是非常有錢人家的大小姐。

市區離我家不是很遠,從那個被轟爛的公園再走個十五分鐘就到了。平常我都會騎腳踏車到市區逛逛,可是今天喵喵在所以沒辦法騎,我們兩個就一邊走路一邊聊天,路倒也不是那麼遠了。

「庚庚已經到了。」

今日是非假日,而且又挺早的,所以市區的人潮並沒有很多。

大約要在十二點過後這邊才會擁擠。

喵喵朝馬路另外一端電影院大招牌下的黑黑人影揮手,對方也做出一樣的動作。

我們兩個過馬路之後,果然見到滿臉微笑的庚學姊已經站在那邊等我們了。今天學姊是黑色系的貼身套裝打扮,看起來超優雅,路過好幾個上班族都在偷看她。

「漾漾,早。」庚朝著我笑。

「學姊早。」連忙回應了,我看了一下學姊又看了電影時刻表,「你們今天還有要看哪一部片嗎?」有點尷尬,我還是第一次跟不是我家的女生單獨出來,而且還是一次兩個,一個是氣質美女一個是甜美小公主,我覺得路過的男生都想拿視線當刀把我捅死。

「沒有了,只是好一陣子沒來這地方,感覺又變了。」這般的說,然後庚從斜背的包包裡面拿出一個小信封遞給我,「這是你學長托給你的東西。」

我接過那個白到有點像喪事用白包的信封,打開一看,裡面夾著兩張紙,「這是......」我將東西抽出來,瞪大眼睛。

裡面一張是請款單、一張是國際支票。

「我們聽提爾說過了,漾漾打壞了公園,所以一張是打壞公園之後學校維修支出的費用,另外一張是漾漾驅除鬼人之後的費用。」喵喵湊在我旁邊這樣說,「雖然沒有很多錢,不過漾漾這應該算是你第一次任務費用了吧,好厲害。」她拍著手說。

沒有很多錢?

我的心中裡面那張呐喊圖又冒出來。

天啊天啊,沒有很多錢!?

上面蓋著學校戳印的請款單填著十位數萬字開頭令人昏眩的字眼,可是可以立刻換用的支票上居然也填著十位數萬字開頭的天文數字。

我昏了。

等等!我明白了!

其實這兩張是玩具紙吧!?

「繳完請款費用的話應該還有幾萬可以用。」庚很快的掃視過上面的數字然後幫我結算,「這次請款的費用還算少了,上次喵喵轟了別人的古跡,結果費了好大一翻功夫才將古跡還原本來的樣子沒被發現,也被請了很大筆錢。」

「庚庚也被請過。」喵喵和她的學姊對算起來。

你們其實是想說我這個是小條的吧?

對於用錢很少的正常人如我,是搞不懂他們詭異的金錢觀。

「漾漾,你要謝謝你學長喔。」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這樣說的庚看了我一眼,笑笑的很明顯沒想要繼續說下去。

謝謝學長?

啊,我知道我那天的確惹了很多麻煩給他。

那開學之後再去謝謝學長好了,然後買個東西去請他吃......

就再我思考著要買什麼東西的時候,喵喵像是被什麼吸引了注意力,一直看著不遠處的某一個定點。

那邊有一個小攤販,還未中午就已經擺了攤。

市區這一帶大部分都得過十一點才會熱鬧,所以現在看到清清冷冷的人行道出現這類東西我反而感到有些稀奇。

那個攤位上擺滿了許多女孩子們喜歡的首飾。

在陽光之下,亮晶晶的閃爍著。

※ ※ ※

那一部冒險片演了兩個半小時。

當我們三人出來時候手上都還抱著沒吃完的可樂跟爆米花,喵喵的眼睛有點紅紅,因為剛剛她才喜歡上的冒險片配角到最後被敵人一秒秒殺,所以她現在正在哀悼中。

「等片子出來之後我要去買回家看。」抽了抽鼻子的喵喵這樣說,「那個可惡的壞人,以後在街上看到她一次我就打她一次。」

基本上,應該很難在街上碰見吧?

不過我有點怕,怕幾天後的報紙頭條會出現某大牌影星夜半遭巨貓海扁一頓的可怕消息,因為我知道喵喵是絕對有這個能力幹下如此驚天動地的事情。

「東死的好慘。」喵喵拉著庚的手,不只到第幾次重複這句話。

順帶一提,東就是我們剛剛看的冒險片裡面的男配角,後來翹辮子了。

「剛剛那個攤位還在。」庚看往街道的另外一邊,我也跟著看過去,她說的是剛剛在人行道上擺飾品的小攤販,「我們過去看看吧。」

「去看看。」喵喵立刻就把她的配角東拋到腦後,挽著庚的手笑。

認命的我只好無言的跟過去。

那是一個首飾的攤位,上面擺滿了現在流行的許多用品,像是銀飾、民俗風、皮飾等等,小小攤位裡包羅萬象、該有的幾乎都有。

「兩位小姐慢慢看喔。」攤販這樣招呼著。

不知道為什麼,庚跟喵喵並沒有立刻應聲,兩個人都看著一模一樣的東西。

一條項鍊。

一條民俗風、月亮刻畫的項鍊,月牙的彎四周鑲著細碎的小彩石,就像是月亮悄悄的拂過地面。

「庚庚,這個......」像是詢問,喵喵看著她的學姊,「要回去嗎?」

我不明白為什麼喵喵要這樣問,如果是喜歡的飾品買回去不就得了?

見兩人有意思要買,小販立刻放下手中的紅茶杯招呼起來,「美女真是好眼力啊,這條項鍊是我最近才從國外帶回來的,是當地人手工限量版,不會跟人家撞飾喔。今天老闆也還沒開業,如果兩個美女喜歡說個價錢,可以的話老闆就算給你們。」她捧著笑臉,然後將掛在盒上的項鍊拿下來給喵喵看清楚,「要不要試帶看看,這邊有鏡子可以給你照喔。」

喵喵捧著那條項鍊,突然看我,「漾漾,你覺得這個好看嗎?」她把項鍊捧到我的面前給我瞧清楚,可是卻沒有要試帶的樣子。

我打量著那條項鍊。

說也奇怪,這條項鍊的手工雖然很精緻,可是隱隱約約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就是有點怪怪,好像哪邊不對勁。

「你要不要再看看別的?」我張望了一下,看見了檯面上還有另外一條設計有點相同的月亮首飾,「我覺得這個比較不錯。」

都是相同的月亮飾品,不過這條是手鏈,用皮革編成的中間有個月亮的小墜,看起來就是很有個性。

庚跟喵喵也看過去。

「的確,這個比較不錯。」庚突然勾起了微笑,「喵喵,那條項鍊別買了。」她拿起手鏈,這樣說。

其實這算是一般女孩子的購買對話,可是不曉得為什麼我總隱約覺得她們好像話中有話,暗暗的正在溝通些什麼。

喵喵將項鍊還給了攤販,「那我們就買別的好了。」她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有點高興,「果然漾漾的眼光很好。」

啥?

我一臉疑惑。

突然,右手邊的角落有個亮亮的東西引起我的注意,轉過去一看,最裡面的盒子、很不起眼的地方有個被埋沒的皮革項鍊,上面掛著一塊牌子。現在很多人都會佩帶這種東西,我老媽還說這是狗牌子。

牌子上是銀亮的面,最角有一簇火、銀色的火。

這讓我不由自主聯想起一個人。

當我發現時候,我已經把項鍊拿起來了。

「帥哥喜歡這個嗎?那個項鍊已經放很久了,如果喜歡的話老闆就賠錢給你啦!」小販立刻湊到我旁邊這樣說。

我的直覺是將它買下來,這個感覺讓我自己都訝異,因為我是萬年不買這種小東西的人,「好吧就這個。」

「這是純銀的牌子,好吧看在帥哥跟它有緣、一口價一千八。」

「唉!?」爆貴!

我還以為一條一百五。

庚接過我手上的項鍊看了一下,「的確是純銀的東西。」她像是會鑒定的樣子,很快的把鏈子還給我。

既然人家都這樣說了,我只好翻出我幹幹的皮夾,狠心的將過年存下來的壓歲錢兩張大鈔掏出遞給老闆。

「那我買這個。」喵喵也沒問價錢,就握著那個月亮手鏈然後遞出幾張大鈔。

老闆看見喵喵掏出的錢有點訝異,「剛剛好耶美女,你算的好准。」

喵喵只是咧了嘴笑,然後對我眨眼。

※ ※ ※

「漾漾,你挑選項鍊時候是照什麼依據呢?」

當我們離開市區之後,庚挑了一間中國風的茶館讓我們坐下休息。

「唉?什麼東西?」挑東西還有啥依據嗎?不就是看順眼再買這樣?

喵喵與庚對看了一眼,兩個人都掛了微笑。

「那間店的東西執念都蠻強的。」喵喵這樣說,然後把玩著精巧的茶杯,「我跟庚庚都在猜那應該是老闆自己到處去批來的貨,不過可能因為某些原因,貨源不是那麼好。」

我聽不太懂她們的意思。

「呃......到處去買挑的東西不是比較有特色嗎?」現在像這類小東西都是到批發商那邊一次拿的,所以像這類似處找的不是比較受歡迎?

「是這樣沒錯的。」庚微微笑著,然後放下手上的茶杯,「可是在挑那些東西時候,附著在上頭的思念、執念對我們來說是非常需要注意的事情,畢竟我們所在的地方不是人類的地方,所以就算是一點點小東西都會影響。」

不是人類的地方。

基本上,我的耳朵選擇性的接收到這句話。

我就知道,那間學校絕對不是人讀的!

「喵喵有注意到她賣的東西很多都是手工的,就是手工的東西才特別容易有問題。」完全不知道我現在腦袋中正在狂風暴雨,喵喵戳了塊涼糕拋進嘴巴,「不過漾漾剛剛挑到的東西很好,漾漾有一雙好眼力呢。」

好眼力?

「開學之後你一定會學到相關的事情,畢竟眼力算是到現在都還很重要的課程,你家的學長也一直有在修選。」頓了頓,庚這般的說,「漾漾只要繼續保持自己的直覺,相信你的眼力一定會是數一數二的好喔。」

她太對我有信心了。

如果我的眼力好的話,當初就不會因為拿到一個酸便當被拋到不是人讀的學校。

我是真誠的如此這樣想。

就在庚好像還想說些什麼的時候,她包包中響起了聲音,然後見到她抱歉的笑了笑,拿了手機就往外面走。

「庚庚的工作好像來了。」喵喵這樣對我說。

果不其然,當庚說完之後回到這邊便不好意思的對所有人笑了下,「我收到緊急工作了,得先離開,漾漾謝謝你今天陪我們逛一天喔。」

「啊、不會。」我陪笑,其實今天只看電影還蠻愉快的就是。

「喵喵晚上也有約會,謝謝漾漾。」很禮貌一躬身,喵喵咧了可愛的笑容,「漾漾、開學時候見囉。」

我愣了下,連忙回著話,「好,開學時候見。」

先離開的庚付了錢,一下子就消失影子。

突然覺得,其實今天庚與喵喵會來找我大約不是聯絡什麼同學感情。

是不是她們已經知道,原本我是不想去的?

「漾漾,要去學校喔。」喵喵對我揮揮手,「一起來玩。」

然後,喵喵的影子也消失在店門外。

上篇:第八話 決定     下篇:第二集  生存遊戲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