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 第二話 同班同學  
   
第二話 同班同學

第二話 同班同學

Taiwan AM6:50

「耶,學長給你幻武兵器耶。」

喵喵很快就被第二樣東西吸引,就是我手上的藍色大豆,「看樣子這個應該是水屬性的,這麼純的顏色很難找的到。」

我疑惑的看著大豆,「有分喔?這個會不會是學長不用的東西?」

「才不會嘞,純粹的幻武兵器叫價非常高的,我知道學長那邊有四色純粹兵器,可是只有看過他用冰屬的幻武兵器。」喵喵這樣給我解釋,「基本上要使用幻武兵器非常耗費精神力和體力,所以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用得著,而且在使用幻武兵器時候必須先和屬性的精靈簽訂契約兵器才會成型,既然學長會將這個給你就代表這個兵器還沒被起用過,因為簽訂契約之後是不能有第二個人再用的。」

喵喵一番話說的我有點頭昏腦脹。

反正總結就是這粒大豆是全新未拆封,然後他可能是水鑽......更正,水兵器,使用之前要先簽約保固這樣。

「那我要怎麼用?」我把玩著藍色大豆,有點好奇。

「像這樣。」喵喵從她脖子上的項鍊上取下一個豆般的珠子,黃綠交間的色絲,像是水彩落水的那種漂亮顏色,「『與我簽訂契約的物、請讓學習者見識你的魂』。」雙色珠中同樣有一個看不懂的文字,然後慢慢發光起來。

我看見光芒像是小球般急速的轉動自珠子裡浮現出來。

然後是如同柔軟布料的翼脫出,一個巴掌大的小人就站在喵喵的掌心上,「這個就是我草原屬性的夕飛爪所有的精靈。」然後精靈噗的一聲又消失在空氣中,變回了那個豆珠子,「你要喚出幻武兵器之前,必須先為他設定一個形體、然後用血與他打成契約,這樣精靈才會與你回復簽訂契約。」

設定形體?

「要怎麼設定?」我看著藍色大豆,非常不明白怎樣使用。

喵喵講的很清楚,我聽的很模糊。

「用你的心去設定他。」

......

好你個抽像爛答案。

不過一說到兵器,就讓我想起來學長所使用的長槍,帶些透明的白與上面烙印的紅色文字,果然一看就是學長會使用的東西,連武器看起來都很銳利精細的感覺。

反想到我,連爆符都會變成黑球大炸彈。

我決定,還是暫時別用幻武兵器好了。

如果、萬一、要是我想出來的是水藍藍大炸彈,我想學長這次絕對會直接把我掐死一了百了。

「漾漾,我們班也有幻武兵器的使用高手,等等他來的時候我再幫你們介紹。」喵喵見我好像不太願意使用,這樣拍拍我的肩膀咧著笑容,「幻武兵器比爆符還要難學很多,沒有人一開始就很會用的。」

我知道她在安慰我。

「我明白,謝謝。」不用說幻武兵器,就連爆符我都用的很爛。

就在我們兩個對豆子各有瞭解時,教室門又傳來唰的一聲。

進來一個四眼田雞。

※ ※ ※

「早。」

四眼田雞先開口。

那是一個帶著黑框眼鏡的四眼田雞,跟我一樣黑髮黑眼外表沒有什麼特別,眼前的瀏海長長的快要蓋住半個眼鏡,看起來好像有點陰森,感覺頗像傳說中那種很精明銳利的書呆。

「千冬歲早。」喵喵顯然與眼鏡仔有認識,高興的對他招手,「這個是漾漾,那天沒有來報到的新同學。」

在自己的座位放下書包後,眼鏡仔慢慢走過來然後站在我們旁邊開始上下打量我,「他的代導人是黑袍的那個新生?」厚重的眼鏡後面露出有點訝異的神色,「我還以為應該是很厲害的傢伙,看起來也不怎樣嘛。」

很抱歉喔,我本來就看起來不怎樣。

「同學你好,我是褚冥漾,請多多指教。」為了不打壞自己在班上的人緣,我還是先打了招呼示好,「我是第一次進到學校的人,之前完全沒有到過......呃、這個世界,可能以後還很多地方要麻煩你們了。」

「漾漾他是完全的新人,入學時候才知道我們的事情。」喵喵在旁邊幫我附注,「對了,萊恩他是幾點的車?學長給了漾漾幻武兵器,我本來想請萊恩教漾漾使用的說。」

「萊恩今天有工作會晚點到。」回答給喵喵之後,眼鏡仔又轉回我這邊,這次他的興趣明顯提高了一點,「你好,我叫千冬歲、雪野千冬歲。」

好長的名字,「雪野?」一開始我還以為他應該跟我是同鄉。

「千冬歲的祖家是日本來的,所以姓一直沿用著,不過他現在住的地方差了十萬八千里。」喵喵不知道為什麼頗高興,「他們家近期也開始投入跟我們一樣的工作,千冬歲是第四期了。」

原來他也是家族者。

我突然有種自己格格不入的感覺,因為大家很早都已經知道學校,就我是找死的菜鳥莫名其妙沖進來。

「別擔心,學校所有的基礎課程都是從頭教起,如果你有那個潛質可以被學校挑上,你就一定可以學會這些東西。」千冬歲這樣告訴我,語氣有點平板不過大致上還算是很溫和,大概是不錯相處的人,「等等你會見到萊恩,萊恩是從國小才開始入讀學校,在之前他也跟你一樣什麼都不懂,不過現在他算是新生中最會使用幻武兵器的人,還有很多高年級或是老師會請教他關於這方面的問題。」

讓他這樣一說,我算是有點安心了。

畢竟帶我的學長那麼強,總會讓我害怕。

現在聽見也有人跟我一樣是突然進學校然後才變強這樣的事情不知道為什麼我就稍微放心很多了,「我還不是很懂學校......」

「漾漾你不用擔心會死掉啦。」喵喵立刻就看出我的顧慮,「你不是已經見過提爾輔長了嗎?在這個學校裡面就算死掉的話,醫療班也會馬上幫你復活。」

復活?

說起來,我好像聽過學長講了同樣的話。

「這個學校死亡率很高,但是卻沒有真正『死亡的人』。」拿出一個筆記本,千冬歲翻了翻幾頁,「聽說在創校的時候董事們已經跟各界簽立契約,只要是在學校死亡的人都可以完整復活,但是只限定學校裡面;也就是說,你踏出學校如果死掉,就沒有辦法了。」

「耶?」那我看見的走廊大排隊是......等著被復活?

千冬歲把他的筆記本借給我看,「現任醫療班全部都是鳳凰一族的人手,有死而復生的能力,聽說像提爾輔長這種厲害的人就算出學校不在契約保護內,只要是別死得太離譜連灰都不剩,他還是可以在一定的時間內讓你重生。」

我翻了翻筆記本,裡面果然有一部分都是紀錄保健室的事情。

那個蓬毛土著居然這麼強,完全沒辦法把人跟能力搭上。

「喵喵也是醫療班的人喔!」一邊的喵喵突然舉手插話,「漾漾,我可以很快幫你治療。」

醫療班?

不是鳳凰族嘛。

「你是醫療班......鳳凰人?」我懷疑的看著她,後者用力點點頭,「你家族的座騎是大貓?」喵喵又點點頭。

這句話我沒有繼續說。

我想告訴喵喵的是,你們家族是貓王的存糧嗎?

鳥居然跟貓養在一起!?

「我可以告訴你為什麼。」眼鏡仔推推他的眼鏡,發出精光一閃,「因為千年前貓王吃掉鳳凰族的人,所以被鳳凰詛咒,現在你才會看見貓載著鳥跑。」

原來如此!

這就是嘴賤的下場。

「我跟蘇亞是好朋友啦!」喵喵追著眼鏡仔打。

就在兩人打鬧的時候,不曉得為什麼我突然感覺到背後很冷,冷到像有冰塊往我後腦砸過來那種感覺。

當然,如果有冰塊要砸你,你會不會躲?

我的答案是:要是我一定躲!

所以我立刻反射就偏頭躲開,不管後面真的有沒有冰塊。

然後,我看見了一隻手、正確來講不是人類的手,是一隻不知道什麼野獸的爪,而且幾乎快要比我腦袋大的那種恐怖。

「哇啊!!」

聽到我的叫聲,本來打鬧的喵喵跟千冬歲同時停下,「漾漾!」喵喵第一個跑過來將我拉走。

回過頭,我才看見那只獸爪並不是野獸,而是一個人。

一個跟我年紀應該差不多大的人,穿著學生制服、可是感覺上就是不良少年那種樣子,制服穿的很隨便還踏著夾腳拖鞋。

我懷疑他是會穿那種夏威夷衫的台客。

※ ※ ※

「同學早啊。」

穿著夾腳拖鞋的人開口,流裡流氣的口音,還嚼著疑似口香糖的東西,短短的頭毛用髮膠豎起來還噴上五顏六色的詭異鮮豔色彩。

看起來就是很......難以形容的妙。

那只獸爪黏在他手上。

他不是人!?

這是我混亂腦中唯一的認知。

他是人獸。

......好像在罵人的形容詞。

「開學的小混混。」很明顯的,千冬歲對這個五顏六色的雞頭沒什麼好印象。說實話,我也是。

然後我完全體認到學長說C部是最後一個班級的那感覺了。

「書呆子,你找死嗎!」五彩雞頭發怒,我看見他的獸手震動了半晌,就像肌肉扭曲一樣賁動,然後幾秒之後萎縮成人類的手臂。

「對於先動手者,我有完全理由可以回報。」左右都看他不順眼的千冬歲顯然是在挑釁人,他並沒有外表眼鏡仔那麼乖巧沉穩。

我現在有點想往教室外逃。

「要打就來啊!」

「誰怕你。」

這一輩子,我覺得我現在最大膽。

「不要打!」我沖進那兩個隨時都會幹起架的人中間,用力閉上眼睛。

你們打起來如果教室不爽把我們抓出去壓怎麼辦!

我寧願被兩個人轟死去復活也不想被教室壓爛復活。

眼鏡仔跟五彩雞頭看見我沖進來明顯一愣,兩個人都沒有動作。

「就連一個不懂術法的人都知道教室不能打架,…你們如果要打就出去外面打吧,頂多被護衛當作入侵者處理掉。」悠悠的聲音從另外一邊飄來。

不知道什麼時候教室裡面出現了第五個人。

是個女孩子,有很長的頭髮,直直到大腿處。

她的發是褐色的,有著一雙漂亮的褐色眼睛,看起來是很文靜的那種女孩,頭髮又直又細,一移動就會淡淡的翻出波浪,「如果你們要繼續打,身為班長的我應該也不能坐視不管。」

班長?

看來我沒來新生報到的那天連幹部都已經選好了。

「歐蘿妲,早安。」喵喵對那班長少女打了招呼。

五色雞頭重重哼了一聲,乖乖的走回自己的座位上,我想他應該在某方面上很懼畏這個班長,所以才連個屁都不敢放。

「早安,喵喵、千冬歲,還有漾漾。」被稱為歐蘿妲的女孩彎起漂亮而優雅的笑容,讓人感覺很舒服,「漾漾那天沒來應該還不曉得,我是C部的班長,歐蘿妲蘇凱文,若是你在班上發生問題了,就來找我吧。」

「好、謝謝。」我連忙將班長的名字記下來。

「漾漾有手機吧。」歐蘿妲彈了一下手指,瞬間我就看見一隻手機出現在她手上。不知道為什麼,手機非常的眼熟。

不就是我的手機嗎!

「喵喵也要輸入!」蹦過去歐蘿妲身邊,喵喵嚷著要把自己的號碼輸入我的手機。

嗯,該怎麼說呢......

看來我的同班同學都很特立獨行。

「把我跟萊恩的順便也記下去吧,對你有幫助。」千冬歲這樣說,然坐回自己的位置。他的位置跟五彩雞頭有差幾排,兩個人不時還會互瞪。

「我一起幫你們都記進去,漾漾如果有事情的話就直接找我們也可以,我們會儘量過去幫你忙的。」歐蘿妲騰空又是對我一笑,感覺很舒服。

其實那只手機不是我的啊......

而且他很久沒有充電了。

說到這裡,我才想起來如果學長要一直借給我用的話,我應該先去買一個充電器才對,不然哪一天生死關頭突然沒電不是很衰嗎?

依照我往年的衰運程度來看的話,這一點是很有可能發生。

幾人個在那邊玩了一下子之後,歐蘿妲又彈了記響指,然後手機就消失了。

我摸摸口袋,手機又自動回到我身上了。

這招也不錯用,我想我會很想學起來的。

七點之後同學陸陸續續來了,但是並不像千冬歲與喵喵等人那麼熱絡,大部分都是來了之後也不打招呼就靜靜的在自己的座位上做自己的事情,我也不好再去打擾別人,打過招呼之後喵喵也回到她座位上。

我注意到喵喵的位置上有一隻白貓。

嗯......應該不會是我想的那一隻吧?

我們班級的人算起來並不多,至少比我以前讀的國中班級還要少,我以前的班級有五十五人,而這個班級到目前為止才不到二十人,而且還有很多座位是空下來的,看來應該還有很多人不是遲到就是死在外面吧......

班上很安靜。

其實、已經靜到有一種叫做恐怖的程度了。

而且我發現班上好像有某種殺氣騰騰的感覺,更簡單的說,我覺得這個班好像沒有想像中好相處,很多人私底下都瞪來瞪去,看起來隨時會幹上一架,原來這著狀況不是只發生在千冬歲跟五彩雞頭身上。

尤其是五彩雞頭,他很顯然的被很多人是為眼中釘,四周都有人跟他對瞪。

「你是那天沒到的同學吧。」我座位前面的同學回過頭,跟我差不多年紀大,是個短卷毛的外國人,亞麻色的發跟藍色的眼睛,有點圓圓的臉上面有些小麻,不過看起來就是很好相處的感覺,「那個豎毛的彩色人你最好少跟他打交道,他在我們這邊風評很差。」

風評差?

我突然想到他剛剛那只獸爪,「是不良少年?」

我們兩個人的說話聲音都壓的很低,只給彼此聽見。

「比那個更糟。」圓圓臉少年這樣說,「他家是幹暗殺的,只要有錢就會出賣技能殺人,所以被很多人看不起。」

暗殺?

那一秒我腦袋中想到的是五色雞頭穿著日本忍者服飛簷走壁的詭異樣子。

應該很像暗夜中會發光的彩色球我覺得。

※ ※ ※

唰的一聲門被拉開。

走進來一個人。

一個我覺得應該不是學生的人。

「各位同學大家早。」

看起來是老師了,我前面的同學連忙轉回去,然後四周原本在各做各事的人都紛紛抬起頭。

那是一個很高的男人,我猜一定有過兩百公分,天花板離他的頭頂不遠,長的就是在打籃球時候很好投籃的那種高度。

「看來今天還是有很多人遲到啊。」老師看著還有三分之一的空位、呼了口氣。

他長的有點粗曠,也是外國人的輪廓,有點壯壯的,看起來應該很常運動。然後,他是光頭,光溜溜可以反光的腦袋上刺了奇怪的黑色圖騰,身上穿的是龐克風的衣服,感覺上還頗像某種幫派的地下高手,呼過來一次會死一票人那種高級打手。

還有,他是黑人。

我終於發現不對勁了。

如果說學長跟喵喵對我說中文的話我還可以理解,可是剛剛還不認識的歐蘿妲、圓圓臉同學說的話我都聽的懂就詭異了。

我仔細看著臺上老師的嘴型。

果然沒錯,他說的並不是中文,不過我卻聽的懂。

「相信大家第一天都看過我了,我就是你們到畢業為止都會見到的班導師,以後每天早上早自習我們都會見面,一些直升有不良紀錄的同學最好注意一點,老師我也會很注意你們;要搞怪就給我到學校外面搞,打到死也不會有人理你,禁止在班上、校園打架浪費醫療班資源!」說話很有氣魄的班導師開學第一天就撂下如此的狠話,「別想找老師挑戰,你們都應該知道老師不是可以挑戰的物件,不過等你們都有黑袍資格還是畢業長毛之後,老師很歡迎你們隨時回來蓋我布袋報仇。」

哇哇......他是怪老師。

他不但光頭,而且還希望學生回來扁他。

「沒有問題的話就這樣。」班導拍了拍手,很響亮的聲音回蕩在教室裡面,「附帶一提,你們老師我還兼任異種學,有選到的人就算你們好狗運,沒選到的人就給我多注意,老師的課居然敢不選,皮給我繃緊一點!」

我發毛了。

因為那門課我沒寫在選課單上。

那個課的名字怎麼看怎麼像研究外星人的詭異課程,誰想選啊!

「老師。」喵喵舉手,然後在班導點頭之下站起來,「對不起我沒有選你的課。」

喵喵!你也太老實了吧!?

班導眯起眼睛看了喵喵半晌,「你是醫療班的人吧,醫療班都會額外教異種學,老師放你一馬。」

「謝謝老師。」喵喵很高興的坐下。

然後換千冬歲舉手了。

現在我懷疑這幾個傢伙是存心找老師碴,因為老師剛剛嗆聲嗆的太嚴重了。

「我也沒有選修。」很俐落乾淨,眼鏡仔推推他的眼鏡發出精光,叮的一聲,「異種課與符咒課沖堂,我認為現在我們應該從符咒課基礎先打起,異種課等二年級再學也不遲。」

很顯然的,千冬歲完完全全與老師對杠。

眼鏡仔看起來很容易被惹毛,可是他的表情一點都沒變。

「你是雪野家第四代對吧。」奇怪的是班導居然沒有發火,反而咧開嘴在笑,「雪野家專出用腦不用身體的怪角。」

......

現在是老師與學生互相挑釁。

我很想抱著頭、尖叫。

這種波濤洶湧的氣氛是怎樣啦!

「自從雪野家第一代開始,到雪野家詢問的人已經壓過現在學校的學生數量,希望老師不會有用到雪野一族的一天。」很快就嗆回去的千冬歲推推眼睛,然後很悠哉的坐下來。

老師聳聳肩,也沒動氣。

不過從他們對話當中讓我覺得,千冬歲家裡應該是類似圖書館那種的,因為很多人都會去他家問問題。

「那好吧,我們很歡迎有魁星之稱的雪野族同學在我們班,以後各位同學有問題都可以去問問雪野同學,他會給你們解答。」老師拍拍手,下面的同學才跟著零零落落的鼓掌。

「雪野家也沒什麼了不起,還不是一直輸在我們羅耶伊亞族的手上。」五色雞頭從鼻子裡面哼出不屑的氣。

喔,原來他們是世仇,我完全明白為什麼他們兩個會互看不順眼了。

「好了兩位。」老師又擊了一下掌,聲音壓過兩個人,「C部一直都是學校最難搞的班級,現在你們老師我看了也覺得是這樣,不過放心好了,老師我也不會對你們示弱的,讓大家一起發揮你們的青春活力吧!耶!」他握拳,朝天花板很用力的一揮,只差沒有面朝著夕陽跑。

......

耶你個大頭啦。

這老師有神經病。

上篇:第一話 上學啦!     下篇:第三話 萊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