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 第三話 萊恩  
   
第三話 萊恩

第三話 萊恩


Atlantis AM9:00

「萊恩是個怪人。」

上午九點左右,因為剛開學第一天不用上課,到中午十二點就可以各自回家了,所以這段時間是開放給學生們到各自的專業教室去看看的自由活動時間。

對這地方很熟的喵喵與千冬歲拖著我轉了幾個回廊之後,我們進到學生餐廳裡面。

餐廳非常的大,大得好像可以一次裝進上千個學生,簡直比我們以前學校的操場還要大很多,四周還可以看見有幾個同樣是偷閒的學生落坐談天。

這裡面裝飾其實有點怪,感覺好像是熱帶雨林的溫室,四周都是熱帶的植物擺飾,還有變色龍在透明的挑高天花板爬來爬去。

餐廳中間有一個噴水大水池,水池中間有個栩栩如生的人魚雕像,非常美麗。

喵喵等人在噴水池的附近坐下來。

「有時候不跟他說話他就很像會飄鬼火也不太搭理你,不過他如果看你順眼的話,就會變得很多話。」趁著千冬歲去拿東西的時候,喵喵這樣告訴我,「不過他也蠻好相處的,所以漾漾你不用太擔心。」

會飄鬼火好相處的人?

我疑問,非常疑問。

「千冬歲跟萊恩是好朋友兼死黨,有問題兩個都可以問,他們都會告訴你。」喵喵又補充一句給我。

說到千冬歲,其實我對剛剛發生的衝突有點疑問,「請問一下,雪野家跟五色......不是,跟那個誰誰誰的家有過節嗎?」差點講出五色雞頭這個綽號。如果他們真的有過節,那我下次不可以再沖進去阻止他們打架,蠻恐怖的。

有時候,人真的是笨一點會比較幸福。

「已經有人告訴你了啊。」喵喵挑起眉,確認朋友正在點餐時候才轉回過頭,一臉正經的看著我,「你別隨便跟千冬歲提到這件事情,他會發火。」

我點點頭,他連老師都敢挑釁,所以我很明白喵喵的好意警告,「我明白。」

喵喵坐正身體,呼了口氣,「千冬歲所在的雪野家是預言之所,而他的家族傳說在遠古時候是大神的後裔,不過至於是哪個神,因為是別人家的家族機密,等到千冬歲願意告訴你時候他自然就會說。」

神族後裔的預言之所?

我很難把厚眼鏡的書呆子跟這些名詞聯想在一起。

「然後很像不良少年的那傢伙所在的羅耶伊亞族是非常惡名昭彰的暗殺家族。」

預言之所跟暗殺家族?

等等,我覺得我好像摸到某種頭緒。

「難不成是因為......?」依照漫畫跟小說常出現的橋段來推理,他們兩個交惡只有一種解釋。

喵喵很沉重的點頭,「千冬歲的祖父還是死在不良少年他老爸的手上,因為有政客出了天價要他祖父的命,所以他們家就接這個工作。」

果然是家族恩怨。

「喵喵,過來幫我拿一下。」遠遠的千冬歲發出叫喊聲,然後喵喵回應好之後就立即離開了座位蹦過去。

供給食物的餐廚台離這邊有點距離,如果是我的話可能又要開始跑百米。不過喵喵卻一眨眼就已經出現在千冬歲旁邊了。

看來他們點了很多東西。

我有點擔心我的錢包,雖然之前才有一筆很高的收入。

說真的,我不太敢讓我老媽知道我有那筆錢,不然她一定會逼問,然後知道事情真相之後終於受不了打擊做出我不能想像的事情。

一思考這些我就有點抖。

我看見兩個人拿了比山高的食物,連忙站起來想過去幫他們。

然後,我注意到有一股奇怪的視線。

那條人魚雕刻有問題!

這個發現像是警笛一樣直接在我腦袋響起,為了測驗看看我猜的對不對,我跳往左邊一步,那個人魚的眼睛突然往左邊轉,我跳右邊他往右邊轉。

有點可怕。

讓人感覺異常的發毛。

我連忙回想學校手冊中有沒有關於人魚的事情。

就在我挖空腦袋也想不出來時候我看見一隻本來在天花板攀爬的變色龍摔下來,就摔在人魚頭上。

恐怖的事情發生了。

那個人魚突然瞪大白色的雕刻眼睛,咧了嘴就將落下的變色龍吞進去。

前後時間沒有兩秒,我覺得我好像看見了食人花把獵物吞下去那種片段。

為什麼雕刻品有牙齒!?而且還是很尖很銳利的野獸牙齒!

※ ※ ※

「吐出來。」

我聽見有人說話,就在我身邊。

「吐出來,不然別怪我出手。」一個人不曉得什麼時候站在我身後,語氣陰森森的這樣對著人魚雕刻說。

他看起來有點像流浪漢,全新的制服穿在他身上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變成一團壓爛的醬菜。全新的耶!

灰藍色半長的發整個披散在他身上,亂七八糟的完全沒有整理、半張臉都給蓋住,看不出來他長什麼樣子,隱隱約約好像可以看到青藍的顏色透過發銳利的盯著那個人魚雕像看。

流浪漢、學校裡面出現流浪漢!?

不會是工友吧?

然後,流浪漢瞪著死不肯把變色龍吐出來的人魚。這讓我聯想到豬籠草跟蒼蠅的關係。

「『與我簽訂契約的物,讓吞食者見識你的勇猛』。」

我看見這個流浪漢不用一秒就把他的幻武豆子一把掏出來,完全不打算與人魚雕像繼續交涉下去。

某方面來說,他這種威脅帶衝動的性格還真是跟我認識的某人好像啊!

那是黑色的幻武兵器,我說不出來這是什麼詭異的屬性,然後那名流浪漢緊緊握住分開兩掌成為雙刀,玄黑而上面刻畫了金色圖騰與紋路的美麗雙刀。

一看見流浪漢亮出傢伙了,人魚雕刻像立即張開嘴巴把變色龍吐出來,咚的一聲完全搞不清楚自己剛剛差點被消化的變色龍摔在水池旁邊,然後趕緊逃走。

然後流浪漢才把傢伙給收了。

「上次是海豚像這次變成人魚像,是誰把海豚給砸了?」

他好像在自言自語,而且他說的話題我覺得我很難可以搭上腔。

流浪漢轉過來,他的上半臉被頭髮蓋住,不過我很確定他在看我、於是我也開始打量他。

是個很高的人、大概比我快高了一個頭,應該有要一百八十公分左右吧?感覺好像還有一點駝背,滿頭亂髮看起來有點邋遢,應該是新衣服的制服被他卷的亂七八糟像是醃過的鹹菜、而且算是很難吃的那種。

整體看下來我只有一個結論:他還是流浪漢。

雙方打量完畢,於是流浪漢先開口,「看你的牌子你是C部的學生?」

說實話,C部聽久了還真像某種西部牛仔的代稱。

「呃、我是。」我本來想看看他是哪個班級,可是他只佩帶了年級章卻沒有掛上班級章,所以沒有辦法分辨。

驀然流浪漢伸出手,在我還來不及逃走時候重重一把搭上我兩邊的肩膀,「你好、同學。」

耶?同班的?

我們般居然連流浪漢都有,真奇妙。

「沒想到一下子就遇到班上的人,剛剛我去教室沒半個傢伙。正好,我們一起去吃飯吧。」他說,不分由說的就一把拖住我的領子往另外一邊走去。

流浪漢的力氣爆大!

我有一瞬間差點被領子勒到窒息。

「等等等等等......我跟朋友......」我看見遠遠的千冬歲和喵喵拿了東西就要走回來,不過我卻被越拖越遠。

流浪漢明顯的耳朵被頭毛蓋住聽不見我說話。

我就這樣一直被拖出餐廳外面。

等等,他不是要吃飯嗎!?

「你要去哪裡啊!」我抓住領子以免被勒死,然後終於可以發出聲音驚恐的問。

只見走在前面的流浪漢微微轉過頭,舉了舉手上,我這才注意到他手上有個大紙盒蓋了餐廳的名字,應該是從裡面拿出來的,「去找一個風景好氣氛佳的地方吃飯。」

風景好氣氛佳嘞!我又不是你馬子!

現在、我很想叫救命。

不過話說回來,一個男生被另外一個男生(還是同班)拖著走掙紮不開叫救命好像也頗丟臉的樣子。

「到了。」

走了好一陣子之後,我的領子突然被鬆開。

我立刻站穩然後看四周。

早知道,不看就算了。

「哇啊啊啊--!!」

他把我帶到一堆墳墓裡面。

※ ※ ※

『好∼吵∼啊∼』

很緩慢的聲音,是好多好多人組合在一起。

「好,吃飯了。」找了一塊平滑大石頭坐下來,流浪漢一點都沒有把那個詭異的聲音放在耳裡。

「這種地方哪能吃啊!」

我快精神崩潰了。

為什麼學校裡面會有這什麼鬼墓園!?

而且四周還飄滿了青藍色跟金紅色的不明鬼火,這種地方叫做風景好氣氛佳?

流浪漢終於意識到我在發抖了,他把飯盒打開之後放在旁邊,我看見裡面塞滿了好幾種顏色的大飯團、還有附沾醬,「不好意思喔,因為我等等在這邊有個小工作,我想既然是同班同學所以找你過來湊湊人數應該沒關係吧。」

湊人數?

根據到學校的經驗來看,不管他們說什麼我都必須非常謹慎考慮,「你有什麼工作。」我看見有個金紅色鬼火飄過來,連忙往旁邊閃開。

他用腳跟踢踢長滿雜草的地面,「這個地方。」

墓園?

「為什麼學校會有墓園!?」這也是我不解的事情。

誰會在學校裡面蓋墓園!

「學校裡面沒有墓園。」流浪漢拿起一個綠色的大飯團遞給我,「你應該不討厭吃菠菜吧。」

「還好。」我接過飯團,一邊躲著鬼火一邊靠到大石頭旁邊,「學校裡面沒有墓園為什麼我們現在會在墓園裡面?」

其實就算是現在有地下牢獄我可能也不會驚訝。

我發現,我的適應能力真是越來越好了。

「這個墓園不是學校的墓園,是妖靈族的墓園,因為前幾天時間出現扭曲,所以把他們的墓園拋到我們學校來,我接到的工作就是把墓園送回去。」流浪漢拿了一個紅色系的飯團沾醬,然後用很快的速度開始狂吃,「最近到處都在時間扭曲,真麻煩。」

盯著那個醬料,我很好奇飯團醬是什麼鬼東西。

可能是注意到我的視線,流浪漢把醬料拿起靠近我,「要不要嘗看看,這是客戶送給我的梅醬,聽說用梅子精跟樹妖熬了四十九天,有助於養顏美容。」

聽完,我馬上打退堂鼓,「不用了,謝謝。」現在對於飯團的材料我也有點怕了。

流浪漢聳聳肩,繼續吃。

『你∼們∼是∼哪∼方∼無∼知∼小∼輩∼』

詭異的綜合聲音又響起來,很慢很慢,平均七秒鐘一個字。

「要不要再來一個,餐廳的綜合飯團是很搶手的耶,每次一出來不用五分鐘馬上被搶光。」流浪漢無視于那個詭異的緩慢聲音,又把一個黃色的飯團塞到我手裡,「這個蛋酥飯團很香喔,裡面還有包肉絲,是五大飯團的第一名。」

這個人是飯團偏執狂嗎......?

『竟∼敢∼擅∼闖∼禁∼地∼』

「唉......這位同學,放著不理他好嗎?」那個詭異的聲音讓我有點發毛,尤其是四周的鬼火已經將我們團團包圍起來,就算飯團再香,現在我也吃不太下去了。

流浪漢扇扇手,「放心,通常鬼火講完整段話大概要等十幾分鐘,放給他慢慢去講好了。」然後他拿起第三個飯團。

問題是這個嗎?

我看見周圍的鬼火像是發飆似的開始狂爆火。

這就是所謂的用生命之火燃燒自己吧?

真是奇景。

不過在這種環境下我的確吃不太下去,別說鬼火,當你看到一個廣大的墓園還散發陰氣四周又全部都是會扭在一起說話的鬼火時候,你吃的下去嗎?

大概只有我旁邊的流浪漢吃的下吧我想。

看了看旁邊,沒有可以裝飯團的東西,「不好意思,我可不可以等一下再吃?」

流浪漢看了我一眼,拍拍他的大紙盒,於是我連忙把金色的飯團放進紙盒的一角,裡面大概剩一半不到,兩個拳頭大小的飯團還有四、五個左右。

「好,剩下的全都是你的。」他拍拍手,站起來。

「啥!?」

什麼時候變成都是我的?

「那我們就開始吧。」

流浪漢這樣說著,然後從口袋抓出一條項鍊。

我看清楚了,是各式各樣色彩的、幻武兵器。

※ ※ ※

流浪漢出手時,我根本看不清楚他究竟有沒動手。

只是一陣風過之後,那些鬼火已經消失了。

「這樣就解決了?」我看著空空曠曠的墓園,現在連一點聲音都沒有了,只剩下冷冷的陰風還不斷繼續吹。

「怎麼可能。」流浪漢取下的項鍊中的其中一個紅色寶石豆子,那上面參夾了些許的黃,「『與我簽定契約的物,讓襲擊者見識你的狂。』」

我感覺四周的氣溫好像提升,然後聽響亮的聲響沒入地面。

一付血色的雙刀插入地面,像是冒著狂燃的火焰。

崩裂的聲音,刀鋒四周的草與土全都燃至焦黑、然後餘下灰燼湮滅。

炫火的雙刀。

刀邊起了小小的風,然後卷去灰燼,燃起火焰。

「螣火,來吧。」從口袋中拿出了一條細繩子,流浪漢兩三下就將披散在後面的灰藍亂髮紮起成小馬尾。因為他背對著我,所以我沒有看見他長狗毛下面的臉是什麼樣子,「再來打開妖靈界把墳場丟回去是關鍵,你要小心一點喔。」

等等!?

他說打開什麼丟回去什麼!?

「我可不可以先離席?」為什麼我要莫名其妙被拖來墳墓還要看什麼鬼界的大開放,真是夠了。

「不可以,你現在踏出墓地範圍就會被妖鬼攻擊。」流浪漢背對我,很正經的說,「我已經在四周布下三層結界,現在出去很容易被當成目標物。」

是誰把我弄進來的啊!

我有一種想把爆符塞進他嘴巴讓他爆的欲望。

「再等一下,要等破空間的人來。」按著刀柄,戒備中的流浪漢這樣說。

還要等誰?

一股煙擦過我的身邊。

唉?好眼熟的景象?

然後印著東方圖騰的衣飾在我眼前像朵花一般翻開,片片的柔軟衣料飛落垂在半空中,四周環繞著薄薄的霧煙。

「嗨,瞳狼。」流浪漢很熟稔的揚手打招呼,仍沒回過頭,因為他眼前已經有一團不明黑物正在聚集。

我倒退一步,心中在尖叫。

鬼娃猛然就這樣出現在我面前。

『敬安,白袍。』鬼娃就飄在我眼前不到三十公分的地方,我一直感覺到他的衣服布料拍在我的臉上,有個淡淡清香的味道,可是我說不出來那是什麼味道,『吾家帶來邊界破壞者的消息,請再等待一會兒,他被突來的事情延誤了。』

「好,我知道了。」流浪漢這樣回應。

他們倆個好像在打啞謎,我聽不是很懂。

好像是有誰要來?

『請褚冥漾站著原地別移動。』看了我一眼,鬼娃猛然從自己的懷中掏出一張白色符紙,神奇的是、他的手居然沒有從長袖裡面伸出來,就這樣隔著衣服抓,而且連掉都沒有。

太強了鬼娃!

『流動的時間,在光與影使役之下,連接於你的起點。』

白符乍然出現了一條金色的光絲,像是被人從另一端穩穩拉起般的筆直,連結到流浪漢正注視著那慢慢產生的黑霧中央,然後被吞噬見不到底端。

「妖靈界的地標確定了嗎。」流浪漢看著那條金色的直線,然後我聽見他好像小聲的念了些什麼,然後他揮出其中一把火紅的刀貼在線上,「奔騰吧,螣火焰風。」然後金線瞬間*,熊熊猛烈的火勢直接劈往那團黑霧。

我聽見聲響。

不是猛然的巨響,而是一種悶悶的響聲,從我所站著的地面傳來。

「我可以請問一下你們兩位在幹嘛嗎?」直覺告訴我,這個很像地震的地鳴與眼前的流浪漢、鬼娃脫不了關係。

『吾家正在將妖靈界的道途連接至此。』鬼娃如是說。

「我要將那條路劈廣一點,等等一舉將結界打破之後才可以把這麼大的墓園送回去。」流浪漢如是說。

很好,我完全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

『等到結界破壞者來之後才能打破結界。』鬼娃的長袖手指著那團黑霧這樣告訴我,『我們所做的是要將兩地道路連結,如此一來才不會在運送過程中到路突然斷裂。』

我盯著那團不斷變大的黑霧,不曉得為什麼心中突然有種很不妙的感覺。

所謂道路就是回去什麼妖靈界的道路。

那......那邊的東西也可以過來的意思嗎?

突然這樣想,我整個人發寒。

應該不會吧?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覺得有這種可能。

按照所謂的漫畫和遊戲,這時候黑霧當中應該沖出一坨妖魔,然後勇者們奮戰到血淋淋之類的故事劇情。

就在我隨便妄想的時候,不知道是不是眼花的錯覺。

我看見黑霧狠狠震動了一下。

然後鬼娃也震動了一下。

「怎麼可能!?」

流浪漢發出不敢置信而訝異的聲音,「不可能、應該不可能。」

就在我還弄不懂他在可不可能什麼之類的,我聽見獸性的呼喚......錯了,我聽見很像是野獸的吼聲,從黑霧團裡面傳來。

『登』的一聲,連結在白符上的金絲崩斷。

豁然抽起另一把插在地上的紅刀,流浪漢往後跳了幾步擋在我的身前,「該死,出問題了。」他這樣說,我心跳立即被嚇快,「現在開始,你不要離開我身後。」

那一秒我有疑問。

他知道我不會用所謂的能力?

『進入最高警戒。』鬼娃突然浮高好一段距離,我看見他的袖子垂在身側兩邊,那團白色的浮煙早就已經不見,『第一要務是保護。』

保護?

保護誰?

還沒有厘清這堆問題同時,地面猛然狠狠一陣、上下晃動。

我差點站不穩。

轟隆轟隆的聲響由遠逼近,然後整個地面都在顫抖。

墓碑一個一個倒塌,然後躺在地面被震成粉碎,揚起的灰粉被逐漸增冷的風吹起,整個墓園立即變得霧濛濛的難以呼吸。

「咳咳......」吸進了一大口粉霧的空氣,我整個喉嚨都嗆到,痛到不行。

然後,四周安靜下來,我的咳嗽聲變得突兀。

『無∼知∼小∼輩∼』

很緩的聲音,卻是雷轟般的巨響。

轟隆過後,在我們的視線中出現了一隻半腐潰的手掌,大約有一個人那麼大,連著紫黑色還低著血水的臭肉掌心從黑霧的另一頭猛然拍出,抓住了黑霧的四周。

我覺得我的呼吸停止了。

「來自通道的妖靈鬼。」

那一秒,流浪漢的側臉可以看見的唇角,彎起來。

他在笑?

我沒來得及扳過他的臉看仔細再呼他巴掌。

因為有另外一股風出現在我的身後。

不知道什麼時候一個人,站在墓園的入口。

「真是一個浩大的場面啊,你說對吧,萊恩。」

他是萊恩?

上篇:第二話 同班同學     下篇:第四話 貓公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