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 第四話 貓公車  
   
第四話 貓公車

第四話 貓公車

Atlantis AM9:55

『如果心能說話,那就是咒語般的言。』

我會對這句話印象深刻的原因,是在很久很久......相識之後、分別之前。

一個對我來說最重要的人告訴我的最後一句話。

※ ※ ※

站在我身後的,是我另外一位同班同學。

「萊恩,原來你跟漾漾在一起了。」完全無聲無息就出現的千冬歲瞪大眼睛看我,我也瞪回去,「我跟喵喵找他找了半天,以為他被人魚像吞了!」

我是沒被吞啦,而且被吞的東西也被吐出來了。

「我看見他掉在路邊,順手撿回來。」流浪漢......應該說是萊恩這樣子回答他的同伴。

等等!什麼叫做掉在路邊撿回來!?

我很想一拳往他腦殼揮下去。根本不是我自願來的好不好老大!

「原來如此。」千冬歲居然同意了。

然後,背對我的萊恩轉回過頭。

媽啊,他變了。

如同神奇整形一般。

把亂髮紮起來之後那雙青藍色的眼睛暴露在空氣當中,像是刀鋒那麼銳利,遊走在刀鋒上的空氣好像都會讓他眨眼切斷。

那是一張同樣銳利的臉龐。

很難形容,但是有某種程度的帥勁。

現在就很難把他跟剛剛那個高大微微駝背的流浪漢聯想在一起。

「萊恩史凱爾。」將手上紅刀插入地面,無視於慢慢爬出來的爛掌,萊恩居然向我伸出友誼的手。

你也看看地點時間好不好!

「褚冥漾。」可是我還是伸手回握。

不知道是不是多了一個千冬歲的關係,我突然覺得這地方好像比較沒有那麼恐怖了。

人多心安的心理法則?

一邊的千冬歲逕自打量起黑霧中慢慢伸出手臂的妖鬼,「你們接通了道路,怎麼會跑出這個東西?」他的語氣都是滿滿的疑惑。

接通道路不該有這種東西出現?

「我也不知道,不過根據紀錄一百次開道路總會有一次機率出現。」萊恩倒是顯得興致勃勃,他一把抽出地面的雙刀畫了一圈圓,貼在身側兩邊。

一百次出現一次?

我很不好意思告訴正在滿頭苦思的兩個人說、很可能是我帶衰,所以他們才會撞上如此美妙的一次。

畢竟我是連萬分之一衰運機率都會碰上的那種人。

『測量妖鬼實力,結界守護擴張範圍。』浮在最上的鬼娃如此說,然後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隱約好像可以看見有個亮亮的東西以他為中心點然後射往天空畫出巨大的光霧,將附近一帶全部覆蓋下來。

錯覺還眼花?

沒有時間讓我想太多,就在我把視線移回黑霧的那一秒,一粒大頭然從那裡面擠出來,有樓般大小,腐爛一半的面孔好死不死就正對我,它露出帶著黑色血肉的牙、咆嘯。

很臭,腐爛的臭氣。

我的眼睛整個花掉,呈現「@@」的樣子。

「歲,你跟漾漾在後面等好。」抽出了地面的雙刀,這次我終於注意到那兩把對刀好像非常沉重的樣子,因為流浪......不是,是萊恩把刀放下時候也沒刻意用力氣,可是刀就是硬生生的插入土裡,不知道深有多少。

千冬歲轉過來,遞了一樣東西給我。

我接過來看清楚了,是個小小的三角型紙塊,上面寫著紅色的不知名文字,「這是?」別告訴我是詛咒紙人之類的東西。

「你還不會自我保護,先用這東西吧。」千冬歲如此告訴我,「布由呂良呂良、龍神護符、一三七點地、動!」

就在他說完的同時,我發現四周好像安靜下來,什麼臭氣塵煙之類的一點都不剩,有一種很像青草般清新的空氣包圍住我。

『布由呂良呂良、龍神護符、二四六飛天、封!』

我聽見了上面的鬼娃這樣跟著應合,只是半晌,我見到了另外一種奇怪的光然後回繞在我四周,像是一點一點的星光。

「果然瞳狼連這個也會。」千冬歲勾起一笑,然後轉過頭。

抽出雙刀的萊恩已經往前走、走向已經爬出半個身的妖鬼眼前。

就算臭氣已經聞不到了,可是地面的震動仍然極為劇烈。

『無∼知∼小∼輩∼』

妖鬼仍在進行緩慢的巨響。

就在那一秒--

「輩你的大頭!」

萊恩兩面雙刀就像流星一樣劃過。

然後,腐爛的大頭掉下來。

......

就這樣!?

※ ※ ※

我張大眼睛,愣掉。

那個巨頭咚的一聲掉在地上,翹了。

就這樣!?

太簡單了一點吧!

「歲、漾漾!小心!」

就在我出神發呆的那瞬間,落在地面上的頭以不到半秒的時間突然就放大在我的眼前,整張爛臉是猙獰可怕的,嘴咧到耳根,我幾乎可以瞧見腐肉底下的爛骨,分明的令人幾乎吐出來。

可是他沒撞上來。

我很清楚的聽見了『哐』的一聲。

巨頭不知道砸上什麼,彈出去。

「『與我簽定契約的物,讓襲擊者見識你的型』。」千冬歲勾起了笑,跟萊恩有點相像,我看見他取出了一個銀白色上面有些黑紋的寶石豆子,然後卷起了一陣風,「由良奈由良、布由呂一四五,飛破空。」

說真的,因為千冬歲背對我,隱約的我似乎看見了他手上是一附會發光的弓箭,然後等他念完應該是咒語的東西時,一道銳利的風穿過了巨頭的額、隨著噴濺的黑血將那個頭顱整個衝撞回黑霧當中。

然後,萊恩揮動了手上的雙刀,夾著狂風的火焰跟著追入了黑霧當中,將妖鬼的巨大身軀狂肆的燃燒。

那個畫面我不知道應該說是恐怖還是妖豔。

火焰卷去了半個墓園,卻沒有燃燒到一個墓碑,只是將妖鬼不停焚燒、直到他剩下骨、化成灰。灰燼隨著風飛起,卻沒有進到我四周被造出來的結界空間。

然後黑霧散去了。

我看見一片廣大的石地,像是扭曲的畫面一般出現在方才黑霧所在的地方。

「萊恩,只有十五秒。」千冬歲大喊,四周都是飛揚的灰屑跟散去亂飛的黑霧。

「夠用了。」

萊恩高舉起他的雙刀,像是兩片流火的翅膀。

我也沒辦法繼續看下去了,因為千冬歲捂住我的眼睛,「漾漾,接下來的,不要看。」他的聲音有點小,或許是四周的聲音太大。

我聽見了不是人而像是野獸的咆嘯、聽見了尖叫和哀嚎,如果不是有結界的話我覺得現在應該還有點什麼味道跟風纏繞在身邊。

然後,幾秒之後安靜下來。

千冬歲放下手,現在我所在的地方已經不是墓園了,正確來講、是個花園,開滿白色花的巨大花園。

花園中央有精靈像,可是不是拿武器,就雕刻在白花中央坐著、微笑。

我突然有點理解萊恩所謂風景好氣氛佳的地點了。

四周都是蝴蝶。

「不好意思,因為剛剛要切開妖靈界時候怕刺傷你的眼睛。」萊恩的雙刀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了,他走過來。

聞到滿滿花香氣息之後我下意識知道結界應該已經撤銷了。

鬼娃飄下來,就在我們眼前擱在半空中,『比預計的時間要快,吾家先行回報了。』然後,他又變成股煙消失在我身側。

其實說真的,發生什麼事情我大概可以猜到。被捂眼睛時候大抵是他們什麼所謂妖靈界連結、他們把墓園拋回去的關鍵時間,依照所有通用劇情來解析的話,我的道行還不夠可以看那堆東西。

「那個布由什麼的是?」我看著旁邊晃動的千冬歲,他好像在等萊恩,而那個人又把頭發放下來蓋住臉,變回流浪漢了,完全找不到一點點剛剛勇猛留下來的痕跡。

「是我們一族的言。」千冬歲這樣告訴我,「言可以化成靈、能聚氣,神諭之所人人都要學的東西。」

說真的,很饒舌,我覺得我去學的話遲早有一天會咬舌自盡。

「這個護符你就帶著吧,直到你學會能力之後你才不會再需要它。」

我點點頭,把千冬歲給我的東西收下了。

然後,萊恩走過來,「這邊沒有破洞了,應該完全處理好了。」他看看我,點點頭,「辛苦你囉,同學。」

辛苦啥!?

驚嚇才有!

完全不是本意被拖來這邊,我心中其實還是一肚子XX,又不好意思直說。

真是莫名其妙的早上。

※ ※ ※

學長到餐廳找到我的時候,大約是十一點多左右。

萊恩跟千冬歲好像有什麼事情,兩個人把我送到餐廳之後就結伴走了。

目前,餐廳裡面到處都是我不認識的學生走來走去,聽說喵喵剛剛也有工作離開學校了。

「你還真像一隻小狗。」學長站在桌前時候劈頭就給我這句話,「下次要不要寫個帶我回家之類的牌子插在桌上。」

我皺著一張臉、疲倦,沒空應付他。

總覺得不到一天,我又開始後悔起入學了。

「聽說今天萊恩他們接學校工作你也在場。」學長用的是肯定句,「剛好算是實習吧,那種場面也不多。」

他好像完全沒想到我可能會被妖靈一把打掛的可能性。

「放心,萊恩跟千冬歲在場的話你還不至於會掛,頂多個重傷斷手斷腳,很快就可以接回去了。」我不懂學長到底是不是要安慰我。

「他們兩個很厲害。」我悶悶的說,再一次體會到我與別人的不同。

「是不錯,萊恩有白袍的資格了,應該算是你們班裡面最高階的人。」學長剛說完之後就站起來,再回到這桌時候手上多了兩杯飲料,他放了一杯在我面前,「這是泡泡果汁,提神。」

我現在還是弄不懂什麼顏色袍級,不過按照他們說的來看,應該總有一天我會弄懂。

那個杯子是個普通的白色馬克杯,一堆白色的泡泡不停在上面冒來冒去,然後一下子又消失、又冒出,好像飲料裡面有很多氣體。

瞄了一眼學長的杯子,很好,他喝的只是普通褐色的茶水。

看著正在冒泡的杯子,我突然想到電視上正在煮藥的魔女,基本上她煮的東西跟我現在這杯都差不多,一直冒泡。

「懷疑嗎?」看出我的疑惑,學長長手一伸直接拿去我的杯子,然後喝了一口。

他臉色沒發紫也沒尖叫一聲往後倒,應該是沒問題。

咚的一個響,杯子回到我面前。

我拿起那個還不斷冒泡的飲料、喝了一口。

「噗!」是酸的,整個都是酸的!

「提神了吧。」學長笑笑的喝他的飲料。

他居然喝這麼酸的東西連眉頭都沒皺一下!

「咳咳......」那個酸氣直接沖到腦頂,整個人現在已經酸醒了。

「那個是檸檬口味的泡泡果汁,我剛剛忘記說。」

你根本是故意不說吧!

然後學長將兩個杯子換過來,… 6K.CN我前面變成那杯褐色的飲料,他還拿了檸檬泡泡繼續面不改色的喝。

這杯飲料好喝多了,至少他是甜的,有蜂蜜的味道,像是蜂蜜沖的茶水。

「牙根......我知道你想問飲料的名字,這是某種靈獸產的蜜,跟蜂蜜不一樣,他沖泡起來有茶水的味道、也有蜜的甘甜芬芳。」學長繼續一點皺眉都沒有的喝檸檬果汁。

原來不是蜂蜜。

我不在腦中幻想那個什麼靈獸的樣子,因為我怕喝不下去。

過了半晌,就再我把飲料喝完的同時學長也放下杯子,「時間差不多了,你下午應該不上課了,我先帶你去坐校園的接駁車。」

說真的,我一直知到學校有校車存在,而且學院手冊上也有寫校車是不用錢的,提供給要回家的學生免費搭坐。

先撇開學校亂七八糟的事情不談,我覺得學校的福利其實還挺不賴。

就連餐廳裡面吃東西也不用錢--這是學長剛剛告訴我的,因為他順便問我要不要留下來吃午餐。我拒絕了,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回到我家溫暖的懷抱,好好撫慰一下重創的幼小心靈。而且萊恩也給了我很大一盒謎樣飯團,我想已經夠我吃的了。

「那就走吧。」學長先站起來,然後我跟著站起,一前一後走出餐廳。

校園裡的人其實不少,來來去去、穿著制服的學生四處都有,有年紀比我大很多的、也有年紀比我小很多的。然後我想起來,這所學院是從小學到研究所都有招募的,就算一個年級只有三班,總算起來的人數也夠瞧了。

「剛剛千冬歲說的什麼言可化靈的東西,我聽不明白。」不知道為什麼,我隱約總覺得這是我應該弄懂的東西,可是又不知道為什麼我該懂,不過我還是嘗試問了走在前面三步遠的學長。

學長頓了一下,有點訝異的回過頭,突然勾起冷冷的一抹微笑,「的確,你應該從這邊開始學起......真正和你迫切有關的東西。」

聽不懂,他的話聽起來很像在打啞謎。

我們兩個在一個精靈雕像前面停下來。

「言可化靈、是言靈的一種,但卻又不完全是。」學長這樣告訴我,「用文字束縛一個人、一件事、一樣物,你不是用我的名字而是稱呼停住我的腳步,就是其中的一種。」

我聽的霧煞煞。

「這是......每個人每日都在使用的,但卻不會造成什麼太大的傷害。」

名字是言靈的一種,這個我有點印象,因為漫畫裡面有畫過。

「用你的想法、用心傾聽,然後用心思考,於是言靈自口中說出,這才是具有更大力量的言靈。」

「這樣說不是每個人都會嗎?」我不解,照他這樣說每個人每天都用言靈,那不就每個人都可以像千冬歲他們一樣了?

「這樣說吧,一般人是在無心之下用了文字中本身的靈妙,他呼喚名字讓你停下腳步,可是卻不會殺傷你的身體任何一個部分。」學長微微皺了眉,好像是在想要怎樣告訴我比較簡單容易明瞭,「可是,真正具有言靈力量可將其化為真的人,卻可以呼喚你的名字、取走你的性命,千冬歲他們就有點類似如此。」

我聽的頭暈目眩。

「今天就先跟你說到這裡好了。」

學長又勾起一點點笑,終止了這個話題,「走吧,你還得回家。」

然後,他往前繼續走去。

※ ※ ※

我越來越不懂這個學校了。

他很謎,我說真的。

這所學校本身就是一個大問號。

停在校園接駁車區中的不是車子,是我看過最謎的所有東西。

我看見金魚從我眼前飄過,而且那只大眼金魚很眼熟,眼熟到讓我錯覺好像在哪個動畫曾經看過他,只是眼前這只是放大版的,差不多是一輛公車那種大小。

接著,一片樹葉飄過去,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樹葉上面居然有人。

「這是什麼?」我瞪大眼睛,看著學長。

「接駁車。」他很爽快的給了三個字。

這是什麼接駁車呀!?

我看見所有的東西都沒有車的形狀,飄過的金魚就有一大堆......等等!從上面飛走的粉紅色翼手龍是啥鬼!

「這些全部都是學校三位元董事們收集或創造出來的校園專用車。」學長已經見怪不怪了,他很自然的在一堆怪東西中穿梭,完全不怕被衝撞。我很緊張的跟在他後面,一隻巨大三葉蟲突然從我身邊竄過去,上面有人對我揮手。

我再次聽見我神經崩斷的聲音。

「你比較喜歡哪一台?」將我帶到搭車處之後學長這樣問我。

環視過去,基本上我全部都不喜歡。

可是總得選一台,不然就別想回家了吧?不管怎樣說,打死我都不坐金魚跟葉子,那兩樣東西爆詭異的。

然後我看見了,停在角落的貓公車。

我愣掉。

嗯,就如你現在所想像。看過動畫『龍貓』的人一定都知道這台公車。而那台公車就在我眼前,巨大的貓眼也剛好看過來。有點不太一樣的是貓的樣子跟形狀,這只好像不是動畫裡面那種貓,耳朵很大,跟現在流行養的那種貓......叫什麼名字來著的我忘記了,總之就是一台貓公車在那邊晃來晃去。

綜觀全場,只有這只最正常(可能是看動畫看習慣了我想)。

「你要坐那台嗎。」學長拍了一下手,那只貓突然就沖了過來,在我們眼前停下來。

我開始幻想,貓公車是軟綿綿、舒服舒服的,很多女生都希望可以坐看看的東西;當一天的驚嚇與疲勞之後,一台柔軟的貓公車可以撫慰你的創傷。

巨貓喵喵叫了兩聲。

「上去吧。」學長把那盒飯團放在我的手上,然後把我推上去貓公車開敞的門,「你可別吐在裡面,不然貓車會把你從車裡丟出來。」

我還聽不明白學長的意思。

然後公車門關上,貓車幾乎是在瞬間往前賓士,學長的臉立刻就消失在我眼前。

我終於知道他那句話的意思了。

跳動的內臟告訴我解答。

「不是吧......」

砰咚砰咚規律的聲音在車中響起,不是什麼音樂,而是滿滿的內臟跳動、蠕動的聲音,我看見有一條很粗的血管就在我的腳邊,血紅色的溫熱液體奔騰而過,然後鑽入更裡面柔軟的內臟當中。

一切......

都如同生命教育中的模型內臟似的,只是差在他是真實的、會動彈的,是活生生的。

有一滴血從我腦袋上掉下來,落在我的肩膀上。

柔軟的毛毛椅消失了,變成柔軟蹦蹦跳的內臟。

話說回來,這還真是寫實版的貓公車另外一個特點。

我知道我應該做什麼。

因為我一直聽見了類似神經崩斷的聲音在我腦袋裡面不斷尖叫、響起,像是魔音一樣。

「放我下去-----!!!!!!」

上篇:第三話 萊恩     下篇:第五話 蟲子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