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 第五話 蟲子星  
   
第五話 蟲子星

第五話 蟲子星

Atlantis AM11:25

在三天之後,我終於受不了了。

那輛該死的野貓車!

實際上我們這星期幾乎沒有上到什麼課程,大部分都是老師和同學互相介紹之後就放牛吃草了,聽說下星期開始就要正式開始上課。

這學校也真鬆散,這樣就被老師騙過一星期的教學費用。

「住宿?」

學長訝異的看著我,彷佛沒預料到我會突然提出這個問題。

「對啊,我媽也同意了,所以想問問看現在還有沒有住宿的可能?」其實我是不太抱著希望,因為我知道宿舍在開學之前就應該要辦理好,那時候只覺得離家很近所以沒問題。

一台貓公車毀了我最後的幸福。

試想,你每日上課被火車撞已經夠可憐了,下課還要跟貓的內臟擠在一起,我覺得連續三天下來之後,精神已經受到某種程度的創傷。

目前我們所在的位置是二年的教室的那條長廊。

我今天第四堂早早下課之後就先逃走,不然萊恩一定又拖著我去他風景好氣氛佳的地方吃飯團,天知道我已經連吃了三天飯團,現在看到飯團就想拿來砸他。

抬頭看了一下學長的班級牌子,嘖嘖,學長果然是學長。

牌子上寫的是『二年級A部』。

而且聽說黑袍在全校還沒多少人,全高中二年級只有學長是黑袍,而且他又在A部,可見此人已經強到某種非人類的程度了。

「我在幫你想要怎麼申請時候不要亂想些有的沒有的干擾思緒!」學長一巴從我後腦杓巴下去。

沒人叫你聽啊!

我捂著腦袋,很委屈。

學長皺著眉,又想了半晌,「學校的宿舍已經在開學當天全滿了,現在好像也沒什麼地方好住......」

「啊,那就不用特別找了。」其實我真的是單純來碰碰運氣的。

「沒關係,你等我一下。」學長走回教室,跟一個同班的男生說了些話。

是說,那個男生不知道怎麼的橫看豎看都覺得眼熟,好像在哪邊看過這個人,可是又沒有什麼印象。

然後學長拿著一個背包走出來,「我下午請了假,要順道繞去工作,你跟我一起來吧。」

又要看人工作!?

我倒退兩步。

學長眯起眼冷冷看我,「我是叫你跟我一起去雜務處辦理你宿舍的事情,看看有沒有剛好不住要退房的人。」他掄起拳,敲在我的頭上

「噢......」爆痛。

我跟在學長後面走在長長的走廊上,周圍或站或走的學生投來許多目光。

不知道應該怎樣形容這些目光,不像喵喵他們有純粹的崇拜跟欣賞,這些目光裡面有少許是如此,可是大部分又不是如此,有的人更明目張膽的發出不屑的哼聲,好像是再說這也沒什麼了不起的那種感覺。

一直到走出教室大樓之後,學長才突然轉過來。

「別去在乎那裡面有多少含意。」他說,表情一點都沒有變,好像剛剛那些人完全不是沖著他來,「有時候就是如此,你生活在一個地方不可能沒有競爭也不可能沒有私心,如果要一一去理解那會沒完沒了,總之有智慧跟自我的生物就是這樣。」

「喔。」似懂非懂的點點頭,我也覺得不要再去想那些人的表情會比較好。

一種競爭,不管在哪邊都會有。

於是我就跟他一直走。

學校很廣,路很長也很多條。

該死的、沒事把校園蓋成這樣幹嘛!?

我從第一天入學之後就一直沒有看過學校的盡頭,或許他是根本沒有盡頭?

「學校的盡頭......有一天你會看見的,因為他不存在這裡、也不存在別的地方。」

學長的話又把我搞糊塗,那麼究竟是在哪邊?

不過他既然說總有一天我會知道,那就等到那一天吧,反正我這個人非常不強求,尤其是有關學校所有的事情。別太強求比較不會倒楣,這是這幾日的教訓教導我。

我跟著他的腳步,然後在一個大樓前停下來。

這個大樓與其它的大樓完全不同。

他是一個水晶塔。

※ ※ ※

t

「這是肯爾塔,校園所有事務聚集之地。」

水晶塔折射了陽光映的我眼睛發痛,像一堆針在刺。

學長直接踏入塔門口、我也連忙跟了上去。

塔內立即傳來一種說不出來的清涼香氣,讓人感覺很舒服,然後我立即想到這種味道跟學長身上的有點像,軟綿綿的、又很甘甜。

吸引我的目光的是突然從我身邊擦過的東西。喔,不是東西,應該是個人......我想應該是,一個很漂亮的人,他身上有點微微的像是發光,也或者是他的衣服在發光。

他有尖耳。

「賽塔。」學長在那人面前微微躬了身、像是行禮,這對我來說挺有意思的,沒想到學長居然這麼有禮貌。然後,我被紅眼狠狠一瞪。

那個很漂亮的人也微微向學長點了頭,我注意到他的頭髮是淡金色的,很漂亮,跟夏卡斯的有點不太一樣。

因為他的發會發出淡淡的光,夏卡斯的不會。

他有一雙幽綠色的眼睛,像寶石。

「很少見到黑袍會親自進來,有什麼事情需要代勞嗎?」他說起話很像在唱歌,細細柔柔的非常好聽,我覺得像是催眠曲。

「我要找一個房間,因為有人臨時要住宿。」學長直接說明來意,「這位是賽塔蘿林,光神的貓眼。在這邊是負責關於住宿生的一些事情。」他如此介紹那個很漂亮的人。

「你好。」我連忙九十度彎身,不知道為什麼,反正我就是這樣做了。

「您好,年輕的學生。」賽塔也向我點點頭,然後勾起了像是能夠迷惑人的笑容,「真糟糕,房間不怎麼足夠,我們已經另外又尋找了一處宿舍也已經住滿了......」

我覺得他講話有點饒舌。

學長不輕不重的在我頭上敲了一下,很明顯的已經知道我在想什麼。

「這樣吧,您就帶這位學生到黑袍居所暫住如何?」豁然擊了一下掌,賽塔笑容優雅的這樣告訴學長,「我想,您在那邊的話,這位學生住進去應該不成問題,我們就因為人多稍微破個例吧。」

他的表情好像是在說某種好主意,可是學長的表情就完全相反。

我在想......黑袍的居所是有什麼......一般人住不進去的原因嗎?

「好吧,既然你說可以就可以。」學長點點頭,算是同意。

然後我被賣了?

「不用擔心,年輕的學生,跟在黑袍身邊你可以學到更多東西,就像黑袍曾經跟在『那位』的身邊一般。」笑容仍是一點都不減,賽塔如此的拍拍我的肩膀,「你會瞭解的。」

我總算知道為什麼我會覺得哪邊怪怪了,這位賽塔在講話時候跟我阿公跟我說話時候有點像。

像老人語氣。

「那這是他的資料。」學長將一個公文夾遞給他。

怪了,我什麼時候有拿資料給學長?

我自己不知道,不過學長既然那麼神通廣大,一定有他的來路。嗯,看來畢業之後沒工作應該也可以找一些關於駭客之類的......

紅眼又瞪過來。

早說過不想聽就別聽嘛!

我倒退兩步,賽塔在這邊學長好像比較不會明目張膽的揍我。

喔?他找到天敵了!?

「褚,你的皮給我繃緊一點。」像是正在辦裡什麼手續的學長轉過頭,冷冷的拋下來這樣一句令人膽顫心寒的話。

過了半晌,我像是聽到賽塔微弱的笑聲。

「那就這樣了。」他說,「那我們下次再見吧,黑袍。」然後他對學長一點頭,轉身走回了水晶塔的內部,直到我們完全看不見他的身影。

空氣中仍然是那般清香的氣息。

「他感覺好像畫冊中的精靈......」

看著賽塔離開,不知道為什麼我自然而然的就從嘴巴裡面冒出這一句話。

學長轉頭過來看我,他的表情很像在笑、又很像不是。

「賽塔本來就是一個精靈。」

「唉!?」

騙人!

※ ※ ※

賽塔是精靈?

那夏卡斯不就也是精靈?

「那個錢鬼不是。」學長看了我一眼,然後走出水晶塔外,我連忙跟上去,「你不是不跟我去工作?那你就直接去搭車回家啊。」

他在趕我。

「我想去看,可以嗎?」不知道為什麼,賽塔剛剛說的話一直徘徊在我心中,揮之不去的感覺讓我有點介意,卻又不知道介意什麼。

學長勾起冷笑,「黑袍的工作跟萊恩他們不一樣,很危險喔。」他特地在危險兩個字上面加重音,我是有點退卻。

「可是我想看。」有時候人就是犯賤。

「......隨便你吧。」

我不知道學長是不是不高興還是怎樣,反正他就是一直走。下午我本來可以回家,可是一種名為好奇心的東西讓我跟著學長走,我也管不了會不會被當貓殺掉了。

走出水晶塔範圍之後,學長就帶著我直接來到校門口。

「我現在要直接到工作的地點,你就站在原地不要亂動。」

先給我一個警告,然後我看到學長拿出一個白符......又是白符,怎麼學長好像很喜歡用符?難不成其實他主修道士!?會搖鈴的那一種!?

「別逼我扁你。」學長給我最後警告。

然後他鬆開手,白符落地的一瞬間地上立刻出現了會發光的巨大魔法陣。

現在連魔法陣都自動化了啊?真先進。

我在心中讚歎。

「如果不這樣做當你被所有妖魔圍攻時候你還要拿一支粉筆在地上慢慢畫是嗎!」

不得不承認,學長說的話很有道理。

「這是轉送地點的咒文,我們都將他放在熟悉的東西裡面,像是符紙、或是什麼武器之類的。」學長走到我旁邊,將另一張白符遞給我,「我這設定的是符文落地同瞬間就會畫出轉送地點的咒文。」

我想起來了,之前我好像也被送過一次。

可是那時候我並沒有看到學長用符。

「我平常不用,要給你看的,你給我記好轉送地點的使用方法。」學長抬眼瞪了我一下,「這是在這個世界的基礎移動之一。」

「喔。」我收好那張白符,摸摸鼻子不敢多想。

四周的圓形咒文在發光,應在學長身上,總覺得學長跟剛剛的精靈好像也一樣會發光的樣子。

我突然覺得精靈像是大電燈泡,會亮。

「『轉送之陣,將我們帶至該到的地方。』」已經不想管我妄想的學長站在咒文中有一個很像是四方形框框的地方,然後這樣念。

連忙拿出紙筆做筆記,我知道這個東西我百分之百用得上。

逃命時候用。

眨眼之後,我們已經不在學校裡面了。

四周黑黑暗暗的,是個很多岩石的大荒地。

真的要形容的話,去看電影裡面那種異星球魔獸出沒的荒涼岩石區就知道了。

地上的魔法陣消失,然後跳出一張白色的符回到學長手上。

原來這個東西是可回收再利用的!好方便!

「你在這邊不要隨便亂跑亂看,這裡是石穀,石頭生命之地。」學長這樣一邊告誡我一邊四周查看,然後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巴掌大的小黑盒子,那個東西看起來很眼熟,長的和羅盤有點像、可是又不是羅盤。

上面什麼也沒有,只有四個顏色的不明字體跟一根細細的指標。

我好奇的就站在他旁邊看。

注意到我的視線,學長突然松了手,「拿好。」那個四字羅盤掉到我手上,我嚇了一跳馬上接起來,「這是輔助的導具,你拿著,然後在心中想、指出不自然之物。」

我愣了一下。

大概這個地方最不自然的東西就是我們兩個。

「快點!」學長瞪了我一眼。

抖了一下,我捧著那個詭異的黑盒子,然後開始在心中想......

管你是不是不自然的東西,反正不對勁的東西就快點給我個什麼反應吧!

不知道是不是我夠衰還是真的有用,我手上的盒子震了兩下。

「啊!」他會動!?

「不准鬆手!」學長發出警告聲,「那個東西很貴。」

我想哭,他拿一個很貴又會動的東西給我,我現在懷疑等等黑盒子會長出嘴巴咬我。

盒子震動了兩下之後,開始發光,四個字都在發光。

然後瞬間,光球爆開變成幾百條光線四處射去。

「這麼多嗎?」學長語意不明發出聲音。

什麼多?

什麼東西多!?

「吃石頭的蟲。」學長從口袋裡拿出別的東西。

我現在懷疑他的口袋是異次元百寶袋。

等等!

他剛剛說什麼?

吃石頭的蟲?

突然浮現在我腦袋裡面的東西叫做海蟑螂,每次去海邊都會看見的那個,接著是水溝裡面的福壽螺的蛋。

「你的生物一定不及格。」學長歎了一口氣。

「有啦,每次考五十九分老師會多送我一分。」我反駁。

真的很詭異,我連續考三年五十九分,考到連老師都覺得我在耍他。

不過最後一次大考,我印象中我有及格。

唯一一次,然後老師痛哭流涕。

因為他突然找到人生生命中的光輝。

※ ※ ※

「來了!」

我還沒意識到學長這兩個字的意思。

被光線穿射的地方突然蠕動起來。

學長一把拿起我手上的盒子蓋好、收回口袋,「把千冬歲給你的東西拿出來。」

他是神!居然知道千冬歲有給我東西!

我開始懷疑其實我身上有小型針孔偷窺器。

「我沒興趣偷窺你!」學長瞪了我一眼。

不過我還是乖乖的把那個小符拿出來。

「『聽我的話、活起,龍神護符,布由呂良呂良,至使天地,鬥勇之物穿不進』。」他將指尖咬破一小角,然後在小符的字上印下去,「『你的主人是、褚冥漾。』」

我看見整個符從白色變成血紅色,然後原本是字的地方猛然翻出一個金色的眼珠。

「哇啊!」

它變成詛咒小符了!

我的第一個動作是想要把符丟在地上踩三下。

「不准踩!」學長的口氣是我如果踩了會把我的腳剁掉。

當然,我立刻縮手縮腳。

金色的眼珠從小符上面看向我,那一秒我的衝動是伸出食指戳下去。

爆噁心的!

漫畫上看為什麼沒有這種感覺啊!?

如果千冬歲看見他給我的東西變成這樣,不知道會不會過來掐我?

「好了,遊戲時間到了。」看來是辦完事情的學長把指尖的血給舔掉,然後勾起冷冷的笑容。

遊戲?

有個名為惡寒的東西從我背上黏過來。

還來不及反應,我看見到處蠕動的東西突然翻起來,然後石頭到處亂掉,轟隆轟隆的巨響到處都是。

吃石頭的蟲?

能有多難處理?

不是殺蟲劑噴一噴就好了嗎?

三秒後我自己推翻我的論調。

「哇啊啊啊----!!!!!!!」

一大群黑蟑螂把我們包圍。說錯,不是黑蟑螂,是一種看起來很像黑色昆蟲的東西,大概有一層樓那麼大,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音。

已經很有經驗的學長自己塞住耳朵等我叫完。

那種蟲有幾十隻,團團包圍。

我突然想起我看過的一部片叫做星艦戰將,還是其它的名字?不太記得了。

裡面也有一堆蟲,這麼大只的,會殺人。

「這個蟲也會殺人。」學長那個表情像興災樂禍,「因為他們都吃石頭,現在有人肉。」理所當然的一定吃肉。

我後悔了。

媽媽......我想回家......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包圍者見識你的狠』。」學長拿出他的幻武大豆,下一秒我就看見那銀色幾乎透明的長槍出現在他手中。

長槍?

那一秒......其實我不應該想的,不過那一秒我真的想到長槍插上蟑螂串。

學長轉過頭,不用他講我也知道他想扁我。

「你有帶爆符吧。」他這樣說,我反而驚訝,他居然沒想扁我?

「有、我有。」我把東西全部收在一個小盒子放在身上。

「拿出來用。」

「唉?」我第一個想到是永久牌黑色大炸彈。

「你如果再給我出炸彈,我會把你埋在這邊。」學長看穿我的想法、撂下狠話。

然後我們也沒更多機會交談了,因為那堆大蟲一邊發出銳利的聲音一邊沖過來。

學長的動作比它們快更多,銀色的長槍幾乎是第一秒就將最接近的那只蟲砍開一半,青綠色的液體四處飛濺、落在地上。

可怕的事情發生了,液體掉在它同伴身上的那秒,我看見它的同伴居然被腐蝕了。

比王水還毒!

天啊啊啊啊啊!!!!

那個極度扭曲版孟克呐喊重新出現在我的心中。

更可怕的是學長,他居然連眉頭也沒皺踏了巨大蟑螂的外殼往上跳,接著就殺去砍第二隻。

沒有幾十秒的時間,靈活來回穿梭的學長已經砍殺了十幾隻大蟑螂躺在地上流湯。怪的是,蟑螂的湯水只會腐蝕他的同伴,卻沒有腐蝕到石頭或是地面一分一毫。

「你不要踏到!」學長豁然停下來對我喊,然後我才注意到那些湯湯水水已經在我的腳邊出現了一個青綠色的小水漥,「那個會腐蝕會動的生物!」

會動的?

我猛然驚愕,我會動!

我當然會動!

一看見青綠色的液體流過來,我連忙倒退兩三步。

咚的一聲,撞到東西。

毛毛的,抽動兩下。

於是,我抬頭往上看。

「哇啊!」

我撞到一隻大蟑螂!它正在抽著氣、濁黃色的眼睛向下看我。

那只蟑螂不給我尖叫完,腳一抬直接往我腦袋上刺下來!

這次一定死定了!我會先被蟑螂變成串燒!

用力閉上眼睛,我等待阿嬤的到來。

可是,我聽見咚的一聲。非常熟悉的一個聲音,好像不久之前才聽過,而且我等待的劇痛沒有穿過我的腦袋。

怎麼回事?

我悄悄的把眼睛睜開一條縫。

那只蟑螂的腳彈開了,在刺到我之前約五十公分的地方就被彈開,不過顯然它並不死心,連續好幾次咚咚咚的聲音在我頭上響起,我看見了有細微的白色火花跟蟑螂腳一起彈來彈去。有一種聲音叫我往下看,於是我看見那張已經有眼睛的護符半眯著眼,好像很無聊要打哈欠的樣子。

護符在保護我?

「爆火、隨著我的思想成為退敵所用。」在很遠一段距離的學長似乎也發現我的狀況,他取出爆符念出他把馬子、不是,是控制爆符的咒語,我看見他的左手手上多出了另外一隻長槍,「褚、閃邊!」

話語說完的同一秒,那把槍從我頭上飛過,直直的穿過大蟑螂,衝力將它往後射好遠直到釘在一面岩石上,然後轟然的爆炸聲立即響起。

我看見蟑螂被炸得支離破碎,到處飛濺的肉塊腸子什麼的掉在它同伴身上,又腐蝕掉好多大蟑螂。

「褚、用爆符!」學長再次提醒我。

好吧,使用爆符。

我看著捏在手上的符咒,想到蟑螂就想到拖鞋,因為我媽都拿拖鞋打蟑螂,可是我並不想要一個拖鞋當武器。

啊、對了,有蟑螂時候我老媽還會拿殺蟲劑噴它。

說到殺蟲劑其實很好用,就算蟑螂在飛噴一下也會掉下來。

就在我的思緒已經飛出九重天遠時候,一個沉重的東西落在我的手上、拉回我的注意力。

一罐殺蟲劑被我拿在手中。

黑色的,殺、蟲、劑。

仰望天空,我突然覺得其實我的思考很貧乏。

「......」

學長沉默了。

上篇:第四話 貓公車     下篇:第六話 鑒定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