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 第六話 鑒定武器  
   
第六話 鑒定武器

第六話 鑒定武器
The plane to finsect PM1:05(推測)

「褚,我已經......不想說什麼了。」

學長按著額,這樣說了一句話。

他完全對殺蟲劑絕望了。

「我明白。」不過其實還好不是出現拖鞋,與其拿著一隻黑色拖鞋我應該是比較樂意拿殺蟲劑。

這大概是不幸中的唯一幸運地方。

我在想,如果我手上的不是殺蟲劑而是大拖鞋,說不準學長會用那只拖鞋直接把我拍死在這邊。

「我會,我會用拖鞋把你拍死之後埋在這裡。」學長非常肯定了我的想法,而且還幫我做了事後附注處理,「如果你給我用爆符作出拖鞋的話!」

我知道了!原來拖鞋跟炸彈是學長的禁忌!

目前的狀況是,三分之二的大蟑螂被打倒在地,還有幾隻正在我們四周跑來跑去,似乎是警戒著學長。移動的聲音窣窣的響個不停,有點讓人煩雜。

眼前閃過一點銀色的光線,然後學長已經站在我的面前。

他踏著地上青綠色液體的小水漥,不過感覺上好像沒有事情。

「你應該多去圖書館看些東西。」他從口袋裡面拿出一整把折迭好的爆符遞給我,「然後、練習。」最後這幾個字有點咬牙切齒,我覺得連續兩次的『爆符意外』已經快讓學長精神崩裂了。

「好......」我還能說什麼?

我看了看手上的整迭爆符,有十來張左右。

圍繞著我們的大蟑螂有幾隻不太死心的還想逼近,學長交代完事情之後翻出手,我注意到他手上的幻武兵器已經消失了,然後他取出了另外一個小小的、銀色的小盒子,「來繼續前幾日的話題吧。」

我還不明白他的意思。

學長翻開小盒子,裡面裝著一個很小、很小的三角水晶錐,隱隱約約發著光線、看起來非常的美,讓我聯想到水晶塔里面的精靈賽塔。

「這裡還有幾隻石蟲?」學長看著我,這樣問。

不知道是不是幻覺,我覺得他一問那個錐子就更明亮了一些。

「呃......」幾隻?我抬頭四處張望了一下,「『十一只』。」應該不是幻覺,因為我一說話的時候,那個水晶也更亮了。

「『你認為我可以對付剩下的幾隻?』」

「『全部。』」這是肯定句,我覺得剩下的學長絕對都不成問題。

「『如果是你、你可以對付幾隻?』」

呃......我的話......「『一隻都沒辦法吧。』」我看見學長擰起眉,對這個答案不太滿意。

「『言靈是主宰生命思考的一種術法、也是牽制靈魂的一種密語,你希望、這裡的石蟲在三秒過後如何?』」

如何?

我很認真的想了一下。

「『最好通通消失。』」

學長笑了,我說不上來那種笑容,總之跟他平常那種要笑不笑的樣子有點差別。

我看見一隻大蟑螂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在學長後面,高舉了腳就要往我們兩個亂刺一通,「啊......!」我想提醒學長。

不過也就到此為止。

「三、二、一。」

就在學長閉著眼睛這樣念的同時,我看見了他手上的水晶錐跟著炸開,細小發亮的水晶碎片化成粉狀然後落在盒子底部。

所有的大蟑螂都發出哀鳴。

然後,在我眼前消失了。

學長睜開眼將盒子倒扣,亮晶晶的粉沫隨著風飄在地上、然後消失。

「這個、就是基礎言靈。」

他說。

※ ※ ※

我有點不太明白剛剛發生什麼事、說了什麼話。

四周靜悄悄的,什麼都沒有了。

學長將盒子隨地一丟,拍拍手掌上的塵土,「這是你打從心中的希望,然後透過祭品與媒介,成為一種咒語。」

「咒語?」通通消失那個?

「是,那個就是屬於言靈的咒語。」學長伸過手在我的包包裡面拿出我的筆記本,然後很逕自的寫下去幾樣東西,「嗯......有些是你二年級才能學的......算了。」

我看他卯起來寫,滿滿一頁都是字。

「我以前看過漫畫跟小說,大部分言靈使用者好像都......要有公平心?」正確來講,我看過某本書,他的言靈使者就是個人偶,幾乎沒得自己思考。

學長看了我一眼,「怎麼可能做到完全公平、又不參雜感情?」他笑,完全不同意我的說法,「言靈這東西有趣的地方就是你要在時間裡面找到合理的時間,於是他會發生。」

時間裡面找時間?

我昏了。

完全聽不懂。

「比如有兩個杯子,一個空蕩蕩、一個裝滿水,你要在杯中下毒自然是會下在有水的杯子中,而你要將言靈使用在物件上,自然是有那個物件。」學長把筆記本拋還給我,「你的言靈說、我要詛咒那個人,可是不能詛咒不存在的人,時間中合理的人、事、物,於是基礎便形成了。」

我搔搔頭,不是很懂,可是好像又有點懂。

「未知的時間裡面,如剛剛的石蟲,你知道他們應該會被我殺死、不會存在世界上,但是也有可能他們會活下來,二選一之後,你的言靈說他們會消失、所以就消失了,這是可見的未來言靈。」他伸出手指著地上殘留的青綠色液體這樣說,「在時間的時間當中,這是合理的,所以言靈驅動了時間,將所有的蟲都消滅之後,言靈便完成了。」

「我......不是很懂。」基本上,是完全不懂,聽的整個人都昏昏的在飄。

他們的階層太高了。

「沒關係,意念越堅定者的言靈越能發揮其功用,而搖擺不定者便是無效,你先記住這個就好了。」

學長停止話題,打住結束。

還好他先打住了,不然繼續說下去我覺得我應該會睡著。

我點點頭,最後這一句我聽懂了。

就在我覺得學長好像要回去的時候,他的手機響了,然後我的也跟著響。不是有人找,是簡訊。

按了兩下調出簡訊來看,那上面出現了謎一般的訊息:

『消滅石蟲十一只,以下......』

我瞪大眼睛,看見了天文數字。

「會計部發來的,這次工作的酬勞。」學長已經見怪不怪的把手機收起來,然後他好像突然想到什麼事情,「我忘了,還沒帶你申請通用戶口。這樣好了,宿舍你最快也要周日才能搬入,你搬進來以後一起幫你申請這些東西。」

通用戶口?

「郵局戶口可以嗎?」

「......」

「不好意思當我沒說。」

很顯然的學長也打算當我沒說,「上回兒因為你沒有通用戶口所以那個錢鬼才派支票給你,我們這邊的通用戶口基本上在所有的世界都管用,比......郵局的好一些。」

我記得支票,後來到銀行兌現還真的可以,只是我沒看過那種票。

所以我想學長說的什麼戶口應該也是類似這樣的東西。

「我讓那個錢鬼這次也派支票給你,過幾天戶口開立之後你就可以慢慢存了。」

突然,我很好奇學長的戶口有多少錢。

天文數字吧我想?

「是你目前達不到的數字。」學長在後面補上這句話。

嗯......該怎麼說呢。

我知道學長一直可以聽見我在想的事情,簡單來說就像天線跟收音機原理一樣,可是這件事情只限於我們兩個知道。

學長難道從來沒想過......

當我在想他在說的時候,很像某種人在自言自語碎碎念嗎......

於是、我被紅眼睛狠狠瞪了一眼。

「靠!」

熟悉的鞋底印不用一秒就出現在我面前。

※ ※ ※

於是,星期五。

「言靈?」

就在上午課堂結束之後,喵喵、萊恩與千冬歲一起把我拖到餐廳時候,我提出了疑問。

「這個要問千冬歲。」喵喵第一個把問題拋給別人。

「只有他會說。」據說只有幻武兵器強其它東西不強的萊恩端來了四杯飲料。

我偷偷瞄了一下,還好沒有泡泡飲料。

然後,所有人把視線轉向端正坐好的千冬歲。他的坐姿一直很奇怪,直直挺挺的像軍人,喵喵則說那個是職業病,家裡練出來的。

難道什麼什麼之所盡訓練怎樣端正坐椅子?

只見他推推自己的黑框眼鏡,叮的聲發出閃光。

「所謂言靈,就是在我們可見的時間中......」

「Stop!」我舉起手阻止他說話,「當我沒問過這個問題好了。」一聽前面我就知道他要說什麼。

太長的我會睡著,太深奧的我又聽不懂,所以還是等到哪天自然知道好了。

千冬歲嘖了一聲。

我懷疑可能都沒人問過他這個問題,他正想好好發表大演講時後馬上被我打斷。

「漾漾你如果想知道這類事情可以到圖書館去看看。」喵喵如此建議我,然後將飲料推到我面前,是銀白色的類似牛奶的東西,「學生專用圖書館裡面有世界各地尋找來的書籍,也有在別的世界找來的,我想應該會有你要的答案。」

「學生專用圖書館在哪裡?」學長好像也說過類似的話,不過因為學校太大了,所以我根本不知道所謂的圖書館在哪邊。

「在水晶塔......呃,其實水晶塔很顯眼,你應該很快就會找到了,在水晶塔附近,有一個玻璃屋迷宮,那個就是了。」

我沒告訴喵喵水晶塔我已經去過了,而且還遇到精靈。

「玻璃屋迷宮?」引起我的注意的是最後這個地點。

「是迷宮,所以你進去時候要小心一點,因為裡面有養奇怪的東西。」千冬歲這樣告訴我,「我給你的護符你要帶著,這樣進去的話就沒問題了。」

你的護符已經變成血色加強版了。

我沒膽告訴千冬歲。

「另外,玻璃屋迷宮附近還有白袍、紫袍…Wap.16 k.Cn、黑袍才能進去的另外三座圖書館,漾漾你要稍微注意一下不能走錯喔。」喵喵一邊喝著飲料一邊這樣告訴我,「另外三座是要有袍級資格的人才能進去。」

「不小心進去的話會怎樣?」我對這個比較好奇。

「格殺無論。」

萊恩的一句話讓我整個人都化為石像。

「開玩笑的。」他用不是開玩笑的正經表情跟我開玩笑。

我想扁他,現在就想。

「誤闖白袍的會被石頭追、誤闖紫袍的會被烏龜追、誤闖黑袍的會被狗跟牛追。」千冬歲挪了挪眼鏡說道。

什麼跟什麼啊!?

聽起來都不怎嚴重嘛。

不過我還是把這些話給寫入筆記本當中。

「玻璃迷宮裡面有圖書館管理員,如果有想要找的書直接問他也可以,他人很好的。」微微笑著,喵喵給了我一線生機,「管理員對所有的書都瞭若指掌,一定可以幫上你的大忙。」

我用力點點頭,「謝謝。」

搬入宿舍之後我就有很多時間可以去圖書館了,到時候再慢慢找些東西來看。

等等,說到圖書館我倒是想起來一件事情,「萊恩,可不可以請你幫一個忙?」

正在拿著點心吃的萊恩疑惑的看著我,「說吧。」不過回答倒是很爽快。

於是我拿出學長給我的藍色幻武兵器寶石,他還是像那天一樣湛藍的十分漂亮,像是海水的顏色。

萊恩看見石頭時候整個人都愣了。

「漾漾想知道這個幻武兵器一些相關的事情,這樣他才可以順利發動。」坐在旁邊的喵喵如此告訴他。

「萊恩?」千冬歲喊了一聲,然後我們都注意到萊恩整個人都錯愕的樣子,「這個兵器有問題嗎?」

然後萊恩才回過神,也注意到我們都看著他,「不、沒事,漾漾,這是......學長給你的?」他的語氣中充滿懷疑。

「嗯,學長在開學那天給我的。」我不明白為什麼萊恩看起來會這麼震驚。

他拿起寶石反復看了幾次,然後從腰邊拿出一個小牛皮卷攤開,那個裡面有很多我沒看過的小工具,然後萊恩就用這些小工具在寶石上面琢磨了一翻。

看起來很像專家鑒定的感覺。

過了半晌,萊恩才放下他的工具,我想他應該是有結論了。

「漾漾,這個幻武兵器我想我也很難告訴你用法。」萊恩看著我,青藍色的眼睛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詭譎,「純種兵器很難見到,尤其是這種......王族兵器。」

「王族兵器?」

「怎麼可能!」

「真的假的?」

我們三個的聲音同時響起。

「會不會只是一般純種兵器?」千冬歲從他的朋友手上接過寶石翻看了一下,「很多純種兵器也差不多都是這樣子,王族兵器......不太可能吧。」

我聽不懂所謂純種跟王族兵器,不過看他們那麼驚訝,這個寶石一定很重要。

「一般的純種兵器應該是光滑的,但是漾漾的這個裡面、有王紋。」萊恩指的地方就是寶石裡面的冰晶紋,「這是王族兵器的印記,就連我、都沒用過。」他將他的項鍊拿出來,果然上面純顏色的寶石裡外都是乾淨光滑的,一點紋路都沒有。

所以,學長給我的是王族兵器?

「我以前在學長那邊也看過另外一樣王族兵器,不過沒想到他會給漾漾一樣的東西。」喵喵看著寶石,然後像是讚歎般的幽幽說著,「漾漾你應該也看過的,因為學長的幻武兵器就只有一個。」

我想起來了,銀色的槍。

「學長那個等級非常高,不過黑袍會有那種兵器也是理所當然的。」萊恩涼涼的說著,「他的幻武兵器是火與冰的王族兵器,相斥的逆兵器。」

火與冰?

天敵般的組合?

不過也很像學長會用的東西。

看起來就是很纖細然後有點神經質的謎樣兵器。

「可能也是我們學校裡面唯一一把逆兵器。」千冬歲應了他的話,「書上面從來沒有記載過逆兵器的出現,而學長也沒對任何人透露過來源,所以我們想應該與他的背景有關,但是也沒有人知道學長到底打哪兒來。」

我想,他應該是從外星球來。

「話題回來吧。」萊恩清了清喉嚨,咳了兩聲,「我認為漾漾的幻武兵器應該是、海王王族兵器,也就是水屬性的兵器。」

水屬性?

我看著躺在桌上的寶石,在心中重複的念了幾次。

「王族的幻武兵器會比較難發動一點,漾漾你一定要考慮好你所需要的武器之後才能嘗試與精靈簽定契約,尤其是王族精靈的脾氣都比較差,你要多注意這些問題。」萊恩拿起寶石放在我的手上,「若是你不敢用的話,我可以先給你替用品。」說著,他從項鍊裡面取出一個同樣藍色的寶石,不過上面有白色的花紋參雜。

我思考著學長給我這種東西的用意。

既然他會給我,就代表這才是我應該用的東西,所以我回絕了萊恩,「沒關係,我試試看好了。」我想,學長應該是希望我有所突破吧?

萊恩笑了笑,收回了他手上的寶石,「好的,那就這樣吧。」

「漾漾,加油喔。」喵喵拍著手這樣對我說,她看起來很高興,「我們一定都會幫你忙的。」然後,她伸出手。

「期待你的兵器成型。」萊恩將手掌覆蓋在喵喵的上面。

「不懂的,我們都會告訴你。」千冬歲也迭了手,於是所有的人都看著我。

我不確定我是不是也跟著笑了。

然後,我將我的手、迭在他們的上面。

「我會努力的。」

於是,大家都笑成一氣。

「「「「加油、加油、一起加油!」」」」

我們叫的很大聲,餐廳附近的人都轉過來看。

沒錯,我會加油的,直到成為能有資格存在這裡的人

上篇:第五話 蟲子星     下篇:第七話 黑袍住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