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 第七話 黑袍住所  
   
第七話 黑袍住所

第七話 黑袍住所
Taiwan AM11:30

星期日時候我已經將要去住宿的東西全部都打包好。

「你學長說要來接你嗎?」站在門旁邊的褚冥玥懶洋洋的發問,她手上還拿著一杯果茶,悠閒至極。

你老弟我快要萬劫不復了你竟然還有心思泡茶!

「他剛剛有打電話來說過,大概再一下子就有車來。」說到電話,他打的是手機。

可是那只詭異的手機到現在居然都還不用充電,見鬼了!

等等,車?

我現在第一個想到的是野貓車,如果派那個車來打死我也不要上去。

「拿去。」我姐遞過來一個點心盒子,「剛剛人家送的。」

我接過來,一如往常的是甜點盒。

開始住宿之後,我想我姐的點心可能就沒有人可以幫她消耗了。

「不過住宿算蠻近的,所以週末我還是會回家。」拜託,我也很不願意離家的,要不是那台野貓車......

嗚嗚,我恨貓公車啦!

「我還以為你要說你假日要打工不回來。」我姐喝著她的茶,漂亮的眼睛瞄了我一眼。

其實不用等到假日我就已經在打工了,而且是已經莫名其妙打過兩次了,現在我的包包裡面還有另外一張新到手的支票,上面印著對我來說是恐怖的天文數字。

「哈哈......」我還能說什麼呢。

我將最後一個行李箱的拉煉拉起來。

實際上我帶的東西不多,三套學校的制服、制服外套,和幾件平常穿的衣服跟幾本書之外就什麼也沒有了。

就算那邊再怎樣奇怪,我想有些日常用品應該也可以買的到,而且學長也告訴過我棉被枕頭宿舍都有派新的下來,叫我可以少帶就可以少帶。

「漾漾!」我老媽的聲音從樓下傳來,「有人找你!」

有人找我?

我懷疑的跑下樓梯,看見我老媽一臉曖昧。

「唉唉,你這小子蠻吃的開的嘛。」她用手頂頂我,笑的很詭異。

這個笑我認得,上次喵喵來她也笑成這樣。

難不成喵喵又來了!?

我連忙沖向玄關,那邊站了一個人,不是喵喵。

他穿著一般休閒襯衫下面是牛仔褲,最正常不過的打扮,上面一頂鴨舌帽把他的臉蓋去大半,可以看見的就是皮膚很白的下巴跟綁成一束的長黑髮。

誰?我腦袋刮了一圈,想不起來認識這個人。

我媽還躲在後面偷看。

「呃......有......」

「你收拾真久。」那個人比我還要快開口,然後他拿下帽子。

我瞪大眼睛,嚇到。

帽子底下就是學長的臉。

他居然染黑髮了!

見鬼!

啪一聲帽子砸在我臉上,我更確定他是學長。

他連眼睛都是黑的,少了紅色那種瞪人的魄力,「你想讓你全家都對你學校的人好奇是嗎!」他壓低聲音揪著我的耳朵說。

我懂了,他在偽裝,像變色龍配合環境。

的確,我想如果照平常學長那個樣子來的話,我老媽現在一定不是曖昧好奇,絕對是大驚小怪的抓著我亂問。

「變你個頭。」學長把手移開站好,然後向我老媽禮貌的行了禮,「伯母您好,我是褚冥漾學校的學長,來幫他搬東西。」

我老媽立即跳出來,不過我覺得她好像有點失望,因為學長不是『學姊』。

「漾漾的學長喔,還來幫他搬東西,我家小鬼還真是麻煩你了。」不過我老媽很快的就重拾心情,咧了笑容,「吃過午餐沒有,阿姨現在正在煮東西喔,要不要進來坐一下?」

學長勾起了完美的笑容,可是我覺得他笑的很像專櫃小姐那種商業性,「不用伯母麻煩了,我們外面還有一位開車的人在等。」然後,他瞄了我一眼。

「是啊老媽,那我先跟學長去宿舍了,午餐我外面吃就好了。」我知道學長很沒耐性,說不準他等等一煩就放恐龍出來咬人,所以我急急忙忙的抄了準備好的行李穿好鞋子就跳下玄關,「你跟爸跟姐別太想我。」

只是我會想你們,我會想我溫暖沒有精神壓力的家。

「路上小心喔!」

我聽見我老媽這樣說。

※ ※ ※

那天的天氣很好。

我跟著學長一走出家門就看見一台白色休旅車停在我家門口。

幸好不是野貓車。

我偷偷慶倖了一下。

「哈囉,同學!」

座位上的是輔長。

駕駛座位上的居然是輔長!?

那個蓬毛獅頭!

學長轉過頭,我明顯聽見噗哧一聲,他居然在偷笑!

「快上車吧。」他拉開後車門把我踢進去,然後自己坐到副駕駛位上。

沒想到這台車還蠻普通的,內臟什麼都沒有,幸好幸好。

我還真的怕一上車出現車內臟,那會讓我想尖叫。

輔長從後照鏡看了我一眼,「放心,我開車技術很好,尤其是這種普通車,跟小玩具一樣。」

老大,那就拜託你開好小玩具。我很怕這台車等等突然給我飛出去還是鑽地什麼的。

「這車不會飛。」坐在前面的學長不知道什麼時候頭髮已經變回來本來的樣子了,這個讓我聯想到某種......呃,昆蟲,「不過你如果再給我亂想的話,你馬上就會飛。」

我知道,被你踹飛。

「呃......那個、我們現在要怎樣去學校?」我只知道去學校的方法是被火車撞,而且只有早上開放時間而已。

「與其去學校,同學你不認為我們應該趁著這個好天氣去兜風一下嗎?」輔長不知道為什麼笑的很樂。

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尤其看見前座的學長正在調整安全帶。

不是吧!?

就在我滿腦空白的同時,輔長真的把油門給踩下去了!

他在大街上把油門踩下去!

那秒我想到的第一件事情是還好今天假日路上人少。

不過不是這個問題啊啊啊啊--!!!

我看見速表從本來的六十變成一百三。

更恐怖的是,他速限表上面的最終數字居然是一千。

等等!一千公里!?

時速一千公里!?

什麼鬼車!

「我的年輕歲月朝著夕陽狂奔∼∼」輔長居然在唱歌!而且唱的很難聽!

「褚,你幹嘛不坐好?」另一邊的學長轉過頭,看見我整個人抱緊了他的椅子後面,像無尾熊。

因為我怕被甩出去。

「車後座有安全帶。」學長提醒我,我這下子才注意到後面椅子的兩條帶子飄來飄去,我連忙掙紮過去把自己給綁在椅子上。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定要開這麼快嗎!?」我差點咬到舌頭,因為車子突然煞住然後急轉彎。

「提爾是飆車狂。」學長很鎮定,我懷疑他常搭輔長的便車以至於速度感麻木。

「啊哈哈,別說的那麼難聽,在下是追求愛與速度的使者。」輔長朝我們兩個拋了一個媚眼,然後這樣說,「就像我也喜歡漂亮的閣下與可愛的漾漾一樣。」

我看見學長的青筋在跳動,我懷疑如果不是在車上,他應該會一腳踹下去。

是說,打從出生我還是第一次被個獅毛稱讚可愛,那一秒......

我想吐。

等我注意到時候,休旅車已經賓士在海岸線上。

不對,海岸線!?他什麼時候開到海邊!?

「玩夠了沒有?」學長的口氣已經非常不耐煩了。

於是輔長轉了轉方向盤,「好吧好吧,就這樣了,下次我們再出來跑跑。」他說的有點遺憾,好像還想再急速狂飆一番。

沒有下一次了!

我整個人貼在椅子上,在心中想。

他說完之後,我看見學長按下了窗子,然後脫開了安全帶之後整個人坐到窗上面去,海風將他的銀髮吹的亂翻,像是銀色的波浪一般。

「同學,你要坐好喔。」

就在我還沒理解輔長這句話意思的瞬間,他突然緊急煞車、然後方向盤用力像右急轉--

往沙灘海水沖去!

「啊啊啊啊--!!!」我不想跳海自殺!

意外的是,學長居然沒被甩出去,坐的可穩當了。

他從牛仔褲口袋裡面抽出一個小小的、黃色很像水晶的東西,「轉移前五秒、四、三、二、一!」

然後,休旅車撞進水裡。

我聽見了海岸邊遊客們的尖叫聲。

整個休旅車窗外的玻璃全部都扭曲,這讓我知道我們應該在往學校方向前去。

可是......

一定每次都要搞的如此轟轟烈烈不可嗎!?

※ ※ ※

當我第二次睜開眼睛時候,已經不是在海邊了。

車子停在一個很像中世紀建築的樓房前面。

雖然說是樓房,但是看起來又很像塔、也有一點點像鐘樓,有一種遙久年代的感覺刻畫在上面。它的占地非常廣大,看起來就是足夠讓豪華大廈建在這邊的樣子,而樓房大概有四、五層高,頂端是尖的,有個大時鐘。

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大建築物讓我想到每次電影裡面都有的東西......殺人鬼就是從這邊冒出來的!

學長跟輔長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下了車。建築物四周是小花園,看起來完全是西方洋房那種小花園,會開出薔薇的那種,不過很可惜這邊種的好像不是薔薇,感覺上那個花草我沒有看過。

「已經到了。」學長走過來打開後座門,「快下來,別發呆了。」

我連忙抱著行李跳下車。

近看建築物的感覺更給人家壓迫感,氣勢很強。

「別忘了你欠我一次喔。」輔長笑笑的這樣說,然後拍拍學長的肩膀就走回車上,「我要去工作啦,同學我們下次見。」

「喔、再見。」我對輔長揮揮手。

如果你下次還是開車來,我寧可不要再見。

學長踢著腳步走過來,「這裡就是黑袍專用的宿舍,黑藤館。」他看著洋樓一眼,這樣告訴我,「全部宿舍裡面最少人居住的地方,最多人無法靠近的地方。」

他的解釋讓我很毛。

這個洋樓左看右看就是像鬼屋。

超毛!

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地方感覺很陰冷,連我站在這邊都有一種陰氣飄過來,然後剛剛明明就是大太陽,為什麼這邊連個陽光都沒有!

黑袍都住在妖魔鬼怪集散地是嗎!?

學長直接往我後腦一掌呼下去,「胡思亂想什麼。」然後他自己就往前走了。

我連忙跟上去,才走了兩步就停下來。

大門......

大門上有人臉!

不是不是,大門上面有人臉沒錯,不是只有一個人臉......

是很多人臉!?

我看見學長面前黑色玻璃的大門上出現了一張一張人的臉,好像被硬塞在上面,什麼表情都有。

有人臉就是沒有身體!

我倒退兩步。

「又來了!」學長的口氣充滿嫌惡。

什麼什麼東西又來!?

就在我很想轉身拔腿就逃的那秒,我看見了......一張人臉脫出玻璃門、直接往學長撞來!

「查拉!」感覺上好像是打蚊子,學長一巴把人臉摑回玻璃裡面,我親眼看見那個人臉歪了一邊,眼睛鼻子嘴巴啊什麼的通通擠到同一邊去,整個變形了,「查拉!」學長一腳踹開玻璃門(我覺得他應該是不想用手去碰人臉)然後大吼。

被踹的人臉整個都扁了。

我懷疑學長喜歡踹人可能是從這邊培養的。

就再學長喊了第二聲之後,我隱隱約約聽見了小跑步的聲音,然後門裡面豁然出現了一個人。

一個臉色蒼白看起來跟屍體沒兩樣的人。

他有短短的褐色發,感覺是用強力髮膠梳成那種......咳,你知道的,就是整個頭毛往後梳閃後髮油閃閃發亮的那種頭。乾枯的臉上有著一雙銳利的土黃色眼睛溜著,感覺上不太像正常人,他穿了一件跟學長平常穿的一樣的黑色袍子。

我突然明白原來好看的衣服不是人人穿都好看這個原理。

學長穿著黑袍時候很帥,帥的要命。

可是這個人穿著黑袍,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聯想到他其實穿著一個大黑塑膠垃圾袋,每次搬家一定要拿來裝垃圾的那種。

「我說過你如果再把你的靈魂收集亂放,我會放把火燒了這些鬼東西!」學長的口氣非常差,他旁邊玻璃門裡面又有人臉想出來,被他一拳揍扁又縮回去。

靈魂收集!?

我站在原地瞪大眼睛,我剛剛耳朵應該沒抽筋聽錯吧?

「嘎嘎嘎......我馬上收、馬上收......」大黑垃圾袋感覺上頗怕學長,然後縮著身體閃到玻璃門後面。

沒過一會兒,我看見黑色玻璃門上面的人臉全部都消失了。

學長轉過來看我,「褚、進來吧。」

我知道我該死了。

這個房子絕對不是什麼正常的地方。

沒得選擇,我只好拖著腳,一步一步邁向死亡之途。

神啊,請保佑我一切平安。

就算不能保佑你一定也要給我保佑!

※ ※ ※

宿舍的大廳比我想像中乾淨很多。

原本玻璃門人臉讓我覺得我可能一進門就會看見奔跑的骷髏招手沖過去之類的作好心理準備,沒想到一進門、裡面什麼也沒有,就連剛剛那個大黑垃圾袋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是洋樓建築的一樓大廳,可以在這邊看見又長又大又漂亮的樓梯,挑高的天花板直直到三樓,最高頂點裝飾著巨大的水晶燈,在電影裡面都可以看到絕對華麗的那種奢侈品。

大廳裡面有著沙發跟一些桌椅,遠一點的牆壁有掛畫,一些漂亮的田園畫或是肖像畫、也有動物畫,感覺上還頗溫馨的。

「這個是共用的大廳,一樓有廚房跟倉庫、飯廳和一些小房間,不過房間是給宿舍一些......住的。」

那個點點點絕對有問題!

我在心中呐喊。

「二樓以上每層有六個房間,一直到四樓,一共十八個房。現任黑袍有十五個人,所以還有三個空房間,而每層樓都有附設的一些交誼中心、小型書室等等你看了就會知道的東西;而衛浴設備每個房間都有,不共用。」學長簡單的先跟我介紹一次,「每個黑袍者的習性都不太一樣,所以我建議你沒事情最好不要亂闖。」

我當然不會亂闖。

基本上,我連住進來都很猶豫。

我已經開始懷疑我的決定是錯的了。

這個地方好像吸血鬼還是什麼妖魔貴族住的......搞不好每天晚上都還會聽見尖叫跟拷問鞭打的聲音。想到這邊,我不由自主的抖了抖。不過,我很快就注意到一件事情,「五樓呢?」我記得剛剛看見是五層樓,在上面還有三角尖型屋頂、應該是閣樓的地方。

學長轉過來看我,「五樓以上不能上去,沒有往上的樓梯。」

我不該問的。

「我住的是四樓房間,三個空房都在四樓,你等一下自己挑一個住吧。」完全不管我在想什麼,學長這樣說,「四樓的另外兩人都很好相處,只要你不要觸犯他們禁忌。」

我倒退兩步。

「帶你去看房間,走吧。」學長不給我後悔的機會,直接就往樓梯上走去。

很猶豫、非常非常猶豫,我猶豫到底要不要跟上去。然後我看見了大樓梯旁邊的雕塑像,應該是銅的,電影裡面都會有,兩座騎士像一左一右擺放。

奇怪,剛剛他們在那邊嗎?

我走進來時候怎麼都沒有注意到?

讓我感覺怪異的還不只銅像,我覺得四周的掛畫好像有......那麼一點點不太自然......例如我左手方的女孩肖像......

『嘎啊啊啊啊啊啊---------------』

就在我回頭那一秒,肖像上的女孩突然咧大嘴整個臉都貼在畫上面對我發出尖叫!

「哇啊啊啊啊啊啊---------------」

媽啊媽啊媽啊媽啊--!!

後方的黑色玻璃門砰的一聲甩上。

我根本不敢回頭,連滾帶爬的沖上樓梯。

這裡是鬼屋!

這裡絕對是鬼屋!

我想回家!!

※ ※ ※

「你跑什麼百米?」

在四樓樓梯口停下的學長用一種懷疑的眼神看著氣喘籲籲累的像狗的我。

「有東西有東西有東西有東西有什麼怪東西-----」我歇斯底里的亂叫。

紅紅的眼睛看了我一下,然後移開,「很多啊,看久就習慣了。」然後他往走廊走。

很多?

很多是什麼意思!?

我趕快拔腿沖上去緊緊跟在學長後面。

走廊很長,一邊是拱型的高窗一邊是廊飾、大部分都是石膏或者銅塑像,要不然就是油畫的掛畫。

「這是我的房間。」走一段路之後,學長停下來,走廊第三個轉彎之後沒有路了,不過有一個銀白色的房門就在那邊,門上掛著一個不明的裝飾品,感覺像是小鳥。

然後他又繼續走。

一邊走,我一邊覺得走廊上的擺飾好像都會活過來......整個人都毛。

「這間是空房。」走沒十幾秒我們第二次停下來,走廊轉彎又有一個房間,深藍色的門,門上什麼也沒有,「所有房間的格局都是一模一樣的,你可以先看看再決定要住......」

「我住這裡!」不用兩秒考慮,我立刻說。

因為這裡離學長房間最近。

如果有個萬一,我要求救也比較快。

學長巧妙的看了我一眼,「那好吧。」他從口袋裡拿出一個鑰匙,也是深藍色的,然後轉開了房門就把鑰匙給我,「這個房間的鑰匙你收好,不見了會很麻煩。」

我看了一下手上的東西,是個三角錐形狀的鑰匙,柄上有幾個小小碎寶石裝飾,很漂亮。

「裡面基本用具都已經準備好了。」學長推開門,走進去。

說真的,房間裡面非常普通,很寬廣,一進去就很大、擺了張桌子和一組沙發,還有電視跟書櫃什麼的,有另外兩扇門貼在另兩面牆上,「這個是臥室。八五八書房」學長同樣打開門,裡面有一座大床,上面擺了一組新的被枕,軟軟的看起來很舒服,還有一個大衣櫃,「另外那邊是浴室。」他指著另外一邊的牆門,這樣告訴我。

如果這裡不要是鬼屋的話,這個房間簡直可以說是一房一廳的豪華住所了。

「書櫃裡面我記得有筆記型電腦,這兒的網路都是接好的,你可以自由運用。」

說真的,宿舍真是太好了!

我把行李放在沙發上面,四處走了一圈。

接著我想起學長還沒開過浴室,於是我想連浴室一起開來看看。

不知道是什麼人說過的,一切的悲劇都來自於手賤。

說的就是我這種人。

一開浴室門我就後悔了。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浴室裡面、牆壁上,鑲了一半只有上半身的人的身體。

重點是......

他的嘴上咬著連蓬頭。

是哪個變態做出這種宿舍的!?

上篇:第六話 鑒定武器     下篇:第八話 五色雞頭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