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 第八話 五色雞頭的挑戰  
   
第八話 五色雞頭的挑戰

第八話 五色雞頭的挑戰

Atlantis AM7:10


「所以你就跟學長同居了!」

星期一的一大清早,我還沒睡飽迷迷糊糊就被一通電話叫出宿舍吃早餐,然後坐在旁邊的喵喵猛然發出驚人之語。

「噗!」萊恩差點把他的飯團吐出來。

另外一邊的千冬歲雖然沒發出聲音,不過從他一直拍胸口來看,他也嗆到了。

「才沒有同居,因為宿舍不夠我暫時住到黑袍的黑藤館而已。」我不用一秒反駁。

誰想住那個鬼屋!

我昨天整晚都沒什麼睡,就是怕浴室那個咬著連蓬頭的假人偶沖出來咬住我的頭!

把人偶設立在那邊的人真是個變態!

「好羨慕......」喵喵的眼睛閃亮亮的,一直看著我。

「那好啊,我跟你換宿舍。」我相信沒有一間宿舍比這間鬼屋還可怕了。

喵喵搖搖頭,「我很想,不過不行,除了黑袍與破例者之外,沒有人可以進去。」她的小臉很失望,然後歎了一口氣。

「黑館......黑藤館的簡稱,他的管理比其它的宿舍都嚴,我們想去也沒辦法去。」千冬歲這樣告訴我,然後拿起了餐盤上最後一塊果醬麵包,「像萊恩住的白蔓館也是,基本上只要有袍級的宿舍都很難進去拜訪,只是在於管理寬嚴而已。」

「白蔓?」

「就是白袍住的宿舍,紫袍的叫做紫荊館,然後普通學生們住的地方就叫做棘一館然後二館這樣一直往下延伸。」喵喵笑著告訴我,「單數的是女生宿舍、雙數的是男生宿舍,我與千冬歲都住在棘館裡面。」

原來宿舍也有這種分別,我點點頭然後筆記下來。

桌上的大盤子都空了,也是吃一個段落結束。

「第一堂課是基礎法陣,嗯......萊恩沒跟我們一起修吧?」喵喵看了一下課表,然後這樣問。

萊恩搖搖頭。

我想大概是他等級跟我們不一樣,所以也不用一起選課。

「他選了別的,白袍的特殊課程。」千冬歲將剩下的牛奶給喝完,然後擦嘴,「這堂就我們三個。」

特殊課程?

這讓我想到學長好像也沒什麼在上課,他也是特殊課程嗎?

「我先走了,我的課早二十分鐘。」萊恩站起來拿了包包就匆匆茫茫走掉了。

他的背影還是駝背,和那天面對妖靈的那個人有點不太一樣。

就在萊恩走開不久,我們也差不多時間走出餐館時候,我想起有個東西放在宿舍忘記拿,該死的今天早上睡得迷迷糊糊被叫醒之後全忘光了,「你們先去教室,我回去拿一下東西馬上來。」我把手機忘在宿舍裡面。

「你要快點喔。」喵喵這樣告訴我,「法陣是在專業教室上課的,上星期有告訴過你了,應該不會迷路吧?」

上星期時候雖然讀半天,不過老師們有帶著我們將所有的教室都看過一次,所以我記得。

「沒問題。」

※ ※ ※

當我快速跑回宿舍時候已經是七點半左右了。

我的第一堂課是在七點四十,所以還有十分鐘給我快點跑去。

一踏進大廳,我整個心臟都在跳動。

「南無阿彌陀佛,拜託各位大人小姐先生太太別為難我......我只是回來拿東西的......」我不敢亂看,很筆直的往樓梯上沖。

直到四樓,居然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幸運、今天真的是幸運的一天。

不過我很有經驗,我幸運的時間永遠維持不久。

就在我跑上四樓之後打算繼續沖回房間,可路中間的一扇深綠色的門扉突然打開了,裡面走出了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的人。

跟學長一樣的筆直大衣。

「嗯......你......」那個人先是愣了一下,像是想了什麼,然後恍然大悟的表情,「你是他帶進來的人,第一個住進黑館的普通學生。」

好吧,我很普通。

不過很普通的我現在急著要上課,「不好意思,我要回房間一下。」我急著要回去拿手機,因為學長說過不管到哪邊都要帶著。

那個人就站在原地,看著我離開。

當我拿回手機在返回走廊時候他已經不見了。

好莫名其妙的人。

我又用盡全力沖出宿舍,在我脫出那秒黑色玻璃門又自動自發的砰的一聲關起來。我總覺得有一天我一定會被那個鬼門夾到。

然後我煞住車。

有個人在宿舍前面堵我。

開學第一天之後就沒有再看過的五色雞頭。而且很鬼的是,他的五彩繽紛顏色居然不同了,變成別種五彩顏色,而且有更鮮豔的感覺。

我應該沒做過什麼會被他堵的事情吧?

我覺得他應該是來堵別人的。

「喂、站住!」

五色雞頭的聲音像是地獄來的呐喊,然後我、拔腿就跑!

誰要站住啊!

我只有僥倖兩秒鐘,彩色雞頭突然出現在我面前,我立刻煞住才沒撞上他的頭,天知道他的頭看起來還真像五彩鋼刷,撞下去不知道會不會怎樣。

「你幹嘛跑?」他說出所有不良少年在堵人時候必定會說的話。

我用力吞了吞口水,「沒有、我上課快遲到了。」而且我也不想跟你在這邊哈拉啊老兄。

五色雞頭很明顯就是不讓我走,他就堵在我前面。

「我身上財產就只有這些,請你放過我吧。」我很沒有骨氣的把皮包撈出來雙手奉上。要知道漫畫小說跟電視電影上面那個主角不畏惡勢力挺身而出都是騙人的,當你面前有個職業殺手堵你的時候,我倒是想看看還有哪個主角敢呼他一拳然後大叫正義永遠戰勝邪惡勢力。

他瞄了我一眼,不屑的哼了聲,「塞牙縫都不夠。」

......

對不起我就是錢少行了吧!

「跟我來。」

他說出了不良少年標準臺詞第二句。接下來一定很好想像,就是被拖到沒有人的地方海扁一頓,然後把屍體遺棄之類的。

我蹭著腳步不太想跟上去。

走兩步之後五色雞頭突然轉過來,注意到我沒走,「放心,我要殺人的話要拿錢才會殺,你自己的錢連買你的命都不夠。」

......

其實原來我還不算廉價是吧?

我用力深呼吸一下,只好硬著頭皮跟上去。

繞出黑館範圍之後,他一直筆直沒停下腳步往校園另外一邊走去。

說實在話我沒有真的走完過校園,他現在帶我走的地方我也沒看過,不過應該是個花圃之類的、四周開著淡黃色沒見過的小花,我還聽到噴水池的聲音在不遠的地方,而從這邊還可以看見其它教學大樓的影子。

最後五色雞頭在一個涼亭前面停下來,涼亭後面造景就是噴水池跟小橋,我才注意到我們已經走到花園盡頭了。

水池裡有一個人魚雕像。

「你跟那個四眼書呆有多少交情?」五色雞頭猛然這樣一問。

「呃......就是一般朋友啊。」大概是吧我想,不過說真的從開學到現在我們也沒有認識很久,真要說是那種超級好友我也說不出口。

「哪種一般?」

「就是普通一般。」

三秒後,五色雞頭放棄這個問題。

「對了,請問你叫......?」總不能真的叫他五色雞頭吧,雖然我很想,可是我知道說出口那瞬間我就會被秒殺掉。

他看了我一眼,「西瑞......西瑞羅耶伊亞。」

他的名字與本人真是不符,我覺得五彩雞頭還比較順口,至少一說就知道指誰了。

「那好吧,西瑞同學,你還有問題嗎?」

就在我問出口的同時,遠方傳來......不明的野獸狂吼聲。這個我知道,上課鐘響了,因為第一天時候我被嚇一跳。

然後是砰砰重物撞擊地面的聲音,好幾下,整個地上都在震。

好吧,看來我得去追教室了......

「你知道我們跟雪野家一直處不好吧!」五色雞頭直接破入重點。

「我知道。」我很認命的點頭,開學第一天就知道了。

「如果四眼書呆接續雪野家的位置,總有一天我這一代的,會把他宰了。」五色雞頭對我比出一個割頸的動作。

我倒退一步。

他是找我來聽殺人宣言大演講嗎!?

「不過前提當然是有人出錢要我們殺他們。」五色雞頭很滿意我錯愕的表情,「你也知道他家族是幹什麼的,要是不想繼續被我們殺下去,叫他們自己用用什麼自豪的預知看看未來。」他拍拍我的肩膀,這樣說。

等等......等等等等......

他找我來說的這些話是......什麼意思?

「你果然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對我們兩家一點感覺都沒有。」他哼哼了兩聲,表情很難形容,要笑不笑的看起來有點陰森。

現在,我不知道該說什麼話才好。

而我也沒機會繼續說。

「那麼這個世界的羅耶伊亞先生,何必繼續為難一位趕時間的學生?」

有人的聲音,五色雞頭表情都變了,他也沒發現有人靠我們很近,還聽了很久我們的交談。

水上、人魚雕像之前不知道什麼時候站著一個人。

他穿著筆直的黑色大衣。

不久之前我看見他從深綠色的門扉出來。

他是一個黑袍。

※ ※ ※

「都已經上課了,兩位還在這邊呢。」

我注意到這個黑袍好像也不是人類,他有金色的發,隱隱約約跟賽塔有點相像,因為他的發好像也會發光。

他的藍色眼睛直直的看著我們,有點銳利。

「哼......幹你什麼事了。」五色雞頭明顯對他反感。

然後黑袍慢慢的踏著水走上來,輕巧的一翻身就落在我們身邊,「自然是關我的事情,早上這位學生的代導人出門工作之前,已經委託我要稍微注意一下這位了。」他的臉很完美,可是並沒有賽塔那種飄忽的感覺。

學長找他幫忙看我?

我突然想起來今天都沒有看見學長這件事情,我還以為他又睡過頭了。

「木之天使族的安因,我們的閒事你少管。」五色雞頭的口氣很沖。

等等,天使?木之天使!?

精靈完之後是天使?

而且天使還住在黑鬼屋裡面?

有沒有搞錯!?

我暈眩,這學校真是無奇不有。

「我已經接受委託,這件事情也不算是閒事。」安因仍然笑笑的,然後我發現他跟賽塔的不同,至少賽塔微笑都讓人很舒服,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這位天使笑起來......沒什麼感情,很像搭在面具上。

他也很討厭五色雞頭,我敢肯定。

「你想找我打架嗎。」五色雞頭的語氣變更差了。

「有何不可?」安因看起來好像很樂意接受,「我會讓你知道,與黑袍挑戰是你的愚蠢。」

是誰說天使都很善良愛好和平的?

是誰!?

到底是誰!?

我抱著頭在心中狂喊。

這個天使一點都不善良和平啊!而且我發現他還要故意挑釁,存心想打起來!

「黑袍又怎樣。」五色雞頭看起來也很討打,他比了一個小指朝下的手勢,「誰都知道你花了快要一百年才考上黑袍,用時間換來的誰不會,你們同宿舍的大半人都比你厲害多了!」

你可不可以閉嘴!

我注意到安因的臉不再笑了,剛剛還有點發光的也都沒有,他看起來就像暴風雨前的寧靜。

不過我可沒聽漏剛剛的話。

一百年?

這個天使花了一百年考上黑袍?

那學長花了幾年?

他不是才長我一歲而已嘛!?

還有,他在這個學校讀了一百年是嗎?

那我要讀多久才會畢業?

我突然覺得前程一片黑暗,連一個天使都讀了一百年了,我大概讀成骨灰都畢不了業吧我想。難道我要在這個鬼學校終老一生嗎?不是吧!?

「羅耶伊亞族的名聲一向非常差勁,就算在這兒將你教訓一頓,相信所有的人都非常樂意。」不知道從哪邊抽出了一把長刀,安因的臉已經不再笑了,看起來很嚴肅,嚴肅到有種可怕的地步。

他看了我一眼,我抖了一下。

你們要打就自己去打,不要隨便拖別人去死好嗎!

「很好,我也很早就想痛扁一頓天使了。」五色雞頭的手猛地收縮,肌肉賁張移動,就像我第一次見到他一樣,扭曲不到眨眼時間他的右手已經變成巨大的猛獸掌爪,黑色的皮毛覆蓋了他整個手臂,看起來很恐怖。

我倒退了兩步,又倒退了兩步,接著繼續倒退兩步。

加油,快出涼亭範圍了!

一切都是發生在措手不及之下!

不知道是誰先的,總之五色雞頭跟安因砰砰的就打起來了。

我不能描述,因為我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抱頭快逃!要知道兩個非人類的東西打起來會打死旁人。在我逃出涼亭不到五秒的時間,我聽見巨大的轟然聲響,那座原本看起來應該是很間固的涼亭倒了。

我整個人冷汗直冒,偷偷回頭瞄了一眼。

天啊天啊!整個涼亭都被打成粉沫碎片!

我不玩了!

你們打架幹我啥事啊,為什麼我要在這邊莫名其妙被兩個猛起來悶頭打的捲進去!

就在我要繼續拔腿逃逸的同時,一股冷風卷過來,接著我聽見乒的一聲,我腳前面不到一公分的距離出現了一條又深又長的刀痕窟窿,被劈開的花園小花滿天飛,然後掉下來,代表我欲哭無淚。

學長......你下次就算要找代打......也別找這種的好嗎......

現在我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後面莫名其妙打起來的兩人還是打的很火熱。通常漫畫中的主角現在會沖過去制止他們,然後用大義感化,接著就會收得同伴兩枚。不過在我這兒現實沒那麼美好,我相信我現在沖過去制止他們的話只會聽見慘叫聲,慘叫是我發出來的,然後被劈成肉泥,接著這篇就會提早END結束了。

就在我抖著腳想要繼續走的時候,一個力量拽住我的領子,開跑。

「哇啊!」我看見那只獸手揪住我。

五色雞頭很近的沖著我詭異的笑,「打不過,快逃。」然後他拖著我逃走。

你自己知道打不過幹嘛挑釁別人!

「站住!」安因在後面追殺。

「誰理你!」五色雞頭轉身就給他一記中指,然後拉著我跑更快。

而且我看見了,他在笑!他居然一邊逃跑一邊笑!

「很有趣對吧!」

他丟過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什麼東西?」我覺得我已經不是在跑了,是被他拖著飛。

「你看剛剛那個天使還滿臉優雅高尚,現在翻臉像鬼,很好笑。」

你把他惹火追殺我們只是要看他面部表情抽筋扭曲?

我覺得有一打黑線掉下來,在我的頭頂上。

五色雞頭是不是好人我還不知道,不過可以確定的是,他是個頭殼壞去的人。

安因還在後面緊追不捨。

我已經被拖著跑好遠,頭昏腦脹的連自己在哪邊都不知道。

「真是的,真難甩開。」五色雞頭一邊低咒繼續一邊跑。

等等,甩開?我想起來學長給過我一樣東西,那個什麼基礎移動的符咒。如果現在要甩開安因,我最想去的地方教做法陣教室,因為我們已經上課遲到快半個小時了。

就在安因快追上我們的同時,我把白符甩在地上,看見了巨大發光的陣型,安因好像嚇了一大跳、停下腳步。

我看見他的臉開始模糊。

※ ※ ※

咚的一聲之後,我摔在地上。

跟五色雞頭摔在一起。

「好痛......」還迷迷糊糊的,我按著撞到地板的頭半坐起來,然後,愣掉。

整間教室的人也全部愣掉。

在講臺上翻開一面課本、正在講解法陣的老師也愣掉。

瞬間,教室連一點點聲音都沒有。

「媽的你剛剛那是什麼鬼東西!」還沒搞清楚狀況的五色雞頭一邊吼一邊爬起來,我恨不得馬上把他嘴巴捂住。

接著,他也發現這個詭異的狀況了。

最快反應過來的是老師,他低頭看了一下還在閃亮亮的法陣,然後咳了咳兩聲,「看來我們今天兩位遲到者帶來一個很漂亮的移動法陣。」我看見他白色的山羊胡動了動,說話,「那就請這兩位同學回去之後畫同樣三十個魔法陣圖形交出來吧。」

全班都在笑。

現在,我想挖個洞鑽下去。

最糟糕的不是這個。

在笑的整個教室裡面,只有兩個人沒笑,一個是錯愕的喵喵,另外一個就是千冬歲。

那一瞬間我看見了,我跟五色雞頭摔在一起的時候,他整個臉都黑了。

也許,其實今天是個糟糕的一天。

上篇:第七話 黑袍住所     下篇:第九話 精靈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