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 第九話 精靈之聲  
   
第九話 精靈之聲

第九話 精靈之聲
Atlantis PM3:10

我沒臉見千冬歲了。

而他,今天一整天什麼話也沒對我說也沒問我,好像什麼事情也沒發生過一樣。

基本上我寧願他拿個什麼爆符來轟我發洩一下。

有人說過不會叫的狗才會咬人,千冬歲現在就是處於不會叫的狀況下,讓人有點害怕。

午餐我們沒有一起吃,因為我跟五色雞頭被叫去法陣學教室訓話,出來時候因為我們下午選的課程都不一樣,所以就完全沒碰上面。

搞不好這樣還比較好一些,我現在不知道怎樣跟千冬歲講話。

「喂!」

要怎樣跟千冬歲說呢......

「喂!」

我什麼都沒有聽到。

「給我站住!」

我什麼聲音都沒有聽到!

「媽的你快給我站住!」

快逃!我啥都不知道!

猛然,我剛要拔腿就逃的那秒衣領同時被用力扯住,差點直接把我勒斃。

「居然敢對我視而不見!」五色雞頭部知道什麼時候追上來,用力的拽住我的後領,口氣兇惡的說。

你都知道我對你視而不見了幹嘛還抓我!?

「喂,你要去哪裡?」

在我還沒開口,五色雞頭已經提出他第一個問題了,然後他鬆開手。

「圖書館。」我用力的呼吸兩下,剛剛被拽住那一秒眼睛前面出現白雲跟小花,差點就直接被領子送上西天,「找老師要我們畫的東西。」

因為衰運我以前就常常被罰寫,可是我還是第一次被罰畫魔法陣。

天殺的誰知道學長的移動陣法長什麼樣子!

我覺得,或許去圖書館找會有什麼發現吧吧?我倒是大約記得一點樣子,對照書本看看搞不好就可以找到了。

「那好,我也要去。」五色雞頭很豪邁的說。

......

「什麼表情!」他看著我,眯起眼睛。

「沒有,我只是覺得世界很奇妙。」我耳朵應該挺乾淨的沒聽錯吧?五色雞居然要去圖書館!?看來等等可能會下冰雹。

「哼哼......」五色雞頭發出詭異的笑聲。

「......」

「你剛剛那個移動符再借我一下。」五色雞頭搭在我的肩膀上,對我伸出爪子。

我不甘不願的把白符交給他,還好在教室時候沒被老師沒收,不幸中的大幸,不然我大概可以想像學長會怎樣對付我。

拿到符之後,五色雞頭把他的手拿開,然後將白符拋在地上。不用兩秒時間,我就看見那個發光陣法重新在地上畫出來。

「紙筆。」五色雞頭對我伸出手。

阿勒你上課都不自己帶紙筆嗎?

在心中抱怨歸抱怨,我還是乖乖把筆記本掏出來給他。

五色雞頭隨便翻了空白頁之後眯著眼睛,然後很快速的在筆記本上畫了一下子,「這樣就可以了。」他把筆記本拋還給我,然後接著地上返回的白符一起遞過來。

那頁筆記上面被他快速的畫下陣法大概的樣子。

「我沒見過這個法陣,我想應該是好幾種不一樣的混在一起用,我們先去查查看裡面有什麼種類的東西,這樣畫起來比較好畫。」五色雞頭又湊過來搭著我。

我可以想說,他是為了幫菜鳥如我才畫的嗎?

那一瞬間我發現,其實五色雞頭人也挺不錯的。

「你找完之後再借我,我懶的看小字。」

好樣的你這只死雞!

原來你只是要我找出圖你好輕鬆畫是吧!

去你的。

※ ※ ※

圖書館在水晶塔之後。

其實我一直很懷疑他真的原本在那邊嗎?

因為他的目標太明顯,可是上次我跟學長來時候完全沒有發現水晶塔附近還有一個閃亮亮的東西叫做玻璃屋迷宮。

他真的原本就在這邊嗎!?

五色雞頭叉著手站在迷宮前面,腳上的夾腳拖鞋要掉不掉的掛在他腳上晃來晃去。

迷宮的外牆很高,我覺得應該有三層吧?

「啊啊,好久沒來了。」五色雞頭伸伸懶腰,突然這樣說,「不知道裡面格局變多少了。」

等等?他會變!?

「我覺得我回去問學長好了。」不用三秒我就打退堂鼓往後轉。

「喂喂,都來到這邊了閃啥,我會罩你的,快走。」五色雞頭一把拽住我的領子,然後把我用力推到迷宮裡面。

踏進去第一步我就聞到臭味。

什麼鬼味道!?

迷宮裡面......根本不像迷宮!超寬廣的,整條路大概有五六人並在一起走還夠的空間,四周都是鏡子,還有哈哈鏡,五色雞頭站在我旁邊變成抽高五色外星人。

地上是草地,再過去一點......靠!是誰做的!再過去一點居然是劍山!上面還給我插著蘭花一盆盆!

「我還是不去了。」黑線掛在我臉上,看到那個劍山我就不想走了,搞不好等等還有刀山然後針山什麼的,開什麼玩笑!

就在我轉頭那一秒,有個白白的東西飄過去。

......

我看不見......我什麼都沒看見......

五色雞頭伸出手把我拎回來,「進來就出不去了,除非你走完。」他笑的很高興,不知道為什麼。

除非我走完......除非我走完......

我懷疑我走的完嗎?

我被你害死了你這死雞頭!

「安啦,有我在一切沒問題。」五色雞頭拍拍自己的胸口,然後我看見他的右手又變成了巨大的獸爪,「走啦走啦,我出力你出腦,等等進去之後你要記得好好找書喔。」

說到底我就是書奴是吧?

就在那一秒,我猛地被五色雞頭往後一拉,獸爪擦過我的臉,眨眼之後我看見剛剛還在入口處跑來跑去的一具白色骷髏當場被他砸個粉碎,他的爪還勾住沒打爛的頭顱,在我眼前晃啊晃。

那個頭、轉過來......突然對我喀喀喀的笑。

「漾!鼻子!」

五色雞頭大叫一聲,我立刻反射性把背包擋在臉前。那個骷髏的嘴巴咬在我的背包上,「哇啊--!」我立刻把包包甩到地上,「不對!等一下!」我的背包!

骷髏頭一掉下去馬上滾開,咬著我的包包滾。

「還我!」我扯住包包背帶往上拉,結果一彈起的骷髏鬆開嘴,又往我臉上撲!

五色雞頭的動作比它更快,一爪就把整個頭顱打成白色粉末,「你要注意一下,這個東西沒有肉,很喜歡咬別人的肉去當它的肉。」

......

其實我有點想問等它咬完之後會變怎樣。

「還漫簡單的。」五色雞頭彎下腰,把爪插到草地裡,呼的一聲把整塊草皮都給掀起來然後蓋到劍山上面。

呃、這樣算不算破壞學校公物......

就在草皮飛出去那一秒,我們兩個都愣住。

天啊啊啊啊啊啊啊!!!!!!!

草皮下有麵包蟲!

滿滿的到處都是、萬頭鑽動!

「啊哈哈......沒想到有吸血蟲。」五色雞頭完全不覺得自己有做錯什麼。

吸血蟲......

我現在想做的事情就是撈一把起來拋在雞頭的腦袋上把他的五色毛啃光。

而且糟糕的不只這些,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那個臭味越來越濃,讓我都有點噁心想吐,「什麼怪味道......」我聞的有點頭昏。

五色雞頭伸出手指、往下。

蟲的味道?

「你早知道有蟲你還掀草皮!?」我想發飆。

「我想說他們可能在劍山下面。」雞頭聳聳肩,「不過事實看來應該是我猜錯了。」他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很像吹泡泡的小瓶子,打開然後把裡面白色的水倒在草皮下的蟲身上。

不用半秒,我眼前突然爆出金紅色的大火。

「不過這個蟲火烤一下就好了。」

......

好,我記住了!

看著被鏡子蓋住的天空,我突然有某種感歎。

我幹嘛為了一本書這麼辛苦......

世界還真是奇妙啊......

「走吧,讓我們往下一站出發!」顯然玩的很樂的五色雞頭拖著我繼續往前走,被火燒過之後不只蟲、連劍山都剩下一點灰。

如果這個要陪,不知道又會被夏卡斯開出幾張罰單了。

※ ※ ※

不過,我的災難並沒有維持太久。

就在五色雞頭興致勃勃想要繼續往下個轉彎闖關的時候,隱隱約約的我嗅到一個香香的氣味,一個感覺上很熟、在哪邊聞過的味道。

「唉,他居然在這邊?」五色雞頭看上去蠻訝異的,他的獸爪幾個扭曲變形之後就恢復原狀了,「真是的,久久一次到圖書館只有迷宮有樂趣,這下不用玩了。」

你到圖書館不是要看書是要玩迷宮?

我的腦袋上落下一滴冷汗。

很快的我就知道他說這話是什麼意思了。

解答就在轉角之後我們所看見的東西。

那裡有一棵大樹、一棵人面樹,它的好幾根莖全部盤在鏡子的牆壁上,有的埋在地下,讓我慶倖沒和這棵樹正面對上的則是樹身到處都是血漬斑斑。

不知當是哪個要去圖書館的先烈犧牲掉了?

......為什麼圖書館裡面會有殺人樹......

站在樹前面的人回過頭,明顯已經知道我們兩個站在這兒,「嗯,兩位年輕的學生。」他微笑,很優雅的一個笑容。

我瞄了一眼殺人樹,整個像是被塗了膠水一樣僵硬,我懷疑它的根莖本來應該是會動。

站在僵樹前面的不是別人,「賽塔?」說真的,我還挺意外會在這邊碰到他的,尤其背景還是一棵死僵的殺人樹。

暗綠的眼睛看著我,他仍是微笑,感覺很像臉部抽筋之後固定化,因為他從第一次看到一直到現在都是這種表情。

「年輕的學生,今天您沒有與黑袍一起嗎。」

他問出了只要是人都可以看出來的廢話。

「呃、學長今天有工作。」而他另外找了一個神經質的暴走天使來替班,結果被我甩掉了。

「兩位也是要到圖書館嗎?」

他問了廢話二。

「我正好有事情也要到圖書館一趟,我們一起走吧。」賽塔伸出救命之手。

「不用......」

「好!我們快走吧!」我急速打斷五色雞頭的話,不用想也知道他想說什麼,他絕對想說不用你跟著我們也可以走,不過經過剛剛的草皮劍山之後我已經徹底對他喪失信心。

他絕對只是想玩!

百分之九百!

賽塔微微笑著。

很奇怪的是這次五色雞頭居然沒有找他麻煩,連一句話都沒有,只是悶著頭就跟在我們後面走了。

他會挑人是吧?

「我也有好一陣子沒到圖書館了,沒想到會多了那棵樹。」賽塔就走

在前面,一邊走一邊笑,「剛剛我也嚇了一跳,因為並不認識那樹,所以只好先制服它。」

認識?

你認識什麼!

這個迷宮裡面你認識什麼!?

我瞪大眼睛看著走在前面的賽塔,有一種他其實不像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的傻笑人物。

「迷宮每一個週期裡面的東西都會換。」五色雞頭搭著我的肩然後這樣說,「那個人把迷宮裡面所有的東西都摸熟了。」這句話他是小聲的靠在我耳邊說。

......

他是太閑嗎?

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有一種精靈是很閑的動物的錯覺。

而且他說制服?

他是怎麼制服?

那棵樹為什麼會變成僵屍樹!?

就在我回神時候,五色雞頭已經去搭賽塔的肩,兩個人低聲不知道在說些什麼事情,不過他們有換了另外一種語言,所以我聽不太懂。

他做出我做不到的事情,我好羨幕五色雞頭可以自然的去搭一個精靈。

不過話說回來,我們這一路不會走的太順暢了嗎?我覺得應該多少會發生點什麼事才對啊?

就在我這樣想的同時,走在前面那兩個人忽然停下腳步。

「嗯,又是新面孔嗎?」賽塔微微抬起頭,四周的鏡子映出我們三個人的影子,感覺上有點扭曲。

「你不要出手。」

我看見五色雞頭滿臉興奮。

賽塔,我拜託你千萬要搶在他面前出手!

正要這樣說的那瞬間,我的視線整個豁然顛倒過來。地板變成天花板、天花板變成地板,而且另外兩個人還站在天花板上。

「哇啊!!!」

被倒吊的是我!

※ ※ ※

「出來了!」

五色雞頭那一瞬間的表情看起來好像狗看見有肉骨頭飛出來,我懷疑下秒他會連我都一起轟了。

抓住我的腳的是一隻章魚。

為什麼路地上會有章魚!?

誰把章魚放在這裡!

而且還是一隻粉紅色的章魚!

「啊啊啊啊----!!」我差點腦沖血,整個人都發昏。靈魂出竅的那秒我看見章魚張開嘴......如果那是它的嘴巴的話!

為什麼章魚的嘴巴會有牙齒!他是老虎牙齒!

見鬼了這是什麼章魚!?

「你別亂動!」五色雞頭追上來,章魚的腳貼著鏡子一直在往後移,

而且它還黏在天花板上往後移,高難度動作!

賽塔也追了上來。

我想吐,被一隻章魚捉著晃來晃去有種快要吐出來的衝動。

然後我看見眼前一亮,還以為照慣例是阿嬤又要來晃一圈,不過那個光好像不是天堂之光,是銀色淡淡的光點。

不知道什麼時候超過五色雞頭的賽塔完美的躍身、一手扯住我的肩膀掛在我身上,詭異的是我連一點重量都沒感覺,「請忍耐一下。」他仍是微笑的說,然後就這樣掛在我身上,目光對上粉紅色貼壁章魚。

精靈靠近的時候那個香香的味道更濃一點,也更像學長身上常有的那種味道,軟軟的很難形容,像太陽的那種。

章魚猛然停頓下來,重重的一晃,就不動了。

我低頭看見賽塔微微張開嘴巴,感覺好像在說話、可是又不是在說話。

搞不好下一秒會從他的嘴裡噴出光束!?

我的腳瞬間松了,章魚突然放開他的觸腳,還來不及尖叫我已經摔下去、被賽塔穩穩的托著站在地上,「您沒事吧?」他伸出手給我拍掉衣服上的灰塵。

「沒、沒事。」我覺得我的臉一定都紅了,所以他一收手我就趕快退開。

「你把這東西弄成這樣我怎麼玩?」五色雞頭走過來,看了一下天花板上面,抱怨。

我跟著抬頭,愣住。

粉紅色章魚變成跟剛剛的樹一樣,僵硬不動,可是他還是黏在天花板的鏡子上面,張開有牙的嘴。

「他再幾分鐘就能行動了,不會妨礙到生命安全。」賽塔答非所問的說,然後微笑,又是微笑!

「這是怎麼做的?」我看著僵章魚,很疑惑。塗膠水嗎?

五色雞頭晃過來搭住我的肩膀,「這個沒人學的會,只有精靈才會用的,震動空氣的聲音。」他嘖嘖兩聲看著僵章魚,很有也想挑戰的感覺,「大概就是某種我們聽不見的波長透過空氣把他想麻痹的東西麻痹之類的。」

聽起來還真向某種東西麻痹獵物之後吃掉的本能。

「只是請他們暫時無法移動而已。」賽塔這樣說。

「如果波長強一點,聽說可以直接破壞對方的腦袋。」五色雞頭這樣告訴我。

......

其實精靈是生物化學兵器嗎!?

「我們不會做這種事情的。」精靈有點反駁。

也就是說其實這種事情你們辦得到嗎?

我突然覺得我以後沒事情還是儘量閃他們遠一點好了。

「啊啊,有賽塔在就沒得玩。」五色雞頭很遺憾的伸伸懶腰,我聽見謎樣的啪喳啪喳聲音,「那我不去圖書館了,你找到之後再借我吧。」於是,他揮揮手往後走。

我當場愣在原地。

他來真的只是為了玩迷宮?

......

不對,等等......

剛剛是誰說進迷宮就不能回頭的!?

可惡的五色雞頭!

騙我!

※ ※ ※

「您看起來好像不是很開心。」

賽塔仍是走在我前面一點距離。

不、其實我想應該是我刻意跟他保持距離,「沒事,就是同學......」不知道為什麼,看見賽塔我就一股腦的想說,所以我把五色雞頭跟千冬歲的事情全部告訴他。

我們兩個不知不覺就停下腳步。

他遲疑了一下,像是想什麼,也像是想告訴我什麼,「我認為或許您的友人並未像您所想的那般介意。」最後,他只告訴我了這句話之後又往前走。

千冬歲不介意嗎?

我覺得他好像很介意,我現在想到的都是早上他看見我跟五色雞頭混在一起那個表情,詫異跟呆愣,還有感覺上有點被背叛的樣子。

我知道那不太好受,因為我遇過很多這樣子的事情,總是在所有人確定我是衰人之後,就是最親近的朋友也好,我就成了他們口中嘲弄打賭的對象。他們也會跟我討厭的人混在一起,當親眼看見時,不舒服。我想千冬歲應該也是這種感覺,所以今天法陣一下課他就匆匆忙忙的走了,也沒像平常一樣留下來幫我講解一些有的沒有。

「可是我覺得......他很介意。」我跟著賽塔,納納的說。

然後他停下腳步,我才注意到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們已經走到了一扇大玻璃門之前,透明的門扉上畫滿了圖案與我看不懂的文字,應該是終點了。

賽塔轉過身,對我微笑,「男孩子們不是如此小心眼的。」於是他推開了玻璃大門。

那秒,我眼睛有點痛。

想哭。

我們還在討論的人站在圖書館入口,看起來應該是想出來,他手上抱著一本厚重看起來有點年代的書、還沾灰塵,白色的厚殼封皮、金色的字紋。

萊恩就跟在他後面,看見我進來也愣一下,然後突然勾起笑。

「這小子說你一定不知道學長的移動法陣怎麼畫,在這裡找了一下午的書才找到。」他說,然後拍拍千冬歲的肩膀,「我們兩個下午都翹課喔,怎麼報答我們?」

我還能怎樣報答。

千冬歲挪挪他的黑眼鏡,精光一閃,「反正下午的課少上也不會死。」

我突然很慶倖還好五色雞頭早早就回去了。

說到五色雞頭,我突然想起來跟我一起來的賽塔,想跟他道謝。或許他是對的,也或許在這兒學校的人永遠都是特殊的。

一回頭,我卻愣住了。

哪裡還有精靈的影子?

他離開了。

上篇:第八話 五色雞頭的挑戰     下篇:第三集  不同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