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 第二話 左商店街的間諜  
   
第二話 左商店街的間諜

Atlantis AM11:10

我害怕的看著地板。

說真的,圖畫會尖叫我就認了,這次連地上影子都在尖叫,而且叫起來還比殺豬淒厲!

「快出來吧,寶貝,我等的不耐煩了。」轉動地上的黑刀,萊恩一臉著迷的說。

我終於發現一項事實......萊恩把頭髮綁起來發動裡人格時候實際上是有點變態的!

其實會拿到袍級的人應該都有點怪。

然後我被人從後面呼了一巴掌,不用說也知道是誰,「你如果不想從腦誤變成腦殘就給我不要亂想。」學長發出低聲警告。

很早就說過沒人要你聽了嘛......

地上的黑影出現波浪紋,扭動個不停,像掙紮。

四周的行人......行人......行人們的臉上居然沒有錯愕害怕的表情!?就連一旁的店家好像都不怕被波及似的站在外面看好戲,中間的道路被空了出來,旁邊停滿了人潮。

他們現在是把這個當作拍電影看是嗎?

「年輕人,加油喔!」二樓的頂的兔子播報員突然用她的麥克風大力傳送,接著四周立即一秒鼓噪起來,都是叫好吆喝的聲音。

......

我實在不該期待他們有正常人類的反應。

萊恩向四周做了拱手狀,然後豁然一把抽起地面上的黑色雙刀。而就在刀起的那一瞬間,地面上的影子猛然像是水一樣整個脫離地面往萊恩撲去。

「小角色。」萊恩也不將那片黑影放在眼中,黑刀一轉就是直接甩射而出,原本應該落在他身上的黑影猛然又是一陣銳利的叫聲,眨眼就給盯上一旁店家的牆面上。

「看來只是使役。」學長看著那片被盯在牆上的黑影,這樣說,「這種程度的東西你應該也可以收拾。」

我抬頭看了學長。

我?

我可以收拾?

學長不會還沒睡飽吧!?

是叫我去被那個黑不拉幾的東西收拾才對吧!

「要給漾漾嗎?」聽見學長說話的萊恩回過頭,這樣問。

千萬不要給我!

紅眼看了我一笑,我發現學長勾起了很難解釋的詭異笑容,「給他吧,他也該實習一下我們平常做的事情。」

我倒退一步,想朝天吶喊。

「好。」萊恩豁然拔出他的刀,下秒幻武兵器就消失,一被解除箝制的黑影發出了尖銳的聲音,然後從牆上落到地上。

「換你。」

還來不及拔腿往後逃,學長已經一腳從我屁股踹下去,我差點跌在黑影上面。

「漾漾、加油!」喵喵揮手大喊,很樂的在旁邊看。

不要加油吧......我比較希望來救我。

黑影又開始動了,這次是圍在我腳邊團團轉,轉的我整個人都發毛,感覺它十分不友善。

「漾漾,用爆符。」千冬歲在週邊這樣提醒我,我才想起來我把學長給我的東西都帶在身上,不過與其用爆符我還寧願用移動符,這樣可以一秒逃走。

問題是,我還沒膽在學長面前逃走。

於是我只能硬著頭皮戰戰兢兢的把爆符拿出來。

第一次是黑色萬年排大炸彈,第二次是家用殺蟲劑,我正在想第三次不知道會跑出什麼。

「褚。」我看見學長在對我招手。

他良心終於發現要換我下場了嗎?

只見學長冷冷的笑,「你最好想清楚再用,如果像上兩次......」他比出一個畫脖子然後喀喳的姿勢。

......

我明白了。

這真是一個嚴重的威脅。

然後,問題來了。

如果它是一道黑影,我該用什麼解決它?

手電筒!?

不、不對,絕對不能用手電筒。先不管能不能用,我敢保證手電筒出現的第一秒就會有把銀槍直接把我腦袋射穿。

蠟燭?檯燈?

我一秒推翻掉我自己想的東西。

對了,我記得好像在哪個卡通看過......那個臺詞......嗯......

好像是燃燒吧小太陽之類的東西!

啪!

一聲直接又准又狠把我的腦袋打歪一邊。我看見了一堆花白花白的東西在我眼前閃亮亮。

「不准亂想。」

學長的聲音直接在我腦袋上響起。

※※※

我也沒辦法繼續多想了。

「哇啊!!」

從地上竄出來的黑影猛然卷住我的腳、往下拖。

完了完了完了--我今天就要死在這邊嗎!?

等等,我被往下拖?

一看見現在的情勢我差點沒昏過去。

黑影正卷著我往地面下拖去。如果繼續拖,可能等等要把我挖出來需要使用到鏟子。

「你想怎麼做?」我聽見學長的聲音,他站了離我有一段路的距離,「爆符就在你手上,你想怎麼做?」

我想怎麼做?

我當然是想趕快把黑影解決趕快逃走啊!

「看看你的四周,這是一個市集不是前兩次我們所在的無人空地,你、想怎麼做?」學長就這樣看著我,紅色眼睛銳利的注視著。

對喔,我差點忘記這裡四周都是人。

我想怎做?

於是我想起來剛剛萊恩好像是用刀就把這個鬼東西盯在牆壁上,所以照理來說應該可以用一般的東西對付他。

刀?

那就是刀!

可是不能太大把,因為我不會用大刀。

就在我這樣想的同時,黑影停止將我向下卷。

我看見了手上多了一把黑色的小刀......黑色的......美工刀......

美工刀......

我幾乎可以感覺到學長的殺人視線。

「漾漾!」喵喵猛然一喊,我看見黑影整個翻起來就往我頭上蓋。

想也不想,我立刻把手上的美工刀往地上一刺--

不管是什麼刀,總之可以把這個鬼東西釘住就好了!

我眼前整個都是黑的,接著聽見的是四周的人發出來很大的鼓噪聲響。

然後、亮了起來。我坐在地板上,看見的是前面的黑影被美工刀釘在地上,好像掙紮一樣的不停扭曲,美工刀四周冒著小煙,沒幾秒時間黑影就從美工刀為圓心慢慢的崩裂成碎片。

硬要找個形容詞的話,蠻像烤肉木炭被打碎的感覺。

我知道我形容的很爛,請自行想像。

就在黑影整片崩碎之後,我看見有條小黑蟲蹦出來,然後連忙往人群角落沖。

「別想跑。」學長快它一步,一腳就把蟲給踩住,發出啪啾一聲,「你以為我會給你帶資料回去嗎。」他用力揉了幾次腳底,蟲變成爛渣,沒了。

那個感覺好像在踩蟑螂。

「漾漾。」喵喵幾個人湊過來,七手八腳把我從地上拉起來,「幹的好!」她笑的很開心,順便幫我拍拍灰塵。

「就生手來說,算是很厲害了。」千冬歲推推眼鏡,然後下了結論。

「你再練熟一點,下次就可以考慮自己去接個人工作了。」萊恩拍拍我的肩膀這樣說。

自己接工作......

我突然想起炸彈跟殺蟲劑慘案。

還是算了吧。

「這個只是普通的使役,大概想先觀察一下學校附近的狀況。」學長把腳上的東西給蹭乾淨之後才走回來。四周的觀眾見沒有好戲可以看了,就紛紛散開,「沒什麼特別的。」

沒什麼特別你還踩死它?

學長看了我一眼,「沒人知道它收集了些什麼資料,當然得先殲滅它。」

我知道了......

「不過你這次的爆符用的還可以,如果照這樣子下去,應該是不錯。」我立刻抬起頭,看見學長勾起一貫的冷笑,「至少比其它兩樣東西都好。」

難得他對美工刀沒意見,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什麼其它兩樣東西?」喵喵看著我,閃亮的大眼中滿滿都是疑問,「漾漾還有用爆符做其它的東西嗎?」

我倒退一步,「這、這個......」

「應該有吧?」萊恩加入逼問第二人,「真羨慕喔,很快就學會爆符,當初我還是整整花了快一個月才控制爆符。」

並沒有學會。

基本上爆符到現在還是不受控制,光看每次出來的東西都很謎樣就知道了。

「別玩他了,你們還有沒有要買什麼東西?」千冬歲打斷話題,對其他兩人這樣說,「那個使役還不知道有沒有,剩下的話回學校再說吧。」

他的話立刻被其它兩人同意。

那一秒,我突然覺得千冬歲真是天使啊......當然不是安因的那一種。

「晚一點我還有工作,你們先回去吧。」學長說著說著,然後把他手上裝滿水晶的紙袋遞給我,「先幫我拿回去放,我直接到工作地點。」然後他把一把鑰匙放到紙袋裡面去,跟我房間的有點像,不過又不太一樣的鑰匙。

「唉?工作不是要換衣服?」我想起來之前好像有聽過他們在說黑袍工作一定都得穿衣服,可是紫、白兩色就沒有這種要求。

「偶爾一兩次沒關係,反正抓到頂多被訓誡一下沒什麼。」學長聳聳肩,一副很老練的樣子,「那就這樣,你們先回去吧。」

「學長再見。」喵喵幾個人很快就對學長打完招呼。

然後,在第二波人潮淹過來時候學長已經不站在原本的地方了。

「我們也該回去了。」千冬歲拍拍我的肩膀。

「好。」

※※※

「真羨慕黑袍。」

回到學校之後我們並沒有直接回到黑館,而是到學生餐廳去。

因為是假日所以餐廳並沒有開火只提供一些飲料小點心,不過還是有提供座位給學生們進去自由活動聊天什麼的,但是人數很少很少。

「咦?」我看著發出不明語意的萊恩,「袍級不是可以考嗎?一直考一直考不就可以到黑袍了?」那應該是像證照一樣的東西,一直往上考就可以了吧?

千冬歲噗的一聲笑出來。

「漾漾,其實袍級不怎好考。」喵喵放下手上的飲料,這樣告訴我,「Atlantis裡面至少有近萬人,因為包括了從小學到研究所之類的學級分別,可是在裡面包括老師也只有十五個黑袍。」

嗯......的確是蠻難考的。

不過我總覺得黑袍都不是什麼正常人,看看安因跟第一天的靈魂怪魔人就知道了,學長可能是裡面比較正常的吧?

「在這個世界袍級是全世界組織工會聯盟所設定的,就我所知道的現役黑袍者大約只有七十五人,其中Atlantis學院占了十五人,算是很大的集中地,在十五人裡面老師以及學校的職員占了十人16 K小說網…,學生占了五人。」千冬歲開始他的情報分析,「所有袍級裡面黑袍是最高等級的,所以在全部世界裡面可以暢行無阻,也遠比一般工作者優渥很多。」

只有七十五人......

也就是說黑袍是難考到爆三爆的等級嗎?

我突然很佩服學長,因為平常時候根本看不出來他是這麼偉大的人。

「附帶一提,現役的紫袍有三百四十一人,而白袍有一千六百五十四人,我們學院當中紫袍者占了六十五人而白袍者占了兩百零七人,在固定地點算是最多的。」繼續補上未完的話,千冬歲推推眼鏡,「所以在全部的異能學院當中,Atlantis一直是所有學院的領首者。」

然後我居然莫名其妙進了領首者、當紅的畸型學校當中?

「哈哈哈......」我很懷疑他們怎麼選學生的。射飛鏢嗎?

「不過聽說黑袍的死亡率也是最高的。」一直在出神狀態的萊恩突然插進話題,「上年的黑袍還有八十九人,今年現役的就只剩下七十五人,其中還有四個人是新任的。」

那就等於一年死了十八人?

我突然有點毛骨悚然。

如果黑袍真的有他們說的那麼神,那死亡率如此之高就很古怪。

不過萊恩把視線轉開,很明顯就是不想多說了,千冬歲跟喵喵也一樣,沒再多吐一個字,當然我也就不好意思問了。

轉移話題轉移話題......氣氛太尷尬了一點......

「對了,你們剛剛說的大運動會是什麼?」我想起來他們好像說黑影是什麼大運動會的間諜之類的。不過運動會需要用到間諜這麼嚴重的東西嗎?

我不懂。

還有,新生才剛進來沒多久,怎麼就會有運動會了?

好謎。

「你說的是全異能學院的聯盟競技大賽,每隔三年都會舉辦一次。」喵喵很認真的告訴我,「每所學校都會派出高等的高手參與,從現在開始往後數,十月十五會開始第一次淘汰選拔賽,所以很多學校都已經開始收集對手學院資料了,剛剛我們碰上的就是這一類的東西。」

「不過大家一定都有底,每次學校派出的幾乎都是袍級的代表,所以都可以知道對方是怎樣的敵手。」

袍級代表?

「我想今年一定也有學長的名單,雖然學長很年輕,不過綜合實力應該是近幾年裡面學生黑袍裡面最強勢的代表。」千冬歲喝了一口飲料,這樣說,「真期待今年的大賽,不過還輪不到我們這些人,還是等著看好戲吧我想。」

說真的,我覺得看好戲比較好。

「雖然有點失望,不過我們還是可以期待下學期的年度學院運動會。」喵喵同樣深感遺憾,「可以跟校內的人過招也不錯,學習經驗。」

我是說......我真的覺得看比較好,不管是哪一種運動會。

「漾漾很好運,一入學就遇到聯盟競技大賽,到時候可以看見各種異能學院的高手競技,保證一定讓你看到嚇呆。」用力拍拍我的肩,喵喵這樣說,「之前我想看都得等好久的。」

基本上不用看到各校高手,我現在已經是一天一小嚇三天一大嚇,都已經嚇到有點神經麻木了。

「競技大賽老師是不能加入的,全部都是學生,而都是兩人以上的團隊,萊恩你要不要考慮去找黑袍或紫袍的人合作?搞不好你今年就可以參加了。」千冬歲看向不知道是在發呆還是根本已經睡著的某人,這樣問。

過了半晌,萊恩才動了下,「我也是這樣想,所以已經拜託認識的人去幫我詢問可能性比較高的紫袍和黑袍者了,不過機率應該不大。」

他們討論的東西已經到了我完全聽不懂的境界了。

競技大賽袍集團隊概念什麼的我完全聯想不起來,一點都不懂。

「你們慢慢聊,我還有事情先回宿舍了。」

很尷尬,但是沒辦法。

因為我好像還無法融入這個地方。

※※※

匆匆走出學生餐廳之後我才松了一口氣。

自己跟別人不同早就知道了,可是真正在談話時後更可以感受到完全的隔閡,那種感覺很難形容。

說也奇怪,我跟學長還是五色雞頭混在一起時候好像比較沒有這種感覺。

「漾!」

說鬼鬼到。

雖然跟他說話比較輕鬆,可是不代表我非常想跟他混在一起,所以我立刻轉身,不到一秒領子又馬上被拽住。

「你每次看見我都想逃走嗎。」五色雞頭笑笑的說。

廢話!

當然想逃,我又不想跟你再去圖書館送死!

「有事情嗎?」皮笑肉不笑的轉頭,就算我對他意見很多也不敢直接講出來,畢竟我還不想被一個殺手喀喳解決掉。

「沒事情,我剛剛從右商街回來,遇到好玩的東西。」五色雞頭鬆開他的手,然後從口袋拿出一個透明的小玻璃瓶。

我瞪大眼睛,玻璃瓶裡面關著一隻跟被學長揉死一模一樣的黑蟲,「使役?」

「你知道?」這次換成五色雞頭驚訝了,「沒錯,是使役,順手抓回來的。」他晃了兩下瓶子,裡面的蟲被他轉的暈來倒去。

真的是順手嗎?

我懷疑他是手賤抓回來玩的,而且這個機率高達百分之九十。

「你買了很多好水晶。」看了我手中的紙袋,五色雞頭突然伸手從裡面拿了一個純紅色的出來,「很漂亮,選的真好。」

「那是學長選的,我只是幫他拿回來。」伸長手我想把水晶要回,不過五色雞頭晃了一下,就是讓我構不到。

「原來如此,我就說你怎麼會有那麼多錢買這種高級貨。」他彈了一下手指,然後紅水晶就在他手上消失,下一秒就出現在紙袋子裡面,「你這一袋至少也要花上四、五百卡爾幣。」

那不就是幾十萬?

我的手差點軟掉。

知道應該不便宜歸知道,實際上聽見大約價碼還是讓我心臟突然漏跳一拍。

太恐怖了。

「下次有空我們去逛右商街吧,右商街有趣的東西比較多。」五色雞頭搭著我的肩膀,提出了惡魔的誘惑。

說真的,我的確是稍微有點興趣,只是稍微而已,可是我不會笨到跟五色雞頭一起去,圖書館是個血淋淋的慘痛教訓,「有空再說吧。」到時候我會一直說我沒空的!

「好,那就說好了。」五色雞頭移開手,然後把他裝著蟲的瓶子放進去我的紙袋,「既然你對這個比較有興趣就送你啦,我再去多抓幾隻回來。」

拜託你不要抓了!

還來不及說,五色雞頭已經消失在原地了。

「......唉......」

現在我該學長把蟲放到腳底揉一揉嗎?

好累。

我可能老了。

上篇:第一話 休假     下篇:第三話 墓陵課的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