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 第三話 墓陵課的危機  
   
第三話 墓陵課的危機

Atlantis AM10:30

學長一直到墓陵課當日早上才回來。

學校課程時間一直都排的很奇怪,和我們以前學校不一樣,早上第一堂是法學,然後十點半開始一直跨過中午到下午兩點都是墓陵課,而之前因為都是上教材所以大約中午老師就讓我們下課、下午改成空堂。

不過聽說今天是現場實習課,可能就沒那麼輕鬆了。

「你有沒有帶爆符?」一踏進專業教室之後,學長第一句話就是這樣問我。

「當然有!」

我發現學長一進教室,整教室大約十來個學生都拚命盯著他看。

墓陵課本來就是冷門的課,所以人數都不多,大概沒有人會想到會有黑袍來選修這種基礎課程。

他直接就坐到我旁邊的空位,然後把黑大衣脫下來,裡面穿的是T恤跟牛仔褲,我這才發現大衣上面有很謎樣的破洞,感覺很像被什麼銳利的東西抓破。

......

還是不要問好了。

「我跟另外兩個外校的黑袍去處理獄界結界問題,快三天沒睡,都在跟惡鬼道的東西對峙。」學長勾起冷笑,自動自發的告訴我。

我真的不想知道......

「獄界?」一聽見這個名詞,原本正在各做各事的喵喵和千冬歲立即湊過來,幾個人圍成一圈,「聽說最近獄界跟妖靈界都不太安靜。」

學長笑笑的,沒說話。

我覺得他好像不是很喜歡跟別人討論工作上面的事情,從來沒有聽過他跟別人聊這些,除了偶爾他會主動講兩句。

「漾漾不是有看過妖靈界的嗎,跟萊恩和千冬歲在一起時候。」喵喵轉過來沖著我笑,「他們一向不是很安分,永遠都喜歡攻擊想要的東西。」

妖靈?

很耳熟的東西。

然後,我突然聽見學長哧了一聲。

對了!就上次莫名其妙被拉去風景好氣氛佳那個腐爛鬼。

「可獄界比妖靈界更兇狠,難怪學長要一次出動三個黑袍。」喵喵爆出愛心的眼睛又轉向她心愛的學長。

我眼前正在活生生上演一齣落花有意流水無情的戲碼,跟我老媽很喜歡看的芭樂連續劇一樣,愛到死都不會是你的那種,結果最後男主角絕對是別人。

「你也遇過獄界的手下。」將銀髮拉下來重綁,學長漫不經心的說著,他的音量很小,只有我們兩個聽的到,「比申惡鬼王。」

我想起來了!

間接害我想到黑色大炸彈的兇手!

等等!

現在看見學長在綁頭髮時候我想到了一件被我遺忘非常、非常久的事情,久到我自己都以為不存在了,「學長!」

「幹嘛?」可能沒注意到我會突然喊出來,學長有一秒錯愕。

「這個送你!」我急急忙忙從背包裡面抓出被我遺忘大概有半月多的小盒子,包裝精美的暗藍色,買了之後就一直放在裡面遺忘存在。

那天跟喵喵、庚去買的項鍊。

坐在旁邊的喵喵一看見我拿出盒子馬上瞪大眼睛,「不會吧漾漾!你現在才想起來!?」

反正我就是記憶爛。而且進學校之後被嚇到虛脫,根本忘記有這回事。

「?」學長瞇著眼睛,臉上有個大問號。

這讓我覺得奇怪,學長不是一向都聽的到我在想啥,怎麼會是這種表情?

然後他閉上紅眼、睜開,「項鍊?」

喔,原來還是在偷聽。

「漾漾你送學長項鍊?」千冬歲好奇的湊上來看。

學長將盒子打開,裡面是那個銀色狗牌項鍊,有一簇紅的像是要燒起來的火。是說,我上次買的時候這個火有這麼紅嗎?

「這是漾漾答謝學長照顧特別選的。」喵喵吃吃的笑,像是鈴鐺在響,「庚跟我都看見他找很久。」

實際上並沒有找很久,因為我不會買這種東西。

「答謝我?」

我聽見學長冷笑了聲。

就在喵喵好像還有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原本有點吵的教室突然安靜了下來。

墓陵課的老師來了。

※※※

我對墓陵課老師(其實應該說是教授)第一印象是:

沒印象。

他長的就是平凡的老頭樣,有時候講話還會咳兩聲,花白花白的看起來隨時會翹掉可是又不是很容易隨隨便便翹掉的那種感覺。

千冬歲說,他是一個紫袍。

第一堂上課時候我有看過他穿紫色的大衣來,只是很詭異的是,他穿起來不知道為什麼像壽衣,於是我覺得還好他現在不是白袍,不然就很像殭屍出棺了。

「各位...同學......現在請移動你的腳步......我們要到......第一實習場去了......」

看,他講話也是標準老頭快要斷氣樣。

啪一聲學長一巴掌打在我後腦。

「他是個好教授。」一眼看穿別人心事的學長簡單俐落的說。

能讓學長稱讚的絕對不簡單。

「對了學長,你前兩堂都沒來上課,怎麼知道老師都上什麼?」跟在班級隊伍最後面,我突然想起來這件事情。前兩堂學長都沒來聽課,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他給人的感覺好像就是都有聽課,很熟悉的樣子。

紅眼瞄了我一下,「我本來去年就要選修了,暑假沒事時候都在圖書館看關於這科目的書籍,沒想到沖堂,所以今年才選。」

意思就是你在家都準備好了?

我突然發現學長真是一個好學生。

老師帶我們走的路很奇怪,往專業教室大樓地下室之後穿過一條有點發光的小黑道,直直的就往前一直走。

「這好像是穿越隧道。」喵喵靠在我旁邊走,然後這樣說,「跟移動符是同樣的意思,不過這個比較費腳力,可一次可以傳送很多人。」

嗯......問題來了,那我們現在是要被送到哪邊?

「大概是某座墳墓裡面吧。」走稍前面的學長拋來這句話,「我聽說這位老師很喜歡求生遊戲,他會把學生丟到墳墓裡面......類似古代巨型墓陵那種,然後要運用課堂所學自行逃生。」

這些我從來沒聽過!

我一秒看向慫恿我填課的喵喵,她也是一臉驚訝。

很好,喵喵也不知道。

而上兩堂該死的教室課我根本一字都沒聽進去。

「這樣很好啊,可以就地野戰實習。」千冬歲推了一下他閃閃發亮的眼鏡,勾起一種詭異的笑容。

只有你好吧!?

「學長你怎麼知道這件事情?」喵喵連忙追問。

「因為去年我在保健室睡覺時候看到的,有一大票人身上掛著白骨跟詛咒幽靈跑去求救。」

......

我不玩了。

「你要去哪裡。」學長揪住我的領子,第一回逃跑失敗,「已經到了。」

整個隊伍都停了下來。

就是那個光!

隊伍前面有一點光,光前有個老頭兒!

「各位同學......我們已經到了......第一實習現場......鬼王塚......」

什麼怪名字!?

聽起來非常不妙!

「這是獄界與精靈族大戰時候......據說曾經虐殺一百多名精靈......的地獄鬼王......之後被聯合封印......埋在這裡......」老頭兒講話斷斷續續,只差沒有斷氣,「精靈們在此地做下了......很多封印......後來鬼族陸續的來此......也放下了不少機關......所以這就是我們今天的功課......到中心點之後拿回......學校徽章......就過關......」

我現在覺得他如果是要我們去類似神鬼傳奇那種埃及金字塔還算是好一點的天堂,至少我還知道木乃伊曾經人類。

地獄鬼王是怎樣啦!

還被精靈聯合封印又是怎樣!?

叫學生組成去死去死墳墓團對嗎!!

「精靈跟獄鬼族大戰?」學長的表情變的有點怪怪,像是自言自語,「那不就是耶呂鬼王塚......?」

為什麼你會知道!?

學長突然看向我,「我以前學習精靈歷史時候,裡面記載了大約一千多年前的舊史中有一段大事記,耶呂鬼王跨越了獄界降臨到世界上,捕捉了許多安棲之地的精靈殘殺致死,就連靈魂都讓他當做糧食而吞噬,是當年的最大災難。」

簡單說就是連死後都魂飛魄散嗎......?

真是可憐。

「後來精靈族中的冰牙族精靈三皇子聯合附近一帶的貴族精靈們將耶呂鬼王重創之後鎮壓,將他的屍骨藏在最冰冷的地底下,從此不見天日。」

是說學長明明在說很悲慘的故事,可是他的口吻怎麼越聽越像在講鬼故事?

而且他講的是等一下我們要進去的那個鬼地方的故事啊!!!!

「可是我聽說鬼王塚的屍體好像會作祟耶。」千冬歲靠過來,開始跟著講鬼故事,「鬼王塚聽說有很多精靈族的寶物,所以來冒險的人很多,可是卻沒聽說有活口。」

靠!那還叫我們來!

我第一個念頭是想沖上去砸老師的頭。

「請各位同學......珍重......」

下一秒,那個光前的老頭兒就這樣平空消失了!

我生平第一次如此想說髒話。

※※※

「時間到了。」

就在學長說完話的那一秒,我突然覺得腳下一松,那條黑色的道路突然不見了,整個人都踩空。

「哇啊!!」

我們從半空中被拋下。

我看見下面整個都是黑的,那個光已經消失了。

「『冰之翼、水之器,糾羅纏結蛛網、現!』」在我旁邊的學長顯然鎮定非常多,一下子就拿出一個藍色的圓圓珠子霹靂啪拉的念了長長一串。

黑暗中,我看見一個透明又有點銀白的東西從學長手中竄出來,然後像網子一樣四處擴散。不用幾秒鐘之後我摔在一個冰涼涼的東西上,四周也傳來咚咚咚的聲音,幾個學生在另外一邊滾成一團。

很快的我們全部都發現,我們摔在一個冰做的大蜘蛛網上面。

「點光。」喵喵立刻爬起身,一彈指,她的掌心上出現了一簇火,四周微微的亮了起來,「下面有東西。」說著,她將那小火團往下丟,然後蜘蛛網下面立即明亮。

全部摔在網子上的學生們都倒抽一口氣。

蜘蛛網下不到幾尺的距離就是銳利的尖刺山,剛剛如果直接摔下去九成十全都變成肉串,接著就會END,下臺一鞠躬。

我的腳有點抖。

「哼,小意思。」學生裡面有人用鼻孔噴氣式說話,然後他站起來,「不用這個東西我也可以走。」

他手上多了一個銀色的小翅膀,然後整個人浮起來往外飄。

「啊啊,A班的人都覺得自己比較優勢。」千冬歲伸了伸懶腰,涼涼的說,「要不是學長動作快,他們還得狗吠哩。」

我很想說,學長也是A班的,不過他是怪胎。

「褚。」有只冰涼的手搭在我脖子上,然後耳朵出現鬼吹氣,「不想被我在這裡捏死棄屍,就給我不要亂想。」

「啊啊!!」我往前彈,後面出現了陰惻惻的學長鬼臉。

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了啦!!

一見到自己的同學走了,有幾個一樣是A班的人也陸續離開冰網,然後是B班的人,到最後網子上剩沒幾人了。

「時間也差不多了。」見到四周大約只有我們,千冬歲突然露出邪笑,真的是邪笑,會讓我想到萊恩裡人格發作時候的詭異笑,他們還真不愧是好搭檔,「人都走光啦,我們可以慢慢來策劃一下路線圖了。」

「嗯嗯。」喵喵立即湊過來。

那一秒,我看見狐狸跟貓。

「雖然我不擅長戰鬥,不過可別忘記我是雪野家的人。」千冬歲說這話時候看了學長一眼,然後又對我笑了一下,「漾漾要看仔細喔。」

他彈了一下手指,四周立即浮出來好幾團青白色的鬼火,整個空間都被照亮。我才看清楚原來我們在墓塚裡面的一個小房間,四周都是牆壁,只有底下有個小門,估計剛剛那些人應該都從那邊走了。

「降神、歸一咒、西之虎鬼馳奔之路。」千冬歲唰的一聲手上突然多了四張白符,眨眼就著了白色的火,感覺有點像在看特技。

火燒盡,奇怪的是灰不是黑色的居然是銀白色的,然後從千冬歲的手上落下、停留在他胸前的半空中,「指路與預咒,先占後蔔,現。」

銀白色的灰立即湊在一起,然後分裂,變的有點像簡便地圖感覺。

地圖然出現了幾個移動的小光點。

「這就是雪野家的追蹤術嗎。」學長彎起了唇,感覺好像頗有興趣,「真不錯,這一手不簡單。」

千冬歲也笑了,「不只追蹤術,還可以預知他們會發生什麼事情,例如最前面那組在左上角光點,他們很快就會玩完了。」

就在千冬歲說完的不到幾秒後,銀色地圖上的某處光點突然碎開。

一個慘叫聲從遠方回蕩到我們這裡面,淒厲到了極點。

我整個人都毛了。

他們是A班的對吧他們是A班的對吧他們是A班的對吧他們是A班的對吧............

那個慘叫聲代表什麼!?

「接下來是右下角第三小組。」

兩秒後,光點爆開,第二次的慘叫回蕩在小空間裡面。

「然後中央第五小組。」

同樣的光點爆、人慘叫。

過了大約三十秒之後,千冬歲才彈了一下手指,四周的鬼火跟銀白色的灰燼同時消失,「這三條路的機關已經都報銷了,可以選你們喜歡的走,第一階段的路都指向同一個地方,第二層才是迷宮。」

所以你讓別組人先去送死是嗎......

「放心,醫療班應該會在這裡待命,他們還死不了。」學長豁的站了起來,「走吧,下去了。」

下去?

我有一種很不妙的預感。

然後我的領子突然一緊,「準備好了沒有?」學長笑的很邪惡,「飛吧,小子。」

飛!?

不用半秒我立刻理解他的話,因為學長拽了我直接往出口砸下去--

「哇啊啊啊啊啊-------」會死會死會死這次會死!!!我看見很多刺在我眼前飛過去,閃閃發亮、晶瑩動人。

可是我飛不到門口那麼遠啊!!!

接著我看見喵喵也蹦了下來,往我身上一踩借力安全滑壘,然後我整個人往下墜,「漾漾!拍手!」她伸出手往我身上一扯,把我整個人往出口處摔出去,動作非常像被人柔道摔出滿分,然後我摔的頭昏眼花。

沒有更溫柔一點的方式嘛!?

※※※

「點光。」

最後一個下來的學長拍了一下手,四周立刻亮了起來。沒有喵喵那種火焰,不過光是直接從牆壁上發出來的,整個石牆路都閃閃發光。

「漾漾,你還活著吧?」還算有良心的千冬歲走過來把我從地上拉起來,「別躺在這裡睡覺,會有墓蟲跑來吃肉。」

我立刻從地上彈跳起來。

眼前出現好幾個分別的道路,大概有七、八條,都是石牆路,天花板也是石頭壓頂,感覺好像很不穩會隨時崩塌。

「第一條、第四條、第七條都可以走。」負責記住剛剛地圖的千冬歲這樣說,「第六條還沒有人走過,不過路上也有機關。」

「那我們就走第四條吧。」學長看了一下,然後指著最中間的路,「其它兩邊的血味很濃,我怕有人會吐。」

不好意思會吐的那個是我喔!

「沒問題。」喵喵和千冬歲異口同聲的說。

我有很大的問題。

關於人身安全的最大問題。

「誰管你人身安全,快走!」學長舉起腳從我屁股上踹下去,差點我整個人飛出去摔個狗吃屎,不過還好我經驗豐富、站穩了!

我只能硬著頭皮往前走。

可是,為什麼我要走第一個!?

「據說耶呂鬼王性好血色,當年的精靈每個都慘遭淩辱,等精靈大軍攻進來時候,到處都可以看見鮮血與肉塊,還有已經扭曲到看不出原樣的精靈......」走在我後面的學長很小聲很小聲的在我耳邊細語,「就像呢......你現在快踩到的東西一樣......」

我愣了一下,本能性的低頭往下看。

有時候,人都是犯賤自找。

低頭看是一種錯誤。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有個人頭滾在我腳邊,新鮮的,還在噴血,他的眼睛翻白死死的盯著我看。是剛剛先走的學生之一,四周散滿了血跡和肉塊,還有斷的到處都是的切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會崩潰!我一定會崩潰!

就在這麼驚悚一順,我居然聽見有人在笑,有人在竊笑!發出細細的聲音在竊笑!我轉過頭,在竊笑的那個居然是學長!!!

學長今天變得特別邪惡。

上篇:第二話 左商店街的間諜     下篇:第四話 過往的精靈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