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 第四話 過往的精靈們  
   
第四話 過往的精靈們

Atlantis AM12:26

我完全不記得我是怎樣走出那條通道。

因為我腳軟了,好像是千冬歲硬把我拖著走完,然後一直到出口時候學長還在偷笑。

我懷疑他是不是沒睡飽會變邪惡?

尤其聽說他已經三天沒睡了。

「接下來往下走。」喵喵站在往地下的地孔旁邊,「鬼王塚不知道當初建立時候有多深,可能還要走很久。」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如果要繼續走很久的話,那下午另外一堂課不就不用上了?

「放心,通常實習課過長的話,第二堂課會適時調整,就不用去上了。」蹲在地孔旁邊的學長拿出一條很像是細繩子的東西打了幾個結,然後就綁在地孔的入口處一個石柱,「我先下去,然後褚、米可蕥,最後千冬歲。」他鬆開手,把剩下的繩子拋進去地孔裡面。

「好。」

點點頭,學長就沿著細繩往地孔下滑下去,一下子就消失在黑不見底的地穴裡。

這個會不會斷掉啊?

我看著細繩子有點怕怕的。

「漾漾,換你。」喵喵發出聲音催促我。

算了,不管他,反正跟著下去一定沒錯!

我用力深呼吸了一下,然後抖著手拉繩子,硬著頭皮往下爬。

一下到地穴之後,可能是因為學長先開到了,下面全部都已經亮起來,很清楚的可以看見我們是從某個大廳的天花板破洞往下爬,底下空曠整片,只有一些很像是擺飾的不明物體。

學長已經站在有點距離的地面了。

天花板有夠高,大概是一般住家又挑高兩三層那種,我死命的抓著繩子一點一點往下爬。

「看來已經有人經過這裡了。」學長彎著身,在地面敲了敲兩下,哪邊有幾個鞋印踩在久封的塵土上,「不過他們沒有仔細看。」

我跳在地上,然後上面跟下來喵喵,最後一個是千冬歲。

「這裡好像是第三大廳,鬼王曾經用來做樂的地方。」蹭開地上的灰塵,千冬歲這樣說。

地面隱約好像畫著什麼圖案。

「當年精靈軍隊攻入鬼王之城、也就是這裡,將鬼王封入最地底處之後將城整座沉入地下當中陪葬,所以這些都是當年留下來的遺跡。」學長繼續歷史講古,他拿出一紙白符,「這是風使符,『風卷』。」他放開手,白符落地的那一秒就卷起了小小像是颱風的東西,然後整地上的灰塵都被封刮著跑。

這比萬能吸塵器好用啊!

啪一聲學長往我後腦杓重擊一記虎掌,「吸你的頭!」

我就知道我應該離他遠一點。

抱著後腦,我往千冬歲那邊靠一點。

不用幾秒之後,滿地的灰土全部被吹開,底下居然是透明的,牆壁上發光照在上面閃閃發亮,像是水晶一樣。

「好美。」喵喵也看呆了,透明的地板下面好像有水流,扭曲變形。

「水華,這是高等的魔晶石,沒想到鬼王居然會用這種東西當地版。」千冬歲看著地板這樣說,「上面有字。」

他沒說我還注意到,地板上有一些淺淺的痕跡,看起來很像小蟲扭來扭去,全部都是我看不懂的玩意兒。

「這好像不是現在的通用文字。」喵喵蹲在地上摸來摸去,那些蟲字的範圍很廣,幾乎寫滿了大半個地板,因為有水流的關係所以看的不是很清楚。

耶?現在的通用文字?

我怎麼不知道有這種東西?

「你讀完一學年之後就會開始學了,通用文字是必定要學的一門課。」學長站在我後面,涼涼的說到,「現在的世界共用的一種文字......跟語言搭配。」

就類似英文中文日文那種東西嗎?

那我該死了,因為我記得我的英文非常爛,爛到老師想跳樓,這說明了我的語文很難好的起來,現在又多了一個啥鬼通用文字。

要命!

「嗯,這應該是某種種族文字?」千冬歲也蹲下去看字。

終於有一個千冬歲看不懂的東西了,老實說我一直覺的他像小型圖書館還是情報收集中心,原來也有他不知道的。

不過大家都蹲下去我沒蹲很奇怪,所以我也跟著蹲下去。

「聽說水華魔晶石中蘊含了魔力,我想鬼王應該是拿來吸收用的才會這麼大一片。」千冬歲看了我一下,然後推推眼鏡下了結論。

基本上,我根本聽不懂什麼什麼石,管他是路滑還是水滑,我一直覺得這個地方怪怪的,不太想繼續呆著。

「這是精靈文字。」學長一腳踩上地上的爬蟲字,完全沒有古跡得來不易要好好珍惜的道德感,「精靈族的通用文字,只有精靈族的才看的懂。」

那為什麼你知道!?

學長用一種很鄙視的目光看我。

好吧,我知道因為你是學長、你是萬能的天神,當我多想。

「上面記載了鬼王一役的相關事情,你們要浪費時間在這邊聽嗎?」學長好像很滿意我的答案,勾起冷笑這樣問。

「我想聽!」喵喵蹦起來,舉手。

「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知道。」小型情報收集中心的千冬歲推著眼鏡站起來,發出精光一閃。

我不太想聽......

我想快點到終點然後回去......

不過很顯然,沒人理我。

我哀怨的從地上爬起來,因為我覺得繼續蹲等一下會被學長拿來墊腳。

學長踱著腳走了幾步,然後瞇著紅眼把地上的文字都大約掃了一下。

「這是秋天的事情,時間在風之深淵的精靈王上任第二年。」

然後,他停下腳步開始講古。

※※※

『這是風之深淵精靈王繼任前一位的第二年,當秋天的金楓落下之時,我們收到如此震驚而可怕的消息。

在西方一帶出現了耶呂鬼王,他打破時間的禁忌將城池設立在西之丘上。而安歇之地的精靈們尚未來得及脫離此地,當所有人收到消息時已經是惡耗的開始。

西之丘的歌聲不再,僅有數位當時被送走的精靈們來通報消息。

我與父親兄長們商討過意見,但是鬼王的勢力坐大,父親們認為精靈族不夠力量對抗如此邪惡之事,只做了消極的抵抗;可我認為是情不該如此下去,先是西之丘,當冬天來臨時後北之雪邊境也逐漸傳來有精靈噩耗之事。

於是我便與眾多精靈貴族們達成了協定,領起了精靈軍隊往西之丘前來。

然而慶倖的是,此事有許多精靈族們共襄盛舉,以至於到達西之丘這片舊有安樂之地時人數已經壓倒性的超過盤據在此的鬼眾。

軍隊在外環戰鬥了兩日,終於攻破了第一大廳,並且在第四日時收下了第三大廳,估計應該很快就能夠將耶呂鬼王等眾拿下。

於第三大廳記筆』

「這就是上面寫著的全部翻譯。」很快速把字翻譯給我們聽之後,學長停頓了一下,「最後沒有屬名,但是我想大約是當年發動攻勢的冰牙族第三王子寫的,可能是給隨行在後的書記能紀錄下來。」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學長在翻譯這些東西時候,表情有點怪,好像是......想些什麼?

喵喵做了一個雙手抱胸然後微蹲的動作,感覺很像祈福還是祝禱之類的什麼。

「原來這是紀錄而已。」千冬歲應該是一字不漏的記下了,然後點點頭,「看來其它大廳應該也都還有類似的字。」

「可是我們沒時間一個一個去看。」結束之後,喵喵搖頭,「時間有限。」

「我知道。」哼哼了聲,千冬歲看起來表情很遺憾。

如果沒有時間限制你是打算一個一個去找是吧?

我打從心裡認為千冬歲應該是畢業之後會每天在墳墓裡面鑽來鑽去的種人。

「這些是精靈記的東西,應該可以在新史裡面找到相關的事情,你回去之後到圖書館看看。」學長拍拍手,四周變的更亮了一點,整個地板下的水都在發光,「如果這裡是第三大廳,那照上面寫的我們應該很快就會到鬼王當年被收拾的地方了。」

我突然覺得我好像身在觀光旅遊團,接著請讓我們參觀當年鬼王被殲滅的案發現場之類的。

紅眼看了我一下,我立刻下意識保護頭部,不過居然沒有被巴,學長轉開視線。

神奇!

不過喵喵跟千冬歲也不太對勁,兩個人都看向四周。

怎麼了嗎?

「漾漾、趴下!」

就在千冬歲喊了一聲之後,整個地面都在震動,轟隆轟隆的聲音從我們剛剛下來的地孔傳來。

「快趴下!」不知道什麼時候在我後面的學長一巴掌把我打倒在地。

他一定是復仇!

公報私仇!

我看見透明地板下面的水晃動的很厲害,然後有東西浮上來。

蟑螂?

黑黑的,黑金黑金的發亮,很多腳,正在狗爬式。

「有人動到大機關了!」我腦袋上傳來喵喵的聲音。

水下面的黑金色不明物體(疑似蟑螂)的東西越來越多,飄動。我有點想告訴正在抬頭看天花板的那三個傢伙。

我覺得這東西很眼熟,很像在哪邊看過。

有土塊掉在我臉旁邊,大概是被震下來的。

接著,我看見恐怖的事情。

有一隻黑金色物體突然踩住它同伴彈跳起來,黏在地板的另外一邊,我們的視線相對(應該是,因為蟲的眼睛太小了我也不確定)。接著,巴掌大的黑金蟲突然抖了兩下......露出了......如同鯊魚般的......鋸尺狀牙齒!!!!

「啊啊啊啊啊啊------!!」

我想起來了!

它很像神鬼傳奇裡面的聖甲蟲!

※※※

脖子突然一緊,我被人從地上拽起來。

「剛剛那個機關把墓蟲放出來了。」千冬歲拉著我往後退,可是整個地板下水裡都已經爬滿了黑金色的蟲,它們露出詭異的牙齒,開始咬地板下。

「快走!」喵喵連忙推著我們往外跑,「墓蟲牙齒很利,地板會被咬穿。」

我突然想起電影裡面的情節,此蟲愛好鑽人皮,然後把人當成儲備糧食一吃三千年;油水木乃伊老兄就是最佳案例。

不過喵喵只走了兩步就往後退。

大廳唯一的出口已經爬滿了小黑蟲。

「別讓我知道是哪個白癡啟動機關的。」千冬歲發狠了,四周飄滿了詛咒鬼火。

地板下發出哢呲哢呲的聲音。

「『風卷成型』。」

學長拿出了印有跟剛剛一樣圖騰的白符,然後我感覺到好像有風刮過,他手上多了一把有點透明的槍,槍上有著銀色的圖騰,「這個地方不能用爆符,地板會打壞。」他用槍底敲敲魔晶地板,然後把白符遞了一張給我,「風使符跟爆符的使用方法一樣,不過你最好不要給我想出吹風機那種東西。」

啊,我倒是沒想到有吹風機,我剛剛的第一反應其實是電扇。

「那個也不准!」學長發出最高警告。

我知道了。

「『與我簽定的物,讓包圍者見識你的型。』」喵喵拿出了黃綠色的幻武大豆。我看見了頗像美少女變身的那種光芒,從大豆突然伸展開然後卷住她的手,接著往外擴張,「夕飛爪!」

光芒散去時候,我看見的是一個鋼鐵樣子的五指爪在喵喵的右手上,爪子是金銅色的上面有綠色圖騰,看起來很漂亮。

「『風卷成型。』」千冬歲拿出了張跟學長頗像的白符,然後我看見他手上多了把跟萊恩有點像的大刀,不過它是單把、萊恩的總是雙刀。

「對付這種蟲夠快就可以了。」只拋下這句話,下一秒我看見學長已經站在門口,他四周像是狂風一樣卷起了大量的黑金色蟲,每個蟲都被切成兩半然後掉在地上,又被新的一批覆蓋上去。

他的確是很快......

快到很像鬼影追追追,一秒成型。

喵喵也很快的就追上去,不過她的目標是地孔下面,那邊正在下起蟲雨,我看見爪子劃過的地方好像都有綠色的線,掉在地上的碎蟲被一條綠色很像藤蔓的東西卷住。

聽說比較不擅長打鬥的千冬歲已經在學長旁邊輔助了,門口的大批蟲群一下子就變少,有逐漸被逼退的感覺。

然後,我覺得只有我什麼都不能做。

看著手上的白符,在這個第三大廳中,只有我什麼也不做。

四周的牆壁突然更亮了,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隱約好像看見水底在發光,在那些蟲底下好像還有些什麼東西,一點一點的發出亮亮的光芒,又很像是有一層銀粉慢慢往上飄。

那是什麼東西?

就在我想要提出疑問時候,我看見水下震動的一下。

接著,我手上的白符突然碎了。

※※※

四周卷起了白色的風。

我不知道他為什麼是白的,大概有點霧。

風就卷在我身邊,我的視線被蓋住,沒看見其它人,看見到處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這不就是傳說中的鬼打牆嗎!?

白色的風裡面我好像看見有人影晃來晃去,又好像沒有。不要真的是鬼打牆吧?我隨便想想而已。

猛地有個人影突然晃到我面前。

「哇啊!!」一個白白的人,不知道為什麼他沖著我笑。

應該是沒有惡意,我倒退兩步鎮定下來。

這個人感覺跟賽塔有點像,可是好像又不一樣,亮亮的有點會發光。

那個人就是一直笑,笑到讓我覺得他可能顏面失調表情抽筋,是說有時候賽塔也是這樣。所以,我開始懷疑我眼前看見的很有可能是個精靈。

這年頭是怎樣,精靈到處逛大街嗎?

疑似精靈的人看著下面,我也跟著他往下看,地板下面還是爬滿正在亂啃的黑金蟲,蟲下面有一層銀粉在發光。

然後他伸出手,手上飄著很多碎片,我看出來那個是白符的碎片。

不知道為什麼,我自然而然就伸出我的雙手,很像要捧住一樣。那個人又是笑(他可能沒有別的表情),然後慢慢的、把那些飄在半空中的碎片放在我的手上。

他握起我的手合著,然後拉著往地上、用力按去。

就是那一瞬間,我四周的白色風突然消失了,同時我感覺到整個地面震動了好一大下,整個人也被震的昏昏的沒啥感覺。

好幾秒後,我才慢慢聚焦。

一回神之後,我才注意到其它三人各站了一個地方,用一種被鬼打到的驚愕表情看我。

「呃?怎麼了?」甩了兩下頭,我從地上爬起來。

「漾漾,你怎麼做到的?」喵喵發出問句一。

做到?

「你看一下四周。」千冬歲第二發言。

順著他的話我左右看了一下,突然發現原本還在瘋狂賓士的黑蟲已經變成碎蟲泥了,到處一堆一堆的不會動了。

驚到,我趕快低頭,水底下也飄滿了蟲的碎片,然後被沖走,什麼都沒有了。

學長走過來,他手上的槍已經不見了。

我下意識倒退一步。

「我剛剛突然有好幾秒察覺你不存在。」他這樣說,「然後風符爆裂,你又出來了。」

我不存在?

難不成被外星人拖去洗腦了是吧!

說笑啊!

可是學長的表情不像說笑,「呃,剛剛水下麵好像有東西。」我指指下面,還好銀銀的粉還沒散,不然他們可能以為我眼花了。

「這不是普通的水。」千冬歲先說出聲音,「這是......」他沒往下說,不過我肯定他有答案。

看著水下,學長蹲下身,然後把手掌貼在地上念了幾個我聽不懂的字,水裡面的銀色東西突然散開了。

原來不是薄薄一層的銀色,是很厚一層的銀色,銀色的東西散開之後我們全部都倒抽一口氣。

在水下面最深沉的地方放滿了許多的棺材,透明的、很像水晶的棺材。

棺材裡面裝滿了東西,不過被覆蓋起來,所以也看不出來是放滿了什麼,隱約看起來有點像是人的樣子。

銀色散開之後我們才發現地板下面原來也有字,之前折光所以沒看出來。

「我們將死去的同胞葬在此地......守護、安歇,直到主神召喚所有的孩子回去......而我也將在此,永遠保護這些沉睡的靈魂不受汙穢干擾。」學長看著那些字,只有一點點,所以很快就說完了,「螢之森精靈武士,辛亞,光明的寵鷹。」

字下,有個棺材裡面並沒有被覆蓋起來,裡面躺著一個人。

他已經不會再發光了,只是很像沉睡。穿著盔甲手上抱著一把長刀,面容很安祥。

我愣了一下,這個人就是我剛剛看見的那個疑似精靈的人。

他已經不存在了,可是又仍然存在。

我們安靜了很久很久,直到學長轉過身,一個拍掌,四周起了小小的風,然後一層厚厚的泥土跟灰塵將地面整個都覆蓋起來,再也看不見透明的地面為止。

「我們走吧。」

上篇:第三話 墓陵課的危機     下篇:第五話 惡鬼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