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 第五話 惡鬼王  
   
第五話 惡鬼王

Atlantis PM1:30

「有人肚子餓了嗎?」

我們朝外大廳走了很遠一段路之後,突然有人問了以上此話,「我有準備午餐喔。」整隊中唯一的女性、喵喵做出如此體貼的發言。

所有人都看向她。

喵喵自動自發的從自己的背包裡面拿出了包裝完美的便當盒,而且還是四層的,「出發之前我有去餐廳買了簡單的食物喔。」

大概全部人只有她想到這件事情。

四周都是石壁,已經很深的道路當中。學長大約看了一下,「你們先休息吧。」

我想起來學長好像有說過他在工作時候是不吃東西的,不知道現在是不是也算在工作裡面?

「你們先吃吧,我不餓。」紅眼看了我一下,我覺得我應該是猜對了。

「這裡吧,這個裡面比較安全。」千冬歲找了一處很像小房間的地方,裡面空蕩蕩的只有一個很像石桌的東西。因為他的預知准,所以大家幾乎是完全沒有疑問的就往小房間裡面移動。

學長沒跟進去,就在外面徘徊。

「不知道還有多久才會到老師說的放校徽地方。」看著喵喵把便當一層一層打開,裡面放著的是很簡單的三角飯團,有很多種顏色,讓我想到萊恩的最愛。

「照這個速度走下去,如果一路上沒有碰到什麼的話應該再二十幾分鐘會到。」千冬歲在桌上按了一下,銀色的細線從他手掌下爬出來,畫成一小方簡便地圖,「這裡已經很下層了,再來就不是建築物,是當年大戰之後又挖通的地下道,所以直接往下走很快就到了。」

我看見銀色的地圖上有發光的小點在移動。

「看來還有兩組人馬尚未陣亡。」千冬歲勾起了冷笑。

說真的,一路上多虧了千冬歲雷達,所以我們幾乎沒有碰到什麼機關啊怨靈之類的東西,走的非常順暢。

「看來A班的人也不算差嘛。」喵喵拿出放在便當盒旁邊的小紙杯沖茶,然後放在桌上遞給我們,「我還以為他們的特技除了用鼻子說話之外就沒別的了。」

我注意到好像班級與班級之間處的不是很愉快,「A班不是所謂的資優班嗎?」

正要咬下飯團的千冬歲轉過來看我,「是這樣沒錯,但是分班標準並不是按照成績什麼的來分。」

不是按照成績?

「分班的標準是按照能力、統一性以及團體性來分。」千冬歲放下手上的東西,正襟危坐的告訴我,「學校選人時會依照學生的程度以及熟稔度加上他的背景等等分班,A班是年級中最團結也是綜合能力最高的一班,所以你看見的A班人應該全部都是用鼻子看人。」

就是個性很統一的意思?

「而B班就是比較次等一點,整合能力沒有A班的好,最後的C班......你應該就可以看的出來了吧。」他哼哼笑了兩聲,「在A班裡面應該很難找到世仇還是衝突的門派,因為這些東西全部給歸在C班裡面,C班是全年級中統合性最差、最不團結、還有可能會自己內亂打群架的班級!」

我明白了......

看五色雞頭跟千冬歲就知道了,他們兩個就是內亂的最佳代表。

「如果單比個人能力的話,C班的人不見得會比A班差,你看萊恩就是白袍了,而喵喵也是醫療班出身的。」

說的也是,萊恩的確很厲害。

我應該修正我本來的想法了。

原來我讀的不是後段班、是做亂班。

「快吃吧,學長還在外面等。」已經從醫療班升級為補給班的喵喵催促我們兩個。

被她這樣一說,我們兩個才想起來外面還有個人在閒蕩。

我瞄了一眼門口,正好看見學長走過去,銀色的發飄在空氣中,有點發光的感覺,也有可能是牆壁的光映在上面。

「為什麼學長每次工作時候都不吃東西?」我很疑問,然後拿了一個黑色的飯團咬下去。

噗!甜的,原來是紫糯米包豆沙!

「我聽說有些高等法術使用之前一定得淨身禁食,類似要請神明降體之類的,有可能是學長怕工作時候哪天會用到,所以儘量避免在工作時用餐確保最好的狀態吧?」喵喵隨著我的視線看過去,綠色的眼睛閃閃發亮。

原來如此。

學長真辛苦。

※※※

用餐完畢大概是快要十分鐘之後的事情了。

不知道是不是計算好,學長也正好從外面走進來,「休息好的話我們就繼續走吧。」他看了我們一下,又往外走。

喵喵整理飯盒很快,就是全部都往背包丟進去之後就好了。

「接下來下面都是挖空的道路,小心不要滑倒了。」負責領路的千冬歲這樣告訴我們,然後帶頭往旁邊不起眼的小路走。

與其說是路,感覺上很像獸道。就只是在地下挖了一條長的小道而已,我覺得現在我們比較像是在走老鼠或螞蟻打通的地方。

「這裡是當年精靈們為了把惡鬼王的屍骨鎮壓到最冰冷的深處費了幾日開挖出來的,本來有建階梯什麼的,不過後來全毀了;我想這個應該是後來的盜墓者重新挖的。」學長在我前面一邊走一邊說,因為地洞有點小,所以他要彎著身走,比較前面一點的千冬歲也一樣。幸好這個是往下的下坡路,所以走起來比較不會辛苦,而且還蠻順的。

越往下走,有一種越冷的感覺。

我聽見水滴的聲音。

「下面有水脈,可能會很冷。」喵喵抖了一下,捱著我身邊走,看得出來她好像也覺得冷了。

現在我有點後悔應該出來時候帶件外套,除了學長之外我們全都穿著短袖制服。

學長突然停住,我差點從他後面撞下去,幸好及時煞車。

「拿著。」他丟了一個東西過來,我連忙接住,才發現是一個紅色的小珠子,不過裡面的紅色紋路好像會動,我的手開始有點熱熱的,「我把火焰封在水晶裡面,可以取暖,不用耗費力量起火咒,你們輪流將就一點吧。」

就是簡便型暖暖包的意思嗎?

我磨蹭了一下之後就拿給喵喵,她看起來比我還怕冷。

「不用給我了,我不怕冷。」前頭的千冬歲傳來這樣一句。

然後我們繼續往前走。

越往下的路四周的石壁慢慢的出現了白色的霜,一個沒走好按上去手還差點黏住。我現在又覺得以後上這堂課除了要穿外套還要戴手套......

「差不多到了。」

就在道路冷到某一種極至點時候,千冬歲的聲音從前方美妙的降臨。

路在稍微變大之後,我們出了地穴、來到一個......好像是天然地底洞的地方。裡面非常大,而且閃閃發亮,不是學長弄的,好像本來就是這樣了,每個石頭上都亮晶晶的,折射出很冷的一種詭異銀光。

地底洞很大,感覺還通到別處,而在有一小段距離的地方有水聲,應該有地下河流。

大概幾公尺地方有個很像我們剛剛吃飯的石桌,不過有點大,上面有東西在發光。

「找到了。」喵喵很快跑過去,翻身跳上了大石桌,「校徽。」她笑笑的拿起了發光的東西,的確就是學校的校徽。

上面擺了好幾個。

「應該是照人數拿吧?」她看了一下,卷走了四個校徽。

「再來要往回走嗎?」我看著學長,他的視線不在校徽,而是一直看著河流的那邊,「學長?」不知道為什麼,他好像從進來墳墓之後就一直怪怪的,不知道在想什麼事情的樣子。

然後,他才轉過頭,「不用了,這個地方好像有設定學校的連接點,用移動符就可以了。」頓了下,紅色的眼睛看了我一會兒,「剛剛是因為墓裡面有精靈結界,不能隨意動用類似的東西所以才沒叫你們使用。」

他把我想問的東西都說完了。

我本來是想說移動符這麼方便的話應該一開始進墳墓時候就用的才對。

「那就可以回去了。」千冬歲從他的口袋拿出一張淡黃色的符紙,跟學長給我的不太一樣,不過看樣子應該也算是移動符的一種吧?

「你們先回去吧,我在這邊探查一下。」

其它兩人眼睛立刻亮起來。

「這裡面有什麼東西嗎?」喵喵好奇的問,「對了,埋葬鬼王屍體的地方在哪邊?是不是可以去看看?」她剛剛還冷的發抖,現在精神全部都來了。

說真的我也有點想看,因為好奇是人的天性。

不過聽說好奇心會殺死貓。

學長轉回過頭又看了我們一眼,「看那種東西沒什麼好處。」

「不過可以當成一種經驗吧?」千冬歲也盯著學長看,很顯然的他也是屬於非常想看的那種人。

學長感覺不太想讓我們去看的樣子,不過最後還是無奈的歎了口氣,「來吧。」然後他往剛剛一直在注意的河流那邊走。

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怪怪的,哪邊怪倒是說不出來。

越靠近河流越冷,等我們看見那條河流時候,全都愣了一下。

真的要說的話,這個比較像冰川,流動的水上面浮著冰,一塊一塊的,石岸邊全部結滿了透明的冰塊,很滑腳。

難怪下面會這麼冷!就是有個天然冷氣。

「耶呂鬼王的屍骨就埋在這個裡面。」

指著冰川,學長這樣告訴我們。

※※※

說真的,這裡......什麼都......

看不到!

我的眼前除了水跟冰之外、還是水跟冰。

「這有封印耶,怎麼可能那麼簡單被你看見。」學長往我後腦送一巴掌。

差點滑倒,我連忙拉住千冬歲,腳下都是冰很滑。

我這才注意到,除了我會滑腳之外,千冬歲差一點也一起被我拉著滾,然後喵喵則是沒有很靠近河邊,保持最佳距離。

站在冰上完全不動於衷的的只有見鬼的學長大神!

「這是冰精靈做出來的封印,理所當然都是水跟冰。」學長瞄了我一眼,冷笑,「既然你們都看過的話,該回去了。」

他在趕人,他真的在趕人!

我的第一直覺就是學長有某種東西不讓我們看。

「我想試試看能不能驅散這些冰,都已經走到這邊了只看冰跟水很不劃算。」千冬歲發出叛逆的拒絕宣言。

「這是絕對封印,不能隨便動他。」學長的態度也很堅持。

然後沒有再繼續說下去,因為地孔通到那邊傳來響聲,接著幾個人滾出來。

喔喔,是剛剛用鼻子講話的A班同學,灰頭土臉的,衣服也有點殘破。

「哼,我還當是誰,原來是幾個C班的在吠。」可能是帶頭的人繼續用鼻子說話,我看出來他是剛剛第一個跳出冰網的。他沒認出學長是黑袍的樣子,把他跟我們全部歸在一類,「怎麼,不知道怎麼回學校嗎?」

這個人長的有點怪,比我矮很多大概一百六十公分還不到吧?壯壯的,頭髮卷卷的,而且還有尖耳朵,看起來應該不是人類的樣子。

他旁邊跟著兩個看起來就是會魚肉鄉民......口誤,就是那種小囉嘍的應聲蟲人物,還一胖一瘦的非常均衡,樣子大致上也跟他有點像。

學長不做聲,只是一徑冷笑。

我看他也懶的糾正了。

「我們才不像某些慢吞吞的人,晚到了還不知道怎樣回學校,不知道不恥下問還想要探別人口風。」硬是把話題扭曲的千冬歲也學他們用鼻子講話,還抬起下巴四十五度完全表現出他的不屑。

我發現千冬歲有那種三姑六婆的吵架資質。

「你說什麼!」

按照小說的慣例,A班的發飆。

「聽說A班的都很厲害,你們可以看見冰河裡面有什麼東西嗎?」慣例二,千冬歲開始出言煽動外加諷刺,「不過我看你們應該也不行。」

「夠了!」學長開口遏制。

不過通常被罵瘋的資優學生才不管有沒有人出口制止,「當然可以看見!你們這些C班的三腳貓給我滾遠一點。」說著,我看見帶頭的A班人手上猛然多了一層金色的粉末,然後變成整片的往冰川裡面射去,「散去、顯我見之物。」

他的動作很快,學長還沒出手制止,金粉已經整個散到冰川裡面去了。

整個冰川都狠狠震動了一下。然後水上的冰散開,原本漂浮在上面的白色霧氣也像是被風吹走一般很快的卷開,我看見了透明的河水。

「你是妖精族的人對吧。」學長看著剛剛灑金粉的那個A班的人,「黑盔山的妖精使者用的是金花中練出的粉。」

妖精長這樣!?

我心中繪本的美豔妖精圖全都碎了。

我剛剛還以為他們是什麼藍色小精靈還蘑菇人。

「哼,C班裡面居然有人也有見識。」A班的妖精人繼續用鼻孔說話,「這種花粉只有貴族才可以用,怕了吧!」

旁邊兩個跟班也嘿嘿的笑。

他們真的很有團結力,看這樣就知道了。

學長冷笑,沒有繼續接話。

冰川顫動了幾下之後,整個水突然都變成透明了,然水中有我們剛剛在精靈的棺材大廳裡面看見的東西,很厚一層的銀色物體。

「聽說精靈的血會發光,上面也是......當年大戰到底死多少人啊......」我聽到千冬歲的聲音,很低,像是喃喃自語。

也就是說這層銀色的東西都是精靈的血囉?

原來精靈的血是銀色?

「精靈的血顏色會看不同精靈而不同,只是這裡的時間流動太久,顏色已經都被沖刷掉了,只剩下發光的色澤。」學長看著河裡面的東西這樣說。

這個讓我想到一樣東西。

原來精靈的血過期之後會變成水銀啊?

啪的一聲學長砸了我的頭。

「哼,這有什麼難。」A班的妖精人又灑出一把金粉,然後水裡面的銀色東西也慢慢散開。

我看見一個人。

一個男人。

一個非常高大的男人,他的身體整個嵌在河的最底部,七零八落的到處都有腐爛的跡象,很多地方都已經變成白骨、被水不斷沖刷。

巨人?

我估計這個人大概有三個我那個高。

他的臉有點恐怖,整個是糾結變形的,而且左眼睛下面還有一排大概五六個橫縫,看起來好像也是眼皮之類的東西。他的額頭有角、三個黑色的角,其中有兩個已經被折斷了,一個有裂痕。

應該是已經死掉的巨人不知道為什麼給我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我注意到千冬歲跟喵喵的臉色也整個都刷白,然後頻頻後退。

那三個A班的學生也一樣,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水底下的男人皮膚是紫色的,看起來很像過期發爛的肉,整個都是浮腫的,血管啊筋啊什麼的跟著水一直飄個不停。

我好想吐。

好噁心的死人!

「這個就是耶呂鬼王的死屍。」學長很鎮定的開口了,聲音在這邊突然變的非常清晰,「你們不是很想看嗎?一次看個夠吧。」

我隱約覺得學長在生氣,而且是非常不爽的那種。

「惡--!」喵喵受不了了,跪在一邊整個人都吐出來。

其實死屍並不是恐怖到會吐的程度,只是那個屍體不知道為什麼給人一種很重的壓力,像是會把整個內臟啊腦漿都壓爛的那種壓力,整個人都覺得脫力跟噁心。

原來這就是鬼王?

千冬歲把喵喵扶走,不再多待一秒。

我直直的盯著鬼王的屍體看。

不知道為什麼,我為我心中浮起的念頭感到恐怖。

因為我覺得,他應該會復活。

※※※

「褚!不可以!」

學長猛然叫了很大一聲,我根本來不及意識到發生什麼事情。

我看見一個黑金色的光,然後與一雙凹陷只有一半的眼睛對上。

發生什麼事情?為什麼地板震動?為什麼冰川突然翻騰?

我整個人都感覺不到,可是我聽見很多人的尖叫聲。

在我終於回過神有意識時候是被一個巨大的力道拽開,我整個人摔在都是石頭的地板上,全身都在痛。

然後有人把我扯起來,往另外一邊跑。

聚焦之後我看見我本來站著的河邊有只巨手攀在上面,手的指頭全部都爛了,到處都是白骨,接著是一股極度噁心的臭氣傳來。

拉著我跑的是學長,他把我甩到剛剛校徽的石桌另一邊,「千冬歲、以提卡,你們快用移動符回學校!」我才注意到陌生的名字是A班的那個妖精人,他也嚇的整個臉都是慘白色,兩個同半都腿軟了跌坐在一邊。不過我們這邊也好不到哪邊去,喵喵一直在尖叫,怕的整個人都抓住我,手勁大的恐怖。

當水中的手伸出了第二個拍在岸邊,接著是一雙眼睛露出來,黑金色的眼睛已經缺了半,然後他左眼下的橫縫全部睜開,是好幾個骨漉濁黃的眼睛,大部分都凹陷、爛了。

我終於意識到,鬼王不知道為什麼,活了。

就跟我剛剛想的一樣。

「漾漾,別亂動!」千冬歲整個人都在發抖,他把我跟喵喵扯在一起,又去把另外三個人連拖帶拉的也揪過來,「學長!」他拿出移動符,卻看見學長已經往鬼王那邊跑。

整個精靈大軍才能對付的鬼王......

我的手在抖,整個人都是冰的,一直冒冷汗。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侵害的異界之物見識你的殺。』」學長掌心上橫切出了銀色透明的長槍,「你們先回去、快點!」然後,他槍尖就是往鬼王的整排橫眼掃去。

我第一次看見學長的銀槍落空。

那只腐爛的觸骨手格在中間,長槍硬生生被擋住了。

鬼王看著他手邊的長槍,然後爛得只剩骨頭的牙跟嘴突然笑了,「『............』」

我很肯定他說了些什麼,因為學長臉色一變,可是我完全聽不懂那個爛鬼骨頭的話,他的聲音很低,可是又好像在尖叫,我整個耳朵都嗡嗡的痛。

那一排濁黃的眼睛突然轉過來,他的視線全部跟我對上。

接下來的話,我聽的最清楚不過。

「『讓吾復活的妖師......在哪裡!?』」

我突然想起來,很久很久之前......其實也不是那麼的久,追著我的鬼也說過很類似的一句話。

『妖師。』

那是什麼?

「千冬歲!」學長發出巨吼,然後他雙掌合起,打開手中突然出現了金色的粉像是大網子一樣朝鬼王罩去,可能沒預料到有這一手的鬼王整個都摔回水裡。

我記得剛剛A班的不是才說這只有妖精貴族才能用的粉嗎?

千冬歲整個人一抖,然後取出他的移動符貼在地上。

就在陣型要畫出同時,我看見有個東西穿過千冬歲的手臂,然後是鮮紅色的血噴在我的臉上。

「『誰都......別想走......』」重新爬起的鬼王用他詭異的聲音說著,整個地下天然洞窟都回蕩他的聲音,我的耳膜好像要震破。

千冬歲按著他的右手,全部都是血,而他手上的移動符已經整個都碎了。

有個藍色的東西擦過我的臉。

「止血。」很熟悉的聲音,我看見有個藍色的影子倏然冒出來格在我們中間,然後拉著千冬歲的手一按,血立刻被止住了,「你們馬上回學校,這裡的事情我們會處理。」與平常不同,穿著藍色大衣的輔長不再像平常一樣不正經的亂笑,他塞了另外一張符給千冬歲。

四周突然出現好幾個穿著深藍色大衣的人。

我想,這應該是學長說的埋伏在裡面的醫療班,因為他們的顏色不是學長他們袍級的顏色,然後裡面又混了好幾個穿著黑色大衣跟紫色大衣的人。

學長往後退一段距離,我看見有個穿紫色大衣的人拍了他的肩膀,那個人臉上帶著白色的面具,面具額心有個紅色的圖騰。

「哥!?」我聽見千冬歲訝異的喊聲。

「別耽擱時間了,你們會變成負擔,快走!」輔長用力一掐千冬歲的肩膀,然後退出了移動符的法陣。

我看見四周立刻被白色的光圈住。

下一秒,我就失去意識。

上篇:第四話 過往的精靈們     下篇:第六話 夜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