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 第七話 外校衝突  
   
第七話 外校衝突

Atlantis PM2:45

今天一整天我都沒有看見其它人。

千冬歲聽說還在休養,喵喵也沒有出現,就連晃來晃去的萊恩也不見人影。

下午只有一堂基礎的悶死人基因課,聽都聽不懂。

我覺得今天突然變的很安靜也很無聊,應該早早滾回宿舍去上網打網路遊戲好了。

「漾∼∼」

有個地獄般的呼喚聲從我後面飄來。

跑?不跑?

「不要一見到我就想開溜嘛。」五色雞頭從我後面搭上來。

早說過你既然知道人家想開溜就不要每次叫住我啊!

「我今天沒有要去圖書館。」第一秒我撂下狠話,「所以,有空再見。」最好不要見。

很顯然五色雞頭的目標就是我,因為他把我揪的很緊,完全沒有辦法掙脫,「那好,看起來你也沒有事情,我們一起去左商店街吧,我剛好缺水晶要買。」

「左商店街?」

五色雞頭居然會去如此正常的地方!?

「你要去右商店街也可以,不過我前幾天買的水晶在課堂上爆炸,所以今天要去找正常一點的東西,不然我遲早會被當掉。」他說的好像很哀怨,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在他臉上看見的居然是得意的笑。

你家水晶在課堂爆掉你很爽就是了?

「我聽說昨天鬼王的事情了。」五色雞頭搭著我往校外走,一邊走一邊說,「嘖嘖,這麼有趣的事情居然沒通知我一聲,我一定馬上翹課去找你們。」

那我覺得以後就算有類似的事情還是別告訴你好了,因為我覺得你來的話會越用越糟,最後可能不只鬼王復活,可能會出現異次元鬼王大巢穴之類的東西。

「兩位。」有個細細的聲音把我們叫住。

一回過頭,是熟悉的面孔,不過也好一陣子沒見到了。

「你們要出去哪邊的商店街嗎?」半路碰上的庚學姊微笑的走過來,「正好我也要出去一下呢,方便一起走嗎?」

「不方......」

「當然方便!」一把捂住五色雞頭的嘴,我馬上笑笑的回答庚。與庚一起走總好過跟五色雞頭一起買東西,有個名為教訓的東西我還謹記在心。

「那就打擾了。」庚無視於五色雞頭想要抗議的掙紮,然後沖著他一徑的笑,於是五色雞頭也只好放棄抗議了。

其實我有點慶倖,還好今天要去的是左商店街,如果五色雞頭堅持要去右商店街的話,我可能會把他砸昏然後自己回宿舍。

不過當然只是想想,大概我還沒砸到他就已經先被他做掉了。

「喵喵還在醫療班,可能要明、後天才會回班上,這兩天漾漾就麻煩你跟老師請個假囉。」庚就跟我並行著走,柔柔的聲音像是風吹一樣。

「喔、好。」

其實不用我說,今天上課我就覺得老師他們好像都已經收到這個消息了,喵喵跟千冬歲他們沒到居然也沒問什麼,點過名之後就一直上課了。

「庚學姊今天有看見學長嗎?」只是隨口問問,因為我今天一大早起床的時候學長就已經出去了,我想大概又是工作的事情,可是他的左手都斷了,還要怎麼工作?實在是想不通耶。

庚點點頭,「有碰到,我去探喵喵班時候在醫療班那兒有見到,好像是在拆藥的樣子。醫療班的技術真的很高超,看起來已經好的連一點痕跡都沒有。」她說,不過卻輕輕的皺了眉,「其實若是在校內受傷的話可以立刻復原的,只是你們去的鬼王塚不在校內,所以傷好的很慢,不幸中的大幸則是沒人死亡。」

對了,我記得學長有說過在學校就算死了也可以復活,可是在外面就不可能。

難怪昨天他們會那麼著急把我們趕回學校,難怪學長會說他的手傷好的比較慢些。

「另外,千冬歲托我帶話給你。」庚靠在我耳朵旁邊說,很小聲,似乎不是可以讓五色雞頭聽見的事情,「就算現在受傷了,也別跟不良少年走太近。」

......

很遺憾,不良少年現在就走在我旁邊。

※※※

左商店街依舊很熱鬧,兔播報員還是坐在老位置報著今天特價的商店。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人好像變多了。

「對喔,選拔賽時間快到了,現在混進來很多外地人。」搭著我的肩膀,五色雞頭四處看了一下。

於是我才想起來我已經入學將滿一個月了,依照喵喵他們提供的時間,再一個多星期之後就會開始大競技賽的初賽選拔。

快一個月......

時間真是飛逝啊......

我的年輕歲月就在尖叫聲中消失了。

「找到了,這間。」五色雞頭指著一間看起來黑黑的小店,跟喵喵他們上次帶我去看的水晶店不一樣。

「唉?這間?」

五色雞頭點點頭,「我要買詛咒用的凶水晶當然要這間買。」

這個還有分嗎?

還有詛咒用的是怎樣!

你到底都選修些什麼課程!?

「這裡面也有賣一些符紙,漾漾可以看看,空白的符紙可以自己畫出需要的咒陣,你可以學著自己畫看看。」庚倒是對這間店沒有太大的意見,只是微笑的這樣告訴我,「一般初級者的空符紙都頗便宜,你可以一次買多一些,就是畫壞了也不用心疼。」

符紙有分?

我還以為就是學長他們用的那種,只是顏色不一樣而已。

「我還不懂用符。」因為我還沒學過,唯一的印象只有上次千冬歲幫我找來的學長移動符陣型,而且難畫的要命,三十張處罰作業差點讓我畫到哭出來。

「放心。」五色雞頭又過來搭住我的肩,「哪邊不懂的大哥哥可以教你。」

我不用你教!

你只會畫出詭異的東西!

還有......「你跟我是同年吧!」

「啊哈哈,別在意這種小事情嘛。」五色雞頭用力拍拍我的肩,然後打開了黑商店的玻璃門,裡面立刻傳來一種詭異的味道。

一個甜甜的味道,可是感覺又苦苦的卷在喉嚨裡面不太舒服。

「這是銀秋的味道。」庚從我旁邊走過去,先進去店裡了,「對人體無害,是用來驅逐不同的使役,現在這個時間很敏感,很多商家都會用。」

簡單來說就是驅蟲劑就是了。

我跟著也走進去,五色雞頭才從後面跟上來。

一進去,整個屋子裡面都黑黑暗暗的,不過因為他架子上有陳列水晶,而頂上有一盞小燈所以還不至於看不到路。

「歡迎光臨......」

來了!電影中必備的黑店老巫婆、不是,就是那種詭異的老人聲音從櫃檯處......如果那也是櫃檯的話,就是一個大大的大理石檯子後面發出來。

「哈囉老張!」五色雞頭馬上朝櫃檯走去。

等等,他叫啥?老張!?

這麼平民又簡單易懂的稱呼是怎樣!?

櫃檯後有個人探出頭,詭異的是他並不是一個老人,而是一個......長的還蠻可愛的小孩子,大概十一、二歲那種年紀。

「又是你!」小孩嘴巴裡發出老人聲,聽起來還蠻詭異的。

「我來買上課用的水晶、詛咒課,你找一個好用的給我吧。」一點都不知道什麼叫做客氣的五色雞頭一屁股坐在大理石上面,對小孩指使。

小孩立刻鑽回大理石桌子下面,再上來時候手上已經多了一個盒子,「這是新貨。」他打開盒子,裡面有一個暗綠色的水晶,不過很奇怪的是感覺跟學長他們買的那種不太一樣,綠的有點詭異,好像會發出黑光。

「那就這個。」五色雞頭拿出一張卡片給小孩。

卡片我認得,是這個世界的儲款卡片,當初學長幫我辦好時候也有一張。

原來還可以當做刷卡用?

「漾漾,這個就是空符紙。」在架上找了好一會兒的學姊拿下來一盒東西。

我注意一看,是個白色的盒子,封著的。

「那個一盒兩卡爾幣,裡面有一百張,初級者用,是妖精族做出來的次等品。」小孩一看見我們在看這盒東西立刻發出聲音告訴我們,「拿來練習學校的符咒是最佳的紙品,為了方便學生寫壞揉掉心情不佳拿不出來,本店已經把他改成抽取式,一抽即可,很方便。」

抽取式嘞!

啥鬼!

不過我可以體會寫壞了揉掉要重寫拿紙拿不出來的心情,因為上次我被罰畫移動陣就是這種感覺,起碼撕掉幾十張的白紙。

「那我買這個好了。」既然庚大力推薦我也不好意思丟回去放,於是我拿著盒子到大理石桌子前面學五色雞頭剛剛一樣把卡片交給小孩。

大理石桌上面有個三角形的東西,上面有個溝槽,小孩拿著卡片往溝槽一刷,然後就還給我。

原來那個是刷卡機?

「客人是新學生吧?小店對新生都有打八折的服務,以後請再多多光臨。」小孩這樣說,然後從口袋拿出一個有包裝紙的小球給我,「這是甘梅球,請你吃。」

「喂!等等!」五色雞頭一腳踏上大理石桌,「我來這邊買東西買到死你也沒打折過!不要一看到年輕的就馬上打折!」

重申一次,其實我跟五色雞頭同年。

小孩用手遮著嘴,眼睛彎彎的,「我喜歡可愛的小孩不喜歡太老的。」

再重申,我跟五色雞頭真的是同年。

「靠!我也很可愛好不好。」

「嘔--」小孩的反應很直接,非常非常的直接。

「不好意思,我要買這個。」打斷兩人沒營養對話的是庚,她拿著一個包裝的綠色盒子放在桌上,將卡片遞給小孩。

小孩接過卡片,眼睛彎彎的好像在笑,「客人是個美女,小店對美女都有八折服務,以後請再多多光臨。」

「我宰了你這個老色鬼!」

五色雞頭發出爆吼。

「別跟老頭兒一般見識。」小孩立刻這樣對他說,「小夥子啊,要懂得敬老尊賢。」他將卡片還給庚之後就坐在桌子上,拿出煙斗塞了煙草進去開始哈煙。

「老了就該進棺材去。」五色雞頭開始磨他的獸爪。

「小鬼就該回娘胎去。」對應如流的小孩哈出一口圓圓的煙霧。

......

我怎麼覺得他們現在說的話應該對掉過來才對?

「別管他們。」庚挽著我的手往店外走,「老張跟西瑞很熟了,不用擔心他們打起來。」她拉著我走出店外,空氣突然變的非常新鮮。

「那個小孩......老張幾歲了?」我對小孩的老聲感到很疑惑。

庚拿出手指算了一下,「如果沒有錯好像有四、五百歲了,聽說他好像是從中國漂來的烏龜精。」

烏龜精?

啥鬼?

「老張在這裡已經很久了,店號上也有寫。」

庚抬手指指招牌,我跟著看上去,剛剛還沒有注意到,現在才看到的黑色招牌上寫了幾個大字--

『百年老店』。

......

搞笑啊!

※※※

我們大約在店外只等了幾分鐘五色雞頭就出來了。

「死老頭!」他出來之後把門踹上,玻璃門發出很大的聲音。

我想他一定到最後都沒有殺到價。

「買完東西要回去了嗎?」我看著還想吐口水的五色雞頭然後問。既然符紙也買了,他的什麼詛咒水晶也有了,我可不想繼續泡下去。

「等......」

五色雞頭的話還沒說完,我們先聽見一個哐啷的響聲。

對街有個女神像飛出來,然後掉在地上整個砸碎。

原本商店街走來走去的人全部都停下來,盯著那個店家看。

那是一個賣陶瓷的店家,擺了很多很漂亮、我沒有看過的陶瓷藝術品。

砸東西的是一個青年,看上去年紀好像也沒多大,大概跟庚學姊差不多年齡的樣子,然後旁邊有一個應該也跟他是同行的,兩個人正在對著櫃檯裡面的老闆吼叫。

「這不是我們學校的人。」庚瞇起眼睛。

太神了,這樣看就知道是學生嗎!?

我注意到那兩個人的臉色很凶,比五色雞頭還像不良少年,那種連投幣都不投就直接踹自動販賣機讓飲料滾出來的混混。

他們穿著便服,便服上是一樣的大骷髏圖案。

現在不良少年出來還流行穿情侶裝嗎?

「外校的人竟然在我們學校專用的商店街鬧事?」五色雞頭瞇起眼睛,然後露出凶光,「好、很好,非常好。」

難不成只有我們學校的人可以在這邊鬧事嗎?

我汗......

五色雞頭說也不說的就搭著我的肩膀往那間店走。

根據以往看見的資料,我知道現在他想幹的事情就是走過去跟外來客嗆聲。

不過,幹嘛我也要一起去!?

「我說過這間店裡面沒有那種東西。」被砸店的老闆異常冷靜,是個留著白鬍子的老先生,「你們在這邊砸壞的東西將會全部扣帳到貴校中。」

「你這老頭......!」

砸了神像的青年一臉陰狠,感覺很像會隨時拿刀出來捅人。

「你們在找什麼?」搭著我的五色雞頭直接走進去店裡面,涼涼的打斷店家跟惡客的爭執。

我看見人群又圍過來了,跟上次一樣。

看好戲這種東西果然不分國界啊......

「他們要找祅教的神像,左商店街不賣這種邪門貨,我跟他們說叫他們去別地方找。」老先生很鎮定的說。

「買那種過時的東西幹嘛?」五色雞頭用一種很輕浮......加上連我都想扁他的表情說話,「現在都流行直接養活的來祭咒,看來你們也沒多了不起,還有種在別的學校旁邊鬧事是吧。」

那兩個砸店的人臉色變的更凶,眼神整個都不正常了。

我很想逃開到旁邊去加入看戲一族,可是五色雞頭把我搭的很緊,根本逃不掉。

嗚嗚......他一個人死不夠要別人跟他去死......

「你是誰?」情侶裝一號開口問。

「是要來扁你們的人。」五色雞頭回答的很爽快。

就在那一秒,我突然整個人被往旁邊一推,差點沒摔個狗吃屎,幸好老先生很快的把我扶住。

五色雞頭跟那兩個人打起來了。

喂喂!打壞別人店怎麼辦啊!

「真是的......現在的小孩子都不懂打架要挑地方。」老先生歎了一口氣,我看見他從口袋裡抓出一把綠色有點亮亮的粉末,攤開手之後粉末就到處飛。

就在五色雞頭拽住其中一個人的腦袋往架子撞去時,我看見神奇的事情。

本來應該直接乒乓被撞爛的架子跟藝術品發出很雄偉的咚一聲,什麼也沒有破,那個外校的人好像撞上牆直接摔在地上,捧著腦唉唉叫。

「你知道我是誰嗎?」剛剛摔神像那個人還站在原地,我看見他勾起了一種很邪的笑容,他從腳邊抽出一把刀,可是剛剛他腳邊並沒有東西。

「你腦殘啊!自己都不知道是誰還問我!」五色雞頭的手臂扭曲,然後那個巨大的獸爪就出現在他的身側。

「我是亞裡斯學院的紫袍競技賽代表。」那個人說話也有一種特徵,就是用鼻子說話,「大學部二年級,今天就給你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一個教訓!」

紫袍?

這個人是紫袍?

可是他的同伴實力看起來並不好。

說到紫袍我就想到那個白色面具、學長的搭檔那個人,我本來想問問看千冬歲這件事情。

「紫袍有啥了不起,大爺我只是不想考而已。」

然後兩個人的眼神都變的很銳利,連我在旁邊都有一種詭異的感覺。

※※※

「小朋友,快避開!」

那個老先生突然拉住我就往櫃檯下面縮下去。

我聽見一個很大的爆炸聲,四周的藝術品很顯然有的也被震壞。我抬起頭時候,架子好像還是被封住保護著,可是裡面已經有幾座雕刻品變成粉末了。

五色雞頭的獸爪上面出現裂傷,可是他看起來好像完全不在意,紅紅的血滴了整個地板都是,感覺好像頗痛的樣子。

「你的爆符也沒啥了不起。」他舔去其中一個爪子上的血珠,然後這樣說,「先讓你一下,免得有人說紫袍都被我打假的。」

「什......」

那個人反應來不及。

說真的我也反應跟不上。

我只看見五色雞頭突然不見了,然後眨眼之後出現在那個人的身後,感覺很像忍者。於是我想起來,聽說五色雞頭是做暗殺的。

那個人脖子出現了一條血痕,不過他動作也不慢,一下子退開離五色雞頭好幾步遠。

「你是羅耶伊亞家的人!」他說的非常肯定。

「對啊,你不是暗戀我們家族吧?這麼快就認出來。」五色雞頭還在亂挑釁。

「去死!」青年又抽出了好幾把小刀,都是黑色的,是爆符。我突然知道剛剛爆炸是怎樣來的了,因為他將小刀射出,不過這次也沒有爆炸了。

五色雞頭比他更快,獸爪畫過去整排的刀子都被他接下來,「並不想去。」

我懷疑他的嘴都是跟老張練出來的。

然後他收緊獸爪,裡面的幾把小刀發出哢喳的聲音,我看見黑色的碎片從他的爪縫裡面掉出來。

只是這樣幾下子,連我這個外行人都可以看出來五色雞頭是壓倒性的比他強很多。

等等......既然他這麼強......那圖書館的事情根本是他在整我嘛!

「西瑞!夠了,不要再打。」本來在旁邊看的庚突然一喊。

五色雞頭愣了一下,然後側身往右閃,那個外校人突然拿了把刀往他砍下來。

「是他還想打。」五色雞頭回了一句之後翻身到那個人後面揮動獸爪,然後我看見他被後出現了三條又深又重的血痕。

五色雞頭的眼睛都紅了。

我不會說,可是我覺得他是在抓上對方背後那一秒好像殺紅眼,整個呼吸都變得又快又急。

跟平常那個搞白癡的五色雞頭不太一樣。

他有點恐怖。

他好像真的要把那個人殺掉一樣。

背上被抓出重創的人發出哀嚎然後倒在地上抽續,整個血都在冒,從我這邊還可以看見血裡面有肌肉跟血管收縮的樣子,最裡面出現了隱隱約約的骨。

五色雞頭猛然一腳踩住那個人的背然後露出笑,那種沒有感情的冷笑。

很冷。

我看見他舉高了獸爪,對著那個人的後頸。

「不要這樣!」我真的很怕五色雞頭當街殺了一個不認識的外校人。

就在我回過神之後我已經撲上去抓住他的獸爪,尖銳的指爪掐進去我的手掌爆出血花。

痛啊痛啊痛啊痛啊---

他沒有看我,爪子還是舉高高的。

可是他的動作停下來了。

正確說,有人讓他停下來。

有一條黑色的多結鐵鞭纏在五色雞頭的獸手上,像棲息的蛇,而鞭結上都有金色的漂亮紋路。

「別鬧了。」

然後,我看見學長跟他的紫袍搭檔。

上篇:第六話 夜息     下篇:第八話 競賽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