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 第八話 競賽對象  
   
第八話 競賽對象

Atlantis PM3:20

學長跟他的搭檔很明顯應該是臨時趕來的,我看見他們腳下還有一個大的魔法陣。跟移動陣有點像,可是又好像不是。

黑色的鐵鞭來自於那位紫袍的手上。

「褚,你可以鬆手了。」學長這樣說,我立刻把我的手拔起來,整個都痛,血糊糊的一片。

在掛著白面具的紫袍把鞭子收回去之後,五色雞頭也放下手,然後肌肉糾結恢復成原來的人手,不過手上的裂傷還是在一直冒血。

四周的人一看見黑袍出來之後馬上散開不敢多做逗留看戲。

「那個......」庚迎了上來,像是要說什麼,不過學長搖搖頭之後她就沒有繼續說下去了。

「我知道是外校的人先挑釁的,不過把人家打成重傷也不好交代,先把人帶回去讓提爾治療再說。」學長對紫袍點了個頭,後者將躺在地上的兩個外校人拖進去還沒消失的陣法當中,然後三人立刻就消失在我們眼前。

「好痛。」我皺著眉,感覺被獸爪刺進去的地方像起火,整個都痛。

「漾∼不好意思。」五色雞頭晃過來搭著我這樣說,剛剛那種很恐怖的感覺已經完全不見了,「我不知道你會突然沖進來。」

我也不知道你會突然發飆啊!

我再次打自心底覺得我真是一個蠢蛋,老是喜歡沖進去別人廝殺的中心。上次是千冬歲跟五色雞頭,這次更好,還一個是不認識的人。

等等!為什麼每次都是五色雞頭!

我是上輩子欠他嗎!?

「三王泰府,不好意思在您的店裡打架。」學長也不管我們這邊兩個是不是爆血爆到快死掉,逕自就先到櫃檯跟老先生低頭道歉,「請您計算完店中損失之後由我這邊扣除,若有什麼連帶責任的話請告知我,而待那位外校學生醒來之後,我會帶著他來跟您賠罪。」

「黑袍先生。」老先生呵呵的笑了兩聲,「您很年輕也很懂禮貌,損失一定是找您的,不過我瞧那位學生也免了,我這小店受不了第二次給砸,剩下責任我會直接找他的學院算帳,您還是先送您那兩位校生回去吧,瞧他們傷也挺嚴重。」

「那在這邊先謝過了。」學長又彎身道謝了一次,才朝我們走來,「先回去吧。」

「喔。」

我偷偷瞄了一眼五色雞頭,他的表情有點複雜,一邊的庚已經先幫他止住血了,不過那個裂傷看起來還是蠻恐怖的。

學長走過來,拍一下我的肩膀,「下次這種打架不要隨便沖進去,他們打死就讓他們打死,別拿自己生命開玩笑。」

我......我知道了......

然後我看見他微微彎身,張開了手掌對著地面,「移送陣。」就在那秒,地板上出現了一個巨大魔法陣,就跟剛剛他們突然冒出來時候一模一樣的東西。

連符咒都不用?

好高級啊!

就在眨眼之後,我們已經出現在輔長的醫護室了。

不用半秒的時間,太神了吧!

我喜歡這個陣法,逃跑起來一定更快。

啪一聲學長往我後腦拍下去,「這個東西是二等法術,等你學到頭髮大概都白了。」

我知道數字越少的越高。嗯嗯,難怪學長頭毛都是白的,原來是學了一堆不是一般人可以用的東西。

冰冰涼涼的手搭在我肩上,「我這個是天生的......你如果嫌血噴不夠,我可以再幫你放點血。」

「不用了!」

我立刻逃出。

※※※

醫護室的人比往常多,很多都是我沒見過的人。

「漾漾!?」

原本正在跟一個穿著白袍的人說話的喵喵一見到我們突然出現在醫護室,連忙跑過來。她身上穿的是深藍色的大衣,跟之前輔長他們的都一樣,衣服上有幾個識別的徽章,看起來很帥氣,「你怎麼受傷了?」

「不小心的。」我看了一下五色雞頭,有個一樣穿藍色衣服的人把他拖走貌似開始要治療。

「真是,要小心一點啊。」喵喵拉著我到旁邊的空椅子坐下來,然後從架子上拿起了一個透明的藥罐子。

我覺得沒死已經算是夠小心的了,照理來說我從入學開始應該已經死超過一千次以上了,可是到現在還算都好好的,難得一見的超級好狗運。

因為不是第一次來了,我大概也知道治療程式,所以趁著喵喵在消毒上藥時候我開始四處張望,滿屋子裡面有五、六個穿著深藍色衣服的人走來走去,沒有看見輔長。醫護室裡面幾個房間的門都是關著的,有時候醫療班的人會走進去又走出來,手上就帶著藥物替換。

看來鬼王好像真的很厲害,這麼多人受傷。

我所在的室內裡面有兩三個白袍,沒有看見學長的搭檔,那幾個人一見學長進來之後就圍著他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好了,今天晚上就可以拆掉了。」喵喵拍拍我的手,我立刻就回過神來,看見手上已經被包紮的好好的,「我們不太用術法幫人治傷,術法雖然很快,但是久了之後會變成一種依賴,而且也會對藥物開始陌生,所以漾漾你忍著點,藥物的治療雖然比較慢可是效果很好。」

晚上就可以拆叫慢!?

那我住的那世界裡面那些賣藥的應該集體去自殺了。

這已經叫做神速恢復了好不好!

剛剛那三個白袍背對我我還沒注意到,他們一轉身之後我才驚愕的發現原來裡面有一對雙胞胎,而另外一個也跟他們長的有點像,應該也是兄弟之類的。他們都有一頭深藍到幾乎墨黑的短髮跟淡褐色的眼睛,輪廓蠻深的,年紀好像比學長大一點,長的不太一樣的那一個看起來很穩重,另外那一對雙胞胎看起來年輕一點。

「褚,這三位是水之妖精族的貴族,大哥是伊多,雙胞胎中的老二是雅多跟老三的雷多。」學長給我介紹了那三個人,然後又用我聽不懂的語言跟他們三個說了一下子話,應該是介紹我,因為他們三個又轉過頭很禮貌的向我點了點頭。

說到妖精,我突然想到A班用鼻子說話的那個人,原來妖精也不全部都是長那樣子嘛,眼前這三個雖然不是塞塔那種精靈飄乎感,不過看起來也蠻銳利的,而且真的有一種高高在上的氣勢。

他們的耳朵是有點尖尖的,上面掛了好幾個民族風的耳飾。

剛剛學長介紹時候我有稍微注意了一下,雅多跟他哥哥比較像,感覺穩重,雷多看起來就是一臉很想玩的表情,而且他一直盯著五色雞頭的彩色頭髮,直到被五色雞頭惡狠狠的瞪回去他才轉開視線。

「他們不是這個學校的人,是來接剛剛那個小鬼的。」學長這樣告訴我。

耶?他們跟剛剛的小混混是同一個學校?

氣質差好多。

「我們是亞裡斯學院大學部一年級的學生。」伊多走過來,然後這樣告訴我。他的中文發音不是很標準,有很重的一個腔調,「不好意思給各位惹麻煩了。」他看了一下五色雞頭,然後彎下身。

「算了,反正他也栽的很慘。」五色雞頭哼了一聲,似乎對自己的成果感覺很滿意。然後旁邊的庚推了他一下,他才斂起囂張的壞笑。

「如果有什麼該賠償的地方請向我校提出申請,對於此事我們深感抱歉。」依然很有禮貌的伊多這樣說。

就在學長好像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醫護室裡面其中一個房間傳來大吼大叫的聲音,然後門被踹開,剛剛穿著情侶裝的兩個混混從裡面殺出來。

「我討厭他們。」喵喵就在我身邊,很小聲的說。

我也很討厭他們,因為我差點就被五色雞頭當作人串,都是他們害的。

「搞什麼!剛剛那個渾帳我要殺了他!」據說是紫袍的不良少年一出來就亂吼亂叫,整個眼睛都是血絲,臉上還有血漬沒擦乾淨,看起來蠻恐怖的。

很像命案現場的殺人兇手。

啊,他應該是被殺者。

「來啊,看誰殺誰。」五色雞頭就很囂張的坐在椅子上,一付我歡迎你隨時來光臨讓我幹掉你的欠揍表情。

「去死!」

就在那個人要衝上來時候,兩個白影擋在五色雞頭前面,那對雙胞胎一個一臉像是被欠債八百萬一個笑的像神經病,就這樣四隻眼睛看著那個人。

「隆德,理事長已經取消你的競賽資格了。」完全沒有移動的伊多很冷靜的這樣說,他說的話有點大聲,我們全部都聽的非常清楚,「而且依照聯盟的規定,你在左商店街利用紫袍權力破壞商家造成損壞,接著又傷害無袍級的學生,然後身為紫袍者竟然還被無袍級學生重創;就在剛才聯盟已經發下了處決書到學校由我轉述,你已經喪失紫袍的資格,從今天開始撥除袍級回到無袍級身份。」

「你這白袍憑什麼......啊啊!!」還沒吼完,那個人身上突然出現一把紫色的火,像是閃電一樣畫過了室內然後落在伊多的手掌上飄浮著。

他像虛脫,整個人都摔倒在地,他的同伴整個都嚇壞了,連個屁都不敢放。

「根據聯盟規定,無袍級者若在非常狀況下打敗了有袍級者,他的袍級可以依特殊法規轉移到無袍級者身上。」伊多的淡褐色眼睛看著五色雞頭,「您是否願意接受,西瑞·羅耶伊亞先生?」

「不要。」五色雞頭用不到半秒就回絕。

「為什麼?」顯然伊多嚇了一跳,不只他,整個裡面在聽的人都嚇到,就連學長都盯著五色雞頭看。

「拿了這個以後打人就變成有袍級,打起來都不帥氣,你不覺得無袍級撂倒有袍的聽起來比較威風嗎!」五色雞頭握著拳很熱血的說。

「......」

伊多的整個臉都呈現空白,他一定是不知道該說什麼。久久,他才像回神一樣點點頭,「我想我明白您的意思了,這樣就由我將紫袍證明處置掉。」然後他手掌一捏,紫色的火光整個就散掉了。

摔在地上的那人發出哀嚎聲。

其實,他也蠻衰的。

※※※

「對了,既然他被取消資格的話,那亞裡斯學院的競賽者不就沒了?」

庚打破了室內的安靜,完全沒人理會趴在地上哀嚎的那個人。

「不,我們是亞裡斯學院理事長委託前來,一併告訴各位亞裡斯學院的代表競賽者已經更換為我們兄弟三人,另外一組人則是按照先前一般沒有變動。」伊多勾起優雅的笑容,然後看著學長,「我們看過代表者,Atlantis學院今年由兩位黑袍各分一組出賽,我們很期待會與您對上,相信這一定會是個非常好的經驗。」

「彼此彼此,請多多指教。」學長向他點點頭,這樣說。

雷多的注意力真的被五色雞頭的毛給吸引,因為別人在說正經事情時候他又在偷瞄那個鮮豔的彩色頭。

如果下一次看見他時候他也變成彩色頭,我想我可能不會驚訝。

發現他又在偷看的五色雞頭惡狠狠的又瞪回去。

「耶,學長是兩個人,可是伊多是三個人?」等我發現時候我已經把問題問出口了,所有人都在看我。

我想去撞牆。

幹嘛嘴賤!

其實我還有疑問,為什麼黑袍是分開組的?

「這位......褚同學?」我明白我的中文音很難念,因為輔長也抱怨過,伊多沒有被打擾的不悅,反而笑咪咪的轉向我,「您應該是新手對吧。競技賽的基本組隊有規定,每個學校只能派出兩隊參加,每一隊中最多只能有一個黑袍......因為怕實力懸殊太高,一個隊伍的基本人數是兩人,最多可以到五人,這樣類推。」

喔喔,我明白了。

「而且老師不能參加,規定只有學生可以出席。」喵喵這樣補充,不過這件事情我早就知道了。

是說我們學校黑袍的學生好像不是很多,上次的安因我後來聽說他是學校的行政人員,還一個髮油男也是,其它人我就沒有見過了。

「耳聞夏碎與冰炎的殿下搭檔是近年來難見的強勁組合,這次的大競技賽一定會很有看頭。」

冰炎的殿下?

誰啊?

學長瞥了我一眼,又把視線拉回去伊多那邊,「亞裡斯學院中的水妖精的三位貴族,我也耳聞三位綜合實力可以抵過高等的紫袍與黑袍,相信在大會上也可以一放光彩。」

好恭維的話。

我偷偷打了一個哈欠,沒給別人看到。

「既然如此的話,不知道冰炎殿下是否能賞臉,在競技大賽之前先讓我們來個小小的友誼賽?」說這話的不是伊多,是目標一直放在五色雞毛上面的雷多,他看上去頗興奮的樣子,好像很期待可以打一場。

「雷多!」伊多立刻遏止。

「有啥關係,大哥你不是也很想交手看看?我們又不一定會抽到跟他們組對戰,先事前友誼賽過癮也好吧?」拉著他雙胞胎兄弟,雷多扯了他好幾下,「雅多也這樣覺得,對吧。」

很合作的雙生子點點頭。

「別鬧了......」

「這沒關係,就是友誼賽而已,當作訓練比試一下以好。」學長笑笑的打斷了伊多的話,一邊的雷多立刻叫好起來。

「不好意思麻煩您了。」伊多只能跟著點頭。

就在一切都底定之後,喵喵突然很有氣魄的從我旁邊唰的一聲站起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移到她身上。

只見喵喵一臉嚴肅,非常非常的嚴肅。

「要打架通通到外面去打!」

※※※

「我也好想打。」

一甘人等通通被掃地出門之後,跟我被類歸看戲一族的五色雞頭坐在一邊的扶幹上,很遺憾的發表自己的意見。

你剛剛是還打不夠嘛!?

被掃出來之後,學長他帶著我們走到一個大大圓臺來,圓臺非常大,台外四周都是湛藍的水圍成一圈,然後是很像圓形觀眾台的地方,還有座位。

這感覺讓我想到古羅馬的圓形競技場。

「這個是學校的第三武術台,也是競技場的一種,平常都開放給校內學生使用。」學長簡單明瞭的把這個地方介紹完,我看見他拿了一張紙好像在寫什麼,然後那個紙突然字體燃燒完畢消失成空氣,「我將這地方借下來了,三位可以不用客氣。」

很明顯,兄弟三人組也不像會客氣的樣子。

「我也好想打。」看著競技台中心的那三個人,五色雞頭發出二度抗議。

「你下次再去找別人打。」我很想一腳把他從扶幹上踹下來,因為下面是水,下去就可以看見經典的落湯雞,「對了,你知道他們剛剛說的冰炎殿下是誰嗎?」我覺得很怪,因為剛剛室內疑似沒有別人。

五色雞頭看向我,「是學長啊。」

「唉?」

「有什麼好驚訝的,就像賽塔一樣,賽塔蘿林在他們那族自己的話裡面就是光神貓眼的意思,所以學長他的名字也有冰炎之聲的意思,伊多才會叫他冰炎殿下。」他看了場內一眼,又轉回來告訴我。

「學長也是精靈族?」我訝異、我錯愕!他是突變的暴力精靈不成!?

「好像不是,沒聽學長還是別人說過,可是精靈族都好像會發光、走到哪裡都亮亮的,學長又不會。」五色雞頭偏著頭想了一下,「真的要說的話,從稱號來看他是個貴族沒錯,我推測學長應該是某個種族的貴族。」

你講廢話嗎?

這個我也可以推測好不好!

「與其說是精靈族,我反而覺得學長像是獸王族的一種,很有可能是獅啊虎啊豹啊那幾個猛獸族群的,因為學長眼睛很利又很漂亮,跟一般的種族差很多。」

呃、這個我就看不出來了。

然後五色雞頭沒有再繼續搭理我,他整個心思都被場上的一舉一動佔據了。

學長跟另外三個人分別站開。

於是,開打。

上篇:第七話 外校衝突     下篇:第九話 友誼賽與候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