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 第九話 友誼賽與候補  
   
第九話 友誼賽與候補

Atlantis PM3:55

四周全部都安靜下來。

場上的雅多跟雷多同時脫去身上的白袍丟在一邊,他們底下穿著的是襯衫跟長褲,那個襯衫看起來還頗像現在視覺系的那種衣服,質料很好,剪裁也很特別。

「『與我們簽訂契約之物,請讓朋友見識你的無限。』」

我看見伊多慢慢的舉起雙手與肩平齊、放在他眼前,然後掌心潮上,有兩個小小的光點在他掌心畫出圓,然後兩掌上分別浮現了某種兵器的柄。

不知道從哪邊卷起的風把伊多的白袍吹的翻滾、看起來很像波浪。

雅多跟雷多幾乎是同時伸出手,一左一右的將他們大哥掌心的兵器抽了出來。

那是兩把西方中古世紀的長劍,如果想知道真正樣式的人麻煩自己把魔戒三拿出來放映一下,找到精靈重鑄給人王的劍就是了,大概就是那種感覺。

等等,為什麼劍是從伊多身上長出來?

「喔喔,那個是附身型態的幻武兵器!」五色雞頭整個眼睛都亮起來了,「很少人會用這個,真有意思!」

完全聽不懂。

「什麼附身型態?」幻武兵器不是都是大豆型態嗎?

五色雞頭轉回來看我,「一般你們用的幻武兵器不是都是一個寶石然後變成那個樣子嗎,那個叫做契約外用。不過幻武兵器還有另外一種,就是現在他們用的那一種、附身型態,就是簽定的契約精靈不是在寶石裡面,而式精靈跟寶石都寄生在人身上,人就是兵器。聽說附身型態的兵器都比較好,因為是仰賴寄生體所以特別的銳利。」

簡單說就是吸附在身上吸收日月精華然後變成高等用品嗎?

「別再吵我了,現在是緊張時刻!」五色雞頭把視線轉回去,沒再繼續搭理我了。

學長把黑袍脫掉,然後他的手上出現了銀色的長槍。

雅多跟雷多的動作很快、真的很快。

因為我完全沒有看見他們移動,他們就地消失之後我聽見鏘的一聲,兩個人已經拿劍由上往下砸了學長。

不過學長的動作也很快,兩劍分別砸在他的槍頭槍尾,一點都沒漏掉。

「好快!我只看見影子!」五色雞頭發出讚歎。

......你隔壁的連影子都沒看見!

伊多完全沒有移動,他不打?

沒打中的雙胞胎立即往後退,學長一槍掃過去,削去了他們額前的幾根發,落下的時候地面發出清脆的聲響。

斷發上面結了冰,然後摔碎。

看的出來學長好像很懶得主動攻擊,他的槍就橫擋在胸口前面,掛著冷笑看著停在一段距離之前沒有動作的雙生兄弟。

雅多先有動作,他的劍直刺,蹬了腳後直直向前沖去。

只見學長動作稍退一步,不見慌張卻很優雅的轉動了銀槍,然後蹬了腳往前。

我看見火光擦過了空中,劍尖一點誤差都沒有的扺在槍尖上面,兩人一步都沒有動,只是握著自己的兵器。

然後雅多猛然一放手就地往後躍高,他後面出現了從頭到尾都維持一樣笑容的雷多,落下的劍在雷多的劍上一彈轉了向,落在雷多空著的另外一手。

學長將銀槍橫過,硬是接下雷多一模一樣招式刺來的那一劍,同樣火花擦出在劍尖與槍身之上,然後雷多像是得逞,揮動了另外一手的劍往學長的腰際劈去。

「啊......!」我瞪大眼,學長那種姿勢根本很難躲過雷多的劍。

可學長像是一點壓力都沒有,整個人鬆開銀槍然後往後倒,趁劍揮空之後他一個扭身又踢高了腳將長劍踹開,銀槍就落在他的手上。

「給!」

雅多落下之後就站在雷多的肩上,雷多將自己劍拋高之後到了雙生兄弟手上,他騰出手接住被學長踢開的劍,轉到右手。

這些動作不到幾秒鐘。

我看的眼睛都發直了,根本不敢轉開視線。

雅多的臉還是繃的死緊,然後借著他兄弟的肩膀一用力就往才剛站好的學長身上刺去。幾乎是同時的動作,雷多也蹬腳往前直刺,兩人一上一下擊去。

學長連站穩都沒有,就著那個姿勢將銀槍直接插入地面,槍身正好檔下上下的劍尖,然後他握住了銀槍用力扺著地面往上一翻--

槍前的地磚整個被翻起。

雅多雷多像是吃了一驚,兩個人連忙退開。

地磚在脫離地面那秒整個爆碎開來,上面都凝了冰,閃閃發亮的像是下起冰雨。

就在雷多要舉劍重新攻擊時候,他突然停了下來。

我也沒看見,不知道什麼時候學長已經站在雅多的身後,槍尖就扺著他的後頸,雅多連回頭都來不及。

不到一分鐘的比試到這邊分出勝負。

※※※

學長收回了槍。

「不愧是黑袍,果然很厲害。」雷多沒有被打敗的喪氣反而是直直沖著學長大笑。

轉過身的雅多微微躬了身,像致敬。

伊多走過來,他伸出手收回了兩把劍,「您的實力的確非常強悍,不愧是有黑袍之名的人。」

「好說。」學長也向他們回了個禮。

競技場被翻開的地磚不知道什麼時候自行恢復了,連一點痕跡都沒有看到。

「哼哼,那種程度我也會。」站在我旁邊的五色雞頭顯然看的不是很過癮,「來吧,可以下去了。」他直接抓著我的領子就往下跳。

「啊啊啊---」

會死會死!

我會被勒死!

要知道觀眾席比較高,跳下去那個重力加速度的瞬間讓我感覺到什麼叫做上吊自殺的一瞬間。

所以等我感覺好像碰到地面的時候,我整個眼睛都是花的。

等我暈完回過神之後,競技場上已經沒有那三兄弟的蹤影了。

「漾∼你已經靈魂出竅歸來啦?」正在跟學長說話的五色雞頭轉過來沖著我笑。

那一秒我想沖過去砸他的臉。

歸你的死人骨頭!

媽的我差點被你謀殺!

學長轉過來看我,臉上掛著一種詭異的笑容,我才驚覺他一定把我剛剛想的東西全聽進去了,「他們已經先回去回復學院了。雅多對你很有興趣,剛剛走前說有時間希望可以找你聊天什麼的。」

找我?

依照我剛剛看見的,我可不想他是舉劍來找我。

不過,為什麼他會對我有興趣?

明明我就很像路人甲啊......

「雅多說現在已經很少看見你這種新手了......明明有力量可是什麼都不知道,很有趣。」學長補充了這句話。

這算是恭維還是挖苦啊......

「然後雷多他一直想問你的頭髮怎麼用的,不過他哥的意思是說你可以不用理他。」轉過頭,學長這樣告訴五色雞頭。

「這是商業機密。」五色雞頭咧開嘴笑,「有空來幹架嬴我的話,我再告訴他。」

他很明顯是用頭毛來釣人打架。

「我會轉告。」學長點點頭,這樣說。

「他們好厲害。」我看著無痕的地磚,打從心底這樣覺得。

五色雞頭盯著我看了半晌,「漾∼他們根本沒有發揮實力好不好,簡直是打好玩的!」他口氣有點不滿,因為他看戲看不夠。

「耶?」是這樣嗎!?

我覺得很強耶!

「伊多從頭到尾都沒有出手,他們只是當作熱身賽而已。」學長完全不否認,然後這樣說。

「可是學長你也沒用全力啊,而且你家的紫袍也沒有出來。」五色雞頭用一種很遺憾的語氣說話。

「大家都有所保留的話,正式比賽上才會有意思不是嗎?」彎起了淡淡的笑容,學長這樣告訴他。

「說的也是。」

其實......我根本看不出來他們有沒有保留。

如果是我上去,大概不用一下子就被秒殺掉了吧。

「對了,萊恩有參賽你們知道嗎?」

話題突然一轉,轉到天差地遠的地方去。

「什麼!?」

※※※

萊恩有參賽?

那個飯團偏執人!?

「學校正式的其實一共有四隊才是,兩隊是正場的選手,不過私底下還有另外兩隊是候補的選手。」學長直接告訴我們,連關子都不賣,「另外一隊是三人一組的,所以他們的候補隊員也有三個人,我聽說今天已經找上萊恩了。」

難怪我今天一整天都沒看見萊恩的鬼影子!

「那傢伙居然可以上場!」五色雞頭發出鬼叫聲。

他一定是從腳底到腦頂都不爽。

因為沒半個人來找他。

「因為我們今年決定候補都採用新人,讓大家都有表現機會,綜合了所有實力跟隊員的補足狀況來看,擅長使用各式各樣幻武兵器的萊恩的確是一個很好的人選。因為競技大會上大部分的人都只單練一種到三種左右的兵器,再來就是法術,所以在這一點上萊恩占了很大的優點。」學長像是分析給我們聽的樣子,說的頗清楚,「雖然萊恩不擅長使用術法類,不過其實幻武兵器在實戰上的效果遠比法術更好,他是個替補隊員的最佳選擇。」

五色雞頭開始蹭地,浮躁起來。

「那我去幹掉他證明我比他強好了。」這是他不經過大腦的結論。

「喂!夠了你。」我一把拉住五色雞頭的衣服不讓他去幹傻事。

「放手!讓我去!」

「不可能!我不會讓你去!」

「我一定要去!不然我沒有未來!」

「沒你的死人骨頭啦!不要在這裡跟我上演瓊瑤的戲碼!」我一拳從五色雞頭的腦袋揍下去,揍完之後才發現我居然真的下手了!

有時候,失去理智的人是非常有勇氣的。

我覺得現在五色雞頭應該會想幹掉我。

按著被我一拳揍歪的頭,五色雞頭用一種非常、非常詭異的表情看我。

我倒退一步,在心中描繪出許久不見的孟克吶喊扭曲版。

「很好,非常好,你是第一個碰到我的頭的人。」然後,他咧開了詭異的笑容,我看見他正在磨著森白的牙。

「你沒被你媽洗過頭嗎!」我又退後一步,開始抵抗。

「......那好吧,第二個。」五色雞頭可能覺得我說的也有道理,一下子就改口了。

「你老爸沒摸過你的頭嗎!」我繼續退一步。

「那好吧,第三個。」他又改。

「你老哥......」

啪的一聲學長一巴掌從我後腦打下去,「夠了你們兩個,給我安靜一點。」他發出不耐煩的聲音,「不要在這個地方給我說相聲!」

冤枉啊大人!我才沒跟他說相聲!

「所以我們這組綜觀實力之後,也決定在一年級中選出候補。」學長神奇的把話題硬是扭回去,「夏碎指定的人選就是你。」他看著五色雞頭。

五色雞頭呆滯了三秒。

「我?」

學長點點頭。

「千冬歲他老哥指定的?」

學長還是點頭。

「他不會是要趁我在比賽裡面直接把我暗殺掉吧!?」

你想太多了同學。

「夏碎說你的實力很高,這點從你家族裡面就知道了,所以他指定如果我下場的話,代替我上場的候補選手就是你。」學長正色的說,完全把五色雞頭的話當作耳邊風。

可是,我覺得學長應該很難下場。

因為他不是人。

啪一聲我的後腦又被砸了。

五色雞頭的表情現在從錯愕轉變成中頭獎。

「那學長你的指定人是誰?」我假裝完全沒看見五色雞頭開始跳起詭異的舞蹈,然後轉頭問學長。

學長搖搖頭,「說真的,我找不到可以跟我搭檔的人。」

意思就是說你實力太強沒人搭的上就是了?

然後,學長居然點頭!

好囂張!

「那就這樣了,我把夏碎的話轉告到了,候補選手的資格表應該會直接送到你的宿舍中,等你填完之後拿給夏碎就可以了。」學長告訴那個還在黑咻咻跳舞的五色雞笨蛋,「我還有別的工16K小說網…作,就先走了,有事情可以打手機跟我聯絡。」

啊對,我完全忘記有手機的事情了!

「那只手機就是給你用的,不用還我了。」學長揚揚手,下一秒他的腳下就出現大型的移送陣,人呼的一聲消失了。

好快。

真的是逃命用的必備陣法。

我決定我一定要學會這個高級陣。

※※※

學長走之後,我決定趁著五色雞頭還在跳舞趕快逃離現場。

可是剛跨出一步,領子馬上被揪住。

「漾∼不要開溜嘛,再陪我去一趟醫療班。」五色雞頭結束他的舞蹈,然後搭在我的肩膀上這樣說。

我的眼皮突然跳了好幾下。

絕對沒有好事!

絕對沒有!

五色雞頭就著樣拖著我走回醫療班。

進到醫護室之後,裡面的人已經變很少了,只剩下一個深藍色的醫療班人員在藥劑櫃上不知道在用什麼。

我認出來了,他是剛剛幫五色雞頭做治療的人。

朝著他一點頭,五色雞頭拖著我就筆直的往一間醫療室、推開門大大方方的走進去。

裡面的人全部都熟到不能再熟。

「漾漾?」半坐躺在床上的千冬歲非常錯愕,因為他看見我跟五色雞頭又走在一起了,而且五色雞頭還很故意的搭著我走。

喵喵坐在床邊,另外一邊是萊恩,三個人都把目光放在我們身上。

「那個......不好意思打擾了。」我很尷尬,非常的尷尬。

「漾漾,我剛剛才說到你受傷的事情耶!」喵喵從椅子上蹦起來抱住我的手,不著痕跡的把我從五色雞頭手下拉出來閃到一邊去,「還有,萊恩這次被選到大競技賽的候補選手喔!他也是剛剛才到,馬上來告訴我們。」

呃,其實我已經知道了,剛剛學長說的。

「喔,那真是恭喜啊!」五色雞頭痞痞笑著,然後對萊恩這樣說。

「謝謝。」萊恩也很有禮貌的回答。

「你是來幹嘛?沒事的話就可以回去了!」很明顯發出憎惡口氣的千冬歲瞪著五色雞頭。

「我來探病啊,看看某個會預知的傢伙掛倒在床上。」

我覺得五色雞頭有一種惡習,就是很喜歡隨便挑釁別人,而且會看對方的程度調整自己的嘴賤,「啊,對了,我忘記探病要帶禮物。」

說著,他立刻走出去,不用一分鐘又回來,手上有兩罐冰涼涼的飲料放在床頭櫃上。

我肯定他一定是去輔長的冰箱摸來的。

千冬歲的額頭浮現了青筋。

「我也被選上候補了喔。」五色雞頭一屁股就做在床邊,然後這樣說。除了我之外的所有人都訝異的看著他。

你特地來看病就是要炫耀是嗎?

我覺得有時候五色雞頭這個人全身上下都是一個問號。

一個很詭異的問號。

根本不知道他的思考路線是長怎樣的。

「而且還是你哥選我的。」

他講出了必殺一擊!

我拉著喵喵往旁邊閃一些,怕千冬歲突然轟了整個房間。

「我哥?」千冬歲的表情突然整個都怔住。

「是你哥選的沒錯,聽說是他指定的。」五色雞頭點點頭,然後用更肯定的語氣說,「你看你們家族是怎樣對他的,要不然他應該選的是你,可是他連選都不敢選。」

不敢選?

我被五色雞頭的話弄迷糊了。

感覺上五色雞頭好像跟千冬歲他家蠻熟的,連內幕都知道。

聽他說完,千冬歲的表情變的很奇怪,好像在想什麼,「我家的事情還輪不到你管。」最後,他只說了這句話。

五色雞頭聳聳肩、站起來,「那好吧,我探完病囉。」

基本上我覺得他不是探病,應該是來刺激病人使其傷勢加重提早升天那種。

「漾∼你還要繼續探病嗎?」五色雞頭突然轉過頭看著被喵喵拉著的我。

呃、我覺得我應該點頭,不然很可能接著會給千冬歲他們分屍。

「漾漾還要跟我們聊天啦!」喵喵代替我說話了。

其實我跟他們也沒什麼好聊的,因為我總是聽不懂千冬歲他們說的話。

我對這個世界瞭解太少。

五色雞頭看了我一眼,突然拽住我另外一隻手拖過去,「那我偏不給你們聊!」

你是小鬼啊!

「喂喂......」

喵喵也加重力道,我的手好痛。

「漾漾要跟我們聊天啦!」喵喵完全不服輸的用力扯。

「偏不給!」五色雞頭看起來沒使勁,其實他已經快把我的手給扯下來了。

「兩位......」

「你出去啦!」

「偏不!」

我突然覺得我很莫名其妙,被當成一塊肉讓兩隻狗拉著咬。

「好痛!」我一喊,喵喵立刻就放手,我整個人差點栽個狗吃屎,還好五色雞頭的力道夠大把我給扯起來。

「謝啦,小美女。」然後他直接拽了我走出房外,還不忘用腳把門踹上,拉了我就跑出醫療班好一段距離。

他是神經病!

「你幹嘛!我又不想出來!」我有點生氣,他完全不過問我的意見。

五色雞頭疑惑的看著我,「反正他們說的話你又聽不懂,還不如跟我出去玩的好,順便氣氣那個書呆子,真是一舉兩得啊!」

得的那個只有你吧!

我甩掉五色雞頭的手,「你自己去玩啦,我要回宿舍了!」如果跟他繼續泡下去,我懷疑我會控制不住二度砸他的頭。

「漾∼」

「又怎樣啦!」

我沒好氣的回過頭,五色雞頭沒有追過來,就站在原地跟我揮手。

「下次再一起玩喔。」他咧了嘴笑。

沒有下次了笨蛋!

我再次確定,此人全身上下一定都是用問號構成。

不宜靠近。

上篇:第八話 競賽對象     下篇:第四集  競技大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