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 第二話 亞裡斯學院一日遊  
   
第二話 亞裡斯學院一日遊

第二話 亞裡斯學院一日遊
Atlantis AM9:23

五色雞頭跟萊恩打完的隔了三天之後的星期日我收到一封請柬。

「小漾,你睡醒了沒?」

我的房門被敲的咚咚響,這幾天學長都不在,連敲門的都不是學長的聲音。

睡眼迷蒙的爬起來,拖著腳步往客廳走,然後打開門,我看見安因就站在門外。

他今天好像沒有工作,因為他穿便服,非常正式的那種......我不會形容,好像是神父裝的改良版,反正看起來很正統就對了,金色的發紮了馬尾在腦後,很清爽。

相較他的清爽,我一臉愛困加昨天熬夜打電動的黑眼圈,看起來根本就是條活屍。

安因看著我,大抵也猜到我昨晚幹了什麼事情,因為放假大家都這樣。

「小漾,你這樣對身體不好喔。」然後他對我吹了口氣,我只覺得臉好像被冰塊砸到,整個人給凍到清醒過來,「人剛睡醒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先洗把臉,讓親合的水精靈洗靜你的身心,讓汙穢的雜靈沖刷乾淨。」

你是來宣導的嗎......?

「有事嗎?」我搓搓臉,怕臉結冰。

「對了,剛剛有信使送來這個。」安因這才想起來他來幹嘛的,然後拿出一個白色的西式信封袋給我,「是亞裡斯學院送來的,你在那邊有認識什麼人嗎?」

亞裡斯?

我皺起眉。

好耳熟,又好像沒聽過。

「亞裡斯學院代表之一的伊多擁有的信使送來的。」安因看我歪頭想了大半天,又補上幾句話。

啊!對喔,是上次那三兄弟的學校,難怪我一直覺的耳熟。

可是他找我幹嘛?

才見過一次面,也沒說幾句話。

「大概是有什麼東西要你去看吧。」

「東西?」

我的右眼皮突然狂跳。

「放心,伊多找人不是什麼壞事。」安因好像看出我的猶豫,「伊多、雅多和雷多,他們三個是水之妖精貴族,也是先見之鏡的守護者,更是整個水妖精族可以使用的人,應該是他們在先見之鏡中看見什麼關於你的事情,才找你。」

先見之鏡?

好個簡單易瞭的籠統名字。

「他們跟千冬歲一樣也是預知的?」幹嘛我身邊圍繞的都是這種人。

「不太一樣,你看見就會知道。」

又是我看見才會知道!

我決定我應該要去做一本目錄,以後如果有跟我一樣不知死活的受害者進來就可以賣給他們看。

「我東西給你了,別讓人等太久喔。」安因拍拍我的肩膀,然後又走回去他的房間。

說實話,安因其實是好人。

只要不要讓他看見五色雞頭的話。

我就站在門口把那個信封拆開來看,裡面有一張卡片,白色的很精緻,卡片封面居然是用金粉印成的一朵花。不過本人的植物知識非常貧乏,所以看不出來是什麼花,反正感覺就是很高貴就是了。

然後翻開卡片,先看到的是一個紋印,有點像日本的那種家徽什麼的,下面全部寫滿了字。

蟲字。

靠!我又看不懂他們世界的其它文字!

我覺得我該去找人來翻譯了......

※※※

「漾∼」

一走出宿舍聽到這個聲音,我立刻往回走。

「喂喂,我可是好心的帶人來找你耶!」五色雞頭這次沒有揪住我的領子,反而說了這句話讓我停下腳步。

帶人?

我轉過頭,差點沒嚇到靈魂出竅!

站在五色雞頭後面一點的居然是千冬歲!

媽啊,我不會是剛剛回房間換衣服時候不小心又睡著了吧!?其實我現在應該是在夢境中才對吧!

我倒退兩步、再倒退兩步,眼前一定是幻覺。一切都是幻覺,你嚇不死我的!

「誰是你帶來的!」千冬歲發出極度嫌惡的語氣,就像在吐口水給水溝蟑螂那種感覺,「漾漾,我跟喵喵要找你一起去左商店街看電影。」

「你要約會自己去約,漾要跟我去右商店街玩。」

等等,我什麼時候跟你約好要去右商店街了!?

「他什麼時候跟你約好!」千冬歲的眼鏡精光飆過來。

「我沒跟他約。」該死的五色雞你想害死我是不是!你明明知道千冬歲討厭你就像看見蟑螂一定要用拖鞋打死的那種討厭定律,你還故意在他面前亂說是怎樣!

「漾∼你明明說有空就可以出去玩的!」五色雞頭大受打擊,按著胸口倒退兩步,「你、騙、我......」

我想砸他的頭,讓他清醒一點。

「並沒有說。」

說真的,我已經很習慣五色雞頭人來瘋的模式了,大半時間不甩他就可以了。

千冬歲用一種看白癡的眼神看了五色雞頭一下,很快的移走視線不理他。

「千冬歲,不好意思我今天有事情耶。」我把那張卡片遞給千冬歲。

千冬歲接過看了信封一下,「亞裡斯學院?」上面有學院的校徽,「你有認識的人在那邊嗎?」他看起來嚇了一大跳。

「算有吧,我看不懂他寫什麼。」我只看到卡片上面一堆蟲在爬。

「好,我幫你看。」他將卡片拿出來,「這是邀請函,大致上是一位叫伊多的人邀請你到亞裡斯學院遊玩,他們準備了一些點心和東西,在上午十一點的時候等待你的光臨。」千冬歲大致上簡略的這樣告訴我。

「你不認識伊多嗎?」我以為他們工作很類似應該會認識,不過看樣子千冬歲好像不知道有這個人。

千冬歲用問號的表情看我,然後搖搖頭。

「我聽說他是水妖精族先見之鏡的什麼守護者。」我接回卡片,開始再想不知道用移動符可不可以到亞裡斯學院了。

然後,千冬歲突然恍然大悟,「漾漾,我也是跟你從同一個世界過來的,所以對於這邊世界有預知類型種族也不是很清楚,不過先見之鏡我有在書上看過,聽說是妖精族的十大寶物之一,如果可以的話我也很想去看看,只不過他邀請函上只邀請你,我還是別擅自跟去比較好。」他笑了笑,這樣說。

「喔,我知道了,謝謝。」我本來還想問千冬歲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因為我沒去過,我怕他跟我們學校一樣,到時候還沒進去就先死在外面。

「那我就跟喵喵一起去看囉。真可惜今天是閻王殿上映最後一天說。」千冬歲用很可惜的語氣說著,「裡面可以看到很多咒術跟殺人的鬼王法魂。」

......那是什麼片啊!

「對了,卡片後面有附一個法陣,不過只可以來回用一次的樣子,你就用他去亞裡斯學院吧。」他這樣一說,我立刻把卡片翻到背面,果然有一個金色的咒印。

「好。」我想應該是跟移動符一樣用法。

趕著去看電影的千冬歲又瞪了旁邊正在嚼口香糖的五色雞頭一眼,然後才離開。

我正打算把卡片往地上丟時候,注意到一個該走沒走的人還在那邊。

「你怎麼還在這裡?」五色雞頭就在旁邊看著我,沒有離開的打算。

「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裡。」他回答的很理所當然。

「因為我要去亞裡斯,你站旁邊會一起被傳過去。」我大該已經抓到法陣的大小,再怎樣小的法陣還是會有點範圍。

「我也要去啊。」五色雞頭說的更理所當然。

「啊!?」

然後雞爪子搭過來,「漾∼我們是朋友對不對。」

誰跟你是朋友!

你是麻煩製造王!

每次遇到你我都不得好死!

「朋友的話就是要同行天下,闖蕩江湖,四海玩透!」五色雞頭握緊了拳頭,熱血的朝天邊呼喊。

你是從哪本小說還漫畫看來的啊!

我還四海玩透嘞!

什麼鬼話!

「既然定律是這樣,你不讓我去還算是朋友嗎?」五色雞頭勾起詭異的笑容,然後他的獸爪又冒出來,搭著我的肩,嘿嘿的笑著。

「你都把手拿出來,你覺得我能不讓你去嗎?」我看著掛在肩上的獸爪,無言。

「當然不能!」

五色雞頭果然是不良少年!

※※※

我覺得我應該是第一次走出學校的範圍。

除了左商店街與鬼王塚之外,我第一次看見不同的異能學校。

嗯......該怎麼形容。

看過我們學校那種闊氣的建築之後,現在看見的這個讓我覺得非常......貧乏。

以前的學校好像是森林學校,看到的那一秒會讓我想起我愛大自然這種鄉土節目。我眼前出現的是整座的山,我跟五色雞頭就站在山頂,有一個攀著滕的巨大建築就在我們眼前。

他是一座山中的古堡,規模頗大,四周攀滿了綠色的藤蔓,整個古堡有一半是給埋在森林當中的,跟我們學校比起來算是很小很小,但是比起我以前國中就大了好幾倍。

古堡的門口已經有人在等待了。

「我以為伊多隻邀請了一個客人。」站在那兒等待的是雅多,看他一點都不笑的臭臉就知道了。他看了一眼五色雞頭,然後走到我前面微微彎了身點頭。

我連忙也回禮。

「不好意思,因為我不知道怎麼來,所以找人幫忙。」該死的我幹嘛幫五色雞頭說謊!

旁邊的渾蛋也覺得很理所當然的搭著我的肩,嘿嘿的笑著。

幸好雅多沒有追問。

「請過來吧,今天學校沒有上課,伊多他們在觀測室等您。」然後他轉身往古堡裡面走去,步伐幾乎踏出都一樣,非常規律。

我連忙跟上去,後面的五色雞頭走的很慢,晃來晃去的好像在打量學院的樣子。

「亞裡斯學院也是全部學籍都有嗎?」古堡看起來不太像可以容納很多人的樣子。

「不,我們只有高中與大學的學籍,每個年級只有兩個班別,每個班別最多只有二十五人。」

那不就是超級小的學校嗎?

「因為我們學院的本身問題,所以歷年招生並不多。」雅多一邊走一邊說著,「或許您會覺得很奇怪,不過亞裡斯學院的確已經沒落了,就連代表都只能派出上一次那種驕傲自大的人。」

「我覺得換你們很好啊!」我直接衝口而出,然後雅多停下來,轉過頭看我,我立刻就聯想到他一定覺得我沒禮貌,貴族都這樣的嘛!

「我的意思是說,你們又有風度、又厲害,應該一開始代表就選你們。」

雅多沒有答話,只是繼續帶我們往前走。

古堡的走廊非常漂亮,每面牆壁都畫著圖,雖然我看不懂裡面的涵義,不過光看也很賞心悅目。大部分都類似神話圖,配合著走廊挑高、每一幅都很巨大。旁邊的外走道則是一樣綠意盎然,到處都是樹啊花的什麼。

「好遠。」五色雞頭發出聲音。

「到了。」雅多突然站住腳步。

我們停在一個大門前面,厚重的門上有雕刻,感覺好像是精靈還是天使一類的東西,上下兩個人倒轉,中間是花。

「『開門。』」

他說了不是中文的話,可是我卻聽懂了。

我覺得我越來越奇怪,在我們學校還可以用謎樣的力量來解釋,怎麼在別人學校裡面也這樣?他們也有神奇的自然翻譯力量嗎?

門像是聽懂他的話,咿啞一聲慢慢打開了。那個音效凡是在鬼片還是恐怖片裡面都會出現,聽著就讓雞皮疙瘩自己站起來。

門後面的東西倒一點都不恐怖。

是個教室,不過沒有桌椅。教室裡面很空曠,然後有個朝天的大望遠鏡,好像是看星星的那種東西,一看就是很貴。因為太貴了,不是我這種平民一般時候會看見的東西。

教室的四周牆壁全部都是天文圖,就連天花板都是整個透明的,大望遠鏡就穿過天花板開的原洞,靜靜的擱在那邊。

伊多跟雷多就在教室裡面。

「謝謝您受邀前來。」伊多一看見我立即就露出微笑,雷多就不用講了,他還是笑的跟神經病一樣,一看見五色雞頭......的鋼刷頭,整雙眼睛都發亮。

「呃、謝謝你的邀請。」我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就順著他的話說下去。

「您應該會覺得很乏味吧,亞裡斯學院是天文專屬學院,不像Atlantis學院那樣巨大又有趣。」他彈了一下手指,離我最近的牆壁上天文圖突然動了起來,牆上的一顆很亮的星星掉下來,啪喳一聲突然翻開變成一張白色的椅子。

五色雞頭那邊也一樣。

「請坐吧,兩位。」伊多很有禮貌的說著,然後他後面也出現星星椅子。接著地板上滾了幾組星星出來,然後幾個聲音,我們中間橫出張桌。

真是方便的收納方式!

一邊的雅多不知道從哪邊生出來一組茶具組,動作俐落的沖了不知道是紅茶還是什麼東西,然後分別倒了杯給我們。

「我可以四處逛嗎?」顯然對安靜坐在這邊感到非常無聊的五色雞頭突然說了話,「放心,我不會隨便拆別人的學校。」

伊多將視線轉向他,微微一笑,「當然可以,請您就四處走走吧。」

然後五色雞頭蹦起來,沖出門外,像被野放的山雞。

他居然把我一個人丟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雅多也跟出去了。

門砰的一聲關起來。

「在進入正題之前,不曉得褚同學是否方便回答一個問題?」

他講話太一板一眼了,很奇怪,讓我有點緊張,「好啊。」

「請問您是如何進入Atlantis學院的?」

※※※

我愣了一下。

我怎麼進學校的,說真的,我本人也很想知道答案。這些事情從頭到尾都是個謎。

於是我把分發錯誤都講給伊多聽,他一下子皺眉一下子思考,也不知道是嚴重還是不嚴重。然後旁邊的雷多一直在鬼笑,真是兩種極端的對比啊。

說完之後,伊多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講話,害我只能尷尬的喝一下茶。

這個茶還不錯喝,甜甜的不過又很爽口。

「實際上,異能學校的招生方式有許多種,所以您會進入Atlantis學院,應該也是具備了您的能力。」

大概五分鐘之後,他做出一個我聽到爛的沒用結論。

「異能學院當中分成很多種,如亞裡斯是以天文自然為主的學院,另外還有以機械工藝為主的學院,有以法術為主的學院。而在其中,Atlantis學院卻具備了大部分異能學院擁有的能力與人才,在我們這些正派的異能學院當中,Atlantis學院無疑是最高指標。」伊多這樣告訴我,我才知道我好像進入某種龍頭學校,不過正派是怎麼回事?

「您會進入Atlantis學院當中,是您所想要解脫某些事物,而他藉由您的心想與能力而回應。」

「什麼意思?」我聽不太懂。

「每個人都擁有不同的能力,但是很多人卻無法肯定這些能力,所以壓制了他。只有認真尋找的人、並認同你心中那片陰影,你才會得到到你真正的答案。」伊多看起來並不想解釋,他只告訴我這些很饒舌的話。

我聽到腦子裡面除了問號還是問號。

算了,先記起來回去問問千冬歲還是學長,他們一定會知道是什麼意思。

「那日在Atlantis學院中與您認識之後,放在我們故鄉水都的寶物就不停的騷動。昨日我們返回故鄉,將水面下的鏡召喚醒來,於是從先見之鏡當中,我們發現了一些與您相關事情。」

果然跟安因講的差不多。

「那個先見之鏡是......?」

伊多微微笑,完全不意外我會問這個問題,「是妖精族十大寶物之一。其中水之妖精擁有的先見之鏡是時間之神所打造的,他能眺望過去與未來,看穿不能用眼睛看見的事物。」

「喔。」反正又是什麼看過去未來的寶物就對了,這個我很熟悉,電視漫畫出現不下上百次,看到都快爛掉了。

「在最近的時日中,您將會發生一些事情,與您的切身關聯非常密切。」

基本上我已經不只發生一些與切身關聯密切的事情,自從誤入學校之後,我每天都在切身發生事情,到現在都已經麻木了。

「這些事情將會關係到你的生命安全。」

我立刻把耳朵豎起來專心聽

上篇:第一話 第二組黑袍     下篇:第三話 不該聽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