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 第三話 不該聽的話  
   
第三話 不該聽的話

第三話 不該聽的話
Alis AM11:50

觀測室的星星圖好像都會發亮。

打從我進來一直到現在我都這樣覺得。

不過絕對好過我們學校,因為我上次聽萊恩他們說我們學校的星星圖真的會有流星掉下來,前個禮拜才砸掛了三個二年級學生去復活。

相較起來,只在上面發光的星星真的是好太多了。

「您將會牽涉入一個無法避免的陰謀當中。」伊多就坐在某個流星的下面,然後很沉重的這樣告訴我的切身關聯問題。

如果他旁邊的雷多不要一直笑的話,我現在應該會嚇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旁邊的傻笑神經病破壞了整個氣氛。

「喔,什麼陰謀?」我居然可以很鎮定的問他!

慘了,搞不好下次回人類世界我已經不是地球人了!

這應該是我的正常反應嗎?!

我不是應該先尖叫然後再害怕的問他嗎!?

我的腦袋一定有問題了。

伊多搖搖頭,「我們發現有一片黑影干擾了先見之鏡,所以無法確實的告訴您是怎樣的陰謀,但是他來的很快,就在最近會發生。」

那就是告訴我皮要繃緊一點的意思嗎......

為什麼所有的漫畫小說電影卡通都影有這種鬼定律!每次都先給一個會被怎樣怎樣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的烏鴉預言!

我知道了!

接下來一定我會很衰,然後在某一天某一日某一秒特衰之後,我會突然想起來:啊,這不就是伊多的烏鴉預言嗎!居然真的實現了!

電視上都是這樣演。

「請放心,我們已經在盡力驅散那片黑影,若有任何消息一定會通知您的。」

其實伊多的這個說詞會讓我聯想到之前暑假短期求職。

我們會先審核過你的履歷,若有消息一定會通知你的,大概就是這種的變化版。

一邊只是笑笑的聽我們講話的雷多突然愣了一下,四處張望然後轉過來對他哥開口,於是伊多與他有短暫的對話,但是我完全聽不懂他們在說些什麼。

接著伊多結束對話之後就轉過頭,「不好意思,我有事情得先離開一下,您應該肚子也餓了,讓雷多招待您到我們亞裡斯學院的餐廳好好歇息一下如何?」

被他這樣一說,我才發現我真的餓了,因為我早上也沒吃什麼東西就沖出來。

「好。」

然後雷多就走到我旁邊,還是一臉咧著笑容的表情,我懷疑他的其它表情神經都在他兄弟身上,他兄弟的笑神經都在他身上,兩個人切一半一半交換就可以調和了。

「來吧,請往這邊走。」

※※※

五色雞頭不知道跑那兒去了。

我覺得我簡直是帶只動物來野放,看到山就跑的不見人影了。

「你喜歡吃什麼?」雷多跟我並肩一起走,突然開口就是這樣問,「我們學校的餐點雖然沒有你們學校那麼多,不過都是很營養的自然餐食喔。」

現在很流行的環保餐是吧?

「伊多跟你們一樣大嗎?」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雷多反而是三兄弟裡面給人很好相處的一個,大概是他的笑容有關吧。

伊多給人一種隔閡感,雅多就更不用說了,好像過去攀談都會被他殺死。

「沒有,伊多大了我們一歲。」雷多回應的很自然。

「可是我記得他是大學部一年級?」我記得他最早介紹時候說過,他們三兄弟『都是』大學部一年級。

雷多嘿嘿的笑了幾聲,「因為伊多晚了一年讀書,等我們。」

等他們?

這家子兄弟感情不會太好了一點嗎!?

「因為我們長老說我跟雅多在學校一定會鬧事鬧到不可收拾,所以伊多就晚讀了一年,專程來鎮壓我們。」

我說錯了,收回前言。

不過光看他們第一次跟學長討戰的感覺,就知道這對雙胞胎一定不怎麼好惹。

雷多偏著頭看我,「你不是這世界的人,所以也不知道有一些禁忌之類的東西。我和雅多就是族裡的禁忌,我們是在屍體裡面被生出來的,一出生碰到的就是血,所以我們兩個很好戰,族裡的人都怕我們。」

我愣了一下。

意思就是我走在他旁邊就像走在殺人魔旁邊的意思嗎?

「伊多說因為那年跟鬼族戰爭的關係,鬼族想要我們妖精族的十大秘寶,所以殺了很多的人。我們的父母也是這樣死掉的,鬼族把我母親的肚子割開來,把屍體丟到黑水深淵,可是我們就這樣活下來了。」雷多一下子好像回到什麼記憶一樣,笑容變的有點僵硬,「我們在屍體裡面出生的,所以大家都說我們是血的禁忌小孩。」

「呃......我對這些事情不是很懂。」

被殺死的媽媽生出小孩,在我的世界當中,那是一個很美也是很幸運的故事。

他們其實應該是幸運小孩吧?

「嘿嘿,就當讓我抱怨一下吧,我跟雅多平常也不會說這些事情。」他對我眨眨眼,看起來像比我小的小孩。

看的出來他憋很久了。

剛好我是那個啥也不懂的人,當他的聽眾。

「為了不浪費血的禁忌這個名字,我跟雅多也很努力達成他們心中的那個形象。後來伊多很頭痛,拖著我們一起跟幻武兵器簽訂契約,把我們的兵器都收在他那邊,只有伊多在場我們才可以用幻武兵器。」

然後,雷多就說到這邊了。

我也沒有繼續往下問。

因為我覺得有些事情其實不應該追問下去,聽完就好。

雷多停下腳步,就在一個大開的門口前,裡面飄來香氣,「這裡就是我們餐廳了,我們宿舍不開夥的,所以這邊就算假日也都可以吃。」

我張望一下,他們飯廳其實也頗大,大概一次可以容納一兩百人的規模,裡面也很有森林學校的氣息,都是木桌木以跟綠色裝飾之類的。

可能是假日人不多,餐廳裡面三三兩兩的只有幾張桌子坐了人。

就在雷多領我到一張比較靠近窗戶桌子的時候,我突然想起來一個關於幻武兵器的問題,「一般幻武兵器一個人不是可以用很多種嗎?」為什麼他會說只有伊多在他們才可以用幻武兵器?

難不成寄生型態的不一樣?

雷多轉過來,露出一個不知道算不算詭異的笑容,「我們簽訂的兵器是王族兵器,簽了血誓在伊多裡面,如果我們用了別的兵器的話,伊多就會死掉。」

有這麼嚴重!?

我想起來我也有一顆王族兵器大豆。

不會我用了別的之後,大豆就把我幹掉吧?

關於這個問題,我覺得我有必要再去找萊恩談談。

※※※

沒多久之後,桌上堆滿了青綠色的蔬菜餐。

還真是環保。

我的臉也跟著變成綠色。

看來看去全部都是菜,感覺好沒胃口。

我是現代小孩啊!已經被速食店的不營養餐養壞嘴巴了!

「漾漾,你喜歡烤肉嗎?我剛剛點了餐,因為是現做的,要一下子才會來。」不知道從誰那邊學來這個綽號叫我,雷多抱來最後一個莎拉盤,這樣說。

「我喜歡。」用力點頭。

給我肉給我肉,就算來個肉沫炒菜也好。

我發現我實在不適合吃素。

不用眨眼時間,一個打扮很像侍者的人端來了一大盤的烤肉,上面淋了金黃色應該是蜜汁的東西,一上桌立刻就香氣四溢,讓人連口水都差點流出來。

我拿了蔬菜葉學電視上看過的韓國人,把烤肉夾在蔬菜裡面。

雷多一直盯著我看,然後笑,「有意思,我都不知道咕雞的肉可以這樣吃。」

咕雞?

咕咕雞的一種嗎?

對座的雷多也學我的動作,把肉夾在菜裡面,一口吞掉,「這樣子很好吃,你們那世界的吃法真有趣,回頭我也告訴雅多。」他顯然對韓式吃法非常滿意。

「你剛剛說這是雞肉嗎?」我懷疑的問,雖然我對於肉品辨別能力不怎好,可是我看來看去,怎麼都覺得這盤肉是......豬肉?

「這是咕雞的肉,你沒看過嗎?」雷多偏頭看著我,我只好很誠實的搖搖頭。

我看過咕咕雞的肉啦,不過前面那個字拆掉我就不知道他到底什麼了。

「我帶你去看。」他很爽快就站起來拖著我往廚房去。

這種行動力我怎麼覺得跟某人好像!

他沒走進去廚房裡面,是從旁邊的小門繞出去,「咕雞大部分都養在廚房旁邊的庭院,因為他平常樣子挺小,很方便養,你們學校裡面應該也有。」

我們學校也有?

走出小門沒多遠,我就看到一個很像雞舍的小房子,不過比雞舍大了一點,也沒有雞舍的大便臭味。

「這就是養咕雞的地方。」

雷多打開了雞舍的小門,裡面是亮的,沒點燈,不過矮矮的天花板是透明的,不知道是玻璃還什麼做的,整個透光。

我仔細一看,裡面都是小圍欄,大概有兩三個左有,範圍蠻廣的。然後裡面......喔,天啊!

我看見很像山老鼠的東西沖來沖去!

雷多彎身抓了一隻起來讓我看清楚。

那是一種體型跟山老鼠很像的東西,大概兩個手掌張開大,然後兔子的臉,有老鼠身體跟尾巴。

「好小只!」剛剛那盤烤肉裡面殺幾隻啊!?

我突然對烤肉沒胃口了。

「他會變大只,你看。」雷多拎起了很像兔子的耳朵,猛然對它的耳朵用力一吼:「哇啊--!」

然後,我看見很靈異的畫面。

兔子老鼠的灰色眼睛整個瞪的大大圓圓,一臉就是被鬼打到的絕對驚嚇表情,然後全身的毛包括耳朵尾巴什麼的都豎起來。

接著,它......變大只了。

整只在雷多的手上,變成三倍大不止。

雷多把兔子老鼠丟回去柵欄裡面,變肥大的兔子老鼠一陣驚嚇的狂奔,然後撞到牆壁、陣亡。

「放五分鐘大概會變成原來的十倍大,肉質漲滿之後會很鮮甜,份量也很足夠。」雷多盯著那只肥大的兔子老鼠掉口水。

我無言的看著圓滾滾的咕雞。

它是出生專門被吃的糧食嗎?連攜帶都很方便,專程為餐廳設計的是吧?

柵欄裡面全部都是稻草,草裡面還有很16K小說網.手機站wap.16K.CN多兔子老鼠沖來沖去。我看見他們的食物就是一團蔬菜,非常好養。

「看完咕雞,我們繼續回去吃飯吧。」雷多扯扯我,這樣說。

「好。」不過我可能吃不太下了。

看見吹氣咕雞之後,我整個對肉的欲望都降低了。

在這個世界裡面,有時候其實不要看見食材會對你比較好。

就在我也提步想走的時候,雷多突然停下腳步。

「?」

「噓,有人來了。」

他連忙把我往雞舍裡面推,跨過柵欄拉著我躲進去高高的稻草裡面。

「誰來了?」有什麼好躲的?頂多走出去擦身而過而已啊?

「不知道,可是他身上有一個討厭的味道。」雷多把我壓進去草堆裡面,突然停了一下動作、皺眉,「奇怪,雅多為什麼在發飆......算了,等等再說。」然後他也鑽進來稻草堆裡面。

一群咕雞圍過來,也學我們鑽進來,到處亂蹭。

我也感覺到好像有兩個人靠近的樣子。

奇怪,為什麼我會確定是兩個人?

「『我們不在這裡,空氣與水、轉折倒影。』」雷多喃喃念了些什麼,手指再我們兩人四周劃過,我看見似乎有個白白又很透明的霧將我們兩個人覆蓋住。

咕雞突然散開了。

我看見雷多將一根指頭放在唇上。

噤聲。

※※※

有一個味道。

很難講清楚,但是就如同雷多說的,我聞到了一個臭味。

腳步聲逐漸的逼近我們,有人走進來雞舍,而且真的是兩個人。

「亞裡斯學院的代表怎麼可以換人!」

一個很低啞的聲音,聽起來非常憤怒,而且他一激動那個味道又變更重了。

「對不起大人,可是這不是我們可以預料到的事情,因為你們安排的人出問題,居然連袍級都被剝除了,現在換上的是水之妖精的貴族,可能會很麻煩。」另一個人說起話有點畏畏縮縮,好像很怕前一人的樣子。

「有什麼好麻煩!既然不是我們的棋子,就照其它學院的模式一個一個安排好、處理掉!」

雷多差點沖出去開打,我連忙抓住他。

也不知道外面是誰,現在跑出去等一下被打假的怎麼辦?

「今年的三樣寶物一定要到手,也是為了我們的主人。」

「小的知道,立即就去辦。」

那人走了兩步,就在我們這邊的柵欄外面。

我小心翼翼的翻開了一點點稻草偷瞄,什麼也沒看見,不過我在柵欄的空間夾縫中,居然看見了剛剛才經過廚房的廚師穿的衣服。

雷多也學了我的動作,同樣看見那件衣服。

「請大人放心,亞裡斯學院歷年都不曾進入過決賽,我們可以輕鬆的在初賽就將他們拉下來,不過就是換了三個妖精白袍,沒什麼大不了。」那個有著廚師袍衣角的人這樣說,「與我們所挑選的隊伍來看,他們還差遠了。」

我注意到雷多雖然還是在笑,可是整個笑起來就是很恐怖,像是殺人魔一樣;我怕他隨時會沖出去宰了那兩個對話的人。

他們的談話內容隱隱約約就是讓人感覺到不對勁,好像是在檯面下動了什麼手腳似的。而且,我本能就是知道他們在講大競技賽的事情,因為我聽說大競技賽每次都會由上年的三名優勝學校各自提出一樣寶物來給此屆的前三名作為獎賞。

他們剛剛說到的三樣寶物,應該就是這個。

然後驚悚的事情來了,另外一個人突然蹲下身。

我看到一個鬼面具,露出了兩個濁黃色的眼睛。有一秒我的視線好像跟他有對上,不過他移開了。

「大人,怎麼了嗎?」廚師袍這樣問。

「沒事,覺得剛剛好像有人在這。」

那個人一說,雷多立即反手壓住我的嘴。

其實從剛剛開始衝動的都是他,他壓我應該是沒有用。

「這裡是養咕雞的地方,就算學生也不可能進來。」廚師袍神經質的轉動了幾次身體,我猜他應該是四處張望。

我突然覺得剛剛雷多是不是用了什麼咒語讓我們隱身之類的,否則他們怎麼一直沒有發現?

「哼......有沒有,我們找看看就知道了。」似乎不相信,鬼面具猛然一腳踏進來柵欄裡面,四周的咕雞嚇得到處亂跑,好幾個正在逐漸變大的圓圓身體撞到我們好幾次。

有滴冷汗從我頭上掉下來。

那個人越靠近這邊,我越是聞到一個讓人窒息的臭味。就像那天在鬼王塚聞到的味道一樣,幾乎要讓人吐出來。

雷多按著我,我們兩個都不敢隨便亂動。

「奇怪,有一個人類的味道。」他這樣說,我差點心臟漏跳一拍。

就在我感覺雷多好像有意思沖出去跟他們杠上時候,有個很大的聲音遠遠的傳來,爆炸聲,聽起來應該是爆符。

「有人來了,我先走,你別忘了大人交代的事情。」鬼面人立刻踏出柵欄,一下子就消失不見了。

然後那個廚師也往外走。不過他好像還沒走出雞舍,一個爆炸聲就先傳來,整個雞舍的稻草全部被暴風吹的亂飛,咕雞也嚇的全部都長大。

趁了這個機會,雷朵拉了我從雞舍的後門跑出去,然後往前門繞。

他是想裝做剛來的樣子。

就在我們繞到前門前、看見爆炸聲由來之後,我傻眼。

拿著爆符黑劍的不是別人,就是雷多的雙生哥哥、雅多。然後他前面不遠的五色雞頭一邊的獸爪,就站在雞舍前面。

他們中間有個嚇得坐倒在地上的人,就是剛剛那個廚師。

雅多看著五色雞頭,淡褐色的眼睛中充滿了殺氣,然後用黑劍指著他,「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五色雞頭哼哼了幾聲,完全不怕他的樣子,「來啊,看到最後你打輸是不是上吊的那個!」

我無言,非常無言。

天啊!

為什麼你不管到哪個地方,都可以隨隨便便惹瘋一個人?

我後悔讓五色雞頭跟來了

上篇:第二話 亞裡斯學院一日遊     下篇:第四話 賽前的陰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