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 第四話 賽前的陰影  
   
第四話 賽前的陰影

第四話 賽前的陰影
Alis PM12:45

雅多的臉本來就很臭,現在更像閻王鎖命臉了。

「你怎麼知道雅多在發飆?」我疑惑的問著在旁邊一樣看戲的雷多,剛剛躲進去時候他的確講了這句話。

雷多回我一笑,「雅多的事情我都能感覺到,我的事情雅多也都可以感覺到。」

喔喔!傳說中神奇的雙胞胎力量是嗎!?

我的眼睛立刻發光。

每次在電視節目上看都覺得很像騙人的,現在當場就有真人可以實驗看看,好棒!

「我們連中毒都會一起中、受傷也都受一樣的地方,很厲害吧。」雷多補注上這句話,讓我的好奇心更加旺盛了。

那邊的氣氛已經高到幾乎要爆炸的臨界點了。

五色雞頭跟雅多死命的互瞪,感覺上很像要把對方的眼珠挖出來的氣勢。

「要阻止他們吧?」我看著雅多跟五色雞頭的氣勢,怕他們真的打起來會拆了別人的學校。不過基本上我已經不想沖進去阻止了,要不然我會創下第三次被夾攻的紀錄,然後發起人永遠都是該死的五色雞!

「要,不然回去會被伊多罵。」顯然比較怕哥哥的雷多用力的拍了一下手,不遠處的雅多轉過來,我看見他手上的黑劍消失了,又變回原來的臭臉,然後不管五色雞頭的叫囂就走過來我們這邊。

「真是的!」五色雞頭很不滿的也走過來,獸爪消失,「幹嘛又突然不打了!」他的期待落空,現在整個人都很焦躁。

我注意到那個廚師慌慌張張的爬起來,要逃走,「雷多,那個人......」

雷多做了一個不用管他的手勢,「我記下他的臉,沒關係。」他仍是笑,可是笑的有點讓人頭皮發麻。

「漾∼你們背著我又在玩什麼好玩的事情嗎?」五色雞頭搭著我的肩膀,雅多一不甩他就失去吸引他的注意力了,現在他很好奇的看了我跟雷多,對我們的對話感到非常興趣。

我連忙搖頭,「啥也沒有。」

開玩笑!我可以預想到如果現在告訴他之後,他絕對馬上會去把那個廚師抓回來,先把人打的像豬頭然後再用正常人想不到的方式逼供。

「我們去涼亭那邊說,這件事先不要讓伊多知道。」雷多也這樣告訴他兄弟。

雅多點點頭,一句話不吭。

包括我在內,連著五色雞頭四個人立即由雅多帶路,往大自然、我是說學校的後園走去。學校後園比前面看起來更廣了些,到處都是巨大的老樹藤蔓,整個就是很森林的感覺,偶爾還會看到小白兔還松鼠之類的東西從我們前方跑過去。

雅多帶著我們去的地方是有三棵說不出名字的大樹交纏的地方,底下則是一個白色的涼亭座,看起來很典雅,尤其是涼亭上面還有雕刻,非常漂亮。

「你剛剛是怎麼把雅多弄生氣的?」我小聲問著跟我並肩的五色雞頭,感覺有點對不起好心邀請我們來的伊多。

五色雞頭聳聳肩,「跟安因差不多吧,我就是討厭他臉上緊繃的樣子,好像欠他錢沒還。」

......

雖然我也很怕雅多的死人臉,但沒必要整他到這地步吧?

「先進來吧。」雷多已經在涼亭裡面招手要我們過去。

我連忙跑了進去,五色雞頭則悠悠哉哉的隨後晃進去。

我看得出來裡面的雅多已經把五色雞頭當空氣,連看都不想看他。

或許這樣也比較好吧?

至少我還不想等等秘密會議開到一半突然被兩個爆走的人給砍掉。

※※※

「有人要在背後搞鬼!?」

一聽完雷多敘述剛剛的事情,五色雞頭整個表情變得很微妙。

我不會講,可是我覺得他好像很期待的樣子。

「其實基本上像大競技賽這種關於名利雙收的大型比賽都會有人想搞鬼,上一屆好像也不少,但是都有被維護隊整理掉了。」雷多這樣說,倒也不驚訝有人會搞鬼,「沒想到像我們這種年年輸的小學校也被盯上了啊。」

我也不會形容雷多的表情,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也覺得他很期待的樣子。

「不告訴伊多?」明顯比較屬於乖寶寶的雅多皺起眉,「這不是小事。」

然後他看了我一眼,「你們都聞到臭味,那代表有鬼族的人在後面策畫這件事情,不單純。」頓了頓,繼續說:「既然亞裡斯學院已經有這件事情,代表Atlantis學院也會被盯上,請你們再轉告冰炎殿下這件事情,讓所有人都提防比賽中有人動手腳。」

我點點頭。

五色雞頭還是一臉不在乎。

我覺得我可以知道他的想法。

他一定在想最好上場的被暗算中獎,這樣他才有未來。

真是夠了!

「不過我們現在還沒有證據,伊多也很難抓犯人,我們先看看狀況再告訴伊多吧。」主張不說的雷多這樣告訴他兄弟。

雅多遲疑了一下,可還是點頭答應了。

「那有什麼好緊張的,來一個殺一個不就得了。」以專業殺手的觀點來看,五色雞頭給予如此建議。

然後不被現場所有人採納。

說真的,我突然覺得我好像跟鬼很有緣的樣子,從入學開始就被鬼王的手下追,然後鬼王塚,現在又是鬼族的陰謀......這世界還真是無處不是鬼。

是說,說到鬼王的話,我倒是想起來一件事情。

「你們知不知道什麼是妖師?」

我一問,全部人都安靜下來,三個人六雙眼睛都轉過來看著我。

呃、我有問了什麼不該問的問題嗎?

「你怎麼會知道這個名字?」五色雞頭先發問,他的表情看起來很難得的正經。

雷多雖然還有在微笑,可是表情也很嚴肅。

「我......我是在圖書館裡面借來的書看到的。」為什麼撒謊,我也不知道,就是很本能的這樣說了。

雅多跟雷多對看一眼,好像是相信我的說法,不過五色雞頭看起來就有點懷疑,可他也沒有問。

「妖師......已經很久沒有人說過這字了吧。」雅多先開口,很淡很淡,感覺上不太想說,「最後一代妖師我記得死於兩百多年前,現代已經找不到妖師傳人的存在了。」

啊?已經絕種啦?

「妖師是一種蠻可怕的存在,對於我們而言,他根本是不應該活在這世界上的兵器。」

簡單來講是活體生化兵器?

我開始有點好奇。

「你問這個幹嘛,對你又沒有用。」五色雞頭用一種很厭煩的眼神看我,他好像也不喜歡妖師的樣子。

「如果不方便就不用說了,當我沒講......」

我有一種踩到別人禁忌的感覺。

還是不要亂問好了。

「這不是什麼不方便說的事情,不過由我們解釋的話你可能會弄不清楚,或許等我找到相關的書籍之後帶給你,再慢慢討論會清楚一點。」說這話是一臉平板的雅多。

原來他真的是面噁心善!

「好,謝謝你。」感動,說真的我只知道妖師兩個字,我連圖書館都沒有去查,因為圖書館太恐怖了我不想進去。

「不會。」

我雖然知道雅多是善意,可是他還是連笑都不笑一下。

雷多又在盯著五色雞頭的鋼刷頭看了。

這次,五色雞頭忍不住了,直接拍桌(因為是石桌他翻不動)站起來,「你是想找我打架嗎!很好,剛剛沒打完,這次輪你!」

「我才不想打架,會被伊多念。」顯然完全沒有戰意的雷多聳聳肩。

「你從一開始就一直看我頭是怎樣!有意見嗎!」

我也覺得很奇怪,雷多從剛認識時候就一直表現出他對鋼刷頭的興致濃厚,可是我只覺得那個好像是彩色鋼刷,沒什麼好看的。

「因為好像很好玩,顏色很多。」雷多回的很理所當然,好像不是什麼壞事。

「你喜歡是吧。」五色雞頭把手關節扭的喀喀響,「我可以幫你染,看你要七彩顏色還什麼。」

雷多的眼睛開始閃亮,他完全沒聽出來這句話是威脅。

「不准染。」雅多發出警告聲,「我不想看見我的臉上面頂著毒菇頭。」

你覺得五色雞頭是像彩色毒菇雞是吧......

「你對我最自豪的頭毛有意見嗎!」這次五色雞頭拍的是雅多對面的桌子,「給我看好,這是藝術、是藝術!」

我懷疑他的藝術鑒定眼光。

「對啊,雅多,是藝術。」意外的,雷多居然認同了而且還點頭,「看看他的頭,有春天嫩芽的翠綠,有花開的鮮豔還有陰雷天空的暗沉美麗,你不覺得這些綜合在一起真的是一件奇妙的藝術品嗎?」他說的很熱血,整個淡褐色的眼睛都閃閃發亮,還偷瞄了好幾次五色雞頭的彩色毛。

說真的,我看來看去也不覺得五色雞頭的腦袋是藝術品。

「完全不覺得。」

果然,雅多說出跟我一模一樣的話。

「雅多,虧你還是一個妖精,這種奇妙的色彩分佈居然不懂欣賞!」雙胞胎弟弟指著雙胞胎哥哥開始窩裡反。

是說,為什麼妖精要懂得欣賞怪頭?

「不好意思,完全不懂。」雙胞胎哥哥一點也不覺得五色鋼刷有什麼好令他欣賞的。

雷多倒退兩步,眼中是錯愕的神情。

「你居然不懂欣賞,你到底是不是我兄弟啊!」

「就算是你兄弟,我也不覺得彩色毒菇有什麼好欣賞的。」

「不准說我的頭是彩色毒菇!」

然後傳來石桌的巨大翻桌聲響。

他們瘋了。

我走出涼亭,想回家了。

※※※

後來我才知道,妖精是非常喜歡工藝品的種族,而且對每樣東西都有獨到的眼光;特別是他們喜歡手製品跟帶有濃濃風格的東西。

這是在雅多跟雷多兩個人在涼亭裡面跟五色雞頭大打一架之後,被匆匆趕來制止的伊多平息之後,伊多才告訴我的。

涼亭被砸了。

他們三個赤手空拳也可以打到把一個涼亭給砸掉。

很好,非常好。

我現在慶倖的是我有先走出去涼亭,還晃到餐廳去拿了飲料喝,回來剛好看見涼亭歷史性倒塌的一幕。

不知道什麼時候趕來的伊多環著手站在已經塌掉涼亭前面,然後窩裡反的雙胞胎兄弟站在他面前,一模一樣的臉左右撇開完全不看對方,兩個人臉上很神奇的都是右眼有個黑輪,一模一樣的位置跟大小。

「漾∼」看到我回來,五色雞頭又神奇的出現在我旁邊搭著我的肩,「先說,我只打了愛笑神經病,結果另外一個也跟著冒黑輪。」

......

神奇的雙胞胎心電感應嗎?

我突然想起來剛剛雷多說他們受傷也會受一樣的傷這件事。

那他們窩裡反也真沒有意義,根本就是自己打自己而已嘛。

伊多不知道跟他們說了一些什麼,我聽不懂,不過後來雷多跟雅多算是合好了,兩個人的火氣就沒那麼大。

「不好意思,見笑了。」伊多走過來這樣跟我說,「妖精對於自己看上的物品都有一點執著。」然後他也看了一下五色雞頭,那個表情可能也是不明白為什麼雷多會喜歡五色鋼刷的樣子,一下就轉開了。

「沒關係。」我很習慣了。

兩個人打架......錯了,是三個人,三個人在一旁打群架不幹我事好比得過我上次莫名其妙被夾在安因跟雞頭中間打。

雅多跟雷多兩個人好像自己不知道是上了藥還什麼,一下子臉上的黑輪就不見了。

「讓雷多送你們回Atlantis學院吧,我剛剛聽見了消息,這兩天有些事情,順便讓雷多向冰炎殿下捎了資訊。」說著,他拿出了一個信封交給雷多。

跟我接到的邀請函有點像,上面都印著很像家徽的東西。

「喔。」雷多收了信函,又開始盯著五色雞頭看,「那我們走吧。」

他說,於是他張開了手,我看見他的動作跟學長之前有點像,就是將手掌對著地面,然後一個魔法陣散開一個大圓,法陣沒有學長的那麼大、也不太一樣。

五色雞頭哼了兩聲,晃進去魔法陣裡面。

「褚同學。」伊多突然叫住我。

我停下腳步,回頭,不解。

我忘記跟他說再見嗎?

聽說貴族都很講究一些有的沒有的事情。

「我感覺到您身上好像有帶著護符?」

他問,我點點頭。我身上的確有帶一個,被學長加工之後變成紅色的詭異單眼護符,千冬歲還不知道這件事情。

「請千萬別讓護符離開你身邊,它的力量很強大,足以保護你的。」伊多微微一笑,然後從口袋裡拿出一個白色的小盒子,頗像人家求婚放戒指的那個大小,「這是我們一點小心意,也感謝您今日到亞裡斯學院作客的回禮,請務必要收下。」

回禮?

這樣我是不是也要給他些什麼?

可是我身上什麼也沒有。

伊多還是微笑,我只好把盒子接過來。

小盒子跟外表不一樣,還蠻重的,裡面不知道裝了什麼東西。

「一路小心。」

※※※

結果我們用了兩秒就回到Atlantis的大門口。

「雷多,這個可以開來看嗎?」

我搖了搖手上的白盒子,連一點點聲音都沒有,不曉得裡面是什麼。

五色雞頭也一直盯著盒子看。

「可以。」

我打開盒子,裡面只有一個小木雕,好像是某種神雕的樣子,是個精巧的女人像,身上纏了兩條蟒蛇,女人的身上刻了很多花紋,手工非常的精緻。

「這是莫尼亞的雕像,傳說中保護妖精的女蛇神。」雷多知道我看不懂好心給我講解,「是妖精族的護符一種,有時候我們會將這東西送給喜歡的朋友,代表請保佑朋友能無災無害。」

翻看了木雕一下,我蠻高興。

不知道為什麼,在這個世界裡面交朋友好像很容易,這是我以前完全沒辦法體會到的事情。

因為大家都覺得我很衰,沒多少人想跟我做朋友,大夥兒都怕給衰運傳染,所以我到國中畢業真正的好朋友也沒有幾個。

可是這邊的人,都是真的對我很好。

好的、太多了。

「為什麼漾有我沒有?」五色雞頭發出不公的抗議。

「你還需要護神保護嗎?」雷多反問。

「哈!本大爺從來不需要那種鬼東西!」

「那就是了。」

「......」

我把木雕放回去盒子裡面。

「漾∼你下午要去右商店街嗎?」五色雞頭還是不太死心,搭著我的肩膀問早上說過的事情。

「不去。」半秒回絕。

「那我要去找冰炎殿下了,下會兒再來找你們玩。」雷多笑笑的又看了一下五色雞頭的鋼刷腦袋、很眷戀的樣子。

「快滾!」五色雞頭發出警告。

「好吧。」雷多尖尖的耳朵垂下來,然後突然抬頭,「現在是幾點了......」

赫!

「不要看時鐘!」

我晚了一步。

一個巨響,我的惡夢從大樓的鐘框上掉下來,一半插進去地面。

雷多傻掉了。

非常熟悉的黑色數位正在扭動。

然後用不了十秒鐘的時間,插進去地裡面的時鐘彈出來,轉動方向。

「這是什麼啊?」雷多倒退兩步。

接著,我看到非常熟悉的影像,就跟我剛到學校時候一模一樣,只不過剛開始跑的那個是我,現在拔腿跑的是雷多跟五色雞頭(因為雞頭剛好站在他旁邊)。

殺人鐘哐哐哐的發出具大聲響滾動、追人。

我突然理解為什麼那天學長會叫我快跑、跑完一圈才解決時鐘了。

因為只要不被追,站在原地看有人被時鐘追還蠻好笑的。

糟糕,我變邪惡了

上篇:第三話 不該聽的話     下篇:第五話 第一預賽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