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 第六話 一百刀的處罰  
   
第六話 一百刀的處罰

第六話 一百刀的處罰
Giya AM11:15

我太天真了!

我真的太天真了!

鋼鐵騎士的耐砍度居然遠遠超過我的想像!

第一把刀子落下、然後碎裂同時,證明了鋼鐵騎士果然是鋼鐵騎士,居然連一點裂痕都沒有!太神奇了!難怪卡通上的鋼鐵人都很難死得了!

就在鋼鐵騎士被砍了第一刀之後,其它的刀子幾乎是同時有了動作,而鋼鐵騎士突然拔腿就往夏碎所在的地方沖去。

等等,可以這樣嗎!?

「比賽規則只說有處罰,沒有說不能帶著處罰攻擊別人。」學長一臉鎮定,好像已經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情。

好吧,他們經驗豐富......

夏碎的動作並不比他慢,我看見他抽出了一紙符,然後不用半秒他雙手上出現了輕型的西方中古世紀的短雙刀。

雙刀是銀色的,上面有著一些花紋。

「這是冰符,跟爆符是一樣的東西。」學長立即給我解析。

「用法也一樣?」疑問。

「嗯。」

不過就習慣物品來說,我還以為夏碎會用的應該是多節鞭,因為我看見他幾次他都是用長鞭,沒想到他居然也會用雙刀?

雙刀會讓我想到萊恩,因為萊恩的武器也是雙刀,雖然款式不太一樣。

鋼鐵騎士抽出了腰際的西洋劍,一劍就往夏碎刺去。

我看見雙刀瞬間就隔住了西洋劍,雖然帶著白色的面具,可是夏碎給人的感覺還是一點也不緊張、遊刃有餘的感覺。

同一秒,追來的九十九刀猛地全部一起砍下--

正常狀況來說,這兩人應該會馬上變成肉泥。不過、這是正常來說。基本上,從我踏進學校開始,這裡所有一切事物都是不正常的。所以,他們兩個自然也不會變成肉泥。

眨眼,場上面已經沒有九十九把刀了。

夏碎的腳下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鮮紅色陣法,整個場地都畫上了,而他站的中心點之上出現了一個眼珠。

這個好像是我的紅色護符放大版的感覺。

我看見的是紅色的魔法陣出現的那一秒,場上的刀子像是被爆炸粉碎一樣,全部變成銀色的粉塵,然後飄走。

鋼鐵騎士的盔甲也給震壞。

我看見他的盔甲底下出現了紫色的大衣。

而且,『她』是一個女孩子......

一個金髮碧眼的大美女,感覺上就是某種動作電影明星。

「謝了,Atlantis學院的。」美女翻過了身,從腰後抽出了另外一把西洋劍插在地面上,然後印有法陣的地板整個被翻起來。

夏碎冷哼了聲,然後將短刀射出同樣插在地面。

冰冷的風從場上吹過來。

自刀底下蔓延開來的是一層冰霜,原本要翻起的地面硬生生的全都結冰停下,維持了半翻的樣子,看起來很像一小座一小座冰團。

「第二道題目,請問第一紀元時候有翼族山之國度曾經一度遭到毀滅,當時出面聯盟各大國家對於加害的地蛇一族提出抗戰並且成功的第一武士是誰。」

就在我以為他們會繼續打下去時候,夏碎突然停止了動作,就站在冰刀引起的冷氣之中,然後清晰有力的說出以上這段話。

四周猛然陷入一片沉靜。

「答案是、左羅‧賽菲西爾。」

場上飄在半空中的珊朵拉愣了好半晌,然後看著拿在手上本來要念出的題目牌,又看著場中的夏碎,「正、正確答案。」

那個西洋劍美女也愣了。

為什麼夏碎可以說出沒看到的題目跟答案?

全場都愣掉。

我相信大家的疑問都跟我一樣。

「為了節省麻煩,以下我就直接念答案不說題目了。」夏碎面具後的眼睛銳利的看著上面的珊朵拉,「三、正常,四、精靈王,五、炸雞腿......」

接下來全場都是安靜的,一直到夏碎把所有的答案都念完之後,場上安靜的連一根針都聽的清清楚楚,沒人敢吭一聲。

珊朵拉一一的看著題目牌,直到最後一張被她翻開。

「全部正解!」

然後場上觀眾突然譁然炸出巨大的聲響。

夏碎轉過頭看著一臉慘白的紫袍美女,她的四周浮現了數也數不清的的刀,重迭重迭,看起來很像銀色的牆,「這邊一共九百把刀。」

「不用客氣啊,奇雅學院的。」

※※※

我發現我們學校的人報復心都很重。

夏碎走出了場地,回到了選手區。

場上刀子團團圍住了奇雅的代表選手,然後裡面怎樣也沒人知道了,後來地面出現銀色的液體將那堆東西包圍住,就這樣移出場外。

我真的很好奇夏碎怎麼會知道題目跟答案的。

「那很簡單,不過就是物體透視而已。」先一步說話的學長環著手,口氣就是完全小意思的樣子。

物體透視?

簡單來講就是傳說中高科技暗殺儀器那種東西囉?

「物體透視初階只能看穿無生命的東西,不過高等一點連複雜的人體都可以。」

......簡稱最終版X光是吧?

「你們二年級會有一門選修課就是教這個。」學長補上這句話。

二年級要練會物體X光是嗎?

我又發現了此學院課程的一大漏洞!

他居然教學生良好的偷窺方式!

「偷窺你個頭!」學長直接朝我腦後一巴掌,「為什麼好的東西被你想一想都變得很奇怪!」

說實話,我也很想知道為什麼。

「第二場預賽,請雙方派出代表。」

場上整理完畢之後,珊朵拉清脆的聲音又傳來。

我看著學長,剛剛夏碎已經上場一次了,這次應該就是輪到學長了。

奇雅選手區起了一陣騷動,然後走下來一個機器人與銀色的大蠍子。

兩個?

「兩場,一場是快答一場是雙人競技,看來他們把高手押在競技上。」學長露出冷笑,讓我覺得下面的兩個選手可能會死的很慘的那種笑法。

就在學長踏出一步之後,他突然停下來。

潔兒站在學長後面,整個漂亮的面孔是平板的,跟剛剛的笑顏完全不同,「常駐模式中斷......」她沒有開口,可是聲音從她身上發出來。

她的臉跟身體整個變成銀色的,看起來有點詭異。

讓學長停下腳步的,是潔兒的手,不知道什麼時候變成尖刀,貫穿了學長的左手臂,可是連一滴血也沒有。

我們這邊沒有一個人發現。

「他們來陰的!」五色雞頭幾乎是同一秒暴怒,整個手都變成獸爪,想把潔兒給劈了。

幾乎是瞬間的事情,我感覺到脖子冷冷的,有個銀銀的東西就架在我脖子上面,然後我才發現潔兒的身體一部分變成刀,扺在我的脖子邊。

「別衝動。」學長瞇起了紅眼,然後伸出另外一隻手按在潔兒的尖刀上,喀喳一聲折斷,「先比賽完再說。」

刀子就架在我脖子上,我連動也不敢動一下。

難不成這就是我們那天聽到的......那件事情!?

「Atlantis學院代表選手請出場。」珊朵拉的聲音又傳來。

「夏碎,去吧。」學長朝他的同伴點了頭,然後轉過去,看著另外一人,「西瑞,你上場。」

五色雞頭瞪大眼睛,嚇到。

「他們應該是不想要黑袍上場,你上去。」

看了一眼潔兒,五色雞頭點了頭,走出選手區。

先出去的夏碎已經表明了學長無法上場改用候補選手,且已經通過。

四個選手都踏上比賽場地同時,我看見圓臺上又浮現了銀色的液體,這次是出現了一頭一頭喊不出名字的巨大野獸,每只都比人還大了兩三倍。

「你應該不是奇雅學院動的手腳。」學長就站在我旁邊,冷冷的開口,我想他應該是對著『潔兒』說話,「能在我們沒有發現的情況之下入侵奇雅學院的系統管理人,看來你也不是簡單的傢伙。」

我看見脖子上的刀慢慢縮回去。

已經整個變成銀色的潔兒突然扭曲起來,然後變成一大團的銀色液體,接著幾秒之後又重新塑型成人的形體。

是一個女人,銀色的女人。

『不愧是黑袍等級,這樣就被你看穿了。』女人就站在我身邊也不換位置,她的聲音很像電子那種假的聲音,聽起來很刺耳也很不舒服。

「你們想幫奇雅得勝,為什麼?」學長的表情也沒變,還是很高傲的臉。

紅眼睛猛然瞪過來,我連忙把視線拉到場上。

現在場上已經打起來了,一邊打還要一邊對付野獸,真精采。

不過說真的,身邊站了一個怪人,怎樣精采都吸引不太起我的注意力。因為我很怕她等等又把刀子架在我脖子上。

『Atlantis學院是絆腳石,當然要請你們打輸。』

哇,這句話蠻恭維的。

意思就是說奇雅的實力不入他們的眼,所以她才要對付我們學校是吧?

說真的,聽到的人還不知道是該爽還是該發飆。

不過就我知道學長這個人,他一定是先發飆。

※※※

「你想我們打輸?」

果不其然,當我發現時候學長的手掌已經整個掐蓋住了女人的臉,然後往後將她撞在銀色的壁上,整個圓弧的版往外凹出現了一個人的形狀。

「想都別想!」

我就說學長一定會先發飆。

女人銀色的臉整個凹下去,然後銀色的液體一點一點的從學長的指間冒出來,慢慢的學長的手掌整個陷進去她模糊一片的液態臉部裡面去。

然後她舉起了右手張開,掌心上出現了一隻嘴巴,『我只是借用奇雅學院人造人的身體,你就算破壞她,我也不受影響。』

場上突然傳來一聲巨響,我看見五色雞頭的獸爪將16K小說網.電腦站6K.CN整頭野獸打碎成兩半,然後獸爪落在地面,整個場地竟然硬生生被他砸出了一個巨大的窟窿,還冒煙。

他把怨氣都發洩在別人的場子上。

「你們到底想做什麼?」學長連回頭也沒有,整個手掌到手腕上全給銀色液體包住他也沒有放手。

那個女人發出笑聲。

這次嘴巴又出現在她的膝蓋上,手掌中間的一列整個變成眼球,還會眨,『每屆優勝者不是都能獲得寶物嗎......』

「那你們的野心也太小了吧,才想要三校寶物。」

學長冷笑了下,紅色的眼睛整個都是冰的,感覺很冷,「就這點東西還要你們暗地動手腳,真是辛苦了。」

然後,我看見他的手整個收緊,有一個紅色的花紋浮現在他的手臂上,像血的顏色。

『等、等一下,你要是動手,這個奇雅的人也會被你殺掉!』女人的嘴出現在她的胸口,不知道為什麼突然緊張起來。

場上又傳來巨響,還連連好幾次,等我分心去看時候五色雞頭已經砸了半個競技檯子,上面野獸一隻都不剩了,只有奇雅的兩個選手還站著。

不過他們的狀況也不是很好,其中一個機器人整個外甲都碎了,裡面是穿著紫色大衣的人,另外一個銀蠍子卻一點事情也沒有。

「這跟我沒關係,反正會被人入侵原本就是奇雅的問題,他們也不敢把我怎樣。」學長整個手都佈滿了紅色花紋,我看見從黑色的立領往上,他的右眼下角的臉上也出現了紅色的紋路,看起來有點恐怖。

整個選手區變得有點熱,好像一下子氣溫升高了好幾度。

『你最好先想一下,我可以馬上就脫離這個身體,你也沒辦法對我做什麼!』女人的嘴巴又開始說話,然後咧的更大了一些。

說真的,我很懷疑學長真的不能做什麼嗎?

他給我的感覺就像可以把裡面的『東西』拖出來很扁的樣子,整個氣勢都很強。

「褚,你是正確的。」學長轉過頭,突然沖了我笑,「說出來,我能不能辦到!」

我說?

讓我說?

「說吧,說給她聽。」

我看著那個銀色的女人,她的眼睛轉到了肚子,整個肚子都是一顆大眼睛,眨著然後瞪我,我被瞪得有毛毛,「可、可以......」

吞了好幾次口水,我還是第一次跟別人嗆聲。

「太小聲了,還沒搞清楚嗎,我究竟能不能對她怎樣!」學長猛然一個爆吼,我整個都被嚇到。

「絕對可以!」

我也跟著用吼的,腦袋嗡嗡響。

下一秒,我看見學長整個人不知道為什麼笑得很開心。

他握緊了手將某種灰白色的東西拽出來,另外一手成拳一秒不差直接揍下去。

灰白色的東西發出哀嚎,摔在地上。

是一個很模糊的人的形體。

※※※

場內發出觀眾巨大的喧嘩。

五色雞頭的獸爪緊握,成拳將鋼鐵機器人一拳揍出場外、飛回去他們的選手休息區,強悍的力道讓那個紫袍機器人整個撞上休息區的牆,牆面猛然崩裂。

競技臺上只剩下一個銀色的蠍子,不過那個蠍子從頭到尾都沒有個動作。

夏碎拋下了手中的冰刀,場上結起了薄冰,原本被打出的窟窿也給填平,一層白色的霧氣被飛吹散。

屏息。

蠍子有了動作,眨眼就消失,再出現時候已經在五色雞頭的身後。

同一時間回過身,五色雞頭就是用獸爪擋,然後一個沉重的聲響,我看見了他的手上出現黑色的血痕。

五色雞頭往後跳開好幾步,整個手上都是黑血。

按照書本上來說,他中毒了。

「常駐程式恢復......」

潔兒的金屬液體扭曲之後,又變回原本可愛的女孩樣子。

我看見地上有個灰白色的東西在滾動,很像是一個女人的形體,可是很模糊、沒有確切的樣子出來。

學長抽出的手上出現了一把銀色短刀,乒的聲就釘在地上那個灰白型體的左腳。

那團東西整個痛苦扭曲,發出很難聽的哀嚎,不過聲音被整個觀眾喧嘩蓋住,居然沒有人注意到。

「有種來,就帶點禮物回去。」學長一腳踩上短刀,然後用力下壓。

灰白色的東西尖叫三秒之後,突然整個碎掉,變成沙、然後立刻消失。

連一點點什麼都沒有剩下來。

「她逃走了嗎?」我有點怕怕的,很怕等等潔兒又給我一刀。

「嗯,不過本體一定會受創,便宜她了。」學長轉動了手腕,紅色的紋路馬上就消失的不見蹤影,「真該死......」

我注意到學長的動作有點不自然,突然想到剛剛他被潔兒戳了一刀。

「一點小傷,等等用治療咒就可以解決。」

然後他轉頭看回場地。

夏碎沒有出手、就站在旁邊看,現在是五色雞頭正在跟蠍子對峙。

我大概可以猜到一定是五色雞頭叫夏碎不要出手,他要單獨解決臭蠍子之類的。

他受傷的獸手整個都發黑,一直連到肩膀上,整個都是黑色的,看起來很詭異;然後他另一手也轉成獸手。

蠍子跟五色雞頭是同時移動的,我沒有看得很清楚,不過我連續聽見好幾個鏘鏘的聲音,也看到蠍子四周擦出火花,等他們停下來之後,蠍子銀色的殼上面多了好幾道刮傷,五色雞頭身上也多了幾個黑色的血口。

我在想,蠍子裡面不會是高等袍吧?

例如、黑袍。

因為他看起來很難打。

「他不是黑袍。」站在我旁邊的學長這樣說,「奇雅學院的學生只有紫袍,沒有黑袍。」

......

那還真可憐。

我可以理解為什麼被對付時候人家第一個矛頭就指向我們學校了。

五色雞頭的動作好像變得有緩慢。

這就怪了,我記得他好像還可以變雞爪雞翅膀的,怎麼今天完全不變?

「在大賽開始之前,我們有告訴西瑞過第一場不要做除了手之外的任何變化。」學長淡淡的說了這句。

「咦?為什麼!」難怪他好像被打假的,感覺有點吃力。

紅眼看了我一下,「這場比賽不是只有觀眾,還有更多收集情報的其它對手。」

他這樣一說好像也是,一定都會有來觀摩之類的......

難怪剛剛夏碎的動作也不多。

「褚,你看好,其實那只蠍子一點也不難對付,他只是鋼鐵的東西。」學長環著手,說的非常輕鬆簡單,「鋼鐵的東西不是很耐用,就算加上魔法保護也一樣,只要一個地方出問題,就完蛋了。」

「唉?」

場上砰的一聲很大聲。

五色雞頭用他另外一隻手狠狠的往蠍子的臉上砸下去,一根毒針穿透他的獸爪,突出了另外一端的深黑色。可,蠍子的臉整個被砸爛了,裡面發出感覺非常痛的哀嚎聲。

然後五色雞頭抽了手、往後跳一步,整個臉上都是得逞的笑。

蠍子不動了,破碎的臉部疑似冒出血花。

等了有一下子,夏碎才慢慢走上前去,一腳踢開蠍子被砸壞的臉甲。

裡面出現了一張被砸的腫起來的大臉、很像豬頭,那個大臉的眼睛整個都翻白,鼻樑歪了一邊還不停冒血,完全看不出原本的樣子。

看得出來五色雞頭那一拳非常之重。

「通常越弱的人才會越需要強力的保護。」學長看著那只蠍子,這樣說。

夏碎一掌拍在蠍子的銀甲上,然後整個盔甲都碎開,裡面出現的是白色的大衣。

他是一個白袍,已經昏厥過去。

「Atlantis學院勝出!」

珊朵拉的聲音、響遍了整個校園。

「Atlantis學院對奇雅學院,第一勝取得!」

上篇:第五話 第一預賽場     下篇:第七話 不上場的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