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 第七話 不上場的伊多  
   
第七話 不上場的伊多

第七話 不上場的伊多
Giya AM12:20

夏碎扶著五色雞頭走回來。

這個時候,我發現一件極度可怕的事情。

「漾∼你看啥?」五色雞頭疑惑的反盯我。

「你剛剛就穿這樣上去打嗎?」剛剛因為這邊情勢緊張,我居然完全沒有發現這個可怕的問題。

所有人跟著我把視線向下。

沒錯!

五色雞頭穿著他的夏威夷衫五分褲台客裝!而且他還掛著夾腳拖鞋跑全場!!

天啊......

「這樣很帥啊。」五色雞頭咧了笑,「很顯眼不是嗎。」

當然很顯眼,活生生的就是頂著鋼刷頭的渡假台客,他現在還需要一個配備叫做衝浪版。

陽光、沙灘、海邊衝浪,多麼完美到底的組合。

......

你幹嘛穿這樣上場啊!

我為剛剛被五色雞頭打敗的人感覺到心酸。

現在我強烈懷疑剛剛學長不下場的原因是因為怕丟臉。

「先做基礎治療吧。」夏碎扶著五色雞頭靠在牆邊坐下,然後用手掌對著五色雞頭的額頭。

如果照武俠小說來看,現在應該一掌巴下去讓他魂飛九重天才對。

夏碎的掌心下出現了隱約的白色光球,然後五色雞頭身上的傷原本還是冒著黑血,現在已經慢慢轉變成淡紫、然後鮮紅。

「請問各位要回到休息室或者是繼續待在選手區觀看下一場比賽呢?」潔兒微笑的看著我們,完全沒有剛剛爆走的殘留後遺症,「我們在休息室已經為傷者們做好準備,隨時可以返回療傷。」

學長好像看了我一眼,等我發現時候他又好像沒有,只對著潔兒說話,「留在這邊繼續看吧,西瑞你可以先回去。」

「我也要看。」五色雞頭蹦起來,旁邊還在治療的夏碎顯然被他嚇一跳,「夏碎老大的治癒術很有用哩,不用浪費時間又回去。」

學長點點頭。

「接下來有半小時的表演節目,各位若是有什麼需要可以告訴我們。」潔兒手中又浮現那個資料球,然後又退回。

「褚,你們餓了嗎?」

「唉?」

對喔,被學長這樣一說我才注意到現在已經十二點多了,平常早就在餐廳吃飯的時間。

可是比賽場上要去哪邊吃飯......

一個圓圓東西從我眼前飛過去。

「快餐車。」學長指著好幾個在場上飛來飛去的大圓球這樣對我說。

快餐車嘞!

那根本是快滾球好嗎!?

「我餓了。」還在治傷中的五色雞頭舉起手,「剛剛消耗體力,漾∼隨便幫我點個套餐。」

套餐?

他有麥當勞嗎?

「你們喜歡吃那種東西嗎?」學長皺了眉,然後踏出去舉了手,不用半秒鐘一個圓球就在我們前見面緊急煞車。

圓球裡面有個小孩。

『請問各位要什麼餐服?』小孩的聲音有點平板,我猜大概也是機器人之類的東西。

「麥當勞。」學長直接報出剛剛在我心裡讀的東西,「套餐。」

......

我懷疑學長不知道麥當勞是什麼。

「我知道!」紅眼兇狠的瞪過來,「你們要點哪些?」

球裡的小孩一個翻身,衣服居然變成麥當勞點餐員的衣服,太詭異了!

「我只要可以吃就好了,要三份。」五色雞頭懶洋洋的說,然後看了一下還在治傷的夏碎,「啊,要四份。」

夏碎抬頭看了他一眼,繼續工作也沒說什麼。

「我、我隨便就可以了,一份。」我應該沒有五色雞頭他們那麼會吃,因為沒有運動到。

學長轉回去,然後伸出手算了一下。

「那給我們八個套餐、任意搭配,另外再加兩套分享餐。」

啊?

我有沒有聽錯!?

......這真的吃的完嗎?

※※※

結果後來五色雞頭又追加了七支蘋果派跟八杯聖代。

滿滿的油炸食物味道兩分鐘之後在我們的選手席蔓延開來。

比較起另外一邊被五色雞頭他們砸的亂七八糟早早退場療傷的選手們,我突然有種錯覺,好像我們本來就是來野餐的......

『謝謝惠顧。』速食球的小孩這樣說道,跟學長結過帳又重新開始他的飆球之旅。

等等,結帳?

「這是報公帳的,吃到死也沒關係。」學長這樣告訴我。

我突然注意到好像我是第一次看見學長要吃正餐,因為今天再下去也沒比賽也沒工作嗎?

「我明天沒有比賽也沒有工作。」拿出了一個飲料杯戳了吸管,學長很悠哉隨便找了地方就坐下來。

夏碎也停下手邊治癒工作,因為五色雞頭抱了一個分享餐雞肉桶就大吃特吃起來,他根本沒辦法治療下去,只好停下來先午餐。

他在吃自己的同伴......

我看到五色雞在吃自己的同伴......

而且他身上還有一些地方在爆血,他就已經等不及吞掉他同伴。

「你不吃嗎?」抽出蘋果派慢慢咬著,我才發現只有學長的飲料變成乳酸飲料,其它的幾乎都是可樂不然就是柳橙汁。

「要吃了。」是一次看到那麼多東西突然有種吃不下去的感覺。

「你吃太慢了!」五色雞頭把清空的桶子拋出來,然後手上已經變成漢堡了。

根本就是你吃太快!

等等!

骨頭呢?

桶子裡面沒有骨頭!

你把骨頭吃到哪裡去了!?

「褚,你不快點吃的話會沒得吃。」夏碎好心的發出聲音提醒我,然後他拿下了白色的面具。

......唉?

這麼簡單就拿下來!?

依照正常的漫畫進度來看,他應該是要某種大出場還是當救世主被逼的無處可退時候才要不得已把面具拿下來、用真面目見人吧!?

面具下面的是一張跟我們一樣的東方人面孔。

這樣比起來,西方面孔的西瑞看起來就有點怪。

是個還蠻帥氣的男生,乾乾淨淨的很清秀,而且還有點很會讀書的感覺,反正就是女生會喜歡的那種書生型、可是完全不文弱的運動少年。

重點是,我發現我曾經看過夏碎一次。

來,請大家跟著我一起回顧第二章第五話。就在我第一次去找學長到二年級A部時候,學長要離開教室時曾經疑似跟一個不知道為什麼讓我覺得很眼熟的男生交代行蹤。

原來他就是夏碎學長!

我還以為他是A部的路人甲!

嘖嘖,A部果然真的是臥虎藏龍的地方,讓人完全沒有注意到。

太厲害了!

「你吃飯時候廢話可不可以不要想那麼多!」我的右側發出了殺人魔王的警告聲。

轉過去,剛好被學長吃完的蘋果派包裝袋揉成的球團砸個正著。

其實很早我就想過......不喜歡就不要聽嘛......

「褚,拿好。」夏碎學長拿了兩個雞腿堡放在我手上,「快吃!」然後面色非常凝重的這樣交代我。

等我回過神時候,我看見了非常恐怖的事情。

五色雞頭身邊堆滿了紙包裝跟甜點的殘骸,連那幾乎整打的可樂都被他喝得精光。

你剛剛叫三份根本是含蓄的點是吧?

夏碎跟學長只分到一個雞肉桶,結果幾乎全部的東西都進了五色雞頭的肚子裡面,而且他很顯然可能吃不到八分飽。

你的肚子通往異次元是吧?

「我聽說獸王族的人很會吃,還好有多點。」學長還在慶倖有剩東西下來。

我注意到五色雞頭亮亮的眼睛盯著我手上兩個雞腿堡看。

不是吧?

※※※

最終的我,午餐可悲的只分到半個雞腿堡跟一個聖代。

深深的打擊告訴我,下次要在五色雞頭吃飽吃前把所有的東西吃完。

下午一點整。

「亞裡斯學院與惡靈學院學院預賽正式開始!」

珊朵拉的聲音在場上響起的同時,我看見兩個銀圓的選手區在我們另外兩面架開,其中一邊是熟面孔,是雷多他們,而另外一邊是三個穿著紫袍的......女生?

惡靈學院代表全部都是女生?

場上起了一振譁然。

「亞裡斯學院好像怪怪的。」夏碎瞇起了眼,這樣說。

順著他的話我看過去,我才知道場上為什麼突然起了那一陣喧嘩。

被兩個雙生兄弟扶著的伊多全身都是血,白色的大衣看起來慘不忍睹,好像出了什麼事情。

「看來他們也被埋伏了。」學長看了一眼裁判席,那邊也有了些騷動。大概過了半晌,珊朵拉似乎收到裁判的訊息,然後飄往亞裡斯學院的選手席問了一些問題。

應該是隊長的伊多先搖搖頭,跟珊朵拉說了些話,然後點頭。

我注意到他的手掌纏了很多的布條,看來主要都是掌心受傷。

掌心?

「亞裡斯學院表示能夠參賽。」珊朵拉飛回了高空中,大聲的播報著,「那、第一場預賽開始,請雙方派下兩名參賽選手。」

我想應該跟剛剛我們比的一樣,先問答然後交手。

看著遠遠的選手席,我有點擔心。

連續兩邊的人都出事情,不知道接下來的比賽會變成怎樣......

「潔兒,Atlantis學院請求與亞裡斯學院選手席連結。」學長看了我一眼,然後走向從剛剛開始連動也不動的潔兒這樣說道。

「好的,訊息送出中。」潔兒盯著手上的圓球,大概過了半分鐘之後,有了響應,「亞裡斯學院同意與Atlantis學院選手席連結,請各位暫時先不要移動。」

整個腳下一陣,我們的圓形休息區下面的階梯整個收回來,然後往旁邊浮動,然後面向亞裡斯圓球休息區的那一面牆壁消失,亞裡斯學院那邊也是,然後兩個休息室就這樣連在一起,重新擴整變成兩倍大的圓形休息室。

另個圓球裡面有一個長的跟潔兒一模一樣的女孩子。

「奇雅學院開發人造人七號,蒂兒連結完畢,送出訊息通告成功。」那個女孩子手上也有一顆數據球。

「漾漾。」

一看見我們雙方休息室連結完成之後,留在休息室的雷多立即蹦過來,「沒想到你也會在休息室裡面。」

另邊的雅多已經走下樓梯,而惡靈學院也派出了一個女孩子,尖尖的耳跟感覺上看起來好像也是妖精。

「休息室連結只有預賽可以用,決賽時候就不行。」雷多這樣說,然後向學長他們禮貌性的行了禮,「不好意思麻煩你們了,我們剛剛本來也想提出的。」

學長勾了勾笑,說了聲沒什麼。

「雅多沒拿武器下去可以嗎?」我看著手空空的雅多,有點擔心。

「不可以也得可以了。」戳了我後腦一下,學長搖搖頭,「夏碎,你去看一下伊多的傷,他身上有魔封咒。」

一聽他這樣說,夏碎連忙走去拉著伊多往旁邊站,不讓他看場內比賽。

那是什麼?

「魔封咒?」顯然五色雞頭跟我有一樣的疑問。

「那是一種很......該死的咒法。」雷多本來可能會罵髒話,硬生生的改口,「是一種高級封咒,被封者身上的力量會全部抽光......嚴重的可能會死......」

我覺得他好像不太想講清楚。

「也是用來對付寄身兵器的一種咒語。」學長替他說了,「不過很少人會用,因為這是邪咒,只有用在深仇大恨的敵人身上。」

明白了。

夏碎把伊多手上的布條都拆下來,他整個掌心到手臂都是血、發黑,隱約可以看到有一些奇怪的紅色紋路刻在上面。

「怎麼會遇到的?」看著臉上還有沒擦乾淨血汙的伊多,學長瞇起紅色的眼睛,看起來就是整個人都在不爽,因為他剛剛也被偷襲。

伊多無奈的苦笑了下,「剛剛遇到一個小女孩,哭著說要找人,我想著帶她到校警室處理;她說要牽手,我也沒想到別的,就跟她牽了手,就變成這樣了。」

簡單來講就是被拐騙。

「哼!才不只這樣,那個小鬼根本不是小鬼,要不是我跟雅多趕到,伊多早就被那個灰白色的渾帳殺了!」雷多忿忿的磨著牙。我相信他們應該也沒有讓偷襲者太好過就對了。

嗯?灰白色?

「看來我們都遇到一樣的偷襲者。」

學長冷笑了下。

※※※

雅多走下了休息區。

「第一回合是問答。」

高高飄在上方的珊朵拉說出了跟方才一模一樣的比賽項目。

雅多前面站著一個紫袍女生,她勾著一種很邪氣的笑容,感覺很像被蛇盯住。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覺得雅多的眼睛好像有點紅。他的臉平常就已經很臭了,現在更是臭到最高點。

「第一道題目,獸王族的風之分支第一帶首領是誰?」

「萊伊納!」

惡靈學院的代表不用半秒就回答了問題。

我看見雅多身邊浮出了銀亮亮的刀,他連個武器都沒有帶下去,真的是想被打假的嗎?

「雅多!做掉她!」

旁邊的雷多猛然爆喝了一聲。

眨眼,雅多的手上出現了符、符化成了一把有點透明的劍,跟他們平常用的幻武兵器長的很像的長劍。

處罰刀落下的那一瞬間雅多蹬了腳,整個人往前翻去。惡靈學院代表根本沒想到他會突然就沖過來,紫袍的女生連忙抽出腰上的兵刀然後橫擋。

這次我確定了,雅多的眼睛真的變成紅色的,而且紅的非常恐怖。我突然想起來,上次他們有說過他們是禁忌之子。

喜愛血。

撞上女生兵刀的不是雅多的劍,而是處罰刀。

雅多的動作快得連影子都看不見,瞬間就繞在那個女生的身後。

四周的聲音好像停止。

透明的劍從惡靈學院代表的腹部貫穿出來,接著黑色的血痕往上拉,伴隨著選手根本來不及反擊的淒厲尖叫聲。雅多就這樣握著劍柄,往後用力一翻拉出了劍,劍尖上連一滴血也沒有。

女人的軀體從腹部往上破出腦頂,硬生生的自中間被切開兩半,黑色的血像是大雨一樣整個噴出、散得到處都是,還跳動著的內臟失去支撐,紛紛落下來、連著血管腸子什麼就掛在還抖動著的人體旁邊。

雅多轉過身,他的腳下出現了跟剛剛夏碎一樣的魔法陣,然後上面的銀刀全部給震毀。

女人的身體被震力震動之後整個倒下,啪的聲腦漿翻出,青白色的液體跟黑色的血液詭譎的交混在一起。

我整個人都反胃,剛剛吃的東西突然在我肚子翻滾,喉嚨拚命湧上酸水。

「嗚......」

觀眾席上傳出了有人嘔吐的聲音。

「漾∼不要看。」

我的視線被巨大的獸爪給遮住,什麼也看不到了。

場上沉默了很久,都沒有人敢講話,全部都讓雅多嚇壞了。

「惡、惡靈學院的選手判定無法再戰,第一場由亞裡斯學院獲勝!」大約一分鐘之後,我聽見了珊朵拉的聲音。

當獸爪放下來之後,場上已經覆蓋起銀色的液體,整個屍體都蓋在裡面什麼也看不到,然後雅多已經走回來了。

他的眼睛不再是紅色的,也有可能是我從剛剛開始都看錯。

「雅多,你下手太重了。」接受夏碎治療的伊多發出微微發怒的聲音。

「哼,跟他們的小手段比起來,算輕的!」雷多很難得頂他大哥的嘴,恨恨的瞪著對面同樣嚇到的選手區。

伊多搖頭,歎了口氣。

我第一次覺得雅多真的很恐怖,那種壓力感突然劇增,好像快把我壓垮一樣。

這個人跟我認識的雅多不太一樣,他可以連眼睛都不眨的把一個人切開,冷冷踏過一個人的血、還有她的屍體,就算對方是個女孩子也一樣。

好恐怖。

猛地有人突然從後面一把抓住我的肩膀,我才察覺我剛剛後退了。抬頭,是學長看不出表情的臉,「放心,那個代表死不了,奇雅學院已經把她移到醫療室了。」他說,卻不是說我想聽的答案。

究竟我想聽什麼,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

我只覺得現在的雅多看起來很可怕,真的很可怕。

學長握了握我的肩膀,又鬆手,「褚,遲早有一天你會懂得怎樣判斷這些事情。在那之前,我們都還是站在你這邊。」

他只這樣說,紅紅的眼睛就一直對著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好像有點安心。

雅多轉過頭看著我,表情看起來好像是他覺得他應該有必要說些什麼的樣子,然後過了大半天,才終於開口說話,「漾漾,放心,我們是朋友。」他偏著頭,斟酌了話語,「不管怎樣,我們永遠都不會對朋友動手。」

他的表情看起來又像我認識的雅多了。

然後雅多伸出手,對著我。

「相信我、就打勾。」

上篇:第六話 一百刀的處罰     下篇:第九話 余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