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 第八話 風與水  
   
第八話 風與水

第八話 風與水
Giya PM1:08

我不記得我是不是真的有跟雅多打勾。

當雅多的手指離開之後,有一瞬間我好像看到有個藍色的東西卷上來我的小指,可是又沒有,可能我看花眼了。

「我也要。」雷多把手伸過來。

「別玩了。」還在治傷的伊多咳了聲,然後他才乖乖喔了一聲把手縮走。

學長不知道有沒有看見那個藍藍的東西。

我看了一下手指,什麼也沒有。

真的是我看錯嗎?

我知道學長可以聽見我在想什麼,可是他什麼也沒有說,紅色的眼睛移開看著場中央;那裡已經被整理乾淨了,連一點黑色的血也沒有留下來。

「第二場請雙方派出兩位參賽者。」

對面已經走下來兩個紫袍,可能因為剛剛雅多的關係,她們看起來殺氣騰騰的、整個氣勢很恐怖。

話說回來這應該是正常的,看見自家好友被啪一聲切了兩半,一般人會抓狂都是應該的。

那兩個紫袍的女孩子看起來應該年紀比我大,不是特別漂亮的那種女生,不過輪廓很深,讓人印象蠻深刻的。

「兩個都是獸王族的族人。」學長瞇起眼睛淡淡的說。

獸王族?

那不就跟五色雞頭是同一族?

我看了一眼旁邊正在和雷多互瞪的五色雞頭一下。

原來不是每個獸王族的人都怪,至少外面那兩個紫袍看起來就比較正常多了。

「下來。」其中一個深綠色長髮的女孩氣勢淩人的指了雅多然後伸出了拇指朝下的挑釁動作,語氣非常不善。

雅多冷哼了聲,很直接的就要往下走,一邊的雷多做了跟他一樣的動作。

「等等。」讓夏碎停止了治療動作的伊多站起身,「那兩人是惡靈學院的妮藍和阿綈絲,與剛剛輸給雅多的菈妲並稱為惡靈學院的鬼孑處刑者,實力在紫袍中算是數一數二,你們兩個空手就想下去打贏嗎?」

「我們會贏。」雷多語氣很堅決的說。

伊多伸出還在冒血的手掌,「拿去吧。」一旁的夏碎還來不及制止他的動作,伊多就先沉吟起咒文,「『與我們簽訂契約的物,讓對決者見識你的狂野。』」

我看見,一點一點的劍柄慢慢自伊多的掌心中浮起,他的掌心上的黑色烙印痕跡更加立體明顯了,然後蔓延了整個手腕,一點一點的像是什麼病毒擴散,看起來有點噁心。

雅多與雷多同時閉了眼睛、又睜開。

然後,雷多不笑了。

現在他跟雅多分不出來誰是誰,兩個人看起來都是殺氣騰騰,與台下的兩個紫袍不相上下。

我好像又在他們眼睛裡面看見紅色。

他們同時伸出手,緩慢的抽出兩把劍,然後轉身、走出去。

我下意識的舉了手,看了剛剛雅多跟我勾的那只小拇指。不知道為什麼從剛剛開始就有點刺痛刺痛的。

這次我真的確定了,小指上面出現了藍色的東西圈繞在我的手上。

一條藍色的蛇圖騰。

※※※

我注意到一件事情。

為什麼剛剛雷多會說是惡靈學院代表的小手段?

轉過頭,看見學長伸出了食指放在唇上,感覺好像是叫我不要現在問。

「我也好想打。」五色雞頭很大方的隨便找了地方坐下,眼睛閃亮亮的盯著場中央的四個人。

你是剛剛沒打夠嗎!?請看看你身上還有一堆傷啊老大。

場上浮現了銀色的巨大野獸,虎視眈眈的在一旁伏著身體等待。

伊多那邊起了聲響,好像是夏碎弄不去那個咒印找了學長過去,兩個人湊在一起用很低的聲音說話,聽不懂,可是應該是很重要的事情。

「褚,你過來一下。」學長朝我招手。

找我?

真的找我?

我該不會是耳朵抽筋聽錯了吧?

「你要我過去踹你過來嗎?」顯然學長比平常更沒有耐心。

我急忙沖到他面前。

「我先跟你講一下,伊多的傷口不適合在這邊治療,我們打算將他先移去剛剛的休息室裡面。」然後學長彎下身低聲的在我耳邊講,好像是不想被潔兒他們還是誰聽見的樣子,「剛剛我的手受傷,你要過來幫忙。」

唉!?

我倒退兩步,瞪大眼。

我覺得我的耳朵一定抽筋了,都聽到不可能的事情。

「西瑞也受傷了,不過我們要他留在這邊以防還有別的事情,所以你過來剛好。」學長對我點點頭,目露凶光,「你還要廢話嗎?」

「呃、沒有。」

然後、學長轉開頭,「西瑞。」他拋了一個圓圓的東西給五色雞頭,「我們先走了。」

「唉?漾也要去嗎?」

「對。」

果然不愧是學長,一開口連五色雞頭都不敢造反。

夏碎已經跟潔兒講了一會兒話,然後走回來扶起伊多,「大會已經同意伊多可以先行離席,但是之後場上若有輸贏勝負等變化要自行負責。」他看著伊多,等他點頭。

看著場上,伊多微微皺了眉。

也許他不想點頭。

我現在才想到,亞裡斯學院根本沒有候補選手。就像他們自己說的一樣,亞裡斯學院已經沒落了,有可能是因為這樣所以沒有。

「你如果被咒文廢了,就算比嬴也沒辦法繼續打下去。」學長冷冷的說。

於是,伊多才點了頭。

「褚,過來這吧。」夏碎朝我招招手,我趕快走過去。

等人差不多都站在同一區塊之後,學長伸出右手朝下,一個法陣立刻在我們腳底下展開,是移送陣。

是說,比賽當中時候不是不可以亂用魔法之類的東西嗎?

「特殊狀況例外。」學長收回了手。

四周突然變得很靜。

眨眼,原來我們已經回到選手休息室了。

跟剛剛賽場一比,休息室裡面突然感覺很空蕩,一點聲音都沒有很奇怪。

「褚,去拿一點毛巾過來,櫃子裡面有。」學長朝我看了一眼,我跟著看過去,果然角落有個櫃子。走過去打開,裡面有很多毛巾布條和醫療用品,我想可能等等全部都會用到,乾脆把整個小櫃子拖過去。

夏碎把四周的桌椅什麼的都清開,清出一片大空地,扯了休息床上的床單鋪在地上,然後扶著伊多在床單上坐下來。

床單是雪白色,整個就是白到很像螢光劑放太多那種感覺,關燈會發亮。

學長從隨身的小背包拿出一個有菱有角的東西,看起來怪眼熟。

「拿好。」然後他把東西拋給我,我連忙接住,也不管我的學長就蹲身趴在地上,他手上出現了一根不知道是粉筆還是什麼筆,然後開始在床單四周畫出很多異文跟一堆怪形狀。

等等。

他在畫法陣?

我記得好像有人說法陣應該收在符裡面才不會到時候要用沒的用喔。

學長抬頭,兇狠的瞪了我一眼,「閃開、別擋路!」我踩到他要畫的地板了,趕快閃遠一點。

一旁等著的夏碎靠到跟我同個不會干擾到的地方,然後拿出了紙筆,照樣子來看他好像是在畫東西,一邊畫一邊看地上。

他在把學長的法陣畫下來?

※※※

「這個是解咒法陣。」

就再我完全搞不懂他們兩個動作時後,夏碎突然說話,音量不大,剛好我可以聽見,「高等咒文的一種,畫法非常複雜,沒有一本書可以教的出來最正確的。」

「教不出來正確的?」那學長是去哪邊學來的?

自行開發嗎?

那也強的太變態了一點吧!

「解咒陣需要配合被下的咒做適當的改變和調整,一般如果被強力咒文附上的話,就算再怎樣精細的解咒陣都還是會留下沒消除完全的後遺問題,不過這種調整型陣法可以百分之百、一點都不留的徹底去除所有的咒力。」夏碎很詳細的給我解釋了。

難怪會說沒有書可以教得出來,因為要看情況調整啊......如果可以教得出來那本應該也不是教學書,叫做預言書才對。

夏碎在學畫,代表他也沒有學會。

「這是風跟水的陣法交互畫法。」地上的學長突然開口說話,他已經很快的畫了一大半地了,密密麻麻的,有的看起來還像螞蟻字。

強者!

學長你是鬼!

他居然用疑似粉筆的東西寫出螞蟻字!

鬼!

這裡有鬼!

一大半的法陣還有對稱,幾乎整個看起來都很像電腦那種精細設計,標準整齊的不像是人畫出來的東西。

「伊多身上的是暗鬼來的封咒,當中最基礎要解除、又要不出錯的,第一考慮就是風與水的精靈陣法。」學長繼續一邊念一邊畫。

我聽不懂太複雜的東西。

轉過頭,旁邊的夏碎手上的筆沒有停,在紙上寫了很多我看不懂的文字。

學長在指導夏碎?

真的假的?

他們不是同年嗎?學到的東西應該沒差那麼多吧!?

叩的一聲,學長把粉筆丟掉,整個地上出現了一大片完整畫好的高難度複雜法陣。

說真的,看了會頭昏。

「褚,東西給我。」學長在另外一端向我伸手,中間隔了大魔法陣,我不敢隨便踩上去。

愣一下,我才意識到手上方方角角的東西,可是學長站蠻遠的耶......

「丟過來。」

好吧,你都這樣說了。

我把方角角的東西用力拋過去。

啪一聲學長很從容的把東西接住,然後從裡面拉出一條藍色的線。

呃、這東西好眼熟,眼熟到不行。

這不是傳說中的墨斗嗎!?

夏碎收起筆記本,走到另外一邊跟我們相對的三角。

學長抽出線之後把方角盒子拋給夏碎,然後夏碎固定繩子之後又拋給我。

......我應該是固定好回拋給學長?

轉過頭,學長對我伸手,我就把線固定好把盒子拋回去給他。

整個大陣法上按下了三角形的線圈。

「褚,你聽好,你就站在原地,等等連零點一公分都不要移動。」學長走進去法陣裡面然後扶著伊多兩個人面對面站著。

「喔、好。」我想我也移動不到哪去吧?

就在我還不知道他們要怎麼做的時候,一個白色的小煙從我旁邊飛過去。

鬼娃!

鬼娃出現了!

睽違好久的鬼娃居然出現了!

飄在空中連一根頭毛都沒變的鬼娃朝我禮貌性的彎身,然後往剛剛學長站的三角角頂端飄去固定位置。

「瞳狼大人。」夏碎居然對鬼娃必恭必敬的彎身行禮!?

而且鬼娃也回禮了。

「褚。」場中央的學長按按額頭,1 6 K小說網.電腦站.cn「麻煩等等開始動用法陣時候如果可以,請你儘量保持六根清淨全身放空。」

......

簡單說要我腦空空的發呆就是了吧......

「沒錯。」學長居然不否認的點頭!

那你幹嘛還要一直聽啊......

學長沒回我話。

※※※

「褚,等等請跟著我們一起做動作。」

對面的夏碎戴起他的白色面具,然後將兩手手掌合在一起、做出一個列印的動作,感覺頗像漫畫上那種陰陽術家的樣子。

不是很難,就是手指彎來彎去扣在一起而已,我這個大外行人也很輕鬆就學會。

我最好奇的是鬼娃,他的袖子比身體還長,我好奇它怎樣列印。

鬼娃緩慢舉起手,動了兩下,居然袖子就接在一起在裡面打!

好樣的,這樣也行?

就在同一秒,我們三個人(一個不是)腳下突然出現亮亮的東西,一個小小的銀色法陣從腳底湛開,神奇的開始轉動。

學長伸出手,右手跟伊多的掌心貼在一起,那秒我想到的是......

ET外星人接觸......

不對,不可以亂想。

夏碎又變換一個印子,我也跟著學著做,中間的大陣開始微微的亮了起來。

剛剛那只粉筆不是螢光的吧?

鬼娃跟夏碎嘴巴很低聲的不知道在念什麼,我懷疑這個我也要跟著做嗎?

問題是我從開學到現在只學過三個基本咒,而且還是完全都不相干的那一種,難不成我要念那些『子孫代代有孝順沒』那種見鬼的東西嗎?

(※注:這是台語,民間有人往生時候釘棺,一釘一句的吉祥話。)

我看到學長在瞪我!

我還是什麼都別念的好。

陣法開始發亮之後,我們三個腳下的小陣轉的更急,變成看起來有種會讓人頭昏眼花的花樣。

還是別看比較妙。

抬頭,大圓陣旁邊一點一點的浮出小光點,每個都在發亮,看起來頗像螢火蟲。

好夢幻。

光點點也跟著轉圈圈,同時我感覺到腳下傳來冰冰的感覺,有個白色的霧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蓋住整個地板,而且下面好像有水......

其實只要不要突然有個骨頭手從霧裡面冒出來拉腳,基本上我應該是不會尖叫逃走。

霧下麵的水發出一點點細小的聲響。

然後我腳邊有個冰涼涼的東西滑過去,翻出霧上面,一條不知道是蛇還是魚的水組透明物體整只飛出來沖進去大陣裡面,跟光點點一起轉。

光點點變成銀藍色。

說真的,這讓我想起一首很台的歌......

轉吧!七彩霓虹燈!

圈圈裡的魚(蛇?)突然啪的一聲摔下來,變成水不見了。

白霧被卷起來,圍著陣法狂繞圈,我有種在颱風眼裡面的感覺,四周都白,根本看不到夏碎他們,更別說還什麼手勢。可我想也不能放手,而且剛剛太久了我手麻,現在放手印我會手抖,先維持這樣比較好。

霧裡面有白白紅紅的東西在發亮。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看花眼。

不過我非常明確的......看到兩個學長......

一個銀白的發、一個全紅的發。

傳說中的分身術!?

兩個學長跟伊多的手掌都貼在一起,變成三角形。

我有看錯嗎?

紅的跟白的因為風大整個長毛都豎起來,某方面來說很像賽亞人變身。

眨眼,學長又剩一個,本來的那一個。

真的是我眼花嗎?

狂風一吹,我的視線整個都被白霧蓋掉,看不到學長他們。

有個很細的聲響突然在我附近響起來,很像鈴鐺的聲音,又好像不是,感覺又有點像水晶音樂那種叮叮噹當的聲音。

從我的口袋。

我記得那個口袋放了王族的幻武大豆。

※※※

白霧突然整個散開。

不是慢慢散,是一秒消失那種散。

我們四周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水壁,如果形容的話,就是站在圓形噴水台中央那種,大陣小陣四周都有水倒流,一直往上沖。

我看見有很多黑黑的東西被水往上抽,然後整個水變成黑色。

光點點從我頭上往下飄,很像下雪。

然後水柱停止,開始往下流。我注意到水都從小陣大陣周圍的框框被收下去,至於收到哪邊我就不知道了。

十幾秒之後,整個室內就安靜下來,大陣小陣的光一點一點慢慢的消失。

夏碎跟鬼娃已經把手放下了。

靠!完了!

我手麻兼抽筋......

大陣裡面的學長跟伊多同時收回手,然後地上的法陣瞬間消失的連一點粉都沒有,小陣也是,地上完全沒有被畫過東西的痕跡。

「褚,可以動了。」夏碎第一個走開,然後去扶伊多坐下來一邊的椅子。

伊多氣色看起來比剛剛好很多,身上的傷口幾乎沒有了,連掌心都治療好,跟醫療班有的得拼!

我等手好一點之後把剛剛口袋的幻武大豆拿出來,豆子不知道為什麼在發亮,一下下而已沒有幾秒又開始黯淡成本來的顏色。覺得很奇怪,可是豆子也沒有突然開花還是變成爆米花,所以我又把它收回口袋。

學長靠在牆邊閉著眼睛休息,一句話都沒講。

很反常,我以為他會因為七彩霓虹燈過來砸我的頭,可是他居然沒有。

鬼娃飄到我面前,長長的袖子上捧著一個黑色的圓球,『吾家要回去交差了,請褚冥漾先在這兒待一會兒吧。』然後,他把圓球給我。

黑黑的圓圓一顆,完全看不出來是啥玩意。

「這個是......」

我抬頭,鬼娃早就不知道消失到哪邊去了。

「那個是伊多身上詛咒的咒語原型,你最好拿好不要掉了,摔破的話詛咒就會爬到你身上。」學長閉著眼睛,拋來這句話。

抖手,圓球差點掉下去。

不是吧!?

這種東西給我拿?

我有種我很衰一定會打破的預感......

「如果破了,你就給我等著。」

學長發出惡狠狠的警告聲。

上篇:第六話 一百刀的處罰     下篇:第九話 余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