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 第九話 余慶  
   
第九話 余慶

第九話 余慶
Giya PM2:42

所以我說過我很衰。

就在我抱著黑球正想找個東西把他裝起來時後,後面的門突然給人狠狠的一腳踹開,整個砸在我屁股上,我立刻一秒飛出!

「我們贏了!」

第一個沖進來也是踹門元兇的雷多擺出超人的姿勢很囂張的大喊。

他的行為像誰!

到底像誰!

「漾∼你趴在地上幹嘛?」一把推開擋在門口的雷多,第二進來的五色雞頭把我從地上拎起來,「想睡覺也別睡在門口,等等被人踩到怎麼辦。」

基本上我並不想睡在門口。

喀嚓一聲很清脆從我身體下面傳來。

所以我說過我很衰。

「褚!後退!」

學長馬上發出警告的聲音,我抓著五色雞頭往後閃,然後差點把還站在門口沒人甩他的雷多一起撞出去。

黑圓球在地上發出了聲響,然後自中間裂開一條線。

......

拜託千萬不要跑出怪東西......

「這是什麼東西?」五色雞頭按著我肩膀往前傾,瞇起眼睛好奇的想去伸手拿。

完全不用思考,我一巴掌往他手背拍下去。

在餐桌上偷拿菜時候每個老媽必定都會使用的必殺一擊!

打完之後,我跟上次巴他頭時候一樣後悔。

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一切都可以說是出自于自然的本能。

也就是說五色雞頭你本來就欠扁!

「漾∼如果我反射性把你的手剁了,放心我會好好用福馬林幫你保存起來,聽說我三叔都會這樣幫他暗殺獵物做紀念。」五色雞頭用一種會讓人發毛的詭異笑容這樣說著。

「對不起我錯了。」一秒道歉。

「福馬林是什麼?」雷多疊在五色雞頭後面非常好奇的乖寶寶發問。

「我把你剁了泡進去你就知道了。」五色雞頭發出極度嫌惡的聲音然後把他踹開。

他們兩個還真是單方面的喜歡跟單方面的厭惡啊......

就在他們進行沒有營養的問答時,黑球又發出聲音,這次是有個黑黑的長條物從裡面慢慢的爬、出、來。

他有眼睛!

他有眼睛他有眼睛!

黑色的長條物出來的那端出現一顆金色的眼睛。

然後我覺得他應該是一條黑色的蛇。

唰一聲蛇被一隻手掐住頭整條從黑球拖出來,很長,應該有一百公分那麼長的一條蛇,估計蛇圈直徑有五公分。

黑蛇脫離之後,黑球叮的一聲整個突然粉碎掉。

掐住蛇頭的手是學長的手,他把黑蛇整條拉出來,掛在半空中,「這是咒文的型態,你應該慶倖是蛇,如果出來的是老虎還是其它種猛獸的話,你的腦袋應該已經不見了。」

我摸摸我的脖子,往後倒退一步。

「可以給我嗎?」五色雞頭居然對黑蛇興致盎然。

基本上,我可以猜得出來他想幹嘛。

「你要這個做什麼?」學長瞇起眼睛,隨便那條蛇咧了嘴嘶嘶亂叫。

「下次做生意可以用。」

果然是要拿來殺人的。

「不可能給你。」

學長一秒回的乾淨俐落,「想要就給我自己去學!」

等等,重點是這個嗎?

※※※

「雅多呢?」

坐在床邊的伊多發出疑問,他第一個問的居然不是怎樣贏的。

我偷偷瞄了雷多看了一下,他身上蠻幹淨的,看起來不像有過一場決賽戰。

「雅多跟大會去辦資格手續,等等就過來。」雷多蹦到床上翻滾一圈,然後晾在上面就不想下來了,「那兩個紫袍很棘手,下次不想再跟她們對戰了,幸好雅多上一場就先解決一個了。」他趴在床上懶洋洋的說著,然後微笑。

伊多的唇勾起淡淡的弧度,沒有多說什麼。

「漾漾,我們等等去開慶功宴!」雷多隻趴了不到一分鐘就從床上跳下來,然後一把勾住我的脖子往裡面拖,「冰炎殿下、夏碎閣下和西瑞也一起來!」

X的!

我差點被勒斃!

還好雷多馬上放手。

他跟五色雞頭一定是一掛的!我上次差點也死於五色雞頭的吊頸。

搞不好我進學校還沒被教室壓死先被人無意識自然幹掉,真悲哀啊......

「我沒意見。」夏碎意外的非常隨合好相處。

咚的一聲學長把一個黑色蝴蝶結丟在桌上,「我隨便。」

你只有在沒工作時候很隨性是吧?

等等!

等等等等!

黑色蝴蝶結!?

我瞪大眼睛看桌上。

可悲的詛咒黑蛇變成長條黑色蝴蝶結在桌上蠕動。

算了,我當做沒看見比較好......我完全不想知道學長是怎樣把他打結的。

「我也可以。」五色雞頭還在偷瞄那個黑色蠕動蝴蝶結。

我懷疑可能等等學長一不注意他就會把黑蛇給摸走。

「那就這樣決定了!」雷多拍了一下手,非常高興的翻回床上,「我預定一家很棒的館,等等一起過去那邊吃點東西。」

是說,不用問過我的意願嗎......?很顯然的雷多已經把我歸於『要去』的一人,因為我聽見他拿個一個圓圓亮亮的球,然後跟球說一共要七個位子。

餐廳快點球嗎?

「伊多應該沒問題吧?」我看了一下臉色還有點白的伊多,有點擔心。

伊多沖著我微微笑了下,「請放心,水之妖精族的自我修復力很快,加上夏碎閣下的幫忙,我想應該過一會兒就可以完全恢復。」

說的好像也是,我看伊多身上的傷幾乎好得差不多了,只有血衣比較嚇人。

講到傷,我突然想起來五色雞頭也有傷,轉過去瞄了一下,他身上的傷居然也都消失了!

我後面傳來聲響,有人走進休息室。

「手續辦好了,我一併拿了冰炎殿下的隊伍勝出資格證明過來。」走進來的是雅多,他手上拿著兩個銀色的東西,遞了一個給學長,「我與奇雅說了有關剛剛兩校比賽的事情,他們要調出潔兒蒂兒的紀錄眼來看,應該很快就會有襲擊者的調查報告出來。」

「我知道了,謝謝。」學長拿起那個銀色的東西,我才發現是個銀藍色的項鍊,項鍊墜是一個橢圓的透明寶石,兩邊有各一的銀蠍子盤據在寶石上靜靜的伏著,感覺好像是想打寶石主意的人都會被蠍子所螫。

感覺很冰冷。

學長把項鍊收進去背包裡。

「既然雅多都到了,我們就去吃飯吧!」雷多從床上跳起來,非常、極度活力的喊。

「走吧。」把大衣脫掉的伊多下面穿的是很簡單可是看起來很高級的襯衫,有點視覺系藝人的樣子。

說真的,如果他們在人類大街走一定馬上會被成打的星探給扛走吧?

幾個人紛紛走出休息室,雷多在外面把剛剛的餐廳球拋在地上,地上立刻出現了大魔法陣,學長他們就先進去了。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蛇嘞!?

就這樣放著嗎?

我轉頭,那條蝴蝶蛇對我張大了嘴,應該是要發出怒吼聲(可是蛇沒聲音,所以我聽不見。)

應該是不能隨便亂丟吧?放在這裡可以嗎?等等如果有人不知道亂碰被詛咒怎麼辦?可是不放在這裡要放在哪裡?他們學校看見應該會處理吧?

有種名為良心跟黑心的東西在我心中掙紮。

「啊!真麻煩!」

為什麼我要當學校代表的跟班小弟啊-----!!!!

打開我自己只放了一本筆記本的背包,我也不敢碰蛇,筆記本拿出來用空背包直接把蛇一套把蛇收進去然後把背包用力綁緊、用裝飾帶子狠狠繞個好幾圈。

我相信蛇一旦變成蝴蝶結之後一定動不了我的!

「褚,快點來!」

然後,我連忙跑出休息室跳進去魔法陣裡面。

蝴蝶結奈何不了我的啦!

※※※

一秒之後,眼前的景物改變。

我們前面出現了一家......這是餐廳嗎?

「蝶館,菲兒娜菈的店。」站在大門之前,雷多笑著給我們介紹。

他真的是餐廳嗎?

我只想問這個。

我看到一個大型的日本舊式建築,呃、就是日本料理造景常看見的那個感覺,不過建築整個都是仿古的,有一種真的來到古代日本京都的那個感覺。四周是很熱鬧的商店街,可是我沒有看過,應該不是我們學校的商店街才對,整個感覺都不一樣。

不過問題不是這個。

木制的橫格大門上面掛著一個還在滴血的人頭,他的額頭上被一枝箭穿過去,整個釘在門上,翻白眼、吐蛇,整個臉都爛掉。

這真的是餐廳嗎......?我好懷疑......

還沒進去之前我就差點吐出來了。難不成這家餐廳標榜的是先把肚子吐完淨空才可以進去吃東西嗎!?

「奇怪,什麼時候多了這個新裝飾?」轉過頭也看見那個滴血、以普遍級小說來講應該打上馬賽克的東西之後,雷多很疑惑的盯著人頭看了好一下子。

門突然刷的一聲被打開。

「各位客人歡迎光臨。」

我看到穿著衣服的黃鼠狼在對我們打招呼。

血腥過後是童話故事嗎!?

「唉呀!又來了!」黃鼠狼看見門板上的人頭,然後用短短的腿跳高把人頭跟箭一起拔下來,「不好意思嚇到客人了,最近常常有人用這種惡作劇,請別放在心上。」黃鼠狼突然張大嘴巴一口把人頭跟箭給吞了。

......

.........

「漾∼你要去哪裡?」

五色雞頭抓住我轉身之後的後領。

「沒有,我突然想先走一步......」我已經吃不下東西了......

「那個人頭是式神不是真的人頭,應該是競爭對手的惡作劇。」學長拋來這樣一句話,「咒文消失之後就不是人頭了,在這兒隨便殺人都會引起麻煩,所以才有人想出這種無聊的惡作劇,之前我們就處理過好幾起了。」

那真的很無聊。

特地用咒文做人頭射在別人家門上,是太閑還是怎樣啊......

「進去吧、褚,聽說蝶館是妖精族很高級的店。」拿下面具的夏碎勾起很淡的微笑這樣對我說,就跟著伊多雷多他們走進去店裡面了。

商店街裡面很多不明物體走來走去,我也不想留在外面,然後只好跟著最後一個五色雞頭的後面也走進去了。

門在我走進去之後一秒唰一聲自動關上。這個我很習慣了,我們學校跟宿舍也很喜歡自己關門,看久了都會麻痹。

「已經給各位準備好預約的位置,請跟著我們服務生往樓上包廂走。」黃鼠狼站在櫃檯邊對我們很有禮貌的鞠躬。接著我看見更鬼的事情,我看見三十公分大的凸眼金魚從黃鼠狼身後遊出來,下面掛了一個寫著『領路侍』的木牌。

說真的,他不要動掛在半空中時候看起來真像某種風鈴。

金魚往旁邊突然出現的木樓梯遊。

我們長長一條人就跟著一隻會飛的金魚往樓梯上爬。二樓一上去整個就是很寬廣,連隔間也沒有,比我房間還大了三、四倍。四周都是紙拉門,而上面畫著竹子的圖案、也有竹葉的倒影在紙格上面。屋子中央是一個很大的和式桌,旁邊有一堆椅墊,我們腳下踩的是褟褟米。

整個就是高級日本料理店。

「大家先坐下吧。」雷多撲到白色椅墊上,很高興的招呼其它人。

屋子裡面還有一些小玩藝,像是日本的和服仕女人偶、書法字、刀劍架,整個就是走京都復古風。

幾個人隨便挑了位置坐下,我看了看,就坐在夏碎學長旁邊。

因為跟五色雞頭坐會不得好死,我也不想吃東西吃到一半被學長踹,所以夏碎學長身邊的空位是超級寶座啊!

坐對面的學長狠狠瞪了我一眼。

伊多三兄弟坐在另外一邊,五色雞頭也自己做一邊,剛好四個邊都坐了人、圍成一圈。

「褚有想吃什麼嗎?」夏碎遞過來一本應該是點菜譜的東西。

我回神,發現大家手上都有一本。

上面寫了一堆我看不懂的字,就算我想點也點不出來好吧!?

「你真麻煩,二年級你給我去修通用語!」對面的學長放下菜譜,然後一巴掌拍在我眼前的菜譜上面,砰的很大一聲嚇到我。

學長的手掌下面發出淡淡的光,然後隨著他的手一點一點移開,我看見菜單上面的字居然變了!變成我看得懂的中文字!

太神奇了!

這就是傳說中的人體翻譯嗎!?

「感謝!」我含淚感動的拿起功能表,學長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坐回自己的位置上不甩我了。

功能表上面的東西其實還蠻普遍的,一般我們的日本料理店都會看見的菜色,偶爾夾雜著幾道中國菜,倒是沒有咕雞那種詭異到完全無法理解的東西。

這種菜色對他們來說很稀奇嗎?

看到菜色,我突然想到我已經很久沒有回家了。在學校的時間都過得很快,而且也很繁忙,等我發現到的時候我居然已經有將近兩個月沒有回家了。

我點了兩樣菜之後把功能表還給夏碎。

「聽說菲兒娜菈很喜歡人類世界,所以有很長一段時間都待在人類世界裡面,回來之後就開了這家店。」雷多突然說話,笑笑的看著我,「我想,漾漾一定會喜歡吃這裡的東西。」

因為我是人類嗎?

其實我不是很喜歡吃日本料理,可是我覺得現在我應該會喜歡了。

我不確定雷多是不是刻意帶我們來這邊吃東西。可是,這裡的確讓我想到一些事情,例如我老媽老爸跟我老姐,我還是第一次離家這麼久。

我想家了。

※※※

功能表被收走之後不用一分鐘,我們的桌上已經堆滿了菜。

穿著服務生和服的狐狸端上最後一道菜之後就搖搖晃晃的從紙門走出去。

說是慶祝......也太誇張了吧......

我看見只有在漫畫上才會出現那種超級豪華菜色堆滿了桌子上面,我剛剛點的兩道中華菜被整個一比都樸素起來。

有條堆滿壽司的大船橫在我眼前,然後被更大一艘的海鮮船給擠開。

「褚,多吃一點,你今天也辛苦了。」夏碎的人非常好,他抽了筷子就夾了大明蝦放在我碗裡面。

說真的我有一種不知道要從何吃起的感覺。

「大家今天辛苦了!」雷多抱著一個大玻璃瓶子,裡面裝滿不明的橘色液體,然後他拉開塞、爆出氣泡,站起身給每個人都倒了飲料,「用力吃吧!」

其實不用他說,已經有人很用力吃了。

那個午餐吃了N人份東西的五色雞頭正在狂掃桌面。

......你也吃太用力了吧。

雖然說是人類的食物,不過裡面還是混合了好幾種謎樣食材,例如海鮮船上我看見一隻兩頭白色章魚,下面只有四隻腳......

我還是挑壽司跟我點的菜吃好了。

偷偷掃視了一下,五色雞頭的瘋狂吃法不看,其它幾個人倒是吃的都很樂。

雷多一邊吃會一邊騷擾他雙胞胎兄弟,偶爾會從人家碗裡面偷夾東西,然後還會不時偷瞄五色雞頭的腦袋。

伊多吃東西時候正襟危坐規規矩矩的,一看整個就是很優雅那種感覺,跟隔壁的兩個弟弟完全是兩個世界不同的空氣。

然後學長吃飯的速度很一致,沒有很快也沒有很慢,細嚼慢嚥、吃完再夾那種很乖寶寶的吃法。

旁邊的夏碎......

呃、說真的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本身就是那種日本家族出身的,他吃飯時候好像有一種......迴圈的樣子,吃起來蠻講究的,跟我這邊的空氣也不太一樣。

嗯,這樣想起來,我好像還是第一次有這種校外聚餐。

因為以前很倒楣,幾乎每次出去都會發生事情,所以壓根沒有同學出去玩時候會想找我出去,頂多就是一兩次班遊;可我也不想壞大家出去玩的興致,所以幾乎三年的班遊我都沒有跟去過。

我看到學長身後的紙門印上一個人影。

然後不用幾秒鐘,紙門給人拉開,後面跪坐著一個打扮非常華麗的美麗女人,手上抱著一把琴,身上穿的是很厚重的和服盛裝,那種倒下來會壓死前面路人的那種超豪華衣服。

衣服上印滿了蝴蝶的圖騰。

原本在吃飯的人都停下了動作,然後轉頭看著她。

「菲兒娜菈。」雷多咧了笑,然後朝女子微微點了頭。

漂亮的女人也笑著跟我們彎了身,「各位客人對敝店招待是否滿意呢?」她抱著三弦琴(※三味線、三味琴),然後連身子也沒移動的就是坐得很穩,「為了補償剛剛店門口讓各位客人的不愉快感,等會兒的點心由蔽店全數招待,請各位放輕鬆的好好休息吧。」

「我們一定不會客氣的。」雷多笑著說,他看起來好像跟漂亮的女人很熟,兩個人都有說有笑的,「對了,我今天有帶人類過來喔,藥師寺夏碎是跟你喜歡的古國同源來的人,褚冥漾是東方人類,才剛踏進我們世界兩個月左右。」

菲兒娜菈擡起頭,然後沖著我露出溫柔的微笑,「夏碎大人在這世界很多人都認識。」然後她彎身與夏碎互打了招呼,「來自東方國家的褚冥漾,您的世界安好嗎?」

呃,好奇怪的招呼詞。

「應該是很好,謝謝。」我也不知道應該回答什麼,沒有火山爆發天災人禍應該都很好吧?

「那就好。」她露出很美的笑容,「我許久未拜訪東方國度,大約有幾百年了。現在的環境已經與我所知的不同,若擇日重返,再請兩位多多照顧了。」

她好客氣。

客氣到我不知道怎樣回應。

「好說,也請讓我們盡一份地主之誼。」夏碎很大方的回應,順便替我解除了尷尬。

果然跟我的等級不同。

接下來菲兒娜菈又分別跟其它幾人寒暄了幾句,聽見學長用不同的語言說話時她驚訝了好一會兒,說了聲居然有人懂得蝶之妖精的語言之後,就很開心的跟學長聊了好一陣子。

那頓飯吃得很順利,至少沒有吃到一半時候有天花板還是水晶燈掉下來砸我的頭。

還是一樣大半食物都被五色雞頭給掃光了,不過還好這次我學乖了有很努力的吃,吃了很多壽司跟料理,把自己撐到大飽,桌子也差不多給淨空了。

碗盤什麼被剛剛的狐狸服務生給收走,桌上擺上了茶盤,菲兒娜菈親自給我們磨茶和沖茶水,整個屋子裡面都是很香的茶葉味道。

就算後來他們用不同語言說話,我好像也沒有那麼格格不入的感覺。

其實,久久這樣一次,感覺好像也不錯。

這樣早上很緊湊、晚上大家聚在一起吃飯放鬆,感覺真的很不錯。

「感覺很放鬆當然不錯。」對座傳來冷冷一哼,我擡頭,剛好看見學長端著茶杯,然後很淡的勾動唇邊弧度。

嗯,的確很不錯。


上篇:第七話 不上場的伊多     下篇:第五集  煙華之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