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 第三話 神秘的住戶  
   
第三話 神秘的住戶

第三話 神秘的住戶
地點:台灣 時間:下午三點二十五分
「我要點這首。」
有人正在按鍵輸入。
「居然有花木蘭中文版,點這個!」
有人正在懷念卡通歌。
「接下來讓在下為大家繼續演唱。」不知道什麼時候拿了另外一個麥克風的雷多,很帥氣的站在螢幕牆另外一邊,煞有其事的用他口音很重的中文、趁著間奏之後開始把男兒當自強給接下去唱。
我的疑問是,為什麼你們都會唱這首歌?
難不成這首歌其實在那個世界非常流行!謎底終于解開了!
「好啊好啊!」咬著魷魚絲的萊恩很捧場的用力鼓掌。
堵在門口的人楞住了。
我看見有女生可疑的在看過一室帥哥之後(當然不包括我),馬上臉紅了。
五色雞頭把手上的麥克風王觀衆席一丟,然後喀喀喀按著關節發出聲響殺氣騰騰的往門口走去,「剛剛是誰打斷我唱歌!」
「誰要吃蛋糕?」千冬歲拿起整盤小蛋糕傳下去。
「我要。」有人接過蛋糕。
「香草牛奶的不錯吃耶。」閑聊。
我覺得包廂好像已經分成兩個不同的世界了。
「哼!有種一個人出來!」很顯然的何政那方帶頭者已經不管剛剛是誰推人了,反正就是也看五色雞頭不爽,很直接就嗆聲下去。
「怕你不成!」我在五色雞頭的臉上看見了名為「喜悅」之物。
「要打通通出去打,不要在堶惕n,好煩。」學長一把將五色雞頭推出去鱷魚潭,然後砰的一聲把包廂門關起來、還上鎖。
欸……這樣等等怎麼救人啊?當然我指的絕對不是救五色雞頭。
門外傳來很淒慘的哀嚎,複數的,不是單一人。
「漾漾,跟我們合唱!」雙胞胎兄弟不分由說的把我從門邊拖到螢幕牆前面,然後我很黑線的聽見某首……不管是誰都會唱的歌。
好耳熟的旋律。
這不就是那美妙的童年之聲?
……
你們居然給我點哆啦A夢!
「世界名曲啊世界名曲。」雷多卷起了麥克風,一臉正經的說。
「世界名曲啊世界名曲。」雅多做了完全一模一樣的動作。
你們的心電感應是搞笑用的嗎?
聽著非常可愛的童年音樂,我突然覺得腦袋上掉下黑線。
「我們來玩暗黑點歌法好了。」閑閑沒事幹的庚學姐說出了一個會讓人發寒的名詞,「現在我把點歌碼亂按,每個人都開始輪流秀一段,唱不出來的要娛樂大家。」
「我突然想到我還有事情先走了。」我立刻一秒往門口跑。
「已經來不及了。」學長陰惻惻的邪笑著,「我在門口加了咒文,當心被咬。」
我馬上縮回正要拉門把的手。你好邪惡啊學長!
完全不問世事的雷多兩個人已經很快樂的唱起他們的世界名曲,而且還外加舞蹈行進。
我只能乖乖的回到沙發坐下。
「漾漾,這個很好吃喔。」千冬歲把魷魚絲遞過來。
然後我才發現另一件悲慘的事情,桌上除了小蛋糕跟餅幹之外,有一大半幾乎都是魷魚絲。這鬼東西是從哪邊長出來的啊!拜托你們至少也買包瓜子好不好!
就在我為了沒有瓜子而悲傷的同時,台上的兩位耍寶兄弟檔已經唱完哆啦A夢之世界名曲下台一鞠躬,「輪伊多。」兩個人非常有默契的把麥克風交出,轉而陷害據說是他們最重要的大哥。
伊多很鎮定的站起身,一臉嚴肅地從身後拿出筆記本。
「我早就從先見之鏡看見你們會幹這種事情,都已經准備好了。」然後,他翻開小抄。
……
有必要唱歌做到這種地步嗎老大?
三秒之後,伊多遇到他這輩子最大的難題。
只見他站在螢幕牆之前,很靜、很靜的環視著四周,幾秒之後、慢慢的張開了唇——
「我不會唱台語歌。」
四周一片安靜。
包廂堶掬F隆隆的音樂傳來傳說中的阿爸年代老歌,叫做舞女。
音樂被庚學姐卡掉。
「處罰、處罰!」雷多跟雅多開始起哄,然後萊恩跟千冬歲也跟著起哄起來鬧。
說真的,我剛剛還真的忘記萊恩也在,他在陰暗處幾乎已經完全跟背景融合,一點存在感都沒有。
「好吧,你們要什麼處罰?」伊多聳聳肩,很甘心的手處罰。
「吞劍!」
啪一聲!
喔喔喔喔!我第一次看見學長巴雷多的後腦!
「那現場作出半徑三十公分的沼澤。」雅多在之後很認真地另外提出一個新的處罰項目。
呃,等等……現場做出沼澤?
「這個可以。」伊多點了頭,然後很緩慢的走到門口邊,「放這兒應該就可以了,我從星界引了些沼澤過來。」他不知道從哪邊拿出了一支粉筆,然後彎腰在地上喀喀的畫出了一個法陣圈。
他居然在包廂的地毯上亂塗鴉……
就在直徑六十公分左右的圈畫好之後,我看見一點一點亮亮的東西開始從圈子中心往外擴張開來,然後整個圈都在發亮。
「星界的星砂沼澤。」伊多拍拍手把粉筆收起來,如是說。
這個亮亮的東西是沼澤?
騙人的吧!沼澤不是應該又臭又黑還有泥巴泡泡在滾嗎?
「漂亮!」
所有人一致通過。
「謝謝。」很優雅的一躬身,伊多擡起頭,「那下一位就輪到萊恩先生了。」超有禮貌的點名陷害中。
萊恩從牆壁陰影浮出來……不是,他從座位上站起來,非常、極度從容不迫。
音樂再度響起,轉成另外一首……流浪到淡水。
為什麼還是台語歌?
我懷疑負責輸入號碼的庚學姐根本在整人。
「呼呼呼……呵呵呵……哈哈哈哈……!你以為這樣就可以讓我認輸了嗎?」萊恩一甩頭,馬尾綁起來,一秒進入戰鬥姿態,「來吧!不管什麼挑戰我都歡迎得很。」
他也不會唱台語是嗎。
這是我的結論。
很飄蕩的音樂直接給他下去,萊恩轉過去用屁股面對大家,然後盯著螢幕牆上的字幕、開始唱歌,「有緣無緣……」
「噗!」
我的飲料二度噴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堆人狂笑起來然後在沙發椅上打滾。
國語!國語!台語歌你居然翻成國語唱!
好樣的!
學長從我身邊站起來,「我去洗個手。」
然後他就逕自走到門口拉開門,也沒人管他要去哪邊。
等等……開門不時會被咬嗎?
「我也去洗手。」我從沙發上跳起來,慢慢的靠近門邊,小心翼翼的伸出手——然後用力抓上門把往內拉!
沒被咬?真的沒被咬!
我被學長騙了!
離開包廂之後,門外面很安靜,隱隱約約只有包廂堶掄晹麻I吵鬧的聲響。
四周一片空蕩。
五色雞頭打到哪邊去了啊?
「漾∼∼」說鬼鬼到,我立刻轉頭果然看見某大獲全勝的人站在走廊另外一邊很瀟灑的撥頭發,你該不會很滿意這邊的走廊燈吧老大,「我把他們丟回去他們包廂堶惜F,放心,堶惘n像有你朋友所以我有手下留情沒死人。」
問題並不在這邊好嗎老大……「我要去廁所,你先進去吧。」說真的我有點擔心被五色雞頭整過的那些人,想先繞過去看看有沒有怎樣。
「好!」五色雞頭挽起袖子走回包廂,然後傳來很洪亮的聲音,「我的主題曲!還給我!」
我把門關起來,杜絕了吵雜的聲音。因為包廂都有做隔音,離門遠一點之後走廊就突然變得很安靜,偶爾經過別的包廂還有那種吵雜聲響傳出來,再來就是服務生四處叩門送東西的聲音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覺得走廊變得很冷,涼颼颼的跟剛開始一腳踏入大廳時候有一樣的感覺。這個讓我想起來學長說過、這邊有很多東西在進出。
雞皮疙瘩突然從我手臂上冒出來。
南無阿彌陀佛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還有真主上帝百萬衆神,剛剛我是胡思亂想的,我啥都不想看見我全部都不想看見,就算是什麼出入很多的東西也不要來找我啊……
大概是禱告成功了,我很順利的就走回剛剛何政他們開的包廂,因為怕一開門被他們轉移怒氣海扁,所以我很小心、很小心的偷偷打開一條縫往堶惇搳C堶悸漱H沒有如我想像全都趴倒,反而像是活屍一樣全都站得直挺挺的,而且目光呆滯直視眼前,完全不知道他們在看什麼東西。
我想五色雞頭應該不會惡毒到用強力膠把他們固定位置,就是不知道用什麼方法惡整他們。
「不好意思,我要進去啰?」我推開門,他們還是沒什麼反應,繼續呆呆的裝屍體站在原地,連眼珠都不轉一下。
繞到站離我最近的何政面前,我小心地在他們眼前揮了揮手,「你們還醒著嗎?」
沒人回應,看來應該是全部張著眼睛睡著。
就在我想拍拍他的臉把他弄醒時候,一道白霧劃過我的手邊,那個神出鬼沒的鬼娃突然就擋在我面前。
『褚冥漾,這些人全都被嚇了咒語,一小時之內都會維持這樣,若是觸碰者也會變得跟他們一樣,吾家建議您最好不要動他們。』鬼娃用一種很沈重的語氣這樣告訴我,然後我立刻不用半秒就把手給縮回來。
被下咒?
我就知道五色雞頭一定不會乖乖放過他們。
「他們被下什麼咒語?」事關我以前的同學生死,我還是問清楚一點的好。
鬼娃沈默的轉過頭,然後眯著眼睛看了半晌之後才轉回來,『這是羅耶伊亞家的禁屍咒文,專門用來對付暗殺目標四周的人。遭此咒文降下的人看不見也聽不見、同時也感覺不到時間流逝與四周變化,等他們清醒之後也不過以為自己才過了眨眼—秒的時間。』
「耶?這麼好用?」我覺得是很個錯的咒文,例如以後有課不想上的時候可以用在老師身上之類的,多美妙。
『使用此咒文有很多限制,且被施咒之人大半都是無力反抗的人類有效,例如稍微有些力量的人就完全行不通了。』鬼娃一語打破我的奢望,『此咒文非常容易學,但是使用方式有限,已經有很多暗殺者不使用此咒了;通常他們覺得直接讓對手斃命會快速些。』
我想也是。
『這個咒文目前已經得到許可被列入詛咒的基本教材當中,褚冥漾若是有興趣可以自己試看看。』
「啊?」試看看?什麼跟什麼,「你要我試什麼東西?」
『禁屍咒文。』鬼娃很理所當然的就地開班授課起來,『這是風與水組合而成的逆向咒文,寫法非常的簡單,請將您的手掌伸出來。』他伸出手……拖著長長布料的手在我面前。
「?」我很乖的把手放上去。
兩秒之後,我後悔了,「喂————!」
鬼娃不知道從哪邊生出來一支紅色的奇異筆抓著我的手掌就直接在掌心上給我亂塗鴉!
『不要亂叫,這是禁屍咒文的基本畫法。』塗鴉告一段落之後,鬼娃把手還給我,上面多了一個圈,堶掄晹酗@個字樣的圖案。
「等等,我把它抄起來。」我四下找了張紙先把圖案抄畫好收到口袋堶情A「這個要怎麼用?」不是光畫在手上就可以了吧?
『人的額心中央有一個靈穴,往額頭中間拍下去就可以了,也不用念咒文什麼,因為這個咒印本身就帶著詛咒之力。』
「這麼簡單?」我看了一下鬼娃,很想當場實驗看看。
『說過了,這個對吾家無用。』鬼娃很快看穿我的野心,哼了兩聲,『只對那種沒防備的人類有用。』
「喔。」也就是說我要找就找有仇的人試看看就是了。
『那就這樣了,切記千萬不要去碰被詛咒下印的人,因為會連環影響,吾家先告退了。』眨眼之後,鬼娃又突然消失了,真的是來無影去無蹤。
我看著手上大紅色的印子,開始有點煩惱了。
「這個要怎麼洗掉啊……?」
抱著被塗鴉的手掌我重新站在走廊上。
不知道為什麼,走廊好像比剛剛還要冷,有點像是站住冷凍庫前面吹冰風那種感覺。沒可能店家走廊安裝十幾台冷氣狂吹拼命吹死命吹吧?而且我還一直起雞皮疙瘩,感覺好像不是有什麼好事情會發生……我看先去廁所把手給洗幹淨好了,不然等等誤拍自己還是別人就很麻煩了。我可還沒有打算要在走廊上面當活屍哩。
轉了幾圈之後,我按照走廊上的標示圖走到最後面的公用男廁。說真的,頗大,而且堶掄晱峇F底壁全鏡面的設計,整個廁所有破加大加長的視覺錯覺,大概七八小便鬥一拉長像是十幾個,看起來還蠻壯觀的。
廁所的燈是昏黃色的,有擺一些裝飾品,看起來很高級。
奇怪,剛剛學長不是也說要來廁所,怎麼在路上沒有看見?還是因為我在那邊待太久了,所以他老早就回去包廂了?
四周看一下,洗手台上面有附洗手乳,看堶惜]沒啥人,我直接按了洗手乳開始搓那個紅色奇怪筆印子。可惡的鬼娃,什麼東西不用給我用奇異筆畫,不知道奇異筆很難洗掉嗎!
就在我開水要先沖掉一些泡泡時候,後面的有門單間廁所突然傅來馬桶的沖水聲,然後門慢慢的被打開,在我這個位置因為有鏡子的關系看得一清二楚。
有個東西從堶惆咱X來。同時那秒鍾,我愣了一下,完全呆滯。
沒錯,那是一個「東西」,因為不是人的樣子,所以我才說他是東西。那是一個黑黑的很像棒槌形狀的東西,直立的,下面分叉兩只腳一步一步移動出來,然後在洗手台最邊邊的洗手槽站好。
我什麼都沒看到我什麼都沒看到……根據經驗判斷,現在逃走他—定追上來,所以我要很鎮定,假裝什麼都沒有看見的繼續洗手。所以我也沒有轉頭去看那個鬼東西,很鎮定的以平常心繼續去擠洗手乳,然後繼續搓手。
鬼娃!我被你害慘了!
黑色的棒槌就站在那個地方,我不確定他是不是把臉轉過來看我,因為我從鏡子反射看見他對著我的那面黑上面出現兩粒濁黃疑似眼珠的東西。
我很鎮定我很鎮定,你嚇不了我!你絕對嚇不了我!一根黑色棒槌根本沒有什麼好恐怖的!我不怕你!
……說真的,我好怕你,老大拜托你快走吧……
那個黑炭棒槌還真的給我打死不走。
我繼續用力搓手,鬼娃用的也下知道是哪—牌的奇異筆,超級難洗的,搓到現在連顏色都沒有退掉,還是紅的圈很明顯。
就在我擡頭要看鏡子確定那個黑棒子走了沒有的同時,我二度重新愣掉一次。不知道什麼時候,我的身後多了幾個模模糊糊的影子晃來晃去,有的是人的形狀有的好像不是,可是也說不出來那個是什麼東西。我又重新想起來學長說過這堳雃h東西在出出入入的事情。可是、也未免多得太過分了吧!
我只是一個路過的洗手客,你們可以不用這麼熱情的招待我啊。
『你看得見嗎?你看得見嗎?』不知道什麼時候繞到我身後的黑棒槌在我後面聞來聞去,有種性騷擾的嫌疑,他發出一種很沙啞的聲音,而且低得有點聽不太清楚他在說些什麼,『看得見嗎人類?人類你看得見嗎?』
你當我是白癡會回答你嗎!
『看得見嗎人類?其實你看得見對吧!你一定是看得見然後裝傻對吧?我猜得沒錯,你一定是看得見然後要假裝看不見對吧?』黑棒槌說話讓我有一種他是精神分裂者的嫌疑。可是因為黑棒槌胡亂發話,我發現後面那些模模糊糊的東西有靠過來的趨勢,而且還越靠越近是怎樣!
『你看得見,你一定看得見,你這個人類一定看得見!別裝了,你絕對看得見!』
我有一種青筋蹦裂的感覺,主要是黑棒槌的語氣太過欠扁了。
『你一定看得見你一定看得見……』
「我看得見就看得見啦!怕你喔!」還沾著洗手乳的手直接一巴從黑棒槌巴下去,我有一種豁出去的赴死感覺。
意外的是,黑棒槌就直挺挺的站在原地,沒有繼續發音。
我看見有一道紅色的圈圈印子出現在黑棒槌的兩顆黃眼睛上面,然後慢慢的沒入、消失,黑棒槌就完全不會動了。
不是吧?這樣也可以喔?
我錯愕的看著手掌,上面的圈印已經不見了。
『他真的看得到!』一團一團模糊的影子不知這是從哪邊發出來尖銳的聲音,我趕快把手上的洗手乳沖掉然後退到門口邊,看見那一團一團的東西突然就固定了位置沒有再移動了。就在完全停下來之後,其中一團人型的就從堶惆咱X來,模糊的樣子慢慢的明顯起來,變成一個穿著旗袍的女人,頭發是挽起的,感覺很像那種七零年代的舊打扮。
「小姐,這堿O男廁你走錯了。」這是我的第一個反應,沒想到男廁堶捧|出現女鬼,搞不好是色鬼!
『這堿O我家!』
好,很好,雖然她發音有點怪不過可以溝通,「你家住在馬桶嗎?」我又倒退兩步,因為那個旗袍的女生走過來。她的臉色整個是死白的而且還半透明,不用想我也知道我遇到什麼東西,可是我還是很鎮定、非常的鎮定。
『這奡蕈g是找家,被你們這些後來的無知小輩打壞了我們的住所,就給我付出代價來!』旗袍透明女生舉起雙手,伸出僵屍般的長指甲咧開嘴,堶掄晹頃漱跟血絲,完全就是在看恐怖片的那種感覺。
說也奇怪,我真的沒有以前郡種害怕到不行的感覺,真的是有被狠狠嚇過有差耶!
『等等,這個人類剛剛會下咒。』另外一團影子突然拉住了旗袍透明女,「人類,你到底是誰?』
我是誰?我是最正常不過的正常人啊……
「我是路過的普通人,你們不要隨便在這媔繩o蛋,不然就不只這樣了!」我偷偷握了握口袋的爆符,打算如果這堆東西一起沖上來的話也可以馬上丟了炸彈就跑。
突然有一種今天遇到很多事情的感覺,我好想回家啊……
幾團影子可能有聽進去我的話,然後湊在一起說了些什麼,接著另外一個影子也逐漸清楚了起來,是個牛頭人身的實體,『我們敬您也是有能力的人,不過我們住在這邊已經很久了,這堨豪茯O供奉我們的地方,後來因為地主貪了大筆的財富便把我們住所拆掉,我們已經無家可歸就窩在這個地方堶情A平時也沒有出去這個範圍,根本不會到處搗蛋。』
牛頭人身講話起來比較沈穩些,感覺上就是有點誠心。
「你們沒有搗蛋為什麼走廊外面冷得跟鬼一樣,騙誰啊。」而且大廳也是,如果說就住在廁所堶情A怎麼會其他地方也都冷。
『那個不是我們弄的,我們的住所範圍真的只有廁所。』
我幹嘛在這邊跟廁所妖怪提出質疑?
「要不然是什麼?」
所有模模糊糊的影子非常非常整齊的舉起右手指向我,『是它!』
是我?不對,我站在廁所門口,如果不是我的話……
我機械式的、慢慢回過頭。
對上—雙布滿血絲的巨大金魚白眼。

上篇:第二話 前、同學與臨時起意     下篇:第四話 意外收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