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 第四話 意外收獲  
   
第四話 意外收獲

第四話 意外收獲
地點:台灣 時間:下午四點零七分
我突然覺得,火星世界真的是無所不在。
就算是已經回到了我的世界,它依舊纏繞在我的身邊。
那雙反白血絲大金魚眼轉動了幾圈,巨大的瞳孔就停在我身上。
別鬧了!現在不是在上演電影啊!
它真的是「一雙眼睛」,其他本來應該有的像是臉皮鼻子啊什麼的都沒有,就是兩顆連著血絲肉絲的眼球漂浮在半空中。老實說,很像魚丸。
『那個是欲動之眼。』堶悸獐瓟k影子突然騷動起來,好幾個更是直接竄入鏡子當中消失得無影無蹤,像是被嚇壞了一樣。
什麼什麼眼?你剛剛說那個是什麼會動的眼?它會動沒有錯啊我看得很清楚,而且我知道它絕對不是普通的眼睛你們不要再提醒我了!
我倒退了好幾步,然後貼在牆壁的鏡子上。那兩顆眼球就這樣飄進來,它一進來整個廁所立刻冷了起來,感覺好像還可以看見疑似幹冰的白色霧氣到處飄。
很快的,剛剛還聚集—大群的影子全部都消失了,剩下那個被詛咒—秒還很長的黑炭棒被遺留在原地當它的活體裝飾。
『請抉點離開這邊,否則被欲動之眼盯上就會發生不好的事情。』剛剛那個牛頭人身又從鏡子堶悼X來,催促。
「我很想離開,可是你沒有看到他堵著門嗎!」我也知道一定會發生不好的事情,基本上我已經遇到夠多了,例如像你們就是,誰沒事上廁所洗手還會被鬼圍!
牛頭人身也看到兩顆眼球圍在黑炭棒旁邊飄,就堵在門口去處、我剛剛洗手的地方,『您是有能力的人,您應該想想辦法。』
最好我是有能力!
就在同一秒,眼球之一突然整個瞳孔裂開,出現了龐大的血口跟閃亮亮的銀色撩牙,猛然一口就把黑炭棒給喀喳一聲吞下去,而且完全沒有被變成直立僵屍的跡象。
我知道什麼叫做不好的事情了。
它居然把嘴巴僞裝成眼睛!心機真重!
「你要我想什麼辦法!」我不知道從哪來的勇氣跟力量把牛頭人身從鏡子扯出來,「這個什麼什麼眼睛的我根本跟它不熟,要想啥啊!」
『至少打退它啊!』牛頭人身掙紮又縮一半回去鏡子堶情A『欲動之球只有感受到力量時候才會出來,您也要負一半的責任!』開始給我推托了!
基本上說到力量,應該是某包廂堶惆熔慾H要負責任,因為那堮琤賑O巨大力量集中地。
眼珠轉過來了,直勾勾的盯著我們兩個人……應該說一人一鬼看。接著它的瞳孔又慢慢的咧開,出現了白森森的牙……我看見疑似喉嚨的東西。
『先躲再說!』牛頭人身一把抓住我的手就把我往鏡子堶惚進去。
咚的一聲我摔的頭昏眼花,等到回過神來之後我才發現我看見的東西已經全部變成左右顛倒,就像很多漫畫堶掉g的一樣。
我被抓到鏡子堶悸漸@界!
現在要怎麼辦?
先拍照留念嗎!
『我看這邊擋不住它,要不要先撤到最堶?』聽見講話的聲音我立即轉過頭,看見剛剛的旗袍女生與牛頭人身正在講話,不過說起來也奇怪,那個女生看起來沒有剛剛那麼厲鬼樣子,感覺還頗像一般人的。還有剛剛看見的幾團模糊影子一進到鏡子堶惆茪妨嶀]不是影子,紛紛的都有各自的形體出現,有的是人而大部分幾乎都是小動物。
『撤到最堶惜]一樣,剛剛老頭公被吞下去了,現在不知道要怎麼辦。』牛頭人身看了我一眼。另外一邊沒出聲聚在一起的其他妖鬼感覺上有點發抖。
「誰可以說明一下那是什麼眼球?」我舉手發問。
『那是欲動之眼,聚滿了生物邪氣的形成體。它在這堣w經很久了,都是吃各式各樣生物邪念壯大自己,不然就是像剛剛一樣吃有力量的東西。』很認真的牛頭人身給我簡略的解釋,『原本很小而且只有一顆,現在已經變成那樣子了。』
也就是說他本來應該是小魚丸現在變成超大魚丸羅?
那就跟動漫畫那些什麼吸收了人類欲望還是日月精華等等等最後異變成妖怪那種東西沒什麼兩樣啊,「你們剛剛說那個什麼老頭公是……」
『剛剛被吃掉那個家夥,他本來是這堛熊痊吇@神,一直沒讓欲動之眼進來過。』旗炮女生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咬牙切齒的補上:『從來沒有失誤!』
好吧,我知道是我的錯,可是是那個家夥先過來騷擾我的!如果他不要過來隨便騷擾我的話,我會賞他那一巴掌嗎!不會吧對不對,所以追根究底應該是他錯得比較大。
就在衆人很有默契同時全默那一秒,在我身後的玻璃鏡突然發出很清脆的巨大聲響,我立刻轉頭,看見鏡子好像被人從另一端狠狠的沖撞了下,蹦出蜘蛛絲般狂烈的痕跡,四周也開始紛紛落下細小的玻璃碎片。
『它要來了……』堶悸滌坁宦F很驚慌的縮成—團一團毛球。
『放心,我們擋住它,你們趁這機會先躲好。』牛頭人身和旗袍女站出來,紛紛進入隨時應戰的狀態。旗炮女就跟剛剛一樣突然變得寒氣逼人然後長指甲咧嘴血牙,牛頭人身是變了一倍大、然後整身的肌肉賁起。
這兩位應該是堶掖怳j戰力吧,照眼下的狀況看來,我更認定我想的應該沒有錯。
看到現在,其實我覺得我應該為他們做一點事情。
如果一直置身事外的話,走出這堣@定會被學長海扁,我直覺就是會發生這種事情。
「我跟你們一起出去。」
有時候,我深深覺得我的嘴巴動得比大腦快很多。
好,現在就讓我想想看我應該怎麼辦?
我想起來我身上都還帶著一點兒的東西,一些有用的一些沒有用的。除了爆符之外就是護符,還有什麼呢……?
『我現在把我們三人送出鏡子外,會從洗手台那邊出去,先由背後攻擊欲動之眼把它逼出我們住所。』旗袍女很慎重的說著。
鏡子又給狠狠的撞了一下,碎開巴掌大的空間,我們都看見那個碎塊之後出現了帶著牙齒的瞳孔。那種感覺就很像是上廁所被偷窺,眼睛在對面骨碌碌的不停轉動。
通常女生遇到這種狀況時候千萬別著急也別害怕,找個長條銳利的東西戳過去就行了,這是來自于我姐的教誨。不過這個地力哪埵釭爣曮洩漯F西啊?
『還有問題嗎?』
問語讓我回過神,我立即搖頭。
『好,走!』
就在旗袍女話聲一落,接著我腳下整個一落空,就從洗手台上面摔下來。
「好痛……」真的爆痛。請想像摔下來時候先撞到大理石的洗手台然後滾到地板上再撞一次,連續兩次撞擊讓我直接看見滿天的星星和開小花。
很俐落的站穩的旗袍女和牛頭人身第一時間就各自往兩顆眼珠沖,看起來應該是一人打算拼死擊倒一顆。
我不懂估計對手的實力,可是我覺得旗袍女相牛頭人身應該是打不過。
果真,兩顆眼珠不用幾秒時間一左一右直接就把攻擊者給撞在牆面的玻璃上。
說真的,如果不是知道眼珠會吃人,這種畫面看起來有點好笑,不過現在我可笑不出來。
我看著牆底、也就是剛剛進去的那個鏡子牆已經差不多被撞碎一半,好幾個碎片都剝離下來很嚴重。
我該做什麼?我有能力可以做什麼?
「我很想保護他們。」那些住在鏡子堶情B小小的動物靈。摸索了口袋之後我翻出那張千冬碎之前給我後來被加工過變成詛咒血紅的眼球護符,「如果可以幫助我,就先保護那面鏡子跟鏡子後面的東西。」記得學長說過,心意最重要的老套之話。
我的心意……就是想保護那些東西。
血紅眼珠滾動了兩下之後,突然整個都卷起來,打個幾方,炸春卷有沒有看過?
那張紅色的春卷皮就這樣脫出我的手,筆直的穿過兩顆眼球中間然後啪一聲張開貼在殘缺到極點的鏡子牆壁上。接下來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看見有個金紅色的小光自護符為中心點然後擴張開整個牆。
『做得好!』牛頭人身霍然一聲把眼球給沖撞開,然後一把揪了旗袍女往後跳了好幾大步,停在離我三步遠的前方。
眼珠慢慢的轉過去,看起來好像還想沖撞壁面,可是顫抖了兩下之後就停止了動作,慢慢轉回來看著我們。
那麼,現在怎麼辦?
因為跟學長一起回家時候我想應該不會碰到什麼大麻煩,所以只帶了兩張爆符在身上。基本上學長的爆符我不敢亂用,我自己的爆符連只老鼠都炸不翻所以一定沒啥用處,這讓我目前陷入一種很矛盾兩難的境界。
「你們兩個先躲進去,我想辦法把它引開。」我看了看旗袍女跟牛頭人身好像都有受傷,而且牛頭人身還縮水回來本來的尺寸,應該是打不動了。如果我可以跑得夠快的話,直接沖回去包廂求救一定可以解決這兩顆邪惡的魚丸之眼。
『不行,我們不可以放您在外頭。』牛頭人身很堅持的說。
「放心,我沒事。」頂多被咬兩口,緊急送醫都還可以救。
『不可以,您一定要跟我們進去避難,否則我們都將被同道恥笑。』
我突然發現,牛頭人身搞不好可以跟某個喜歡沒有未來的白癡拜把當兄弟,一個是深情對喊,一個是患難見真情,還該死的頗搭!
我想想,這時候如果是其他人會怎麼辦?
「你們馬上給我滾進去!」凶氣加上殺氣,還要配上惡狠狠的目光。
這句話有用,旗袍女不由分說的拖著牛頭人身就跳進去鏡子堶情A然後洗手台的鏡子整個全部變成黑色,什麼都映不出來。
所以說學長的台詞真好用,有一種異樣的威脅感。
兩顆眼球瞳孔全對准我,我幾乎可以看見瞳孔慢慢的咧開了。
先冷靜想一下,之前遇到這種場面時候爆符怎麼用的?
我拿出一張爆符放在手上開始進行聯想。不可以太誇張的東西、不可以太詭異的東西,要很實用的東西。通常看到眼珠會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戳瞎它,可是手指我已經有了所以我並不想再來一只手指。那還有啥?湯匙?把它挖出來嗎?別搞笑了!它老早就已經被挖出來在這媮椄☆鼰鶞滿C
等等!有可能是我之前的思考錯誤,如果用女生方面來思考通常看到緊跟不舍的眼珠時候會想到什麼東西?
叩喀—聲,有個冰冰的東西掉在我手上,然後我低頭看,差點昏過去。
「我沒說我要防狼噴霧劑啊————!」
有句話叫做大勢已去。
我知道,就是形容我這種人。
一罐小不啦機的防狼噴霧劑在我手上,純黑牌,跟殺蟲劑是同一家工廠制造的。我完全可以想像學長知道他的爆符繼殺蟲劑之後又變成防狼嘖霧劑之後會有什麼反應。
一、先愣掉。
二、把我宰了。
三、本戲END。
『喀喀喀……』一個很像木板門要開不開被卡住的聲音出現在我頭上,接著我擡頭,看見有根尖牙就出現在我眼前。
萬籟寂靜,世界突然像是失去聲音。
一切多麼美妙,就像高僧已經遺忘自我。
「哇啊啊啊————」我自己聽見我的叫聲然後一秒後退幾十步,那顆張嘴的小人眼跟著轉過來,喀喀喀的慢慢往我這邊跟來。
情急之下,我也想不出啥更冷靜的法子,防狼噴霧拿起來先噴了再說!
那顆眼球定在原地三秒,我看見有個魚丸眼嘎的一聲很大聲,整顆往後倒彈然後撞在剛剛的鏡子牆上,整個瞳孔都裂開,堶惚_出煙……是說,這應該是爆符不是硫酸吧?
兩秒之後,往上仰的瞳孔、磅的一聲猛然噴火。
喔喔!超級壯觀的畫面!
眼球的眼白部分整個都在顫抖,瞳孔裂開的嘴整個一直噴火一直噴,有種給人錯覺正在看以前那種擺地式的噴火煙火。
另外—顆眼球看到自己的另一半當場變成魚丸火山,就維持原地一直瞪著我,動也不動。
「通常這種時候,直接一次解決就不會讓它有時間可以思考反擊了,」一個黑色的影子擦過我的臉邊,直直貫穿那個敵不動我不動的眼珠,整個插在牆上。
爆符的黑槍。
轟然一聲,完好的眼球炸掉,整個碎片在地上然後消失。
「學長!」救兵啊!我有一種看到活神仙的感覺。
「我不是說過不要再給我用那種莫名其妙的東西出來嗎!」學長先看了一眼我手上的黑色罐裝防狼噴霧,然後看了一下那個還在噴火的眼球火山,「你是想炭烤之後給包廂堶惆滌鴾H當零食嗎!」
好像真的有這道菜。
「那個、那個我……」我覺得有必要解釋一下我為什麼在這堸吨漶A還有牆壁堶惆漕ヶ坁咩祟ヰ漕き﹛C
「不用解釋了,我全部都知道。」學長接過我手上的黑色噴霧劑,那個玩意在學長手上咚的一聲整個變成一股黑煙消失殆盡,「我就站在這看,你這次反應力還可以。」
……你站在這堿?
你見鬼的站在這堿?那我怎麼完全沒有看到你在這!
「被你看到我還可以當黑袍嗎?」學長環著手,用一種很鄙視的目光看我。
說的也是。等等!問題不在這邊!
「那剛剛眼球跑進來時候你也在看?」
學長點頭。
我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褚,這種東西其實算是下級妖靈,你自己遲早都得單獨對付。」跨過地上一室的碎片,學長一把將鏡牆上的護符撕起來遞還給我,「不過你的反應比我想像中還好些,比兩月前還要好很多了。」
就是說你在測試我?
「嗯……是這樣沒錯,我認為有達我的最低標准。」還給我坦承不諱的學長很大方的認同我心媟Q的事情。
我還可以說什麼?當然什麼都不能說,因為學長是老大嘛。
我能對老大說什麼呢。對吧?當然什麼都不能說。
就在我們都沒講話的空檔中,牛頭人身跟旗袍女重新從鏡子堶悼X現,『兩位……』我想他們剛剛應該也有看見學長解決了眼球、而且還是非常輕松的那種解決法。
「與我無關,剛剛事情都是這家夥自己想要解決的。」學長重重的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害我整個人差點站不穩偏了一下,「不過你們住在這邊也不是辦法,遲早還是會被驅逐,我勸你們趕快離開這邊去找新地方住還比較實際。」
旗袍女面有難色的跟牛頭人身對看了一眼,『說真的,現在大樓太多,靈氣之地減少,我們真的沒地方去了,所以只能待在這邊。』
難道廁所的靈氣就很多嗎?
你們是專門吸收來上廁所的人類的精華吧我知道。
學長瞪了我一眼然後偏著頭想了半晌,「這樣吧,我可以介紹你們去另外一個地方,你們要保證去了之後不再回來,如何?」
『自然是好!』牛頭人身只考慮了幾秒鍾立即就回答了。
「很好。」學長拿出一小節的粉筆然後走到洗手台那邊的鏡子很快的在鏡面上畫了個圓型法陣,「如果相信我的話就過去吧,別回頭。」
我想,學長之所以會是黑袍,就是什麼都做得比我們還要周到。
換做今天是我,我大概會請他們繼續委屈到可以自己找到地方為止。
旗袍女轉回過身進到鏡子堶情A不久之後好幾個模糊影子就跟在她的身後走出來。
『非常謝謝您。』他們一致向學長道謝完之後又跟我點點頭,一下子就消失在法陣堶情C
最後還沒離開的牛頭人身走到剛剛還在噴火現在已經不噴了、只剩下—個焦黑大圓球的眼珠前面,然後彎下身把手插進去眼珠堶捱N了摸,半晌拿了一個黑亮的東西出來。
我看仔細了,那好像是—個寬寬的手環,黑色的,上面有個金色的十字花紋,感覺很古樸,應該是有點年代的東西。
『這個是老頭公的原形,就送給你吧。』牛頭人身拉了我的左手,把那個黑手環直接扣在我的手腕上。
照理來說應該是很感動的畫面。
可是我很掙紮,因為我想說一句話……
爆燙啊老大!
那個手環剛剛被大火烘烤你還直接給我戴到手上!你是沒看過鐵板燒是不是!
「謝謝。」含著淚還要道謝,我有一種啞巴吃黃蓮的悲慘感覺。
『有緣再見。』牛頭人身很帥氣的對著我們兩個一揮手,一下子就消失在法陣之中。
然後……
「很燙嗎?不用繼續裝了。」學長很涼、很涼的說。
我一秒把手環脫下來,整個手腕都紅起來。那個牛頭人身到底是不是存心整我現在已經無從考察。
手腕有點小水泡,紅紅腫腫怪恐怖的。
這個時候要進行災害宣導,請跟著我一起做沖泡脫蓋送五個大動作!
「手過來。」學長朝我勾勾手指,然後伸出手掌。
我乖乖的把手給他。
學長右手拖住然後左掌就蓋在我的手腕上,低著頭不知道念了些什麼東西。我感覺手腕有種碰到冰塊的冷度,只有幾秒鍾,然後學長移開手。
這真是太奇妙了!整個燙傷都消失了!
原來學長也會治愈法術!
「我不會。」他很誠實的打斷我的感動,「我學的是轉移,治愈還沒有時間學習。」
轉移?
學長把左手蓋在大理石的洗手台上,兩秒之後移開手,大理石上面猛然出現被火燒燙過的痕跡,「這個手環你就戴著吧,算是不錯的東西。」學長聳聳肩,「對了,這個欲動之眼的工作我剛剛有接下來,晚一點你應該會有入帳。」
接下來?就是剛剛打電話回去會計部時候接的?
學長看了我一眼,點點頭,然後逕自就走出廁所。
「廁所怎麼辦?」我連忙跟上去,回頭看了一眼,廁所已經整間爛得差不多了。
「委托人自己會看著辦。」
嗯,好答案。
走出廁所之後繞了幾圈回到剛剛的包廂,堶悸瑭晹b唱歌,而且我隱約還聽見不知道是雷多還是雅多的聲音跟五色雞頭在合唱。
曲目:愛的路上你跟我。
他們看起來還沒玩完是吧?我現在很猶豫其實應該不要進去,反正他們玩瘋了也不會發現我消失。
「不可能。」學長站在我後面發出冷冷的笑聲。
我只好硬著頭皮打開門。
打開門那一秒我有一種好像……出現了外星球的感覺。房間堶惘野u人面蜘蛛快速的從門口爬過去、後面還跟了人面魚遊過去,然後螢幕牆左右一邊出現小圓範圍的熱帶雨林、另外一邊出現圓範圍的沙漠仙人掌附沙。
你們究竟玩到哪堣F!
這些詭異的東西是從哪邊生出來的!?
服務生看到房間會發瘋然後撞牆自殺吧!?
「不要擋路!」
學長從後面一腳往我屁股踹下去,我整個人重心不穩往前踉蹌了好幾步踩空。
然後、往下沈。
是哪個渾帳把沼澤放在門口的!

上篇:第三話 神秘的住戶     下篇:第五話 外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