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 第六話  颱風天的家  
   
第六話  颱風天的家

第六話 颱風天的家
地點:台灣 時間:清晨五點十一分
那天晚上我做了—個怪夢。
夢堶悼|處都是黑的,像是一條黑色的小路,盡頭很光亮。
我隨著亮光走,走出了那條不知道多深的小路時,在光亮的另外一頭看見了另外一個人。
那個人是我最熟的人,可是他現在的樣子又跟我平常時候看見他時不大一樣。
站在光亮處的是學長,他穿著平常的黑袍衣服,可是他跟平常不一樣,滿頭像是血也像是火的紅發隨著不知哪邊來的狂風飛散,血紅色的眼睛看著光亮處的另外一頭。
他沒有直視我,給人的感覺異常冰冷,不知道該怎麼說,就是不太對勁。
光亮處那方飛過來一個東西,有翅膀,好像是只很大的鳥,渾身發亮,所以我看不清楚那東西的模樣,只知道它就棲息在學長的手臂上。
四周很冷。
那只應該是鳥的東西身體越來越亮,慢慢的將周圍的景物給浮現出來。
是個天然的地下石窟。
一個我曾經來過的地方,冷得像是地獄、葬著精靈族最大禁忌鬼王之地。
我跟學長就站在河的旁邊,然後,學長面無轟情的看著河水。
記得那個下面有鬼王的屍體,而且他還曾經複活過一次。
基于人本好奇之下我也小心翼翼的移動身體,然後墊了腳往水下看。
或許這一輩子,我最後悔的事情就是看到水下物。
「褚,醒一醒。」
還沒睡醒,我突然就被人拎起來然後迷迷糊糊之間感覺的兩頰就是啪啪的劇痛傳來。
嚇醒,瞪大眼睛我看見學長扯住我的衣領,另外一手還高高的舉起來,明顯就是行凶過的動作。
如果我沒醒你老大是還打算多給幾巴掌是吧?
「幹、幹嘛。」我連忙兩手捂著瞼頰,很怕他一時興起又來個兩巴掌。天知道學長的手勁有多強,再被他摑個幾次我的平臉大概會變成腫瞼。人家睡得好好突然被賞巴掌到醒,我想如果被賞的這個人不是我而是五色雞頭大概早就我們出去外面一決生死、不死不罷休之類的了。
學長松開手,從我床上跳下去,一點聲音都沒有、輕得像只貓一樣,「你剛剛夢到什麼?」他整理淩亂的衣服跟長發,看起來好像也是剛剛睡醒的樣子。
我看了一下落地窗外面的天色,昏昏暗暗的黑藍色,還很早。
外面在下雨,雨頗大的,整個落地窗玻璃上面都是雨水,可以從不斷飛過去的雜物來推測風應該也很大,不過這埵陸給j音,所以聽不出來。
「你剛剛夢到什麼?」學長就站在床邊重新發問。
我剛剛夢到什麼?
「也沒什麼,就夢到上次去的那個什麼鬼王的地方。」我不知道學長幹嘛要問這個,因為怪夢我常常做啊,又不是第一次。不過話說回來,剛剛我明明有往下看,看到一個我覺得應該不該看見的東西,怎麼起床之後完全沒有印象那個是什麼?
糟糕,我不會有老年癡呆了吧。
站在床邊的學長慢慢把手擡起來,我這下子才看到他手上抓著一個黑色小小的東西,正正不停掙紮亂動,可是完全掙脫不出學長的手掌心,「這個東西叫食夢鬼,專門吃有力量的夢。」
「有力量?」啥鬼?睡到一半靈魂出竅那種嗎?
「例如預知夢、真實夢、詛咒夢、咒殺之夢那些東西。」學長皺著眉然後手指掐緊,那個黑色小東西發出一個小小細細的尖銳聲響然後整個消滅,連灰都沒有剩下來,「食夢鬼是有害的,如果就放任讓它啃食有力量的夢,輕則就是醒來虛脫,重則就是永遠醒不過來,但是也不會再做夢了。」
我愣一下,然後開始冒冷汗了。
自從進到學校以後,找發現我好像經常不經意的身處某種詭異的危機之中。
「食夢鬼平常很少見到,我想大概是台風的自然現象也有某程度的影響。」一邊走下放床的挑高樓樓梯,學長打了個哈欠,「突然跑進來害我沒睡飽就醒來抓……」完全的抱怨口氣。
其實我覺得我應該比較有資格抱怨。
學長是被驚醒的。
我是被呼巴掌醒的,怎麼想都覺得我比較痛。
房間的燈一下子打開得通明,整個室內立即又閃亮的讓我眼睛剌痛。
學長在下面走來走去,我聽見浴室傳來水聲,應該是在盥洗。
我又偷偷眯了一下,才清醒過來。
「你要叫客房服務的早餐嗎?」整理完衣著之後,學長在下面的小廚房翻出了土司跟牛奶,然後逕自丟到烤箱堶扈N起來,然後端著牛奶走出廚房到下面的小客廳沙發坐著。
看見學長吃早餐的動作,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有點松了一口氣。
這樣就代表今天晚上要去看的什麼卷之獸應該不會很難對付,不然學長就不會吃東西了。
「不用了,我也吃面包就好了。」天知道叫客房服務還要多花別人多少錢。
我從軟綿綿的床上跳下來,折好棉被也跟著下了樓梯,下面已經傳來烤面包的香氣。
果然不愧是高級套房,連面包都香成這樣子。
「在廚房堶情A自己去弄,好像還有枓理包。」學長按開了電視,上面是新聞,正在播報台風事宜,還有今日停止上班上課等等。
外面的風雨果然很大,我看了一下窗戶外面還是很暗的天色才走進廚房。
小廚房的設備很完善,昨天剛住進來時馬上就跑去盥洗睡覺所以沒有注意到,堶探X乎什麼都有,從冰箱到瓦斯爐、流理台、烤箱和微波爐等等,幾乎廚房用具全部都有。小冰箱堶捷貑o滿滿的食材、幾乎都是新鮮剛進,看起來應該是有在定期更換,
面包是擺在一邊,用塑膠袋封著,很軟,我想應該也是現做不久。
該不會在我清醒之前飯店人員已經偷偷潛入把食材全都換上最新鮮的了吧?
我打開另外一個壁櫥,堶掄晹酗@些速食包飲料罐,可以馬上沖泡還是隨便煮點東西來吃。
速食包的材料項目太高級了我不敢開,一秒就放回去原位。烤箱堛瑪O熄了,我想起來剛剛學長烤了面包,先找了一個盤子把堶悸滬悼]拿出來裝,然後再放一份下去,「學長,你要哪一種抹醬?」我打開櫃子,堶惘釵n幾瓶未拆封的果醬,上面寫滿了看不懂的外文,唯一可以辨別的就是每罐都標榜純天然手工果醬。
「隨便。」學長連回頭也沒有就直直盯著電視看。
不過就是報導台風天的電視有啥好看的?
我每年都會看個幾次,看到都習慣了。
就在我把兩份面包拿出廚房同時,學長忽然把電視給關了,「台風天還真是會引來一些不必要的東西。」
基本上,我完全不想問是引來什麼東西……大概可以猜得到答案。
「我開了桔子果醬。」將盤子放在桌上,果醬的香氣馬上彌漫在整個空間當中,我立刻就感覺到極度的餓感。
「嗯。」學長點了點頭,將落下的發絲撥到耳後才拿起盤子堛滬悼]輕輕的咬下一口。整個動作就是優雅到不行,害我不敢狼吞虎咽發揮平常一口吃一半的實力。
一份面包其實不太夠填飽肚子,尤其是這個飯店提供的面包又香又軟,烤過之後還酥酥脆脆的入門即化、搭配上手工果醬的香氣真的是種人間美味,將盤子堛滬悼]吃完之後我還意猶未盡的。不曉得學長還吃不吃?
「你去弄你自己的那—份就好了。」才吃掉半塊面包的學長看了我一眼,這樣說著。
「喔、好。」
才剛站起身,我突然聽見某種很像音樂鈴的聲響,是桌子附近的電話響起的聲音。
最近的學長傾過身勾起了話筒,「嗯?我們沒叫啊。」他微微皺了眉然後掛掉電話,紅眼就往我這邊看過來,「褚,你去開一下門,飯店送早餐來了。」
咦?不是沒有叫客房服務嗎?
「他們自己送來了。」
自己送過來?
走過去房門邊半是疑惑的打開門之後,我果然看見外面有個服務生推著推車站在門口。
就像電視中看見的侍者一樣,服務生架式極好,端著推車上蓋著銀色大蓋的盤走進來房間,動作優雅俐落,盤子連傾斜都沒有。他後面跟了兩個人,同樣捧著大盤子。
「這是我們飯店董事長招待兩位的特別餐,是主廚的精心傑作,請兩位能夠賞瞼品嘗。」侍者的聲音不大也不小,客客氣氣的感覺很平易近人,「董事長知道兩位不喜歡被打擾,所以吩咐我們送餐過來聊表自己歡迎兩位的心意。」
學長看了對方—眼,沒什麼太大的表情變化,「幫我跟董事長道謝,離去之前我會幫他將飯店四周仔細看過代表我的謝意。」
侍者又道過謝,于是示意另兩人將幾個盤子放上桌擺好,才退出去。
看著一連串很像某種場面接見的動作,我傻傻的關上門,看著桌上的大盤。
「褚,過來吃吧,放著丟掉也浪費。」學長呼了口氣,揭開了圓蓋。
那一秒,我再度被堶悸滬鼓咧踳M眼睛。
我突然覺得,我應該還是比較適合去烤面包。
出現在蓋子下面的是一大盤精致的餐食,荷葉上裝著一鍋看起來就是那種很貴的養生粥旁邊是高級小菜,整個餐點金光閃閃、高貴到我不敢吃。打開其他兩盤,也都是那種高價的餐點,還附上琉璃餐具兩副在旁邊,紙巾什麼的樣樣都不缺。
原來這就是傳說中好野人(有錢人)的早晨生活。
好、可、怕、喔。
「我、我去烤面包好了。」看見其中一盤白色糕片的餐點上面後然灑著金箔,我立即萌生卻步感覺。
「給我過來吃。」學長發出最後的終極警告。
我馬上沖到他對面的位置乖乖坐好。
好香,整個早餐都好香。
「你慢慢吃,我等等要先出去逛一趟。」學長自行盛了碗粥水放在桌上。
逛一趟?
沒想到學長居然有逛飯店的嗜好。
「我要出去看看四周有沒有不幹淨的東西。」紅眼惡很狠的瞪了我一下,「算是早餐的回報。」
天啊……一頓可能要上千元的早餐只是要你在飯店逛一圈。
我突然覺得黑袍真的是非人哉。
「羅唆!」警告聲再度傳來。
咳了聲,我拿起餐具低下頭不敢再亂想了,要不然,等等那鍋粥往我身上潑可能會很痛。
嗯……應該是痛到死吧。
約八點過後我與逛完飯店不浪費時間馬上出發的學長步出了飯店的大門。
一塊寫著XXX健身中心的牌子從我的正前方飛過去,匡啷匡啷之後滾三圈飛走投奔更遠的彼方。
台風天……也太強了一點吧。
該不會其實這是傳說中的龍卷風終于登陸了!
「這種天氣如果要使用移動符耍很小心。」學長看著狂風暴雨,突然很鎮定的開口說著,「我記得去年有一個一樣是從這邊世界來的學生,為了在朋友面前耍帥,也是台風天用了移動符,結果被氣候波動給幹擾,整個人嵌在牆壁堶悼X不來,還是醫療班聽到消息去救人才了事。」
我看著第二塊飛過去的招牌,它匡匡匡的消失在盡頭。
「學長,你可以放心,我想我應該不會在台風天用移動符的。」我不想耍帥,因為我很有自知之明的知道我自己是個衰人,一定是傳說中的「百發百中」,我暫時沒有想要和醫療班的人混熟。另外還有一個重點,就是應該沒有人想看我耍帥,想看我要衰的才有一大票。
「我想講的不是這個。」紅眼看了我一下,「像符紙類的東西在使用上有時必須考慮到氣候因素,因為它們是固定式儲存法咒類,極為容易因為環境周圍的因素而出問題。」
我發現學長現在好像是在有感而發。
我們前面飛過兩塊招牌和一棵樹,他老大還很有閑情逸致的慢慢講解。
現在我好怕下一杪飛出去的是我們。
「先送你回去,別忘記今天晚上我們還要去看卷之獸以及你接下來的那個工作。」
呃,那個就是算我接的嗎……
「就是你接的。」學長很快的給我加了肯定句,「放心,跟卷之獸一起處理時候我也在旁邊,死不了人。」
好吧,反正死不了人。
「對了,學長你還要去哪邊嗎?」我聽他剛剛說要先送我回去晚上再去看卷之獸,那剩下時間堶悼L要幹嘛?
「沒有,可能在附近一帶打發時間。」
打發時間?說真的我很難想像學長所謂的打發時間。
叩一聲學長直接往我腦後賞一拳,「你家到了。」
不知不覺我已經站在家門口的雨棚下,外面還是大風大雨,一堆樹枝斷的到處都是亂七八槽的。
我突然想起來這個畫面好眼熱、就跟剛開始認識學長的其一次很像。
原來那時候學長送我回去,沒有看到他用移動符的原因是他用的是移送陣。
謎底揭曉下。
就在我要按門鈴的同時,門突然白己開了。
這種狀況我只有在學校時候看到,一般都當成見鬼,可是在我家看到就很驚悚了。
我才兩個月多沒回家,我家已經晉級變成鬼屋了嗎?
「你站在外面幹嘛?」
開門的居然是我老姐,過了兩個多月沒看見她,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有一種得救的感覺。
從異星球回到家之後大概都會有這種懷念感。
「你發神經喔,在台風天才想到要回家,剛剛被招牌打到是不是?」過兩個月嘴巴依舊很毒的褚冥玥用一種看神經病的眼神看我,然後才打開門,「先進來吧,老媽才在說你這不肖子去住兩個月連電話都沒有想到打回家一次,等你回來就等著好看,你就回來了。」
……不是我不想回家,是發生的事情太多了,完全是處于一言難盡的終極狀況。
「我先走了。」學長把帽子戴在頭上,壓得很低。
「外面風雨那麼大,你要不要進來等雨小一點再走?」意外的,褚冥玥居然喊住學長還留人。
學長轉過來,先看了我老姐一眼。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他們兩個感覺上不太像是剛認識不久的人。因為剛認識的人感覺上都會比較陌生,而他們表情上完全找不到陌生這兩個字。
可,我老姐不可能認識學長才對。
就算之前學長來過我家一兩次互相看過一面,應該不可能熟吧?
「反正學長你也沒有特別要去哪邊,要不要來我家玩?」看看外面風雨真的很大,應該外面的店家都關著才對,學長還可以去哪堨斯o時間?
沒地方吧。
玄關之後傳來聲音,我很熟悉的聲音,「小玥你在跟誰講話啊?我好像聽到漾漾的聲音。」
我好像聽見傳說中大魔王的音樂響起。
闊別好一段時間、我老媽出場了。
現在的地點是在我家客廳。
我老媽出場,學長就算想走也不能走了。
「你這個死小孩還想到要回家喔!你老娘我還在想你是不是直接死在新學校被埋屍,每天晚上等你托夢回來好去挖屍體,沒想到你還知道給我活著回來!」一進到客廳我老媽劈頭就是長長—串給我好久不見的開場白。
「因為學校忙啊……」我捂住耳朵,我老媽直接在我耳朵旁邊吼,有種被雷打到的錯覺。
「忙你的死人骨頭!你以前在學校怎麼不忙現在才忙。」我老媽完全不接受反駁,一手拽了我的耳朵用力扭,「死小孩啊,你是翅膀長硬了,嫌住家堣荋e,一出去就給我到處逍遙是不是,皮太癢了繃不緊是不是?」
「沒有啦沒有啦,學校真的事情很多啊,好痛好痛……」
「你還知道痛!」
相較于我們這邊的吵鬧,沙發電視區就顯得非常悠閑。某兩個無關己事的人一人坐一邊捧著馬克杯喝飲料配我老媽最自豪的手工餅幹,整個看起來就是另外一個世界。
「你家還蠻熱鬧的。」閑人一號的學長如是說。
「常常這樣,見怪不怪,看久了就習慣了。」閑人二號的褚冥玥如此回答。
兩個人很一致的繼續喝茶。
喂喂!你們好歹也一個過來勸一勸不行嗎!?
半晌,我老媽約是教訓夠了,就把我像破抹布一樣丟到旁邊任我自生自滅才想到招呼學長起來。兩個月沒回家,我在家堛熒L弱地位都消失了,好可悲……
「外面風雨大成這樣你們是怎麼回來的?」
我老媽起疑了,因為我跟學長身上都幹幹淨淨的沒有泥水,不大像是台風天出門的人。
「就是……」
我一秒撲上去把學長的嘴巴捂起來,「我們剛剛有穿雨衣啦,可是回來時候脫掉雨衣就飛了。」我知道學長不會說法陣的事情,不過與其聽到很靈異的答案,我覺得我解釋應該會比較快一點。
雖然答案很勉強。
「這樣喔。」我老媽看起來好像還是有點懷疑,不過沒有繼續問下去。
啪一聲學長把我的手打掉,還附帶凶惡的瞪了找一眼。
「外面風雨那麼大,漾漾的學長你要不要今天先住這邊?反正我們家還有空的房間可以睡,還是你家堣鬙懋|擔心要先打個電話回去問一下嗎?」我老媽很和藹可親的問,跟剛剛教訓我的表情完全是兩級化。
話說回來,經過昨天住宿之後,我在想叫學長住我家會不會太委屈他一點了?
學長看了我一眼,我下意識覺得學長可能想拒絕,可是又不好拒絕。
「那就打擾阿姨了。」學長慢了好幾秒之後才很有禮貌的跟我老媽道謝。
「不會不會,家埵h幾個人還比較熱鬧一點,對了阿姨還不知道你的名字。」我老媽問到重點了。
「……冰炎。」
「真奇怪的名字,你們這個年代的小孩名字越來越藝術了。」頓了頓,我老媽才看了一眼客廳的時鍾,「對了,阿姨剛剛才在弄午餐,你跟漾漾看要不要先去洗個手洗個臉,等等就可以吃午餐了。」
接著,我老媽轉過頭面對我,一秒變臉,「快帶你學長去洗手會不會!」
差別待遇要這麼大嗎?
「謝謝阿姨。」學長繼續很有禮貌的道謝,然後才拖著我往客廳外面走廊走去。
現在這是我家吧,你怎麼走得比我還順啊?
走到外邊走廊時候我突然愣了一下,我家有這麼擠嗎?
走廊上的裝飾沒有變,燈飾掛照也都沒有變,不知道為什麼走廊好像比我記憶中來的狹小一點;就好像有某種我看不到的東西擠在走廊的樣子。
「你現在才注意到嗎?」學長看了我一眼。
「呃……真的有?」
學長點點頭,「通常夏天會比較常出現這種狀況,尤其是台風時候,其實大部分沒有惡意只是進來借地方避避,不管他們也沒關系,台風—停就會自己走了。」一副沒什麼大不了的表情,學長不用我帶路就自己找到浴室,進去洗手洗瞼。
他還真聽話,居然真的照我老媽的話做……搞不好學長在某方面來說是異常聽話的人。
「可是我還是一次在我家看見這種情肜耶。」靠在浴室門口,我突然懷疑了。就過去台風天而言,我好像從來沒有注意到走廊有這種變化,這還是第一次看見。
浴室的門猛地被打開。
「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你現在在學院堶情A學院因為有結界輔助的關系,所以能力時間遠比所有的世界來得快。打個比方,你在未進到學院之前的能力如果按照這世界而走,可能要十年的時間潮流洗刷才會看清楚走廊的東西。而進學院之後,因為受到輔肋結界的影響,你很可能只用了一個月甚至不到的時間就可以感覺到有東西的存在。」學長淡淡的說,感覺很像只是在陳述某種書上的知識,「所以我們學校才會叫做異能開發學院。」
「原來是這樣……」難怪我總覺得最近怪事越來越多,原來是學校搞的鬼。
凶手終于出現了!
叩的一聲學長往我後腦一敲。
「如果不是那個『凶手』幫忙,你還可以安然到現在都沒發生事情嗎?」
這麼說好像也是。
自從進學校之後我的受傷率大大減低了。
等等,照這樣說起來,難不成我以前很衰到處受傷是有原因的?
我不懂。
如果有原因的話,那會是什麼原因?
我轉過頭,看見學長深沈而血紅的眼。
「總有一天,你會知道的。」

上篇:第五話 外宿     下篇:第八話 跳樓抗議的怨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