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 第四話  來自雪國的對手  
   
第四話  來自雪國的對手

第四話 來自雪國的對手
地點:Atlantis 時間:中午十二點三十分

「漾∼∼」
就在大會終于介紹完所有參加學校的校長代表選手出身等等,才開始進入傳說中的休息時間。四周的學生很快的鳥獸散,這讓我明白為什麼有的人不想參加宣示開場,因為沒有什麼特別精采的地方。勉強要說,在我看來比較新鮮的就是出現了學院的董事這樣而已,所以上午的時間嚴格說起來大概都是看著前序動作而已。
剛踏出觀衆席想去販賣部找個東西填肚子的我馬上被人喊住。轉過頭,我一秒立即後悔。
「好餓啊,我快餓死了。」直接從後面跑過來的五色雞頭很自然的搭住我的肩,完全不覺得有啥不對,我已經看見旁人傳來的側目了,「我還在想那些介紹說完會不會直接開打,還好沒有,不然我就先殺了想把我餓死的主持人。」
你為了一頓飯要暗殺主持人?五色雞頭的表情太認真了,我完全不認為他在說笑話。
「你們不用選手集合嗎?」場外休息區已經有部分的人圍在一團,大概是每隊都還有事情還戰略之類的,感覺上氣氛有點沈重嚴肅,讓其它人不敢幹擾。
「不用啊,學長說上場就是打,打贏就對了,然後就解散了,多幹脆啊!」五色雞頭咧著笑容,很爽快的說著。
真的很像學長會做的事情。
一把拖著我走出外面,我才發現販賣部到處都擠滿了人。
不過,剛剛看見的販賣部有這麼大嗎?
印象中剛剛跟著班上入場時候我只看見十來個攤販區而已。可是現在出現在我眼前——我懷疑我看到的是某種夜市還是祭典之類的東西,長長一條的左右攤販,居然連撈金魚跟射氣球這種東西都出現了!這真的是神聖的大競技賽嗎!
其實這是某種大型的節慶宴會吧。
「我要吃這個。」完全不把我的意願當作意願,五色雞頭搭著我吧我拖到一個疑似賣熱狗攤位的地方,至于那個堶惇O不是真的熱狗我無從得知,「老板,來十支。」他掏出錢……我耳朵有抽筋嗎?
他講得太順口了,反而讓我覺得我可能把一支聽成十支了。
也對啦,那個熱狗幾乎是我們平常的兩倍大,一般人哪有可能一口氣吞掉十個。就在我自我安慰的同時,地獄的惡鬼聲響又在我耳邊響起,完全將我的心理安慰全部一口氣吹到天邊去。
「還有章魚燒十盒,這個一團一團的也給我十盒。」五色雞頭開始超級大采購,爽快的像是他的胃跟無底洞可以畫上等號,「對了,醬料要加多一點,不然吃起來會沒有味道。」
旁邊別的學院來的人用一種看妖怪的目光看著五色雞頭然後繞路而行,這讓我突然非常後悔跟他一起逛了。各位路過的人們,大胃的妖怪只有他沒有我啊!
來來往往的人潮很多,加上我們學院還有外地來的學院人們,感覺就是人一下子爆增十幾倍的感覺,尤其是還有一些看起來根本也不太像人的東西走來走去,我真的有一種我在逛夜市的錯覺,只差少了一點像是路邊攤座位的地方而已。
「漾∼∼你也趁熱快吃啊。」五色雞頭把手上的空盒子折好放到旁邊的回收桶堶情A然後開始催促我。
你還真是有環保概念,居然知道空盒子要回收……等等!
空盒子?
我看見五色雞頭把手上的最後一個竹串丟到垃圾箱堶情C
你吃完了?你這妖怪用幾秒吃完的?
我剛剛才聽到什麼一團一團十盒,你就已經把東西全吃完了?
鬼!你是鬼!
我立刻再次認知五色雞頭絕對是四百個胃的大妖怪,我們人類不能理解他也無法比得上他。
低頭,我手上躺著可憐的一小盒糯米丸子,發出虛弱的熱氣,是剛剛在路邊攤買的。連一口都還沒有吃到,猶豫之間一邊的五色雞頭已經往下一個攤子殺去了。
「漾漾!」第二個人從後面喊住我。
現在是怎樣,走到哪邊都被叫住是怎麼回事啊?
我並沒有認識那麼多人可以滿街都被叫吧。
不知道從哪邊冒出來的雷多直接搭上我的肩膀。剛剛才被五色雞頭搭完,還沒冷卻就換你是吧?你是被五色雞頭用一頂鋼刷毛給同化了是不是?
我就知道!
難怪你的舉止跟某人越來越像,你雙胞胎阿哥會哭給你看的老大。
「你沒事嗎?」我想起來昨天各自逃跑之後,後來就回宿舍也沒看到他是死是活,不知道有沒有受傷還怎樣。
雷多挑挑眉,「我像有事嗎?」
嗯,左看右看都活跳跳的是不太像。
「不過昨天還好有遇到雅多,不然那玩意可能要追著我跑天涯海角。」雷多歎了一口氣,掏出了硬幣跟旁邊的攤子買了一枝棉花糖(真的是夜市是吧),一邊啃著一邊這樣說,「追來的東西有很大的破壞力,追到一半時候剛好遇到雅多出來找我,我們才一起將那個東西擊退,不然這次就完蛋了。」
聽他這樣說,那個東西好像真的很棘手。
可是我反而有個疑惑,既然東西跑去追他了,那紫館出現的又是怎麼回事?
「對了,我有注意到那玩意好像會分裂,可是那時候情況緊急沒有仔細看它究竟有沒有分身跑走。跟雅多一起擊退之後,我放了追蹤蟲去反追來者。」雷多很快的就解開了我的疑問,「不過沒有反追蹤到就是了,對方很強,我看要注意一點,還有你那個朋友讓他這兩天小心些。」
嗯,千冬歲……今天完全沒有遇到他,難不成他是傷口出問題?
糟糕,我要不要找夏碎問問看?
我對這方面完全不熟悉。

「怎麼又是你!」
就在我苦惱的想著千冬歲的傷不知道會不會怎樣的時候,另外一個聲音也跟著冒出來,「真煩耶,信不信我讓你死得不知不覺免收費!」端著上面有著五彩配料與他的腦袋相互輝映的大碗刨冰走過來的五色雞毛發出極度不友善的警告聲音。
他真的還是很討厭雷多。
怪了,有人欣賞他的鋼刷頭他是在不高興啥,搞不好全天下只有雷多這個怪人會把五色鋼刷當作藝術品,你們兩個換個角度去認識搞不好還真的會是好搭檔勒。
「我今天是來找漾漾的。」雷多咬著棉花糖然後搭在我背後,完全就是要死也要我跟他一起死的樣子,「還有,吃午飯,餓死了。」
你們真的是好搭檔。
我從雷多的手下逃逸,轉了方向往剛剛大會場走去。
跟這兩個人牽扯太久會變衰跟這兩個人牽扯太久會變衰跟這兩個人牽扯太久會變衰……
就在同一秒,我的後領馬上被人拽住,「漾∼∼你要去哪堙H」顯然還在吃東西的五色雞頭嘴上掛著一個烤肉串,然後眯起眼睛問我。
「呃……回觀衆席等開場。」
其實只要遠離你們兩位去哪邊都可以。
「拜讬,開場還很久耶,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選手休息室,哪邊還比較舒服一點。」五色雞頭抱著手上大堆大堆的東西這樣說。
「沒關系,不用了。」我是說真的、不用了。
完全不把我的意見當作意見的五色雞頭拖了人,很愉快的就往夜市大街外面離開。
雷多大約好像還有事情,沒有跟上來,就跟我揮揮手之後一下子消失在人潮堶情C
無視于任何人訝異的目光,五色雞頭走過大操場另一邊外圍,穿過層層的大走廊,然後一會兒就在一扇門前停下來。
「這邊是我們的休息室。」直接推開門,五色雞頭突然停下腳步,有點錯愕到的樣子。
我偷偷瞄了一下堶情A是個很寬大的室內,有桌椅床鋪還有小冰箱什麼的,感覺就像個套房一樣完善。
讓五色雞頭錯愕的不是那些家具。
室內,夏碎站在窗戶邊看著外面,而桌前有兩個人隨意的拉了椅子就坐。
一個是我最熟悉不過的學長,一個竟然是剛剛還在大操場上發言的鏡董事。如此近距離看,鏡董事整個看起來就更小,圓圓尖尖的臉看起來就是很可愛,而他竟然會是董事之一?
真的超難相信。
「您好。」乍然看見屋中不該出現的人,五色雞頭錯愕了一秒,立刻就恭恭敬敬的彎身向鏡董事行了禮。
五色雞頭啥時候這麼有禮貌?
我有點嚇到,連忙跟著他彎腰低頭。會讓五色雞頭這麼畢恭畢敬的絕對不是一般普通人,畢竟他可是世界上最冥頑不靈的一只雞。
「不用那麼拘謹,我只是純粹來找他聊聊天。」鏡董事露出很親切的笑容,然後看了一眼學長,「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坐下來說些什麼,另外一位也很惦記你。」
夏碎看了我們兩個一眼,示意我們關上門先進來,不用太在意他們兩個。
「……師父惦記就好了,另外一位就免了。」門一關上,我立刻聽到學長非常簡單利落的回話。
「哈哈,他在我到學校來之前還拼命吩咐要我帶點東西給你,結果我忘了。」鏡董事很優雅的撩起長長的衣袖,自己拿起桌上的罐裝飲料打開拉環,「你知道的,這些比賽總是得花上許多麻煩的工作,一忙起來常常都會忘東忘西,我也不像他們記憶力那麼好呐。」
「謝謝你遺忘。」
聽起來,學長好像對誰很感冒的樣子?
就在我這麼想同時,學長突然用一種很慢的速度轉過頭,白了我一眼,整個感覺就像被一個黑暗角落的厲鬼瞪到,我立刻縮到夏碎學長後面尋求政治庇護。
「他聽到你這麼說會傷心的。要不是因為最近有點事情他們要親自處理,應該今天都會過來看看你的。」鏡董事仍然是一樣的微笑,感覺像是很親切的樣子,「畢竟這也算是難得一見的重大事務。」
學長哼了聲。
他們好像真的很熟。
後來鏡董事又聊了幾分鍾,就站起身要離開了。
「對了,褚同學。」他走了兩步突然轉回過頭叫我,我完全沒有心理准備整個人愣了一下,董事居然會知道我這個存在快要比螞蟻還要渺小的人?
「有事嗎?」我在學長的瞪視之下硬著頭皮提問。
鏡董事仍然彎著很親切的笑容,「你身上一直配戴著水之王族的兵器,試著找出能令它蘇醒的契機,時機已經快要成熟了。」
「啊?」我現在的狀況叫做一頭霧水。
「那就這樣了,祝各位這次能取得大捷。」
拋下這樣對我來說莫名其妙的一句話,鏡董事轉過頭,也沒伸手、大門就直接在他眼前自動打開,門的另外一邊並不是我們剛剛進來的走廊,那一瞬間我好像看見某種疑似中國的宮城華麗大建築,鏡董事走出問外,門又自動關上,房間堶掠角W恢複安靜。
「看到大人物就嚇呆了嗎。」冷笑了聲,學長走到冰箱旁邊打開從堶戛野X一罐礦泉水。我覺得我有絕對理由可以懷疑冰箱也通往異次元,「三位董事長遲早你會全部都看過的,一個就嚇呆的話,三個你大概會心髒休克。」
說到董事,我剛剛好像有聽見疑似師父的稱呼?
學長的師父?火星人高階等、噴火星人嗎?
啪喳一聲礦泉水水瓶直接在我眼前化為灰燼。
「呃……你假裝沒聽到好不好?」嗚嗚,就說過不喜歡別聽嘛……
五色雞頭把剛剛去外面買回來的攤販零食放了整個桌上,是說剛剛我沒有看到他買這麼多東西啊,又從哪邊長出來的!
「剩沒多少休息時間,你們如果累的就先睡一下吧。」夏碎看了一下腕表,然後這樣對所人說,適時的打破緊張沈默的氣氛。
其實我蠻想睡懶覺的,不過在這邊說大概會被圍歐吧。
「我沒關系,西瑞和你要休息就先休息吧。」學長瞄了我一眼,沒說啥,然後站起來在旁邊的小書架(真完善的准備)隨手抽了一本書坐到旁邊的大沙發。
「我肚子餓,還在吃東西,學長你要不要也吃一點?」一邊咬著炸雞排的五色雞頭拿出一堆烤肉串。
學長搖搖頭。
真是問廢話,全世界都知道學長有工作時候是不吃東西的,雖然現在不是工作。
不過我想到一個問題,如果是連環比賽不就好幾天不吃東西了?
偷偷打量了一下坐在沙發堶悸瑣ヰ齱A難怪他這麼瘦,原來以前班上那些女生為了減肥而絕食不是沒有理由的。
「褚,不要逼我扁你。」頭也不回的盯著書本,學長如同惡魔般的聲音從書堶採ぁX來,「如果你想被我當暖身運動的話,繼續想下去沒關系。」
我當然不想!
「呃,我也想吃烤肉。」
一秒轉移話題。
對不起因為我實在是很沒膽,有時候有些事情最好還是不要明知道會怎樣還去做。
這樣會活得比較久一點。

一點四十分。
「外面有客人。」
就在我吃飽沒事做快睡著時候,夏碎突然打破了沈靜,五色雞頭配合非常好的立刻把房門給拉開。
外面又變回剛剛的走道。
打開門的那瞬間,室內氣溫好像突然整個偏低下來,給我有種冷氣開過頭的錯覺。
門外站著一個女孩子,穿著雪白色的長衣,領口是大團的白毛,整個看起來就是非常保暖。我認識她的打扮,是巴布雷斯的代表選手,雪國的雪人之類的。
她的胸口有繡幾個應該是校徽的東西,上面有冰晶的印記。
「Atlantis學院的各位你們好。」女孩把手握拳放在左胸上然後彎身行禮,接著又站直,「我是巴布雷斯代表菲西兒,因為登麗被我們學院長找去確認最後行程,所以由我來代替在賽前先向各位打聲招呼。」
菲西兒沖著所有人善意的一笑,她感覺上就是很像普通的鄰家女孩,給人蠻舒服清爽的印象。
夏碎迎上去,代表發言:「您太客氣了,要不要進來再談?」
微笑著搖搖頭,菲西兒拒絕好意,「我們學院傳統中在決鬥時一直有著一樣習俗,就是賽前先與對方打過招呼,並禮貌的告知。」
告知?
我被那兩個字吸引注意。
「請問告知是?」夏碎問出了我的疑問。
「就是先告知對手我們的能力。」
就在菲西兒話語一停的同瞬間,房間突然整個冷起來,我聽見詭異的啪喳啪喳聲音,然後腳底突然覺得滑滑的……
低頭,愣掉。
整個房間突然結了冰,連我的腳也被黏在地上,整個鞋子全都跟地板被冰在一起,上面覆滿冰霜。
極光……有極光!
我是招誰惹誰了啊我!站在旁邊也會出事是怎樣!
「果然不愧是來自雪國的學院。」夏碎看著地面和牆壁爬滿的冰霜,然後微笑的拍拍手,「非常漂亮。」
「您過獎了。」彎了彎身,菲西兒勾了笑容,看起來是對于夏碎的稱贊很滿意,「那麼,就期待等會兒的競技了。」
「彼此彼此。」
菲西兒走了之後,夏碎關上門,然後望著整間的冰霜,「的確是很壯觀,難怪無袍級的她也進得了決賽甚至是黑袍的搭檔,看這程度應該老早就有資格可考才是。」
真的很猛,這帖馬威真的很猛。
不過現在最重要的是,「不好意思,有哪位可以幫我把腳拔出來嗎?」我陷入危機了!
我感覺到腳底開始麻木了。
糟糕,如果凍傷會被截肢耶!
救人喔!
「不過,我想這個程度的話應該還不至于成為威脅。」夏碎勾了謎樣的笑容,完全無視于我的求救,「比較,出自于冰應該還是比出自于雪的人強,對吧。」
夏碎說完同時,整個房間的冰霜突然崩裂,下一秒立即化成白煙、蒸發消失。
我的腳得救了,好感動!
「這種把戲我老早就會玩了。」放下手上看完的書,學長從沙發堶扈萼_來,完全不把剛剛的冰凍房屋當作一回事。從他的態度跟動作可以知道,把整間房子都給除冰的人就是他,「沒什麼難。」
我知道,你連法術都不用,直接瞪人就可以把整個房間給冷凍。
紅眼看過來,惡狠狠的瞪了一下,我立刻全身發毛。
「啊啊,我也好想上場打。」五色雞頭趴在桌上開始碎碎念,「等等去……打野食好了。」
那個「……」是什麼東西!
「褚要跟我們一起過去選手區嗎?那邊看得比較清楚喔。」夏碎學長提出好意的邀請。
「呃,不用了,我還是回觀衆席比較好,因為沒有告訴老師,亂跑不太好。」其實我有點想去,不過還是拒絕好。
老師算是借口吧。
可能因為我住在黑館,又跟學長、夏碎他們打得頗熟,所以隱約可以感覺同年級的人有點不太友善,雖然不是很明顯,不過我想還是不要太招搖比較好。
「如果你不想去就不勉強你。」學長插了話,淡淡的說,「不過我還以為你的神經很大條,沒想到你還是會介意一些有的沒有的事情嘛。」
基本上,我覺得我把這句話當成稱贊看會比較好。
「時間差不多了。」
隨著夏碎的話讓我下意識跟著看了一下手表,一點五十三分。
「褚,我把你送回觀衆席那邊,等會見了。」學長這樣告訴我,眨眼地上就出現移送陣轉動著,「剛剛鏡告訴你的事情你要記得。」
欸?
我還想問那件事是啥意思時候,地上的光陣已經進行轉換了。
然後,我回到了觀衆席的入口方向。
「同學,不要擋在路中間!」
我突然被拎起來,才發現好死不死後面站了光頭佬……不是,我是說光頭導師,而且他手上還抱著非常不符合他外表的草莓聖代加大杯,「快開賽了,回位置上去坐好。」
他直接把我拖回去座位,塞進去,自己就走到後面的位置坐下開始吃起大聖代。
老師,您不會也是一直吃東西吃到現在吧?
兩邊的人也開始陸陸續續的坐滿。
「漾漾,你剛剛消失很久喔。」歐蘿妲微笑的看著我,然後說了這樣一句話。
「哈哈……我找地方去休息一下。」我覺得我如果說我剛剛在選手休息室休息,後面的導師可能不知道會怎樣玩我。
「這樣啊。」沒有繼續追問,歐蘿妲把她手上的杯子遞給我,「這個請你。」
我現在才發現她手上有兩個杯,一個草莓聖代一個巧克力聖代,疑似跟老師手上的是同一家出場。
「呃、謝謝。」我結果草莓的,上面充滿了果汁的濃郁,跟人工香料的味道完全不同。
「不用謝,是老師請的,他剛剛賭輸我,而且還賭輸兩次,我吃不完。」
你們又打賭!
而且老師又賭輸是怎麼回事?
我覺得我腦袋有一道萬年必輸賭徒的怨恨目光。
其實,他根本被自己的學生給吃死了。
就在差不多觀衆席都入場滿人之後,場上也傳來代表兩點的巨大鍾響。
「第一競賽正式開始!」

上篇:第三話  決賽與宣示     下篇:第五話  開場、退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