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 第五話  開場、退場  
   
第五話  開場、退場

第五話 開場、退場
地點:Atlantis 時間:下午兩點零一分

場上卷起了大風。
就跟方才的休息室一樣,四周的溫度突然整個降低,然後地面起霧,看起來就是整個場地變得很夢幻那樣。
大場地四周空中的小場地轉動起來。
「第一競賽正式開始,第一場地Atlantis學院第二代表隊與巴布雷斯代表隊,我是現在播報員琳綺,將為大家主持此次開場比賽。」隨著一道清爽活力的聲音傳來,有個銀色的東西從裁判席附近疾速飛出,然後停在大場地的空中正上方,四周的熒幕框馬上映出一個女孩的臉。她年紀頗輕,大概跟庚他們差不多年紀,金發、藍眼,穿著有我們學校徽章的大衣,長長的衣擺在天空中飄。
不過最引人注目的,是她有一雙翅膀、一雙銀色的鋼鐵翅膀,在陽光下折射小點的光,看起來有點詭異的美不過又很適合。其實你是森林中的妖精是吧?
「先為大家介紹來自雪國的巴布雷斯代表隊伍,隊長登麗,雪之妖精,其下的三名隊員含候補選手也全部都來自雪國,綜合能力與成績在初賽時候刷亮所有人的眼睛,僅以一名紫袍與三名無袍級者晉升到大決賽的十大隊伍之中,實力令人不容小覷。」琳綺以很像唱歌的聲音快速的簡介著,四周的熒幕框也開始出現被介紹的選手人像與簡單的個人資料,「再來是此次Atlantis學院第二代表隊伍,衆所皆知此次領隊隊長是紫袍的藥師寺夏碎。」
夏碎?隊長不是學長嗎?
是說宣示時候我沒有很注意看,我一直以為出來的是學長所以把注意力都放在其它隊伍身上,這下可真讓我大大吃驚了。
「Atlantis學院此次出場的兩支隊伍都備受衆人們看好,第二代表隊中的兩名選手都是赫赫有名的任務,啊……冰炎殿下也將在此次大競技賽一展身手,說個題外話,冰炎殿下目前行情很被看好、好到各界都有不同的人來倒貼,不過因為人太冷了所以女孩子是一打一打的被嚇跑。所以建議崇拜冰炎殿下的女性們請先練就冰不死的個人功,否則琳綺建議大家最好還是找夏碎大人的好一點,至少是被委婉的拒絕而不是被殺死拒絕。」
嗯,這些話我很認同。
不過……上面這位大姐,你應該是場內裁判吧?
一秒轉身變成戀愛員是怎樣!
你當心離場之後被學長不知不覺咒殺掉。
我又發現一件事情,我可以確定上面的播報員大姐的口形講的絕對不是中文,不過很靈異的是、我居然又聽得懂了。
這間學校果然很靈異,連大型活動都有自動翻譯。更靈異的是,我居然一點驚訝也沒有,完全已經習慣這些不正常了。
「開場競賽正式開始,第一武術台為炎之競技台。」琳綺伸出單手,場上浮高的小武術台子中猛地轉出了一個圓平台,然後往外延伸約莫五倍之大,整個覆蓋掉下面過半的大操場。
四周開始變熱。
底座大操場轟的一聲燃起金色火焰,空中的火焰平台發出巨大聲響、裂成兩半,中間的空隙竄出了一條火龍直沖天際,接著像是煙火一樣炸開,漫天出現了大煙火瀑布,壯觀到最高點。
就在場內一片訝異與吃驚的聲音同時,兩半的台上卷了風,各站了一邊人。
巴布雷斯的登麗與菲西兒。
Atlantis的學長與戴著面具的夏碎。
「競技開始。」

好熱。
我有一種洗到三溫暖的感覺。
同一秒,溫度立刻下降。
真的是三溫暖是吧……先熱後冷,包准可以讓皮膚擴展伸縮到最高點。
場內,整個火焰突然熄滅,取而代之的是結冰,地下場地全部凝了雪白色的冰霜,觀衆台上也彌漫起白色冰冷煙霧。
「太精采了!大賽一開始,巴布雷斯的登麗選手發揮了雪之妖精的冰凝力量,將整個火焰競技台轉為對自己有利的冰雪範圍……啊,請各位觀衆准備禦寒法術,下雪了。」
我跟著琳綺的話往上看,天空上面果然下起了一點一點的小雪。
該死!我連外套都沒有帶耶!
雪花飄飄飄的四處散落,我開始後悔吃班長請的聖代了,這可是冷上加冷。
「靠,變冰了。」
聽見抱怨聲我轉頭過去,看見班導的大聖代整個覆蓋上一層冰霜,我手上的也沒好到哪去,幹脆就放著不吃了。現在繼續吃的話只是會外抖加上內抖,自己虐待自己。
「咦,場上冰炎殿下不知道與夏碎選手說了些什麼……冰炎選手居然退場了?」琳綺的聲音非常訝異,同樣場內觀衆也訝異到不行。
學長居然退場了?
不是團體戰嗎?
夏碎跟裁判席那邊揮揮手,好像不知道在說些什麼,然後裁判席那邊點了點頭。
「大會報告,琳綺這邊剛剛接到Atlantis學院選手提出請求,因為冰炎選手認為階級不同會造成比賽不公平,所以主動要求退場換人,由同隊他的候補選手遞補位置。」琳綺公布消息讓整個場內都嘩然起聲,「大會方面已經批准,接下來由西瑞?羅耶伊亞選手遞補位置。」
我聽見有的人批評學長頗自大的。
不過因為認識有一段時間,我是覺得學長應該是真的覺得實力有差距才退場。
五色雞頭上場,另外一邊的巴布雷斯兩個女生的臉突然變得很臭。
說實話,當場換人感覺也不是很好,如果我是當事者可能也不太爽。
學長回到浮高的休息區堶情A環著手觀看比賽。
我感覺頗冷,有點想回去拿外套的沖動。
場上突然有動作了,飄下的細雪轉眼慢慢變成大風雪,沒多久場下就積了厚厚一層雪堆,完全可以用來堆雪人和打雪仗的那種。
我懂了,巴布雷斯根本是專門出産雪女對吧!
大雪慢慢轉大同時,夏碎也有了動作,只見他拿出一個黑色水晶放在掌心上,「『祈禱于天之術,自然生成而歸自然生成,吾力量融于力量,術反之咒!』」
我還奇怪怎麼突然聽見夏碎的聲音,原來場上的熒幕框已經把堶悸瑭n音全部播放出來了,真是貼心的設計。
然後,我注意到他們在場內施術時候,場外有很多人凝神注意、還有出現做筆記的,原來大競技賽還是好學習的活教材課程是吧?
黑水晶在夏碎的手上炸碎,碎粉被大雪的風吹走,然後狂雪驟然像是被什麼東西阻礙一樣,整個乍然停下,黑色的水晶粉就在空中飄浮、發出詭異的黑色光點。
「『守護雪上的子民之神器,呼應于我登麗之手,顯現出您的高潔與傲慢。」眼見黑色水晶粉有鎮壓住暴風雪的氣勢,登麗轉了身猛地揮出雙手,她雙手上出現了一對巨斧,整個都是冰,上面還有奇異的花紋圖騰。
那個也是幻武兵器嗎?
我轉過頭有點想問歐蘿妲,不過她很認真的在看比賽,我就不好意思問出口了,其實還有一個叫導師可以問,但是我非常不想問他。
「那是雪國的妖精兵器。」
我身邊突然傳來聲音,急忙的轉頭一看,是個完全不認識的陌生人。
一個青年,跟學長看起來差不多年紀。他穿著外校的制服,看起來有點像祭咒的衣服。我好像在哪一個隊伍看過類似的衣服?突然想不起來。
是說,這堣ㄛO我們學校學生座位嗎!
我這才發現,座位老早就混亂掉了,大家都挑喜歡的位置,反正也沒規定坐錯位置會怎樣,只有我還笨笨的找原位。
啊,好像也不是只有我,後面還有個光頭在鑿他的冰聖代。
「你好,我是七淩學院的然。青年對我伸出友善的手。」
對了,他的衣服跟七淩學院的選手服非常像,都是祭咒的類似衣服;白色的衣底加上漂亮的圖騰,還有幾個裝飾品。
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他給我的感覺很親切,好像在哪邊兒見過一樣,「你好,我是Atlantis學院的褚冥漾。」我跟他回握。他給我的感覺除了熟悉之外,還有一種很休閑的放松感。
我知道了!
他是治愈系的對吧!
「不好意思,你剛剛說的妖精兵器是……」我看著場上,登麗的大斧在她手上變得非常靈巧,像是玩弄兩個小東西一樣,揮舞自然順暢,一點都沒有沈重感,另一邊的菲西兒手上同時出現同一系列的西洋長劍,兩個人同時對上夏碎與五色雞頭。
這有點危險了,因為五色雞頭的獸爪沒那麼長,對上他的菲西兒始終保持一些距離。
「顧名思義,就是妖精做出來的兵器。」然的人很好,直接幫助我解釋,感覺上他好像早知道我不懂這些東西的樣子,「簡單說幻武兵器是活兵器,其中蘊含一個靈體,必須簽訂契約與靈體同步才可以運用自如。而一般不管是妖精、獸族、天族等等自己做出的兵器中則沒有那種東西,不過再過一段長長的時間,兵器中也會産生靈體。打個比方說,就像九十九神一樣。」
啊,這個我大概知道,一個是本身就是鬼,一個是用久了變鬼,應該是這種意思。
「剛剛登麗使用之前有吟唱咒文,很明顯的是她的兵器應該是妖精族傳承的,上面已經有靈體,吟唱咒文是降靈、使兵器的能力得以發揮到最高點。」
就在然停止解說同一秒,感覺上有點綁手綁腳的五色雞頭被菲西兒一個沖擊,整個人往後飛摔出去。硬是在半空中扭動身體後翻一圈,五色雞頭單手撐地然後翻身站起。並沒有給他太大喘息空間的菲西兒立即轉動手上的長劍,然後猛然就往五色雞頭落地的地方用力射去,一道銀白色的光線劃破空中,直接往五色雞頭腦袋摜去——
鐺琅聲,菲西兒的劍落空。
不知道什麼時候凝聚起來的黑色水晶粉像是盾牌一樣擋在五色雞頭面前,那把長劍給水晶粉末整個包覆起來、然後掉在地上。詭異的是,被黑水晶粉末包裹住的長劍居然開始腐蝕,只短短幾秒,整把劍就被溶解、連一點余留都沒有剩下。
「各位觀衆清看,夏碎選手在一開賽就使用了高等的返咒術法,自由操縱能吸取物質的黑水晶抹煞了菲西兒選手的妖精長劍。」琳綺的聲音回蕩在整個場內,好幾人開始忙碌的做起筆記,這讓我覺得我沒有帶筆記本來是個錯,「黑水晶操縱術最早起源于三千年前的妖精部落當中,經過代代相傳與不同種族的變化,如今已經有七十九種的使用方法,根據大會現場提供比對,夏碎選手使用的正是高等的黑水晶返咒操縱,可見實力之高。」
我發現播報員不愧是播報員,那個資料解說是怎麼回事啊,有沒有詳細到那麼可怕,好像是不管用出什麼招式她都有辦法解析出來。將水晶粉末移往五色雞頭那邊同時,見夏碎分心,登麗也捉住了這個機會,雙斧直接劈在地面上,整個場地重新結冰,來不及走避的夏碎整個雙腳給冰凍起來,同樣的旁邊沒多遠的五色雞頭也暫時動彈不得。
「『降雪。』」登麗將雙斧往上一拋,兩把巨斧猛地碎裂開,然後在半空中化成無數的大冰針,轟然巨響、千萬根冰針就氣勢洶洶的往地面砸下去。
所有的觀衆瞪大眼睛,屏氣凝神一點聲音都不敢發出。
「『奔騰時空中的黑流,逆上重生吧。』」不慌不忙,夏碎手指一彈,水晶粉末突然全部自動重新凝結變回水晶的樣子飛高,然後在所有人頂上爆裂開來,場地上一陣波動,連觀衆席都能隱約感覺到搖晃。
還沒砸到一半的冰針被巨爆炸飛,摔在場外、牆上,破碎成粉然後消失,四周掀起了強烈的狂風,整個冰粉白霧飛散得到處都是。
冰塵爆過後白霧慢慢的退開,場內的冰霜又消失了,兩方人馬都失去武器。
「現在是肉搏戰的時間了。」
顯然等很久的五色雞頭一笑,囂張的發出這句話。

我看見五色雞頭的右手盤開獸爪。
「『守護雪上的子民之神器,呼應于我登麗之手,顯現出您的高潔與傲慢。』」登麗重新吟唱了咒文,被炸碎的巨斧重新回歸她的手上。
「什麼鬼神器!沒用啦!」五色雞頭獸爪成拳直接往大斧的斧面一拳揍下去,一個謎樣的清脆聲響傳來,大斧面出現了像是蜘蛛絲的裂痕。
五色雞頭趁著揮拳的沖力往後翻滾了一圈,落在地面。
「靠!」
他揮著獸爪完全忘記聲音會被擴張到全場的罵髒話,獸爪上有幾個紅紅像是小撞傷的痕跡。
不用說,我也有一種很痛的感覺。想體驗看看的話應該適用拳頭去砸地面就可以知道了,可是目前我還不太想拿自己的肉體去打地、跟身體還有地板過不去。
「雪國的妖精兵器都是千萬年寒冰打造的,堅硬無比,你以為這樣就可以破壞了嗎。」登麗撫過大斧上的裂痕,瞬間斧面又恢複原本光滑的樣子。
我也覺得可以這樣就破壞就太無聊了。
「一次不行,那我就打到它爛為止。」獸爪上的爪喀喀喀的發出疑似骨折的聲音,五色雞頭露出陰狠的詭異笑容,他的雞爪從原本正常的顏色慢慢變成深黑的顏色。
菲西兒重新拿起長劍站在登麗的面前,儼然就是一種保護的動作。
這種畫面看起來,怎樣都覺得好像某種吃飽閑閑的不良少年在恐嚇一般路人。
「西瑞,等等。」夏碎站在五色雞頭旁邊,壓低聲音不知道跟他說了些什麼,然後五色雞頭點點頭,突然就把獸爪給收了。
相信大家都跟我一樣很想知道他們說了什麼,但是大會就是沒有剛剛那個聲音。
然後夏碎往前走了兩步。
『臣服于我手下的詛咒之物,現身吧。』他將手掌朝上,然後我看見了熟悉的老朋友。
一條金眼的黑蛇突然從他的手掌竄出來,然後從手臂粗開始成長,一倍、兩倍,一直長大到幾十倍,變成那種會在河堶惕@怪的大蛇妖。
登麗與菲西兒的臉色同時一變。
那只居家型黑蛇居然還可以變成這樣,我突然很想知道夏碎學長到底怎樣改他的咒文排列,整個看起來就是那種攜帶型的殺人凶器。
「小亭,活動一下吧。」
『好。』
登麗跟菲西兒傻掉。
我記得之前學長有說過那條蛇是高級詛咒,連他都很難應付,沒想到才短短時間夏碎學長已經拿來當端茶小童兼凶器,果然可以當學長搭檔的人都不是什麼正常的人。
黑蛇慢慢的在空中轉動,然後變成一大片黑色的陰影、接著再轉動漂浮,翻身成為一只巨大金眼的黑色單腳烏鴉。
烏鴉發出極度不友善的聲響。
甩出兵器,登麗兩人一臉專注嚴肅,不敢輕忽天空的烏鴉蛇。
「比賽中止!」在高空的琳綺突然殺出來這樣一句話,本來要強行飛下的金眼烏鴉停止動作,只是眨眼短短的瞬間又變回一條小蛇攀在夏碎的手上,「大會宣布比賽終止,來自巴布雷斯學院董事長們的消息,巴布雷斯學院主動宣告認輸。」
琳綺的話一出,整個觀衆席都嘩然吵鬧起來。
登麗與菲西兒都收了兵器,訝異的看著評審席,似乎是沒想到會有這種事情。
整個戰況急轉直下,所有人都等待琳綺的說法。
「根據巴布雷斯學院傳來的說法,夏碎選手使用的是高等魔封咒,這種強大的詛咒咒語並非本學院能力範圍,所以自願認輸。」
一聽見魔封咒,現場的聲音幾乎都了,之聽到一些竊竊私語,在討論夏碎為什麼會學那種邪惡的詛咒。
其實並不是夏碎學長學的,是人家送的。
登麗與菲西兒像是服了,並未做出任何抗議,就往評審席那邊行了禮,服從了自家董事的決定。
不過我想這樣對他們應該也算是好,因為我上次見過學長幫伊多解咒,非常麻煩,我想如果登麗兩人也中招,傷害性也很大,基于生命安危的考慮,他們家董事才會做出這種決定吧?
反正第一場輸不代表全都輸,二、三場還是有扳回的機會。
「第一場比賽勝負決定,由Atlantis學院奪得第一勝利。」琳綺揮高右手,天空熒幕框上出現了賽程表,然後學長他們晉級,「嗯……登麗選手似乎有話要說。」
場上的登麗對播報員招了招手,然後她的聲音給擴大出來,「對于此次比賽我們輸得心服口服。」她說,然後目光對上我們學校選手的休息區,「不過我們想知道冰炎殿下臨時退場究竟是什麼意思,請給我們一個解釋。」
喔喔,針對學長來的。
在休息區的學長冷笑了下,然後跳下競技台上,「就像剛剛所說的,因為實力相差太大,所以我想我不上場會對兩方都好。」他的回答再度引起場上觀衆的聲響,仍然像剛剛聽見的有不少人在批評他囂張,黑袍也不見得有多厲害等等。
「請冰炎殿下讓我們見見您所謂的實力差距。」登麗似乎對這個回答不太滿意,重新要求,「請問大會能過讓我們破例一次嗎?」
評審席那邊交頭接耳的一會兒,然後琳綺代替開口,「大會方面認為,如果冰炎選手願意的話,可以直接在場上做出令登麗選手滿意的答案。」
我想大家還是都以看好戲居多吧。
畢竟學長說這種話沒有實際做些什麼,很難令人滿意的。
「好吧。」學長騰出了手將長發往後撥,「就讓你看看所謂的實力差距在哪邊,放出你最得意的雪妖精之術吧。」
他話語一落同時,場上再度結滿冰霜,四周的溫度整個降低,連觀衆席上面都覆蓋了薄薄一層冰霜,讓我狠狠的打了一個噴嚏,「這是我們雪妖精的降雪,最大範圍五公堣坐熙ㄞ鉆L出現暴風雪。」登麗看著學長,勾起了冰冷的笑容。
「五公堛獐伬歲楓O嗎?」
學長閉上眼睛兩秒,又張開眼睛,「比我預估的……短少。」
「你說什麼!」
就在登麗像是憤怒同時,我聽見一種謎樣的聲音,然後從學長腳下爆出了金色的火光,狂暴的金色烈焰席卷了整個場上的冰霜,猛然襲來的高溫將整個冰霜爆雪都給溶解掉。
我看見高熱空間在扭曲。
下一秒,金色火焰突然消失,然後溫度馬上降低下來。
不是雪白色的冰霜,一層一層的透明冰層繼火焰之後馬上在四周凝結起來,隨著溫度越漸降低,整個大競技場出現了比冰霜不知厚上多少倍的冰牆,然後持續往外延展。
我看見四周的人都在發抖,我有種會馬上死在這堛熒P覺。
就在場上,所有人腳下都出現厚厚冰層,冰上還有金色的火焰在燃燒,形成詭異妖異的漂亮景色。
登麗的表情整個震驚。
「我的冰與火能力,最高範圍是一百公堙C」學長彈了下手指,滿場的冰與火全部都消失,又變回原本的樣子,他看著登麗,後者一臉鐵青,「你說,我們的實力有多少差距?」
現場原本還在說學長囂張的聲音整個都消失了。
「我完全認輸了。」
登麗突然笑出來了,很爽朗的笑聲,「Atlantis學院果然是高手衆多,我們服了。」她對學長伸出友誼的手,學長也跟著回握,「很榮幸能與你們一戰,希望以後還能與Atlantis學院再做交流。」
「彼此彼此。」學長也很客氣的回答。
四周響起了爆雷般的鼓掌聲。
第一場的開場賽,就這樣落幕了。

上篇:第四話  來自雪國的對手     下篇:第六話  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