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 第七話  亞里斯學院的開場  
   
第七話  亞里斯學院的開場

第七話 亞里斯學院的開場
地點:Atlantis 時間:上午七點五十分

我有一種萬劫不複的災難來臨感。
事情要從昨日開始,如果正在看故事的你應該是往上翻一頁就知道了。
夏碎老大的一句話讓我陷入一種謎之地獄的感覺。
早上七點多時候我眨眨一晚沒睡非常酸澀的眼睛,抱著盥洗用具(不好意思我到現在還不敢用我房間的廁所)敲了敲學長房間門。
「門沒鎖。」
慣例回答,然後我就自己推門進去。
一開門,撲鼻來的是濃濃的牛奶香,「早,剛剛廚房有送早餐過來,你整理好看要不要吃。」學長打開電視專注盯著所以沒轉過頭看我,然後端起了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
我偷偷瞄了一下電視,好像是什麼新聞之類的、看不懂。
……不對,學長的房間什麼時候有電視?我明明記得之前他房間連一個插頭都沒有。
「電視是提爾拿來的,最近原世界好像有點問題,多少要關注一下。」繼續盯著電視看,學長拋來這樣一句話,「看電視是最快的資訊選擇,不過當然比不上情報班,但是從情報班取得持續資訊也是需要代價、所以看電視就行了。」
我那個世界有問題?不會是恐龍還是外星人又要攻打地球了吧?
是說就算恐龍還是外星人攻打地球,一定會有救世主降臨在地球上、不然就是國防體系會在瞬間變強,根本輪不到我們這些小老百姓去操心吧我想。
「我一大清早不想扁人。」紅眼瞪過來,讓我一秒就沖進浴室。
我用了十分鍾盥洗完和換完衣服出來之後學長還是坐在原位,不過電視好像已經告一段落了,因為已經被他切掉電源整個熒幕一片漆黑。
「昨天幫你申請的隊伍章來了喔。」
就在我拿起牛奶杯子的那一秒,學長發出我最害怕的地獄宣言。
我僵硬的轉過頭去,看見他已經擡頭在看我,然後揚揚右手,上面有個徽章,銀色底的八角型徽章,上面有跟校徽一樣的圖騰,不過堶惘h了一個小小的圖案,是比賽的大會共通記號。
對了,事情就是在昨日發生的。
我僵硬的腦子重新想起昨日夏碎學長的話……

『如果說要褚隨時都在附近,我倒是有一個好方法。』
『就是讓他也變成第二代表隊的人就可以了。』

回想結束。
「你的回想也太短暫了吧。」學長把代表徽章拋給我,然後這樣冷哼了一聲。
「回想一堆會被你巴。」我很有經驗了。
「你也都知道你腦袋裝廢物嗎。」
早說過沒人叫你聽啊!
「對了,已經幫你申請好了,所以從今天開始我們代表隊行動時候你一定要出席喔,另外有一些相關的事情晚點夏碎會拿手冊給你看。」無視于別人的心聲完全我行我素的學長又繼續喝他的熱牛奶。
地獄!這是地獄!
叫一個比菜鳥更菜的我加入第二代表隊,這存心就是要我死到地獄三千次嘛!
「放心,我們還不至于大膽到用你這個比菜鳥更菜的家夥當候補選手。」學長冷冷的哼笑了一聲。
「欸?不是嗎?」
我還一直以為按照漫畫小說主角的走向來講,我十之八九會變成候補選手,接著帶衰的去比賽,然後沒有打敗最終Boss的場景,反而是在第一局就被K.O,接著整篇故事就END這樣。
「又不是腦袋壞掉。」學長給我一句很毒的實話,「幫你申請的是相關人員。」他遞給我一張紙,上面寫著申請的備表。
我掃了一下,然後呆滯。
整張紙上有我的個人資料,接著最下面一欄申請人需要身分居然寫著……

「打雜人員?」

這是啥職稱?
打雜人員是可以這樣申請的嗎!
「除了打雜人員我想不出有啥可以寫的。」學長聳聳肩,很老實的這樣告訴我,「不然你覺得跑腿會比較好聽?」
我突然覺得,搞不好為了候補人員去死比較好、至少比較稱頭。你想想,候補選手上場被打死跟打雜人員路過被打死哪個比較好聽啊!一定是候補人員好聽的啊,至少還有那種因公殉職的感覺,可是打雜人員被打死就好像是不小心自己腳滑摔到水溝還會被恥笑的感覺耶!
重點是,大會居然通過是怎樣,你們審查相關人員是這麼松散的嗎?
「一般隊伍申請輔助人員都是許可的,像蘭德爾就有幫助他的管家申請,不過輔助隊員是沒有上場資格的,所以你不用擔心會死在外面。」
我看著那張紙,只有一個疑問,「蘭德爾應該不是幫尼羅申請打雜人員吧?」
「當然不是,尼羅是以管家身分進去的,你當得了管家嗎?」學長用一種如果我當得了也會幫我改管家的語氣說。
「我明白了。」原來打雜人員是最適合我的。
好悲哀。

比賽的第二日只有一場讓我注意。
亞奡翔ヶ|對惡靈學院,早上九點開始。
上一戰他們也是對上惡靈學院,現在決賽也再次對上,雖然說不是之前的那一隊,可是總會讓人介意。
「我們也對惡靈學院比賽的場次很在意。」學長站起身,然後一邊講一邊回房間拿出代表性的黑大衣穿上,「聽說四年前的上屆比賽他們本來也是兩隊入選,可是因為其中一對在私下攻擊其它參賽者被取消資格,而另一隊在比賽在中因為發動大法術將觀衆席給卷入造成大災害也被處以喪失資格,我有點介意他們今年會玩什麼花樣。」
其實我想看的是伊多他們啦……可是被學長這樣一說,我突然不太想去看了。
把觀衆席卷入是怎麼回事啊!
不過這也說明了一件事情,惡靈學院的實力可能很強。
學長猛然回過頭,紅眼盯著我看,「沒錯,惡靈學院的綜合能力一直很強,如果他們學校不要專門出一些三流之輩,應該會是不輸給我們學校的程度。不過他們老是做一些不怎麼好的勾當,所以也一直被排除在學院聯合名單之外,沒有幾個學校想跟它做交誼。」
聽起來還蠻慘的。
我用力記起來,記得千萬不要跟惡靈學院沾上邊。
「對了,你的衣服明天會過來。」學長突然拋來這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衣服?」
「代表隊的衣服,相關人員也有制服。」
真的假的!這麼大手筆喔!
等等!代表隊有衣服?
是了,就像巴布雷斯跟七淩都穿一樣的衣服,我們學校應該也會有的。
不過有個問題……學長跟夏碎有袍級不說,我怎麼沒有看五色雞頭穿過?
「西瑞說穿一般沒特色的衣服他已經很想去死了,所以昨天開場穿的已經是他的忍耐極限,打死都不穿代表隊的制服。」
非常像他會說的話。
我深深覺得五色雞頭蠻像一鍋粥堶悸漱ㄕX群老鼠屎。
「反正學校也沒有特別規定要不要穿代表服,隨個人喜好,事後也不會回收,你可以留著看要當紀念還是平常穿。」整理了一些東西放口袋堶情A學長把桌上被我們兩個吃幹淨的杯盤收到堶惜p廚房洗手台就先擱著,「走吧,我想已經差不多要開場了。」
「好。」
就在我答應過後的下一秒,地上立即出現大大的移送陣,不用幾秒鍾的時間我們就已經出現在昨天的選手休息室堶情C
夏碎比較早到,已經坐在沙發上翻閱一本我看不懂文字的厚書。
他今天打扮得比較簡單,可能是因為沒有要上場比賽,所以他穿的是一件我沒有看過的衣服,白色底藍色邊,跟我們的制服有點像,旁邊擱著一件同款的大衣外套。
「這個就是代表隊的制服。」學長拋了一句話給我之後就先走過去跟夏碎打招呼。
說真的,代表隊的制服還不錯看。
感覺上來比賽還有賺到新衣服的樣子,其實也挺不錯的,雖然我只是個卑微的打雜人員。
「西瑞說他要去一般觀衆席看比賽,因為那邊離販賣部比較近。」夏碎收了書本,幫另外一個隊友交代行蹤。
好個五色雞頭,你真的把不合群老鼠屎的身分發揮但最高點。
我隨便找了位置坐下來。
說我的身分是打雜人員,不過我大略看了一下室內,幹幹淨淨整整齊齊的,而且還聽說每隔一段時間都會有大會人員來整頓和提供服務。學長,你這個打雜人員不會申請得很心虛嗎?
那個感覺好像是某大公司中有人的職位是每天都去垃圾桶旁邊檢查垃圾桶有沒有讓歐巴桑倒幹淨洗幹淨的超級閑差,還有詐騙薪水的可疑行為。
可能是不知道在跟夏碎交代事情還怎樣,他居然意外的沒有沖過來砸我的頭。
就在我們各做各事的時候,休息室的門從外面傳來聲響。
「打雜的!去開門!」
真是夠了!
我一打開門,門外馬上有人撲過來。
「漾漾!」
「雷多?」訝異,這個應該准備去開場的人不准備跑來這埵磢糷l幹嘛,「雅多?」笑臉神經病後面站了一個顏面神經麻痹者。
雅多向我點了點頭。
「我們等等要准備做開場了,先繞過來跟你們打一下招呼。」雷多環著手嘿嘿笑了幾聲,「你們應該會過來看吧?」
我看了一下後面的學長跟夏碎,他們先行過禮然後才點頭。
「今年惡靈學院有在決賽前動手嗎?」夏碎走過來,算是半寒暄的問著。
雅多搖搖頭,「沒有,所以我們覺得奇怪,伊多要大家比賽時候多注意一些。」和雷多對看一了一眼,「昨天你們比賽時候我們去看了明風與奇雅的比賽,明風學院他第一代表隊今年的選手很奇怪,強得非常奇怪。」
「怎麼說?」夏碎眯起眼睛,詢問,「我們昨天回去時候還沒有時間可以看大賽的回溯影像。」
「明風一向以戰鬥學院自居,往年參賽時候大部分都是點到為止,今年與奇雅比賽時候居然下重手,如果不是裁判及時喊停宣布晉級,奇雅的選手可能會重傷整個月下不了床。」雅多說這個話時候是基于我們學校有安全保護、絕對不死的狀況下,也就代表一般時候奇雅選手應該早就死幾萬次了,「過程中很明顯奇雅選手幾次想喊停認輸,但是明風學院並沒有給他們這個機會,就往年他們比賽的狀況來看,今年特別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我看著學長兩人都皺起眉。
等等,我突然想到明風學院反常是不是跟他們出發時候被攻擊有關?
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會往那邊聯想。
「應該是跟被攻擊無關。」看出我心事的樣子,雷多很快的就接口,「那天之後我們有再過去調查,明風到這邊時候全部有被驗明身分,確定是本人無誤,也沒有受到什麼大法術的重大攻擊,推測大概是一些人在賽前動的小手腳。」
「喔……」我對這類東西不是很懂,不過雷多既然都這樣說了,大概就是我想太多吧?
可是我好像總覺得哪堜ワヰ滿A應該是我多心了。
「我們時間也差不多要離開了,先走一步。」發現已經有點趕了,雅多匆匆的打了聲招呼之後拉著雷多就快點開了移動陣離開。
看著他們消失前方,我突然有一個疑問……用移送陣就可以自由出入,那我昨天幹嘛乖乖走大門?
真是設計不良,只要會用的人都可以進來了不是。
學長看了我一眼,「只有選手可以這樣進來,非選手擅闖會失敗不然就卡在牆壁中等著被發現,每年從牆壁中被抓出來的人都特別多,不怕死的話以後你也可以試看看。」
「不用了,謝謝。」

我現在才知道,原來選手的觀看地方也跟觀衆席不一樣,難怪昨天比賽時候都沒有看到其它學院的參賽者只有學生。
選手的觀衆席是在昨天的休息區堶情A因為休息區在大會開場宣示時候就已經有分出十個隊伍專用的,原來之後是這種用途。不過聽說大會並沒有強制選手一定要在休息區觀看,所以大部分的地方還是空著的。
「除了比賽之外,一般觀賽選手使用的休息區會有結界保護著,從外面觀衆席看不到堶情A而堶悼i以看見外面,這是保護休息中選手的隱私;除非有重大事故時候才會先解開結界通行,就如同那天你看見時候一樣。」夏碎看著外面滿滿的人潮,這樣告訴我,「醫療班與輔助班則例外,他們的結界從外面也可以看進來,以備隨時調用。」
這個原理我知道,應該就跟防彈玻璃一樣,挺神奇的。
「各位觀衆大家早,歡迎大家來到今日第一競技場,我是現場播報員露西雅,將一連為大家播報今日早上亞奡翔ヶ|對惡靈學院現場以及今日下午Atlantis學院第一代表隊對明風學院第二代表隊現場播報。」和昨天完全不同的女播報員從裁判台的另外一邊飛出來,是個很陽光的女生,短褐發藍眼,長長的耳朵之外有一雙很大的透明翅膀,不是昨天那種鋼鐵翅膀,是很像某種昆蟲的半透明翅膀。
「衆所皆知亞奡翔ヶ|代表的伊多等三兄弟為白袍中相當知名的高手,近年來屬于天文學院的亞奡竣]因為他們三人盡力向外各校聯盟爭取而逐漸擺脫沒落學院的地位。而惡靈學院的賈喬與伊莉雅、來德斯三人則為黑袍、雙紫袍搭檔,在實力上與亞奡翔ヶ|有段落差,不曉得今日將鹿死誰手,請各位觀衆期待今日對決。」
場上的小場地突然轟轟作響。
就跟昨日一樣,浮在空中的小場地轉出了一個,然後在大場上面緩緩的展開來。與學長他們的炎場不同,這次的是展開之後慢慢的出現很多很像岩石山一樣的東西,場地變得坑坑疤疤充滿小碎石跟細沙,就比賽選手來看,視線非常不好。
「隨機抽取場地為岩石沙丘,請兩隊選手入場。」露西雅的聲音在整個場內想起。
一陣風沙吹過,兩邊同時出現了兩方選手。
伊多三人的白袍在砂岩堶扈S別顯眼,因為很白、白到反光。
真不知道是哪種洗衣粉這麼好用,讓他們經過無數戰役衣服還是這麼白,太神奇了!
「這個場地對亞奡翔ヶ|來說很不利。」夏碎開始與學長交頭接耳的討論,「伊多三兄弟是水妖精一族,砂岩場地反而是他們最大的弱點。」
「嗯。」學長點點頭,「賈喬是以黑咒術出名的,可能會形成拖延戰。」
被他們兩個這樣一說,我開始幫雷多他們擔心起來了。
雖然到最後都是要競爭的,不過就認識的心情來說,我還是比較希望認識的人可以獲勝晉級。
惡靈學院為首的賈喬是個矮矮的男生,穿著黑袍感覺好像穿著什麼邪惡詛咒巫師袍,這讓我再次體認同樣衣服穿在不同人身上果然會有不一樣的效果。
另外兩個一男一女各穿的是紫袍,從臉來看也不太像什麼善良之輩。
「『與我們簽訂契約之物,讓競技者見識你的勇猛。』」
伊多打比賽開始,就伸出兩手讓幻武兵器浮現,一左一右的讓雙胞胎兩兄弟抽去。
不曉得是不是因為比賽場地的關系,就連我這邊都隱隱約約可以感覺到砂岩特有的燥熱,更別說場上。被吸收的水分和幹燥的場地,不知道會影響比賽多少。
「三個白袍就想打贏我們嗎?亞奡翔ヶ|不愧是爛學校,連想法都這麼白癡!」發出讓人聽了非常不舒服的青蛙聲,賈喬緩緩的伸出手,然後放在身前畫了一個圓,「讓你們這些井底之蛙見識見識什麼叫做大場面。」
旁邊的兩個紫袍退開,完全一臉看好戲的表情。
「『黑暗、漩渦、死血,隱藏在時空反面的咒之鬼,清除我眼前的障礙。』」巨大黑色的魔法陣直接在大會場上張開,用一種詭異緩慢的速度旋繞。
露西雅往上飛了些不讓場內波及,「各位請看,惡靈學院黑袍代表賈喬在比賽一開始就使用了黑陣咒法。黑陣咒法起源于八百年前的妖靈之地,是妖靈創造出咒殺敵人的銳利武器,傳說當年大陣法無往不利,幾乎出手必定能使獵物斃命,曾經一度被列為管制使用陣法,沒想到今天在大會中居然可以看見這罕見的咒殺黑陣,真是讓人大開眼界!」
天空變暗了。
我注意到場上的明亮度漸漸的降低,地面上的砂岩不再像剛剛一樣隨處飛揚,好像是被什麼沈重的東西壓著,就連細粉都飄不起來。
有一種很惡心的感覺,沈重的壓力把人壓得像是內髒都要被擠壓出來。
大會場上的觀衆席紛紛出現了一個又一個的光罩。
「那個是保護不受波及的咒語。」學長就站在我身邊,緩緩的說,「放心,場內有布大結界,不會到這邊來。」
其實我比較擔心場內的人。

「一個黑袍就想擺平三個白袍,你也很天真。」
砂岩中,雷多與雅多同時將手上的長劍往地面用力一插,突然黑色的天空傳來一道打雷的巨響,四周被震得嗡嗡的不停。
「原來他們的是水與雷屬性的兵器。」盯著場上看,夏碎好像發現什麼有趣的東西。
被他這樣一說,我才想起來上次學長給我看的那場比賽的影像,的確雅多跟雷多的武器是水跟雷屬性沒有錯。
是說,夏碎學長還沒看到那場比賽嗎?
我還以為夏碎學長應該老早就看過了,大概是比賽和工作忙吧。
「誰都知道亞奡竣T兄弟只有兩個能打,我就看你們有多能打。」完全不把剛剛那個驚雷放在心上的賈喬高高舉起手,「『聽我命令、獵殺伊多,將他靈魂拖入黑暗深淵!』」
果然一開始就攻擊比較戰鬥力比較弱的伊多!
意外的,雷多兩人竟然不著急過去救人,一人一手搭著地上的劍,連一步都沒有移動。
天空暗得像是墨水,整個地面開始轟隆轟隆的震動起來。
就在同一秒,整片黑暗突然自中心點往下穿刺,很像失去重心的尖針直直往下、也就是往亞奡翔ヶ|的地方用力貫穿下去。轟隆一響,砂岩地面重力擊成兩半,整個大會場地掀起了驚人的砂塵暴,視線全部被灰蒙蒙的粉石給掩蓋,什麼也看不見。
黑暗的法術打中目標物之後向上炸開,像是黑色的雨一點一點的開始飄落。
時間突然過得很慢。
看到這個場景,我突然想起來在電視上看過的一個廣告,飲料的廣告。
黑色的酒、黑色的氣泡。
整個都是沈重到讓人窒息。
然後、黑暗過後第一道光明打散了黑雨落下,一點一滴,撕裂黑暗回歸大地。
砂塵霧散。
「我們剛剛說過了,一個黑袍想擺平三個白袍,你未免想得太天真了。」
觀衆席上突然爆出如雷的掌聲。

上篇:第六話  禁忌     下篇:第八話  雙場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