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 第八話  雙場鬥  
   
第八話  雙場鬥

第八話 雙場鬥
地點:Atlantis 時間:上午九點三十分

呃……基本上我這個人形容詞比較欠佳。
不過場面上的畫面真的蠻讓人震撼的。
巨大的塵暴過後我看見有只手像是撥開紗簾那一類的東西,砂霧就在他手上化開了,然後慢慢消失。在煙後面出現的是伊多的臉,毫發無傷,甚至連雷多雅多都沒有換過位置,他們仍舊站在原地、手掌心按著劍柄。
「怎麼可能!」賈喬的臉色變得非常難看。
「怎麼不可能。」發話的是雷多,他揚著一張欠人扁的囂張笑容,讓我有種五色雞頭附身的巨大錯覺,你果然已經被同化了同學,「剛剛上面的大姐也說了這是八百年前的陣法,早就退流行了,八百年間不知道有多少人研究出幾百種破解法了。」他抽出地面的劍,揮舞了下甩去砂石。
「抱歉,我們是專門研究法術神學的天文學院。」雅多的話更簡短了,不過很重點。
聽了他們的話,賈喬的臉色一下青一下白。
他聽見觀衆席傳來竊竊私語,還有些人在偷笑的聲音。
「亞奡翔ヶ|出乎意料的輕松擋下惡靈學院的攻擊,由此看起來像是完全不費力氣,根據方才大會提供,在黑陣覆下之後亞奡翔ヶ|代表同時使用了返咒術陣法將黑咒抵擋掉,該說是膽大心細或是勝券在握呢!」高空的播報員立即就解析了方才塵暴堶悸漱滫k,四周的觀衆又開始抄抄寫寫與不停討論。
轉動了手腕,雷多將劍尖指著眼前的黑袍對手,「順便跟你說,伊多並不是我們堶掖怌z的人,你這笨蛋連看都看不出來,真懷疑你的黑袍資格是不是走後門來的!」
賈喬氣得臉都有點抽筋,「渾蛋……給我動手宰了他們!」一句話下去,兩旁的紫袍同時蹬腳一左一右前往襲擊雙胞胎,「我就看看你們這些最低等的白袍有什麼能耐!」
短短一瞬間,三個地方同時對上三組人馬。
「惡靈學院采用分化方式的攻擊,這對一向采用團體作戰的亞奡翔ヶ|似乎也稍微産生了些許作用!」播報員的聲音回響在整個大場地當中。
對上賈喬的伊多連武器都沒有。
我有點擔心他了。雖然說剛剛不知道他是怎樣躲過去的,不過對方畢竟是高等級的黑袍,也不知道到底可不可以應付得了。
說道這邊我才注意到,我看過雷多雅多與人對決,可是我好像沒有看過伊多動手的樣子。
「『水之族、鏡使、倒影與真實、時間與逆流,我為指定傳者,諭命而行。』」就在賈喬要出手的同時,伊多雙手合掌用力一拍,他腳下立即出現大型法陣,陣上文字緩緩的流動著散出銀藍色細細的光芒,「『與我們簽訂契約之物,讓競技者見識你高貴無上。』」
兩段咒文?後面那一個我聽得出來是幻武兵器的契約謠,可是前面那一段是啥?
「前面那一段是先見之鏡的詠詞。」旁邊的學長看了我一眼,順便幫我解惑,「之前有告訴過你不是,水妖精的預見水鏡。」
這樣說起來伊多是打算使用水鏡?
可是他後面怎麼又用了幻武兵器?幻武兵器不是已經被雷多他們拿走了嗎?
難不成有第三個?
我的疑問很快就解開了。
伊多腳下的大陣光點四處擴散,像是會漂浮的水一樣,整個砂岩區一下子飄滿了非常夢幻的藍色光點。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無用輩徹底消除!』賈喬從腰間抽出黑紅色大刀,直接就往一點也沒有閃躲的伊多身上橫砍下去。
可是他的刀落空了。
伊多輕巧的一閃,連多余動作都無就躲過他的攻擊。
他閉上眼、睜開,原本褐色的眼變成了銀藍色,就像是水光一樣,「我看得見你的動作,你想做的事……」他說,聲音很低,低得像是吟詠咒語,「先見之鏡,捕捉開始。」
地上的光點瞬間就聚集在惡靈學院三個選手四周。
「什麼鏡!受死吧!」與雅多對上的紫袍女生伊莉雅斥喝了一聲,手上與賈喬相像的刀一點也不留情的疾速揮舞,快得我只看見影子。
意外的是方才還稍微會舉劍抵擋的雅多這次居然連劍也沒動,很輕松的就躲去伊莉雅所有的攻擊。
另外一邊的雷多也是一樣。
他們突然鬼上身?
啪的一聲學長砸了我的後腦,「看清楚場上的東西。」
被學長一提醒,我才注意到剛剛那個藍色的光點就圍繞在惡靈學院選手四周,他們一動手、光點就動,他們動哪邊光點就提早動哪邊,像是完全預測動作一樣,就連施用法術都可以先行做出相似動作和範圍。
「這個就是水鏡的捕捉預測嗎?」夏碎學長看著場上,勾起了非常興趣的笑容,「太有意思了!」
就在賈喬完全不死心、舉刀連同爆火術一起使用往伊多身上打去同時,場面上起了大變化。
轟然炸響,爆火沒有傷到水鏡陣型堶悸漱H,反而是像被什麼東西擋住一樣在周圍就飛化開,然後把賈喬連同他的兵器狠狠的彈出幾尺遠。
伊多伸出雙手,所有的天空熒幕都映出來,在他沒有被袖子蓋去的雙手、部份手臂上我們看見了一點一點銀藍色的圖騰開始環繞在他的手上,看起來非常詭異、卻又漂亮到讓人移不開視線。隨著圖騰的出現,大陣法四周扭曲了空間,我看見似乎有個大圓形的透明東西擋在陣法之前保護著。
原形的平面東西上也出現了一樣的圖騰。
「幻武兵器、鏡返盾。」

場上一片嘩然。
幻武兵器有盾嗎?
「幻武兵器的樣式包羅萬象,看當初簽訂契約是什麼東西就會是什麼東西,當然其中也會有防具的産生,不會真的完全都是兵器。」學長環著手盯著場上,順便幫我解謎,「一切都是看個人如何使用。」
「喔。」原來如此。
「這樣亞奡翔ヶ|就一定打贏嘛!」害我白擔心了,既然可以預測對手動作而且又在實戰上很強,我看絕對會贏的。
學長紅色的眼睛睨了我一眼,「你真的這樣覺得嗎?」
「欸?」不讓這樣還贏不了嗎?
「水妖精的先見之鏡……我記得曾經聽人家說過,發動時第一個要素就是得有水,水鏡是依靠水面發出動力,這次的場地是砂岩場地,我想現在這種狀況一定持續不久。夏碎指著場上極為不明顯的變化。「你看,已經出現負面影響了。」
不知道是不是看錯,場上藍色的光球好像逐漸變少的樣子。
「砂土去水,這些一定會擋不了砂岩場地的力量而消失。」
就在夏碎學長說完話不久,場地上的銀藍色陣型乍然消失,而雷多雅多也在第一時間擺脫了各自的對手回到兄長面前。
不過看起來剛剛的影響還是多少有的,至少對方兩個紫袍身上都掛傷了,沒有很嚴重、可是也不算輕微。
伊多慢慢收了手,顯然也稍微達到需要的效果。
「玩什麼小把戲,垂死掙紮!」紫袍的伊莉雅斥了一聲,「『火焰、砂岩,石之魔人,准我命令辟路殺生!』」砂岩地面猛地轟然做響,像是有什麼東西從下面翻起了一條道路直直往伊多三人直沖去,地面的砂岩地整個給翻起四散飛濺。
就在最前面雷多幾步遠同時,猛然一個巨大的砂人從下面竄出來,一把就往雷多頭上拍下去。
「小意思。」雷多一點也不驚慌,長劍沒入地面,如同我先前看見過的起式,「『奔火瀑雨、場上障礙卸除,十六雷火、雷王聽命。』」轟隆的巨響隨之傳出,直接劈砸在砂人之上。
承受了巨大的攻擊,砂人還沒拍上同時,它的掌淩空爆開。
不知道是不是除掉得太容易了,我看到操縱盾的伊多好像愣了一下。
抓准了時機,雅多與雷多默契無間的揮劍然後蹬腳以極快的速度脫出,那讓我想到上次他們來我們學校時跟學長對打時候的速度,整個快到只看見白色的影子,下秒被同時兩人攻擊的伊莉雅發出一聲尖叫、整個人硬生生被沖擊往後彈飛。
不亞于他們的動作,賈喬幾乎是在伊莉雅著地之前將人接住。
同一時間,來德斯揮刀往前攻擊雅多。
砂地上轟然聲、四周掀起了塵爆。不知道用了什麼法術之類東西攻擊對方,雅多與來德斯同時往後炸開,一旁的雷多非常迅速的後退接住自家兄弟。
然後、煙霧彌漫逐漸平息。
雙方身上同時掛傷。
就在雷多兩人似乎要進行下個動作時候,對方的黑袍突然擡起手。
「惡靈學院喊暫停!」
場上播報員的聲音傳來,像是對他突然舉動有點不解,中央的裁判區有點交頭接耳,不知道在討論些什麼,「請惡靈學院提出理由。」
賈喬站起身,然後拍去身上的塵埃,跟剛剛殺氣很重的表情完全不同,整個人好像在瞬間平靜下來。
很怪,非常怪,我說不出來怪在哪邊。
「我們的紫袍伊莉雅失去意識無法繼續戰鬥,此場惡靈學院放棄。」
整個劇情急轉直下,我甚至可以聽見場外觀衆席好像傳來有人的叫罵聲。
沒錯,他們停得太突然了,突然到好像根本只是隨便找一個借口搪塞。
「惡靈學院這次不知道又要搞什麼鬼。」夏碎學長眯起眼睛,完全一副不相信他們會輕易放棄比賽的表情。
「比賽中評估自家隊上狀況也列入此次評分當中,我認為目前隊伍不適合繼續對戰下去,只會拖延成漫長的惡鬥,基于以上考慮,所以自願先行放棄第一場次晉級機會。」賈喬無視于場上的轟亂,自顧自的將話說完。
評審席上有短暫的騷動。
大約過了幾分鍾後,露西雅才高舉了手,「賈喬獲准通過,第二場比賽由亞奡翔ヶ|勝出!」
那一瞬間,我看見雷多的臉,他的眼睛是赤紅色的。
然後忿忿的甩頭、下場。

「伊多認為他們沒有贏。」
約莫吃過午餐之後,出去外面一陣子的學長重新回到休息區,給我們帶來這句話。
我知道,他一定去見過伊多他們三人了。
「如果是大會批准的這也沒辦法。」夏碎搖搖頭,「只是沒想到惡靈學院會突然來這樣一手,居然將勝利白白拱手讓給亞奡翔ヶ|,又要他們勝之不武讓別人質疑,到底是想玩什麼把戲……?」
「天曉得。」學長聳聳肩。
我也覺得很奇怪,明明場面上看起來惡靈學院應該不會輸、雖然也不見得會贏,但是為什麼會自動宣告棄權?
不懂,難不成真的有什麼陰謀嗎?
「繼續觀察下去,屆時就算出問題了,也有大會處理。」學長以這句話當結論。
也對啦,反正有什麼事情都有大會傷腦筋。
「那個……我可以去找伊多他們嗎?」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應該過去看看,不是安慰他們,只是覺得好像可以做些什麼……
學長看了我一眼,「放心,他們調適得很快,沒什麼需要擔心的大問題。比起他們,下一場比賽我認為你有義務觀看,因為有你的朋友參加。」
對喔,下一場萊恩有參加,我倒是忘記這件事情。
不過萊恩是候補人員,應該沒有那麼容易上場吧?
「不管有沒有要上場,你還是得看,這是當朋友的責任。」學長的語氣不輕不重,可是又好像在跟我說些什麼。
「好。」
我只能點頭,基本上,學長說的一點都沒有錯。
畢竟上一次預賽時候我已經漏掉一次了,這次再沒有好好的看,會對不起萊恩。
就在午餐時間結束之後五色雞頭還是沒到休息區來,同時、第二場比賽也開始了。
秒針指向最後一格。
「各位觀衆大家好,現在是下午兩點整,我是播報員露西雅,先在這邊向大家公布早上決鬥會場,第一競技場由亞奡翔ヶ|勝出、同時間第二競技場由七淩學院同時取得晉級資格。」
七淩學院晉級了?
我突然想起來他們好像是完全沒有袍級的學校?
有這麼強嗎?
「下午兩點開始最後一場由Atlanis學院第一代表隊與明風學院第二代表隊組後一場。Atlantis學院由黑袍蘭德爾為首,以下紫袍羅米、無袍級庚等三位,明風學院第二代表隊黑袍雷諾拉為首,以下紫袍蕭同雷、紫袍賽亞斯等三位,共計六名選手將為我們今日最後一場比賽畫下句號。」
等等!我好像聽見一個非常耳熟、耳熟到最高點的名字!
庚學姐?
出現在場上與蘭德爾並肩的是那個老是笑笑的某學姐。
她是代表隊選手?無袍級?
見鬼了!她外表看起來是個很溫柔的大姐、一點殺傷力也沒有的那一種啊!
「不要小看她,她是蛇眼的傳人。」學長點點自己的眼睛,「你見識過的,雖然不是很明顯。」
我見識過?
「啊!」我想起來了!
第一次遇到學姐時候有注意到她眼睛隱約有點綠色的,我還一直以為我看錯!
「就是那個。」學長點點頭算是認同我的想法。
「是說,什麼是蛇眼?」基本上看過歸看過,我連它是啥東西都不知道。
夏碎勾了微笑,「蛇眼是絕對之眼,你應該聽過青蛙被蛇頂上會動彈不得吧,它是絕對控制意志之眼,另外還可以讓人家産生幻覺等,是非常難修練的一種眼睛。當初冰炎對那個很有興趣,不過怎麼都練不成,然後放棄了。」
學長瞪了他一眼,好像是在說你後面的話是多余的。
無視于他的瞪視,夏碎學長還是一樣的笑,「而且,蛇眼的老師還叫冰炎要不要考慮去練獸眼,那個還比較適合冰炎凶猛的延伸,妖惑幻覺的蛇眼實在是太難了。」
「夠了,閉嘴。」學長的頭上出現了黑線。
這讓我覺得很新鮮,我還以為學長真的是萬能的咧。
就在擡杠的同時,明風那邊的代表選手亦出現在台上。
我隨便四周看了一下,在對方的休息區看見了一個女生,「學長!」那個把××情報蟲放在我身上的人!
「我知道了。」學長像是隨意的看了對方的指導老師一下,淡淡的給我這四個字。
就在明風學院的選手上場一瞬間,我突然有種非常壓迫的熟悉感覺。
那種、空氣緊滯,完全無法說話的感覺。
在哪媢J過?
「夏碎!」學長的表情也不太對勁,連忙抓了夏碎的手兩個人不知道說了些什麼,然後夏碎點點頭,眨眼他腳下立刻出現移送陣。
夏碎學長離開現場,不知道是因為什麼事情。
「『第三結界與無聲之境,畫出我規範之地、立起。』」學長將手按在休息區的地面,我好像看見休息區堶掄繻貜熊o了一下光,然後消失。接著他站起身,轉頭看我,「褚,你是不是也覺得場上的人有一種感覺?」
我連忙點頭。
是說,好像學長做了那個動作之後我感覺到的壓迫感就沒有那麼大了。
「我只在這邊跟你說,不許對第二個人提起。」學長呼了一口氣,我好像沒見過他那麼緊張。只有一次,就是在工地中遇到鬼王手下那一次……
工地中?
我突然驚覺那個壓迫感好像就跟這個差不多。
擡頭,只見學長凝重的點了點頭,「我想,可能有人混入明風學院堶惜F,因為我們曾經碰上過,雖然沒有正面沖突,不過那個感覺會存留在身體上。現在無法確定是誰,不過你從現在開始,可以離明風學院的人多遠就離多遠!」
鬼王的手下!
我腦袋嗡嗡著。
難怪明風一開始會被襲擊、難怪千冬歲放追蹤術時候我們會被*擊。
突然好像很多不能理解的事情因為某條絲而開始變得可以理解。
是不是就是因為都與鬼王的手下有關?
「要不要去告訴蘭德爾他們?」第一件事情就是想到場上准備開始比賽的人。
學長搖搖頭。
「正式比賽開始,選手區不能相連進入。」

我想問學長可不可以直接通知裁判。
可是,晚了點。
場上猛然傳來巨大的爆炸聲響,然後整個白石面的競技場地被轟成兩半。
第二決賽場地是普通到了極點的競技台,上面什麼也沒有,就只是白石做成的平面式競技場地。
蘭德爾等人被分散成三處。
與電影不同,我看見真正夜行人(吸血鬼)的恐怖地方。
蘭德爾的黑甲變得很長,就像是野獸的爪一樣,堅韌像是鷹爪,銳利而尖的牙暴出唇外,整個白色無血的面孔糾結可怕。他的手上已經穿透了一個人,一個血液幾乎被吸幹的敵對紫袍,幹得連眼珠都翻白幾乎凸出皮外,血管骨骼在皮膚下清晰可見,像是會穿拖皮膚突出一般。
他們的攻擊好像就在瞬間而已。
庚的眼前也站了一個紫袍,雙眼無神、連動也沒有動。
不過顯然我方也占不到便宜,紫袍的羅米被敵方黑袍扭倒在地、胸口不知被什麼炸裂開來,一個大大的血口,整個地面都是鮮紅色的血液,不停蔓延。
「請各位觀衆凝神看好,兩方學院此次對手竟然都是速度型選手,攻擊只在短短一瞬間,快得讓人來不及眨眼!」露西雅的聲音傳來,連連傳報場上動作。
其實說真的,我覺得場上比較像殺人不眨眼。
前兩場說起來……非常、非常的和平過頭。
甩開手上的幹屍,蘭德爾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紫袍同伴,然後與庚對了一眼。
明風的黑袍將腳下屍體踢到旁邊去,非常挑釁的看著同樣是黑袍的蘭德爾,接著伸出拇指往脖子一劃。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髒突然跳得很快,好像要發生什麼事情。
完全接受對手挑釁的蘭德爾松了松手,發出奇異的聲響,下一秒人就消失,隱約可以見到黑色影子竄過。
就在同一秒,場上突然發出巨大的聲響,白石場地猛然翻起,觀衆席傳來驚叫聲。
就在衆目睽睽之下,白石場地被打得四散破碎,凝聚起來如同刀刃的砂岩穿透了凝神要對付眼前敵人所以毫無防備的蘭德爾胸口,以及那名被庚控制的紫袍選手後背。
上一場理該被殲滅的巨大砂人突然竄破白石場地,在第二常比賽重新複活。
我似乎在比賽場上看見賈喬他們的笑臉。
有一種恍然大悟的感覺突然在我心中蔓延開來。
與其出去三個白袍,其實他們的目標是下一場同樣在第一場地的黑袍嗎?
蘭德爾口中冒出鮮紅色的血液。
第一代表隊休息區中,我看見尼羅似乎想沖上場上將主人救下,被萊恩給按住了。
戰鬥往所有人都想不到的地方前進。
「比賽暫停!」
露西雅的聲音響遍了整個大會場上。
「比賽全部暫停!」

上篇:第七話  亞里斯學院的開場     下篇:第九話  紅袍的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