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 第九話  紅袍的友人  
   
第九話  紅袍的友人

第九話 紅袍的友人
地點:Atlantis 時間:下午兩點二十五分

場面上起了騷動。
那個大型的砂人肆虐在場地上,像是不受控制的猛獸一般直逼近其它選手。
與方才不同,砂人連連受到攻擊卻沒有消散停止,棘手程度高于雷多等人剛剛所對付的樣子,像是這才為其隱藏的實力。
事情變化突然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露西雅喊了暫停之後立即就有人往惡靈學院那邊開始明白狀況。而場地上也沒得空閑,緊急出動的醫療班無視于砂人的威脅搶上將場面幾個死傷者都給運送走,八九成是必須立刻治療的狀態。
我看見不參加比賽的安因與另外一個我不認識的黑袍出現在場地上,「『鎮壓之術,四界違反自然之物歸回自然之處。』」安因站定方位之後甩出他擅長的符咒,四周立即拉出了銀色像是結界一般的光陣,不用眨眼時間,地面上的光陣開始轉動限制了砂人的行動範圍。
像是被咒術幹擾,砂人開始痛苦的掙紮扭曲。
另一邊配合的黑袍抽出一把短銀刀,猛地就往砂人的中心射去,「『破亡!』」
短短的幾秒當中,襲擊所有人的砂人發出了聲最後哀嚎才整個碎散在陣法當中回歸粉塵,快得令人來不及眨眼。
果然行政人員跟學生有很大的不同,實戰上厲害得讓人屏住呼吸。不過話說回來,我想袍級應該也有相當的關系啦……
砂人這次是確定被殲滅了。
庚與明風的雷諾拉就站在原場地上等待,四周變得吵雜了起來。
「大會報告:來自惡靈學院的訊息,因為原本要攻擊的對象是亞奡翔ヶ|以至于設下了陷阱,沒想到會誤傷隨後比賽的隊伍,一切都是不經意的意外。」露西雅將詢問之後的答案公布整個場地。
一聽見這種說法,觀衆席又更騷動了起來,感覺上很像推托的爛說法。
我真的覺得他們是故意的而不是忘記的意外,這點連我都看得出來,還用那什麼惡靈的推托之詞啊。
「不然你以為他們會光明正大的說沒錯我就是要殺其它人嗎?」站在旁邊的學長白了我一眼,冷哼。
是這樣講沒錯啦……
「因為事件的發生,請問Atlantis學院與明風學院是否要保留時間,等待兩日後雙方選手都休養完全再重新比賽?」看著場面上的兩個選手,露西雅降落地面然後詢問延賽的意願。
先是明風的人搖搖頭,「我們有准備候補選手預防意外的發生,若是Atlantis學院沒有意願繼續比賽的話,我們絕對可以配合延賽。」
其實這話聽起來頗挑釁的,都被這樣說了不比賽就有種自己很弱的感覺。
露西雅看著庚,隊長重傷被送走之後,場地上就剩庚還是正式隊員能做決定。
她往自家的休息區看了一下,不知道跟誰點點頭,「我方候補隊員也可以配合,比賽請繼續吧。」說著,緩緩的朝明風學院那方勾出一抹自信的笑。
猛然一振翅,露西雅飛到高空,「兩方選手都選擇繼續比賽,請兩方的候補隊員補上缺少的人數。」
白石的場地上只見影的錯落,兩邊的人同時補滿了原本三人。
庚的旁邊出現了萊恩與那個戴著鬼面具的紅袍。
雷諾拉旁邊重新出現了一個紫袍一個白袍。
說真的,光是這樣看的話我們學校感覺上好像輸定了,連袍級都矮人好幾等。
「你以為蘭德爾會挑實力不好的人上場嗎?」站在我旁邊的學長突然這樣說了話,「有時候一個紅袍的實力甚至可以跟紫袍、黑袍並齊,因為在搜集情報與分析時候他們的曆練會更多一點。」
「欸?」說實話,我剛剛一瞬間的確有種場上紅袍可能很難打贏的感覺。
「比賽重新開始!」

場面上起了嗡嗡的聲響,像是什麼奇異的聲音,一高一低的。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競對之人見識你的無上。』轟然聲,我見到一雙銀底黑色紋路的雙刀插在萊恩身邊左右。那對雙刀在場上發出共鳴聲,清脆的回蕩了整個場地。
跟之前我看見的螣火刀不太一樣。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競對者見識你的余光。』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覺得場內的共鳴聲變得非常大。那個紅袍手中畫出一條光線,左右伸展,然後握緊了手掌後出現的是一副銀色的弓箭、黑色的圖騰紋路。
是說,那個弓箭好眼熟,我有在什麼地方看過嗎?
「出現了!成雙的破界兵器組合!」露西雅的聲音又大了起來,「請告位聽聽場上優美的共鳴聲,這是罕見會産生共鳴的破界兵器,據說是雙生幻武兵器才會産生如此的共鳴。」
雙生兵器?跟雅多雷多他們用的是同一種的東西嗎?
「差不多應該算是同一種,不過有些微的不同。」旁邊的學長簡短的解釋著,「他們使用的與雙生兵器有些差異性。」
有聽但是沒有很懂,反正也是那種整套組合就是了吧?
「不錯,看來Atlantis學院的候補也很有意思。」雷諾拉輕輕的拍了拍手,然後勾出了一種難以捉摸的微笑,「但是在臨場經驗上可能還稍嫌不足!」
話語落出瞬間,兩道黑影疾速的像是風一樣刮過,猛然出現在萊恩與紅袍的身後,「在攻擊上仍是以速度型選手吃香!」
反應相當迅速,紅袍翻高身然後搭箭挽弓,叮了聲黑色的箭末入白石地面,恰恰讓對手給閃避。在對方閃開的同時,挨了一箭的地面整個爬出像是黑色的蜘蛛網般崩裂,而黑箭在半秒後則猛然消失。
迅速向前一刀讓翻身落地的紅袍在刀面上站穩,萊恩甩出了另把大刀,同樣翻高的紫袍對手這次就避得特別狼狽,紫色的大衣被利刃削飛一角,然後無聲無息的落地。
萊恩與那名紅袍配合度很高,幾乎整個動作是一氣呵成。
大約是剛剛見識過庚的蛇眼,與她對上的白袍顯得特別小心,維持了一段距離不敢妄動。
「嗯……距離遠也是沒有用的喔。」庚環著手然後微微一笑,與平常我們看見的不同,是一種很邪氣的笑靨,好像是蛇盯上了獵物一般慢慢的往他靠近。
她的眼睛整個變成青綠色。
短短幾秒之中,站了還有一段距離的白袍突然垂下手,眼睛呈現空洞。
被蛇眼捉到了!
我訝異那個東西居然可以迅速成這樣,比賽還沒開始多久就先做掉一個白袍了。原來沒有袍級的人也不一定不厲害……
觀衆席發出訝然的聲音。
「所以說非速度型選手就是這方面輸人。」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有動作的黑袍雷諾拉繞至那個剛下地的紅袍面前,猛然一把掐住他臉上的面具,「對于用破界兵器的另外一人我感到非常興趣。」
原本背對著的萊恩聽見聲音那瞬間有錯愕半晌,然後返身就將手中的大刀要投擲出去,不過那名紫袍沒給他時間動手,影子一閃整個人就繞到他面前、赤手就抓住他的刀面。
那名紅袍似乎有些想反抗,不過雷諾拉的動作比他快更多。
在萊恩還來不及回頭解除同伴困境時,雷諾拉的手已經緊緊的收緊,整個鬼面具發出一個奇異的聲響,然後自中間迸出一條一條的線痕。
面具裂開,碎成好幾碎片然後落下來。
所有人都屏息面具之後的臉。
那名紅袍慢慢的擡起頭,黑色的短發四散落下,底下的眼睜開、呈現了近乎華麗詭異的紫金顏色。
看見臉的那一秒我錯愕掉了。
「夏碎學長?」
那個紅袍的臉跟夏碎學長一模一樣。

「去死。」
跟夏碎長得一樣的紅袍一臉鎮定非凡,底下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搭起箭直接近距離的往黑袍的腳下射去。
雷諾拉的反應很快,不用半秒就已經離開數步遠的距離。
我突然知道那個紅袍是誰了。現在回想起來,我第一次在二年級看見夏碎學長的時候為什麼會覺得他眼熟,原來是因為他們長得……
「千冬歲!」
萊恩喝了一聲,穿著紅袍、此刻臉上已經沒有那副黑框眼鏡的人往後一翻身,淩空搭箭就往那名糾纏的紫袍射去,當場將所有人的距離都給拉開。
共鳴聲慢慢的停止,場上突然陷入詭譎的安靜當中。
是說,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千冬歲跟夏碎好像差一年喔……基因的遺傳還真是一種很奧妙的東西……
等等,他的眼睛不是黑色的嗎為什麼現在是紫金色的?
難不成跟雷多他們一樣一興奮也會變色是吧!
這麼說起來的話夏碎學長是紫色眼睛沒錯啦……可是他的眼睛不會變色也不會變成紫金色啊,真是奇怪的家族遺傳。
「原來蘭德爾第二個候補選手是找他啊。」學長環著手勾起笑容,雖然說是微笑,不過我覺得詭笑的成分比較大了一點,「也是,萊恩的搭檔很難找到別人可以跟他配合。」
就在短暫談話之間,場面上的萊恩兩人一反剛剛的被動狀態,反而開始主動攻擊起來,「『奈田良之神說、三五七之數,破界一、四、九之位!』」與萊恩背靠著背,千冬歲緊拉滿了弓,搭在弦上的黑箭隨著吟詠咒文逐漸散出了微弱的亮光,「『散!』」
脫出弓的黑箭發出響亮的嘯聲往天空直直射去,然後在半空時候突然分裂了三束黑光,接著猛然爆裂四散。接著,黑色光點拉出了黑色光線相對連接,整個場地上空被畫出了巨大的黑色空間。
四周安靜下來,連一點風的聲音都沒有,靜悄悄的,令人感覺詭異。
「無盡黑空。」看著場上乍然出現的第二空間,雷諾拉臉上除了贊歎之外還是贊歎,「現在已經很少人可以使用得如此漂亮。」
「謝謝稱贊。」千冬歲很愉快的大方接受,「不過您應該也知道黑色空間代表的是什麼意思,現在您要投降呢?或者是試試看能不能毀去這個空間。」
雷諾拉笑笑的,沒有回答。
避開黑天空的露西雅靠得離觀衆席近了些,好像不太想被卷入一樣,可見危險性之高,「現在場上我們看見的是破界型幻武兵器專有的招式、黑空,這是破界兵器的特點,能過制造第二空間,依照使用者能力來決定其大小以及顯現時間、能力,因為此種兵器到現在罕少人能使用,所以在記錄上也很少有這兵器招式的解析特點,請各位觀衆就好好的看著這難得機會——」
我覺得其實我應該也看過這個招式。
第一次遇到萊恩時候看見的,雖然不是很像,不過大同小異。
可是場上這個黑天空到底有什麼用處呢?
因為播報員不知道沒有說,所以我也看得一頭霧水就是了。
「破界兵器、黑空,據說是一種天然的空間武式,在這個空間之下所有的法術攻擊都會被吸收,無法傷害到使用者一分一毫,且還會被使用者*擊,算是一種絕對能力之一。」學長看了我一眼,然後開口給我解釋,「在記錄上能駕馭破界兵器的人不多,你們這一輩的大概就只有萊恩跟千冬歲和一、兩個你不認識的人。」
……學長,你應該也是我們這輩的吧?
講的自己好像是老一輩的人,其實自己才跟我差一歲,沒事裝啥老?
啪的一聲學長直接往我後腦巴下去,害我差點整個人往前趴,「你很啰唆耶!」
場上的人完全停止動作。
咚的一聲,庚眼前的白袍倒下地面,徹底被擺平。
「如果我就這樣一個一個讓你們也瞧瞧蛇眼,你們的勝算應該也沒多大了吧。」環著手,庚一腳將那個白袍踢出地外,勾了美麗的笑容這樣說著。
「我可以先告訴你,所謂的蛇眼對我無用,畢竟在黑袍的個別指導中已經有如何破解這些幻術的方法,如果你要用在我同伴身上,我也沒有辦法。」雷諾拉非常風度的這樣回應,「不顧,就算是在黑空中不能使用任何能力,我想依照我們的速度還是有足夠的方法憑手撂倒你們,只是可能雙方都討不了便宜就是。」
萊恩與千冬歲相互看了一眼,「我可以跟你打賭,你打不贏我們。」發話的是千冬歲,他將弓收起,不過黑色的天空還在。
「怎麼說?」
雷諾拉顯然很有興趣這個話題。
「因為我是紅袍的情報收集班。」千冬歲用一種非常自信的口氣說話。
是說情報班跟打得贏打不贏有啥關系啊?
沈默數秒之後,雷諾拉勾起笑容,「我明白了,不過有些事情還是要試看看才知道!」
語畢,白石場地上立即卷起了小小的風沙,猛然出現在萊恩身後的是上一秒還在交談的雷諾拉,他一腳往萊恩的後腦踹去,完全沒有露出空隙的萊恩側身躲過,兩人各往後退開一步。沒讓他有更多松口氣的機會,一手撐住萊恩肩膀翻高然後重重的腳跟落下往對手腦頂上砸去,意外的對武術也很拿手的千冬歲立刻把他之前書呆子的印象在我腦袋堶惜j大扭轉過來。
原本他是那種隱藏性的類型。
我突然覺得幸好之前我沒有惹火他。這樣看起來,其實他每次在跟五色雞頭打鬧的時候都有隱藏自己的身手啰?
心機好重啊這位同學。
眼也不眨,雷諾拉猛地出手搶抓住千冬歲的腳踝,重重的力道讓他稍退了一步,還來不及將手上的人摔翻出去,萊恩就搶前一掌擊中他的胸口。瞬間,失去重心的雷諾拉整人往後翻倒,好不容易才勉強站穩。擡頭,千冬歲已經單腳落站在萊恩的右肩上,好整以暇的等待。
我想,遊刃有余這句話現在一定是形容像他們兩個這樣的情況。

咚的一聲。
最後一個紫袍敵手被庚給踢到場下。
她一個人就無聲無息自己幹掉兩個袍級?騙人!
「我剛剛就說過了,不要太小看庚。」學長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有時候最不起眼的人,才是最難纏的對手,因為你會不知不覺就走進去圈套當中。」
咳咳……我明白了。
那個感覺就是太輕敵的魔王永遠都會被路過的卒仔兵打死的意思。
「萊恩、千冬歲,我已經清場了喔,剩下的就交給你們了。」庚拍拍手甩幹淨衣服上的灰塵,居然就這樣大搖大擺的退場了!
搞不好庚學姐其實也是外表溫和骨子囂狂叛逆。自從我來到學院之後,經常遇到這種人。
「你們很有自信。」雷諾拉見狀不怒反笑。
「當然。」千冬歲輕巧的翻身落地,一臉無所謂的表情,「實際上萊恩很早以前實力就已經可以超越紫袍,只是因為術法不行無法往上晉級,實戰當中他可不會隨便輸給雜魚對手。」他拂去身上的碎石屑,然後這樣說道。
同學,就算你家搭檔術法不行你也沒必要宣揚這麼大聲吧,你難道不知道這個是會全場放音的嗎!你就不怕有一天你家搭檔被人暗算是吧?
「這個只要看過他使用幻武兵器就會明白,不過我比較好奇的是雪野家的閣下,紅袍不能代表實力,只能代表階級。」看著眼前的千冬歲,雷諾拉露出興致盎然的笑容,「與萊恩相比,我對于您的真正實力還要更加好奇。」
千冬歲伸出食指放在唇上,然後露出笑容,「這是秘密。」
我突然想起,比起喵喵、萊恩與夏碎等人,在所有我認識的人當中,除了學長之外,我唯一沒有看過展現實力的人、就是千冬歲。
在鬼王塚的時候全部的人堶悼u有他有應對反應,為什麼學長會讬他負責。
原來他也是袍級。
其實比賽看到現在,我發現我身邊最謎的人也許不是五色雞頭,而是千冬歲,他不讓人知道的底子實在太多了。
我身邊的人都變得很了不起,白袍、藍袍、紅袍,結果只有我還是當初那樣子,一點也追不上別人的腳步。
啪的一聲我的後腦立刻被重砸,有整兩秒我整個人腦袋是發黑的。
「就是有你這種想法,所以他們才不太願意在你面前展露袍級身分。」學長冷哼了聲,紅色的眼睛只盯了我半晌、又移回比賽上方了,「並不是所有人一開始都那麼厲害,大家也都是從不懂走過來的,只是你比別人慢了一點而已。」
「嗯。」
我用力吸了口氣,點點頭。
場上的比賽似乎已經有了結果出來。
雷諾拉微笑的舉高了雙手做出投降的動作,「好吧,明風學院第二代表隊在這邊自願認輸。」
場上又是一陣喧鬧。
今日認輸的場次太多了,多到會讓人以為是故意說好一起這樣做的。
「這次的比賽太多意外,我認為我們學院並沒有完全的展現自己應有的實力,若是不嫌棄,希望以後還能夠有機會與Atlantis學院來一場友誼性的切磋比賽。」雷諾拉非常風度的先伸出了友誼的手。
萊恩與庚對了一眼,然後也伸出手與他回握,「這是我們的榮幸。」
天上的黑色空間就在露西雅宣布結果同時化作無數的星碎散開、然後消失,就好像從來不曾有過那玩意一樣,「最後一場由Atlantis學院第一代表隊勝出。」
露西雅飛高至天空,聲音響亮的播報著,「現在宣布第一次競賽結果,晉級的隊伍一共為:Atlantis學院第一、第二代表隊伍,明風學院第一代表隊、亞奡翔ヶ|代表隊以及七淩學院代表隊共計五支隊伍。第二場決賽將在兩日後于大會場上再度舉行,非常謝謝各位來自各地的朋友們……」
後面的話我就沒有仔細聽了,反正一定都是一堆長長的閉幕詞之類的東西。
我的視線給場上的萊恩兩人吸引過去。
他們兩個不知道湊在一起說些什麼,過了一下子之後千冬歲突然轉向我們休息區這邊比出了一個大大的勝利手勢。
我知道,他們向來對學長畢恭畢敬的,不可能這樣打鬧。
「走吧。」旁邊的學長轉過身,打算離開休息區。
「欸?不用聽完嗎?」場上好像還在說些什麼東西。
「不用了,反正重要的事情事後會再通知我們。」學長走到門口回過頭,勾起冷冷的笑容,「要去開第一次的慶功宴了,來不來?」
說真的,這個對我的吸引力很大,非常大!
「當然去!」我立刻追上學長的腳步。
就在離開休息區的那一瞬間,一個被遺忘的事情又讓我想起來。
那個詭異的壓迫感,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徹底消失了。

上篇:第八話  雙場鬥     下篇:第一話 開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