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 第一話 開眼  
   
第一話 開眼

第一話 開眼

Atlantis PM8:50

學校放假到新比賽的中間有兩日是空著休息日。
這兩日大部分時間所有人都各做各的事情,而來我們學校觀摩比賽的外校學生就順便觀摩我們學校,四處都可以看見本校與外校的人結伴說說笑笑的邊介紹邊四處逛著。這個狀況以圖書館最明顯。
我後來才知道,我們學校圖書館的藏書居然是居這個世界藏書豐富的前五大之內。
「漾∼」
來了!
又來了!
走五步必定出現在身後方的台客閒人!
「你又要幹嘛!」我已經學到教訓了,這次連逃跑都懶,直接轉頭過去看那個不管怎樣都會追上來的某某人。
「唉唉,我好心來找你玩免得你太無聊致死,這是對待救命恩人的態度嗎?」五色雞頭慢慢的從暗處走出來,整個語氣變成傳說中的惆悵。
說真的,他說這種話跟他的衣著完全不搭。
你能想像一個穿著夏威夷台客裝的人對我說啥救命之恩嗎,「你到底要幹嘛?」我在心中叫自己要冷靜不要巴他頭。
「沒啊,人閒閒,找你逛街。」他說出了一般女生無聊太閒時候會說的話。
「不是打籃球!?」
我想了一下,一般正常小孩子應該大部分都是成群的去體育場做陽光活動才對吧?
「我看到圓的東西在滾會有打爆他的衝動。」五色雞頭哼了兩聲,順便很配合的磨磨獸爪給我看,「職業病,不好意思。」
你是雞不是狗吧?
還有,為什麼你的職業病是把圓的東西打爆?
你都打爆些什麼圓的東西啊?
你的職業不是殺手嗎!?
「你是誰?」
五色雞頭的一句問話徹底把我遊走的神志給拖回來,不知道什麼時候在附近出現了一個外校生,五色雞頭正在盤問他話。
外校生?
我突然發現這個人非常眼熟。
「然?」不用說臉眼熟,他的衣服就夠有特色了,在整批比賽對手中就他們學校衣服最特別,讓人印象深刻。
「你好。」還是掛著溫和笑容的然一看見我立刻打了招呼。
「你們認識?」五色雞頭懷疑的看了看我、又看了一下七陵學院的學生,表情就是我們兩個怎麼會搭在一起的那種感覺。
「之前在會場上面認識的。」我很清楚知道然不是壞人,不知道為啥就是有那種絕對把握,「他是七陵學院的然,前兩天你們比賽時候我在大會場觀賽認識的。」
五色雞頭的表情還是有點疑惑,「然?七陵學院的......好耳熟,不知道在哪邊聽過。」
「您好,羅耶伊亞家族的朋友。」微微的一彎身禮貌性的行過禮,然才伸出手掌,「耳聞羅耶伊亞家族的下任繼承人在此地學習,今日有幸一見,希望以後有機會能與您切磋交流。」
說實話,他講話有點文縐縐的,聽了還有點怪。
「切磋?」五色雞頭怪笑兩聲,我馬上知道他往哪邊想了,「要打架是吧,隨時奉陪!」我就知道他一定想這個!
你腦袋裡除了肢體動作之外就沒有一點文化交流的想法嘛!?
「或許會有機會。」然很隨和的這樣說著,然後轉向我,「不好意思因為我看這學校很有意思,所以四處亂逛著,沒有妨礙到你們吧?」
「沒有、沒有。」我立刻搖頭,基本上到處逛的又不是只有他一個,而且學校好像已經采開放式了,都隨便外校生亂走。
「不過這個地方真大,好像走不完一樣。」四處看了一下,然微微笑的隨口說,「在比賽時候也改了些佈局,有些地方下了封印不讓人隨便走進去。」
是喔?
我好像沒有那種被阻擋的感覺,大概是只針對外校生吧?
「喂,七陵的。」五色雞頭突然插入話題,我的眼皮立即跳了兩三下,「你是不是要找帶路的人找不到?」
然沒有回話,就是睜著眼睛疑惑看他。
「我們兩個也沒有事情,帶你把學校看過一次如何?」
等等!我們『兩個』?
你要死幹嘛拖別人一起下水!
我還記得上次圖書館他最後給我逃走的事情,跟五色雞頭一起行動絕對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真的嗎?」然勾了笑容,然後又看了我一下。
「當然可以啦!」五色雞頭用力勾住我的脖子,差點沒讓我缺氧上西天,「不過有交換條件。」
「請說。」
五色雞頭鬆開手把我推到旁邊去,我直覺他就是不讓我過來礙事,「逛完之後找一天我們來單挑,我想知道七陵的到底有哪些能力。」
我就知道!
我就知道你腦袋理想的全部都是這回事!
然環著手低頭沉思了一會兒,拜託請不要答應啊老兄。
「這個恐怕很難答應你。」然說出讓我想歡呼的話,「因為我們學院明定了不能隨意與人動手。」
「那就這樣吧,反正你也很閒嘛,我也沒看過學校!大家一起去逛學校就好了!」我在五色雞頭還來不及提出第二個建議時候立即卡斷他們的話。不過說真的,我的確也很想逛逛學校,因為到現在除了教室餐廳保健室競技場和宿舍之外,其它地方我就沒有去過了。
啊,還有一個教室追逐地方,第一次追教室就是在那邊衝浪的。
五色雞頭用一種很詭異的表情看著我,那個表情就好像他剛剛已經打算幹什麼好事被我打斷一樣。
「算了,那就這樣吧。」
......
他居然同意了!?

※ ※ ※

其實我還有點怕五色雞頭會在事後對我來個秋後算帳。
不過眼前倒是忘了這些事情。
他先帶我們兩個走過我最熟悉的教學大樓之後,完全不受變更過的學院影響,第二站就是我完全沒有看過的地方。
很像是廣大的中庭,四周有樹有花,不過全部都是幾乎透明的白色。不用懷疑,樹真的個個都是白色的,可以看見有水在它樹身裡面緩緩的流動。
飄下的白色樹葉慢慢繞著圈落下,這裡的一切顯得很平靜,有種時間停頓的感覺。
「這裡是白園。」五色雞頭居然很盡職的充當導遊順便介紹,「......很適合閤家烤肉觀光郊遊。」
......
郊你的頭。
我把上一秒的感謝之意完全回收。
「這邊挺漂亮。」然四周環顧了一圈,很滿意的微笑,「尤其是風。」
「風?」說真的,我只感覺稀薄微弱的風絲,啥漂亮的風都沒有感覺。
「喔,你挺識貨的。」看了七陵學生一眼,五色雞頭的口氣分不出來到底算是稱讚還是揶揄,不過照他平常講話態度來看,我想應該是稱讚居多,「洗乾淨耳朵聽了,這裡是我們學院四大方位之一,風的白園,平常我還不屑隨便帶別人來參觀哩!」
風的白園?
可是我好像真的沒有感覺到風。
「原來這就是四大守護者之一的白園。」就地直接坐下來,然朝我拍拍旁邊的座位,我只好也跟著坐到地上,「不過你這樣帶領外校生隨便進入沒問題嗎?」他看著坐在對面的五色雞頭這樣詢問。
「安啦,如果你是啥壞人的話就絕對進不來。」五色雞頭用一種很把握的語氣說,「別太小看我們學院的防備。」
「說的也是。」
完全聽不懂那兩個人在打什麼啞謎,我有種好像聽見外星人交談的奇妙感。
不過靜下心來,倒是會感覺到這邊的風還蠻舒服的。不會很大、但也沒有很小,就是若有似無涼涼的那種感覺。
然很瀟灑的砰一聲直接躺倒在地,完全不管地面白色草叢裡面有沒螞蟻還是小蟲一類東西。
我想想,如果這裡有螞蟻......白蟻?
「漾∼你沒聽他們說過白園這些事情?」一樣坐在地上的五色雞頭疑惑的看著我。
我知道他指的是誰,九成是千冬歲他們,「沒有,是什麼東西?」
「聽說Atlantis學院最早成立時候是使用四大元素建成,建造時四種方位分別設置了四個園景。」意外的,回答我問題的居然是舒舒服服躺在地上的外校生,「風的白園、水的清園、火的焰園以及最後一個地的石園。以此四大地點集中元素然後與精靈們簽約成立學院的基礎之根,然後再開始擴建其中。」
五色雞頭看起來也頗意外,不過很快就把那種外漏的表情收起來,「嗯,現在我們待的這個地方就是風元素的集中地、白園。」
四大元素的基礎之根?
等等,那我們現在不就在一個很重要的地點嗎!?
這樣隨便跑進來可以嗎?
我有一種冷汗爬滿背的感覺。
五色雞頭斜了我一眼,好像猜出我現在在想啥,「放心啦,這邊一直都是開放的,不過會來的學生不多,而且這邊有設置警備,有啥噁心的人踏進來那一秒會被徹底殲滅。」
......徹底殲滅?
你的用詞好靈異啊這位同學。
「漾漾還看不見精靈守衛嗎?」然突地翻了身,趴在草地上看我。
......這位同學,你什麼時候學到如此親密的叫法?我們應該不熟吧?
不過我突然發現然的某些動作跟他的臉實在是很眼熟,眼熟到我一直覺得我應該認識他才對,可是又想不起來在哪邊認識。
照理來講像他這種人還蠻容易印象深刻的,沒可能記不起來。
「漾∼還看不見喔,他剛進來學校沒多久而已。」五色雞頭不知道什麼時候跟他混熟了,很自然就開始講起話。
「是這樣啊?」然翻坐起身,笑吟吟的看著我,讓我有種雞皮疙瘩冒出來的詭異感覺,「不好意思,因為我一直覺得你看起來應該要很早就到學院來才對,沒想到你是最近才入學的。」
很早就要來?
難不成我臉上有寫入學最佳時期嘛!?
「呃......抱歉因為我之前不知道有這種地方可以入學。」我不知道應該響應什麼。幹嘛突然扯到這個話題!難不成這學校開張時候有請宣傳車大街小巷吵死人的通告嗎!我會不知道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吧?
「你們兩個在那邊不好意思抱歉啥啊?」五色雞頭看看左邊、看看右邊,發出煩躁的聲音。
沒人惹到你吧這位大爺。
「漾漾,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稍微幫你開眼喔。」然轉回過頭,很像是在徵求什麼的看我,黑色的眼亮亮的看起來很清澈漂亮。
不過,開眼是啥鬼?
傳說中的天眼通嗎?
那個不是電影上捉鬼收妖殭屍大片在唬爛人用的嗎?
「你會開眼!?」五色雞頭顯然整個震驚到了。
是說,開眼不是用牛眼淚抹過去就可以了嗎......啊,記錯了,那個是陰陽眼,讓我們抹掉重來。
「很稀奇嗎?」這次吃驚的變成然。
五色雞頭揚揚手,「算了,我一時忘記你們學院是例外中的例外。」
「抱歉,我可以請問你們在說什麼東西嗎?」我舉起手很誠實的發問。
兩個人同時轉過頭來看我,「開眼指的就是把自身能力做一個提升。」五色雞頭搔搔頭,然後想一個比較簡單的說法解釋給我聽,「就是計算機升級的那個意思,可以引導出你自身本來就有的力量,每次雖然不是很多,不過配合開眼的話很快就會練出一個階段的成績了。」
......我想想,也就是說跳級的意思嗎?
本來要一年才會出現的東西配合開眼只要四個月還是六個月嗎?
這樣那些乖乖修練的人不就像傻子?
「開眼必須配合有潛質的人才可以發揮,另外就是會開眼的術師非常少,少到幾乎一個人就有上千人搶著要的地步。」五色雞頭附帶這段話給我。
好吧,我明白了。
接著,雞爪指著一臉無辜的然,「七陵學院的人向來崇尚什麼心靈自然那個上了會馬上被無聊殺死一萬次的課......」
「不好意思,是宇宙自然論。」有人想幫自家學院辯駁。
「囉唆!都一樣啦!」馬上就被惡聲惡氣的打斷,「所以他們學院一向以出產術師聞名,會開眼的大部分都是從那邊出來的居多。」五色雞頭收回爪子,哼哼了兩聲。
也就是說,七陵學院是自然法術為主的學院?
難怪我會一直覺的他們學校衣服都很像祭咒服,原來是這樣啊。

※ ※ ※

「話說回來,漾漾你想要開眼嗎?」
然回歸了話題,又開始徵詢我的意思,「依照我的評估,你應該有力量而未被發掘出來,只要讓我替你開一次眼,你一定會有很顯著的發現有所不同。」
開一次眼就會有所不同?
有那麼神奇嗎?
我懷疑的看著眼前還算不上是什麼好朋友的人,「哪樣子不同?」
「嗯......我說不上來,反正你一定會有不同的感覺就是了。」然微微笑著說,「因為我沒幫自己開過眼、也不能幫自己開眼,所以無法告訴你確切形容。」
我看了下五色雞頭,他朝我點點頭。我想,讓能力更進一步不是壞事吧?畢竟來這個學校就是為了讓我學會怎樣控制跟引發能力。
「那就......麻煩你。」我點了點頭,算答應了。
頂多沒成功也不會比現在更糟吧。
「那我也幫西瑞一起開一次眼吧,您看起來好像也很多能力尚未開發,如何?」顯然很高興的然連忙說道,「當做今日兩位帶我觀光這好地方的謝禮。」
「好啊。」五色雞頭笑了兩聲,完全不猶豫的就點頭答應。
「那請兩位注意,剛開眼三日內盡量不要動用到全身力量的大法術,這樣會造成能量流失。另外就是每開眼一次就得隔半年的時間才可以再做一次,因為開眼次數頻繁,肉體會跟不上能兩成長,很容易會造成肉體崩潰,這兩點請兩位還得記住些。」然正襟危坐的告訴我們,然後盤腿端座,「請兩位稍微閉上眼睛,等我說好時才可以睜眼。」
我看見他好像從衣服口袋裡面拿出一個小盒子。
五色雞頭閉眼了,我也不敢再看下去連忙跟著閉眼睛。
隨著微風傳來的是淡淡的香味,不是人工香料的味道、也不是水果甜氣,更不是什麼優雅的花香味,就是一個淡淡的香氣。
很像風的味道。
清爽、自然。
就跟學長、賽塔先前身上有很像陽光氣味那種感覺是類似的。
不知道為什麼嗅了那個味道之後我的腦袋有幾秒鐘、或許更久的一小段時間是空白的,什麼也想不出來。
只有香氣的味道在腦袋裡盤繞。
很舒服......
「好了,兩位可以睜開眼了。」
然的聲音突然響起。
這麼快!?
我睜開眼睛,意外的覺得眼睛好像有點酸澀,下意識看了一下手錶,居然已經過了二十分鐘了。
真的假的?
有這麼久嗎?
就在我睜開眼睛的那一秒,我突然看見有個白色的東西好像從我們附近飄過去,輪廓上像穿著白色長袍的人,等我想再看清楚一點時候他已經不見了。
這就是開眼?
「今天可能還不是很穩定,兩位回去睡一晚之後,開出的能力就會固定下來,你們很快就會發現不同的地方了。」然的臉色看起來好像不是很好,不過還是笑笑的這樣告訴我們。
「啊,謝謝。」我連忙低頭謝禮。
「不用客氣,這是應該的。」然比我還有禮貌。
旁邊的五色雞頭緩緩睜開眼,然後舉起右手鬆了鬆手指,凝神看了一下,好像在想什麼的樣子,一會兒就又放下手,「感覺還不賴,謝了,七陵的。」
「不會。」
說真的,我好像沒有感覺到顯著的不同。
整體上來講,只是覺得視線範圍好像清爽多了。
然伸了伸腰手,「一次開兩個人果然有點累,那我就先告辭了,今天真的是很愉快的一日。」他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草屑。
「啊,要不要送你回去?」我看他的臉色有點青白,怕他在路上突然昏倒之類的,畢竟怎樣講他好像幫了我們個大忙才是。
「不用麻煩了,我直接用移送陣就行的。」然勾了笑容。
對喔......我真是白癡,居然忘記有那種方便的東西。
「七陵的!」五色雞頭也跟著從草皮上跳起來,「我欣賞你,下次有時間再出來玩。然後你還沒告訴我們你姓啥,哪天想到要去找人要讓我們找到死嗎?」
被他這樣一講,我才想起來我只知道他叫然,剩下的全都是個大問號。
「唉......我沒說嗎?」然愣了一下,然後連忙陪笑,「不好意思,我的全名叫做白陵然,七陵學院今年的三年級部。」
「白?」我訝異的看了他一眼,「好巧,我老媽也姓白說。」沒想到這麼容易就遇到同姓的人啊,以前我老媽還常常抱怨小區裡面很難找到跟她同姓的人說。
然用一種蠻奇怪的眼神看我,「漾漾,我姓白陵,白陵然。」
我錯愕了,整個人有種尷尬的感覺,「抱歉,我接太快了,真對不起。」我想拔掉我的舌頭,幹嘛沒事多話!
光聽就知道了,哪有人名字會取陵然那麼怪的!
「沒關係,這個是家族古姓,一般我們在外面還是會自稱姓白,可以免掉很多不必要的解釋麻煩。」然微笑的幫我解除尷尬,「那麼就先這樣了,我們改天再一起聊聊吧,兩位都很有趣呢。」
其實,我不懂他們有趣的定義在哪邊。
因為我在這個世界不管走到哪裡都被說有趣,很怪的是我本人完全不覺得我有趣。
巨大的移送陣出現在然的腳底下。
就光看著個移送陣,我可以打賭他一定也不是什麼泛泛之輩。
然朝我們很熱情的揮手。

「下次見。」


上篇:第九話  紅袍的友人     下篇:第三話 暗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