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 第二話 飲料  
   
第二話 飲料

第二話 飲料

Atlantis AM7:03

開眼的第二天我一大清早就醒了。
放心,絕對不是什麼開眼奏效讓我一大早自然起床,然後神輕氣爽的踏著雲霧升天,基本上那是仙俠小說裡面才會出現的情節。
之所以會那麼早醒,是因為夜市買的九十九元鬧鐘神奇的功勞。
就在鬧鐘響起被我關掉不久之後,外面的門口立即傳來敲門聲。
「來了來了!」我連忙穿好衣服衝到門口去開門。
一開,就看見學長不知道拿了一大包什麼東西站在門口,「你的衣服。」他把那包東西塞到我手上,「前天到的,不過我沒時間拿過來,現在給你。」
那個袋子上印了我們學校的代表圖騰。
是代表隊的衣服。
「好快喔。」訂做衣服有這麼快的嗎?才過幾天而已耶。我將紙袋當場拆開,裡面有著一套短袖的衣服和褲子,另外是一件大衣,跟夏碎上次穿的是同款式,上面有著代表隊的徽章和校徽,最後一個是我的年級章。
「這是請北國妖精手工製成的,質料很好,不比賽有任務時你也可以穿。」學長靠在門邊淡淡的說,「這種衣服只有代表隊的人有,很特別。」
耶......
那穿這個出門會不會太招搖?
我有點怕走在路上會被眼紅的人圍毆。
「要穿不穿看你自己啦,不過我建議你比賽時候最好穿著,因為代表隊衣服在製作過程都是以袍級衣服來當樣本,所以上面會有很多可以守護你不受傷害的咒文,至少不小心被波及時候傷害程度一定會減半。」
「我馬上穿。」一秒改變我的想法。
「你先去梳洗吧,然後到選手休息室集合,我先過去了。」學長把他房間的鑰匙拋給我,然後就逕自走下樓梯消失了。
對喔,我還要去當打雜的......
很熟練的打開學長房間,我慣例的抱著盥洗用具往浴室走去。
一陣冷風刮過我的耳邊。
奇怪,學長的房間有這麼冷嗎?我以前怎麼都沒有注意到?還是只是神經過敏?
算了,趕快整理好先去集合再說,搞不好其它的人已經都到了就剩我一個還在摸魚而已。
不知道為什麼,我今天總覺得學長的房間好像有點陌生,明明每天都會來的地方,怎麼可能會有一種我進錯房間的感覺?
擺放了幾本書的桌子上有一迭沒有動過的小點心,看起來不像是學長在吃的東西,那是誰在吃的?
這個房間突然給我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別亂想、別亂想,快點刷牙。」
想太多一定倒黴,這是根據我長久以來經驗論。

※ ※ ※

等我盥洗完匆匆用移動符趕到選手休息室之後是十五分鐘之後的事情。
其它人果然如我料想一般已經到場。
「哈囉,漾∼過來吃早餐。」五色雞頭把帶來的食物擺滿了整個桌面,樣式多到讓我懷疑他可能把整個攤販的東西都買過來了。
「早。」與平常一樣拿著書本在旁邊椅子上看著的夏碎桌前擺了一個透明的茶杯,裡面是淡藍色的不名液體。
「早安。」我快步了進了房間把門關上,果不期然看見學長仍是老樣子倒在旁邊的沙發裡面,也許是補眠也許是沉思,背對所有人不知道在幹嘛。
大賽開始的時間還有很久,說真的我不太曉得這麼早過來要幹嘛,尤其我還是打雜人士。
「褚,比賽名單已經過來了。」夏碎將手上的書本放下,拿了一個蠻像點菜單的黑本子走過來,遞給我,「我們學校今天兩場同時在第一、第二競技場比賽,也就是說我們上場時候蘭德爾等人也開始比賽,不過我已經打聽過了,今日主場還是蘭德爾等人上場,候補上場的機率比較低,你再看看要去看哪場。」
我翻開比賽表,是晉級隊伍的第二次賽。
萊恩所在的隊伍碰上了七陵學院。
學長的隊伍今天對上明風學院,兩場同時都是九點開始。
「比賽並沒有限定其它相關人士一定要在場,所以看你要去哪裡都可以。」夏碎學長衝著我笑了下,然後在旁邊的椅子坐下來。
是說,其實我也沒有特定一定要去看誰。
「漾∼當然是要看我們這邊比賽啊!」正在咬大熱狗的五色雞頭發出聲音,「對不對!難不成你想去看那兩個呆子坐冷板凳嗎!?」
你才是呆子,而且今天聽說你也會坐冷板凳!
「我是無所謂啦。」我把本子還給夏碎,實際上我沒有特別想要看誰比賽,反正兩邊都算是朋友組,如果哪邊就近方便就看哪邊吧。
不過話說回來,在學長這邊看視野比較好,因為可以在選手區觀看,比在觀眾席上優很多。
「你要去看別人坐冷板凳嗎?」五色雞頭的右手不知道什麼時候變成獸爪,然後拿出一張不知道哪里長出來的砂紙開始慢慢的磨利他的爪子。
我有一種雞皮疙瘩瞬間冒出來的感覺。
砂紙磨指甲的聲音原來這麼噁心,我居然之前都沒有注意到!
「如果你要拋棄這邊離去,我就先殺了你。」
......
你的言情程度已經到了情殺地步了嗎?
我很習慣性的轉過頭拿了個應該是饅頭夾蛋的東西去窗戶邊吃,不想再跟他玩相聲了。
五色雞頭自己又講了兩三句話,發現沒人理他,就收了爪子又回去吃他的東西了。
莫約半小時之後,學長從沙發裡面爬出來。
「沒有飲料了。」把桌上垃圾拿去丟的五色雞頭發出叫聲,「誰把飲料喝光了?」他打開冰箱,裡面連儲存的都沒了。
我實在很想告訴他:是你自己喝完的啊豬頭!
被清走的垃圾裡面指至少有兩三打左右的飲料罐。
你遲早會糖尿病!
「褚,你去外面買個飲料好不好。」
意外的,說這句話的居然是學長,學長耶!我還是第一次聽見學長叫人家去買飲料!我還以為他今天不用吃東西嘞!
「打雜的你還有什麼意見嗎!?」血紅色的眼睛危險的瞇起來。
「沒有,我馬上去。」
學長拋了一個零錢包給我,「外面沿著走廊一直走,大概過了大廳口就有販賣機了。」
「販賣機?」
「跟你說有就有,囉唆什麼!」
為了避免下秒被揍,我很識相的連忙奪門而出。

※ ※ ※

走出外面之後,我才發現我好像沒有逛過這個選手專用空間。
前面幾次都是直接進到休息室,我忽略掉他長長的走廊裡面還有些什麼東西。
順著走廊走了一會兒之後,果然不遠處立即出現學長說的『大廳』。
那好像是一個交誼廳,頗大的,裡面有一些書櫃跟沙發,巨大的落地窗外面是人工造景,有潺潺的流水跟綠色植物,整個看來非常悠閒。
飲料販賣機就在大廳口旁邊,跟學長講的一模一樣。
「糟糕,忘記問要買什麼。」我看了一下飲料機提供飲料,幾乎是完全看不懂的字,幸好有些好像是果汁,可以從外包裝的水果來猜是什麼東西。
大廳裡面很安靜,一個人都沒有。
我從錢包裡面拿出硬幣,投了一個下去,飲料機上面的燈全都亮了。
算了,反正每樣都買看看一定會有人喝。
叩咚一聲有個重響在我按完鍵之後傳來。
我彎下身拿出裡面的飲料,就在飲料罐即將通過出口的那一煞那,我突然聽見一個「喀喳」的詭異聲音。
......
那是什麼?
我聽錯了吧?
我一定聽錯!
沒錯,我一定有聽錯。
「不要自己嚇自己不要自己嚇自己。」我連忙安撫一下,然後慢慢的把飲料罐拿起來......等等,飲料罐有這麼輕嗎?
抖著手,我慢慢的把飲料罐轉過來。
底嘞!?
罐子的底嘞?
我看見的是飲料罐下半部完全消失,泊泊的果汁灑了一地。
按照故事的慣例,我戰戰兢兢的在飲料機左右看了一下,果然看見了旁邊的牆上貼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請小心飲料機會咬人,已經有七人在此斷手斷腳。』」
靠----!
這麼重要的事情你應該直接貼在飲料機上面啊!你貼在旁邊一小角的牆壁上是給哪個人看啊渾蛋!我的手剛剛差點不見你知不知道!
我看著沒有底的飲料罐,有種不想買的衝動。
「放心,只是斷手斷腳而已,沒有什麼好怕的。」我用力伸呼吸個兩三次,其實......我還是很怕啊......
哪家的飲料機買罐飲料還要斷手斷腳的啊?你告訴我?哪家有啊!
我抖著手,然後慢慢把錢幣投進去飛快按鍵,就在同一秒馬上蹲下去把剛掉下來的飲料抽出來。果然飲料出來的同時我又聽到那個謎樣的喀喳聲,不過幸好這次飲料還是有底的。
阿彌陀佛、佛祖保佑,繼續再接再厲。
第二枚錢幣下去同時,我也用一樣的快速把飲料抽出來,不過這次出來還是沒底的,橘色的果汁灑了滿地都是。等等,他在咬的速度是不是變快了?
我抬頭看著飲料販賣機,它的心機好重啊......
沒關係,要玩大家來玩,我就蹲在原地,抬高手把錢幣投進去隨便按了一個按鍵,然後在飲料掉下來撞底的那瞬間把飲料抽出來!
計謀完全成功!
第三罐也完全成功。
「三罐夠嗎?」我看著手中亂按來的果汁,開始算人頭。扣掉我不喝的話一定夠三個人,不過五色雞頭都喝的比別人多,要不要再多買一點?
瞇著眼睛看那台心機重的飲料機,我對於這個想法感到非常考慮。
那就再一罐好了。
我把錢幣投下去,就在飲料掉下來的那瞬間我正要翻開蓋口抽出飲料--
喀喳!
該死的飲料機居然連飲料都還沒撞底就把飲料給吃了!
這什麼天理啊!
你是黑店是不是!給錢不給東西的啊你!
「我不買總行了吧!爛機器!」我站起身,做了一個大半部分人被卡錢時候必做的動作--惡狠狠的踹了咬人飲料機一腳。
然後慘劇就在我轉過頭那秒發生了。
『呸!』
我的後腦猛然像是被磚頭打到一樣叩的一聲爆出劇痛,整個人有一秒看到眼前出現亮晶晶的小花然後黑暗暈眩。
叩咚一聲有個東西掉在我後面。
飲料罐!
去你的你販賣機還會吐飲料罐打人是怎樣!
我從地上撿起剛剛打中我後腦的罐子,很好,居然是冷凍的;販賣機還可以吐冷凍飲料是吧!
「還你啦!」我把罐子摔到飲料機上面,咚一聲罐子砸到飲料機,然後沉重的摔在地上慢慢的滾了三圈。
飲料機在發抖。
然後我聽見裡面傳來哐啷哐啷一直掉下某種東西的聲音。
下一秒,我拔腿就逃。

※ ※ ※

「唉呀!」
我悶頭逃出大廳才不過三步,馬上在走廊外面衝撞上一個人,兩邊都往後摔,我手上的飲料跟著散落一地。
一抬頭,眼前跟我一起撞飛的是我完全不想再看見第二次的人。
「咦?好巧啊。」對方快了我一步站起來,順便把地上的飲料都撿起來遞給我,「又見面了,原來你也是代表選手啊?」
明風學院的指導老師辛菈。
「我不是選手啦......」我把飲料接回來,順便跟她點頭道謝,「只是幫忙跑腿而已。」說真的,因為上次那條◎◎,所以我對她的印象非常不好。
辛菈擋在我的走道前面,也沒提上次的事情,「你身上穿的不是學院代表衣嗎?還是你們學院只要是有相關的人都可以穿代表衣呢?」
不知道為什麼,這次她給我的印象非常不好,有一種很像爬蟲類生物的感覺,說不上來原因、就是有這種感覺。
「不好意思我也不曉得耶,你可能要去問我們學校,請借過一下,謝謝。」我抱著飲料往旁邊小心翼翼的走過去,確定她這次沒放什麼東西在我身上之後,馬上用跑的跑離可見她人的範圍之外。
真是的,我還以為這次又會被怎樣了嘞,果然還是小心一點的好。
沒多久,休息室的門口重新出現在我眼前。
「我回來了。」有氣無力的推開休息室門,裡面那三個原本坐在不同位置的人不知道為什麼全部湊在一起,好像原本在討論什麼,一看見我回來就散會了。
大概是戰術之類的吧?
五色雞頭從位置上跑過來,「你怎麼才買這一點點?」
還嫌嘞!我差點為了這三罐斷手斷腳你知不知道啊!
「我拿一個走喔,口好渴。」他順手抽走一罐上面畫蘋果圖案的果汁,「謝啦。」
哼哼,這才像是人話。
「學長、夏碎學長。」我把飲料分別放在兩人的桌前。
「謝謝,你沒買你自己的嗎?」夏碎學長看了一下飲料,然後這樣問我。
「呃......我不渴。」實際上是我還不想因為一罐飲料而死。
「我的給你喝吧。」學長猛然發話,害我還以為我聽錯了,轉過頭就看見他把飲料推到我面前。實際上,我總覺得今天學長好像哪邊怪怪的,可是說不上來,「要喝不喝啊!囉唆那麼多!」
這下不怪了。
我連忙把飲料接過去。
等待的時間其實很快,我看了一下手錶,大約是八點半的時間。
小心的把飲料罐打開,裡面傳來的是蘋果果汁的香味,應該不是什麼怪東西才對,左右看了一下,五色雞頭他們的飲料也都喝的差不多了。
「褚!」
一聽見學長叫我,我連忙放下罐子跑過去,「有事嗎?」不會又叫我跑腿吧?
我剛剛才跟飲料機搏鬥過耶!
「沒有叫你去買飲料!」學長白了我一眼,然後把手上原本正在看的冊子放下來,「我問你,你開眼了?」

我立刻轉頭看五色雞頭,他也一臉詫異的瞪我,然後瘋狂搖頭。
他沒有說。
「你怎麼知道?」學長是鬼!他是鬼!這樣都知道!
學長用一種看白癡的表情瞪了我一眼,「因為我是你的學長。」
好答案......好爛的答案。
「因為之前你不會控制能力時候散出的力量大約是三成,現在變成十成,一看就知道是開過眼,如果再不好好控制的話可能下次跟來的就不是屍體了。」他說了讓人非常在意的話。
「怎麼控制?」
說真的,我從入學到現在,連自己能力是啥鬼都不知道,還說控制嘞!
「一切都靠心靈感覺。」
學長二度說出廢話,對我來說完全無用的廢話。
「褚,你現在應該可以稍微感覺有些不同吧?」一旁的夏碎好心的插入話題,換了一個比較實際的說法。
不同?
我突然想到早上學長房間很冷的那件事情。
那個算嗎?
「那個就算了。」學長坐回沙發裡面,有大半個人都陷入柔軟的沙發當中,「不過你也挺遲鈍,居然到開眼之後才有感覺。」
......那你的房間是真的很冷囉?
學長對著我點點頭。
我覺得背後有冷汗冒出來。
說真的,我完全不想知道學長房間裡面有『什麼』才會那麼冷。
「我房間有什麼......」學長突然微笑了起來,非常詭異的那一種,「等你能力夠了,自然就會知道我房間裡面有什麼了。」
我突然覺得我應該另覓可借浴室了。
「褚,你現在開眼也不知道合不合適。」夏碎環著手思考了一下,然後勾起唇角,「不過其實時間也差不多到了,在你能逐漸習慣使用力量之前,你身上的護符就盡量能帶著就帶著吧。」
其實不用他說,我護符每天都帶著,不好意思因為我還挺怕痛的。
「喔。」我對夏碎點點頭算是道謝。
「哼。」學長不知道為什麼冷笑一聲,又不說話了。
我開眼的時機到底適不適合?
說真的,我一點概念也沒有。不過如果可以的話我會相信幫我開眼的然,如果他認為這個時候沒有問題,那就一定沒有問題。
就像我也相信所有我認識的人一樣。
「你有時候實在也太過天真了。」
紅眼對上我的,學長冷冷的說出了這句話。
在我還沒來得及問是什麼意思的時候,他已經站起身往門口走,其它人也做了一樣的動作。

於是,比賽開始了。


上篇:第九話  紅袍的友人     下篇:第三話 暗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