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 第三話 暗招  
   
第三話 暗招

第三話 暗招

Atlantis AM9

「各位現場觀眾大家好,歡迎各位來到第二階段淘汰賽的現場,我是播報員軒霓,今日九點開始共同時兩場比賽,Atlantis學院第二代表隊與明風學院第一代表隊將在第一會場、水舞台展開競技,而同時此階段第二會場、風舞台將有Atlantis學院第一代表隊與七陵學院展開競技,而獲勝的一隊將在下午繼續淘汰賽,明日最後一場將底定第一次大賽的得勝者,請各位觀眾敬請期待。」
比賽一開場時候照慣例出現了一名播報員高高飛於場上。
這次的播報員連翅膀都沒有,穿著中國古代的華麗服飾,肩膀上披著傳說中可以飛上天叫做羽衣的神奇東西。
這次會場不是用抽的,我們一入場就感到很大的清涼水氣撲面而來。
「很棒吧。」學長站在我旁邊,這樣說。
在我眼前見到的是巨大的水舞台,整個大圓場地全都是湛藍像海洋的水、還有波浪,觀眾席後面是八條巨大的水柱沖天,場地最中央的天空上有著巨大的水球,裡面有幾條小魚嬉戲穿梭過去。水球下面場地的正中央有個很像神廟的地方,裡面供奉著女人上身蛇下身的白色雕像。
八條水柱沖天之間跨出了我沒見過的白色彩虹,漫天一直降下重重的水霧,整個現場有一種白茫茫的夢幻感。
對面選手區出現了幾個人,我看見的指導老師辛菈也在其中。
對了,她是第一代表隊的指導老師,為什麼我之前看她也曾經出現在第二代表隊過?
「大概是雙指導吧。」學長看了我一眼,用幾乎平常到完全不驚訝的口氣說,「這種的頗常見,如果這位老師能力的確夠的話。」
「明風學院第一代表隊以黑袍、默罕狄兒為首與搭檔滕覺,雙人上場。」軒霓的聲音一落,水舞台的另外一端驀然出現兩個人影,與學長他們一樣,是黑袍與紫袍的搭擋。
然後,我愣掉了。
那個紫袍......
就是那天千冬歲追蹤之後被發現的那個人。
我想告訴學長,卻發現他與夏碎老早就消失、出現在水場地的另外一端。
「西瑞......」我看了四周,發現只有一個人叫做五色雞頭可以求助。
「幹嘛?」五色雞頭疑惑的看著我。
猛然驚覺,我根本不知道要從何說起。
「有事嗎?」他重問了一次。
「那個紫袍......」我該怎麼說?說他是追著我們跑的那個追蹤者?
可是我也只知道他反追蹤的事情,他是好人是壞人我壓根不曉得,如果告訴五色雞頭他一定會掀起什麼驚濤駭浪。
「那個紫袍怎麼了嗎?」隨著我的視線往場上看,五色雞頭發出大大的疑問句,「你認識還是你跟他有過節?需不需要下場時候幫你處理掉?」
「不用了、謝謝。」我一秒打消找他幫忙的念頭。
我想,如果是學長跟夏碎兩個人的話,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就在猶豫之間,場上的比賽立即開始。
帶著波浪的湛藍水面上,比賽的四個人全部都是凌空站在水面,連一滴水都沒有沾上,雙方繳下都出現了不同的巨大法陣。那一瞬間,整個水面猛然平靜下來,像個巨大鏡子一樣映出所有人的倒影,一點聲音都沒有,連觀眾席都屏氣凝神的專注看著、等待雙方下一秒的動作。
他們的動作我看不見,只在下秒停頓時候夏碎已經與對方的紫袍在神廟上面交手,整個下方的水面給交手產生的衝擊一震、震出巨大的漣漪。
整個場地都是無聲,水波慢慢平息。
這場比賽的水平遠遠高於我之前所見過的那幾場,幾乎整個觀眾席的人都不敢出聲,大概是怕破壞緊張感立刻就會被左右鄰居圍毆。
看來可能是我擔心太多了,雖然掛了面具,不過夏碎學長的動作看起來還算是利落,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才對。
可是,我一直很在意剛剛在走廊上遇到辛菈的事情,還有那個紫袍反追蹤的事情。
兩方的黑袍都沒有動作,只是在原地維持著腳下的陣型。
「那個陣型是什麼?」我轉頭問五色雞頭,直覺那個亮亮的大陣應該有某方面的效果,不是只有讓水平靜那麼簡單。
五色雞頭看了我一眼,「剛剛我有聽他們在講,好像是可以防止對手是用咒術的護陣,因為對黑袍紫袍比賽大部分都會暗地使用高級法術,可能是可以克制對手之類的東西吧。」然後他又轉回去比賽專注的看。
因為賽場上他們移動太快我看的不是很清楚,老實說有一種看見某種影像四處定格的感覺,一下子在那邊、一下子在這邊,移動完全沒辦法追看。
不曉得賽後會不會賣錄像帶還是光盤,我應該買一份回去用慢速播放來看才對。
「『服從與我的使役,在敵人面前現出你的姿態。』」敵方的黑袍突然有了動作,他的陣法圓形開始轉動,四周的水慢慢翻騰起來,從他身後畫出了一條金色的光,慢慢的浮出一個像是龍一樣的白色輪廓。
接著像是著上顏色,輪廓慢慢明顯立體了起來,是比較西方似的深綠色巨龍浮起。
「沒想到第二回合就看到有人放神獸了。」五色雞頭哼了哼,有點不以為然。
神獸?
我巴巴的看著五色雞頭等他解釋。
現在突然發現沒有心靈溝通的壞處,就是想知道的東西不能馬上有解答。
不好意思,學長我錯怪你了,每次都罵你偷聽。
過了好一下子才注意到我的視線,五色雞頭一邊看著比賽一邊開口,「在這個世界裡面除了種族之外,還有所謂的使役獸,妖獸、仙獸、神獸什麼的,等級能力高的人會去馴服這些東西來當左右手,越厲害的人所擁有的使役獸越強,不過有一件要注意的事情。」他轉頭看了我一眼,「使役獸是有感情的且必須簽定共連契約,所以最忌諱一次養兩隻以上。而聽話的使役獸大部分都要從小開始養才會能力契合,在某方面來講無敵麻煩。」
那不就跟神X寶貝很像?
只是這種一次只能有一隻。
巨龍發出咆嘯聲。

※ ※ ※

「小亭。」
站在神廟廟頂還沒有遭天譴的夏碎伸出手,一隻金眼黑蛇自他的掌心出現然後環繞到他肩上,接著變成獨眼的黑烏鴉震著翅膀。
我想小亭應該不是使役獸,因為她是咒文做出來的東西。
那麼夏碎跟學長的使役獸是哪種呢?
我還真有點好奇。
對方的紫袍往後跳開,然後那隻大龍整個衝過來。反應不比他差的夏碎整個人翻高,高得幾乎撞上最頂的水球,烏鴉就竄出他的身邊然後展開,巨龍的上方立刻就出現巨大的黑色天空,天空降雷,紫藍色的奔雷直接砸在巨龍上面。
我真的很懷疑夏碎到底怎樣改了小亭的咒文排列,感覺整個就是凶器度大幅提升。
那條龍被雷打中之後摔下水面,激起了大大的水花,然後我疑似看見可疑的白煙冒出。黑色的天空收小,變回烏鴉在天空徘徊。
四周觀眾突然發出驚呼。
原本站在法陣中間的學長突然消失,下一秒就已經出現在神廟的頂上。隨著視線看過去,我看見方才原本還保持平穩的夏碎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失速墜下,在撞上神廟頂之前被學長接住,倖免了撞得頭破腦流的下場。
發生什麼事情?
小亭飛下來,就在那兩個人四周打轉。
「Atlantis學院方面似乎出了問題......」播報員的聲音響起,我才知道我想的沒有錯。
真的有異樣。
就在我想要詢問發生什麼事的同時,我旁邊也傳來咚的一聲--原本正專心看比賽的五色雞頭突然倒地不起,「西瑞?」我連忙蹲下身去搖他。
五色雞頭全身都是冷汗,閉緊了眼睛,感覺好像已經失去意識。
「你怎麼了?」我開始緊張了。
他不會是剛剛吃太多食物中毒吧?
場中的學長向播報員舉起手,「Atlantis學院代表隊要求暫停!」軒霓的聲音在觀眾的喧嘩中響起,「大會通過,可暫停三分鐘,請兩隊參賽者回到休息區。」
話一說完,兩方的人同時消失在場上。
等我注意到時候,學長已經扛著夏碎回到休息區,「西瑞也這樣?」他的聲音有點訝異,罕見的起伏。
「人不是我殺的!」我連忙退開,學長就把夏碎放到旁邊。
「廢話!」冷冷的給我這句。
將兩人並放好之後,學長脫掉手上的黑手套,然後把手放在他們臉上三十公分處,淡淡銀色的亮光在他手掌底下亮起。
小小的光球落到夏碎與五色雞頭臉上,然後像是被吸收一樣消失。
「糟糕,被擺了一道。」學長收回手,冷著聲音說。
「啊?」我看著昏倒的那兩人,已經停止冒冷汗了,不過還是昏迷狀態。
有腳步聲在我後面響起,「發生什麼事情?」動作很快的醫療班已經到了,看著昏厥的那兩人,輔長立刻蹲下身,左右摸了一會兒之後才抬起頭,「他們剛剛吃過什麼東西嗎?有禁咒在身體裡面的反應。」
「禁咒的反應?」學長瞇起眼睛。
禁咒是用吃的嗎?
說到吃的,剛剛五色雞頭吃太多了,根本不知道是哪一種,而且他吃的東西我也有吃過,怎麼我沒事他有事?
搞不好他是食物中毒。
「一般人不會直接把那種東西吃進去,應該是混在食物裡面才沒有發現,你想看看今天他們兩人吃過什麼。」輔長拍了拍手,我們休息區裡又多了幾個穿著藍袍的醫療班,幾個人圍成一圈畫出陣法。
「夏碎今早是在宿舍吃過東西,來就沒吃了。」
學長偏頭開始想。
兩個人吃過一樣的東西......?
「啊!」
我知道了!

※ ※ ※

「飲料!」
學長立刻看向我,「飲料?」
我吞了吞口水,下意識往後退兩步,「飲料被辛菈碰過。」我想起來掉在地上時候是她撿的,「可是我後來有檢查過,飲料沒異樣啊。」
「碰過就夠了。」學長跟輔長交換了一下眼神,「看來明風學院有問題,居然三番兩次玩這種小手段。」
「要終止比賽嗎?醫療班可以開出證明讓你延後比賽。」輔長環著手說到,「他們身上的禁咒三分鐘之內消除不掉,至少得給我們一點時間。」
瞇起紅眼,學長低頭想了一下,「轉移到我身上?」
「沒辦法,兩人份你吸收不了。」搖搖頭否定他的提議,輔長看著學長遺憾的說,「你決定呢?一次應付一個黑袍一個紫袍,就算是你也太吃力了。」
學長皺起眉,然後慢慢的轉過頭看我。
我被那雙紅色眼睛看得毛骨悚然。
「干、幹嘛?」倒退十步直到撞牆,我的背開始猛爆冷汗,「你想對一個宛如路人甲的打雜人幹嘛!」
「沒有想幹嘛。」學長冷笑了聲,「飲料是你買的,現在兩個人喝了倒下,所以你應該要負起連帶責任吧。」
干我啥......事!
好險,差點把髒話想出來。
「是幹你的事,比賽是團體競賽的,剛開場就少一個人、而且連唯一的候補都沒有了,你要我單打獨鬥嗎?」他看著我,然後繼續維持那種讓人會發毛髮毛再發毛的恐怖冷笑。
基本上我覺得你一個人一定沒有問題的,依照你哪種見鬼的強度來說,絕對沒有問題,我個人對你非常有信心,你加油吧學長。
啪一聲我的後腦被暴力一巴掌,整個人馬上前進黑暗的發昏深淵。
「三分鐘時間到達,請兩方代表選手上場!」軒霓的聲音一秒不差的響起,我看見對方的選手立刻出現在場面上,「Atlantis學院、請趕快出場!」
人家在催了。
「褚......」紅眼看著我。
「我不要!」打死我都不上場!
好恐怖好恐怖,場上的人都不是人,我這個平凡人上去絕對會被秒殺,我不要!
打死我都不要!
對了,我先去死好了!
「你要死等打完再死,給我出來!」完全使用暴力的學長一把抓住我的後領往外拖,「沒你想像的可怕啦!」
騙鬼!
對你來講不可怕,可是我超怕!
「Atlantis學院有什麼問題嗎?」乾脆飛到我們休息區口的軒霓睜著漂亮的眼睛問道,「如果沒有請盡快出場,否則將喪失資格。」
學長瞪了我一眼,「我們要更換選手。」
我完了......
我玩完了......
從今天開始本篇故事即將更換新的主角,一切都到此完結。
我的人生即將在今日畫下最後句點。
「請問要更換哪位選手?」軒霓看了一下我們休息區,大概也明瞭狀況,然後低聲不知道跟誰說話,過了幾秒之後又抬起頭,「大會方面許可更換選手,請盡快提出更換選手。」
「就是他。」學長扯住我的後領往前一拉,完全無視於我要逃生的意願,「褚冥漾,原本登記身份為後備人員,因為突發狀況所需,請將他的身份更改為候補人員。Atlantis學院的第二代表隊中照人數與選手來說還可以再增添一個名額,請讓他遞補上去。」
我命休矣......
軒霓的手中出現了一個很像光球的東西,我之前在奇雅見過,很類似、可是不太一樣,「提出褚冥漾的登記數據,作業開始,更換後備者身份。」光球開始轉動,然後裡面出現了一些黑點點又快速消失,「遞補名額作業手續成功,更換選手順利進行,Atlantis學院代表隊提出許可確實成立,請上場比賽。」
我聽見觀眾席發出巨大的喧嘩聲。
剛剛講的話全部一字不漏的傳到所有人耳朵裡面。
我第一次這麼想死。
救命啊......

※ ※ ※

就在我想到應該先咬舌自盡時候,四周的空氣突然變得很濕冷。
猛然一驚,我已經不知不覺被抓上場了!?
「別亂動!」往後退一步時候旁邊突然傳來學長的聲音,不過有點來不及,我踩了個空,往後退的左腳啪的聲踩到水面,整個鞋子全都濕了。
我倒吸了口氣,學長立刻把我拉回來。
好......
深呼吸......深呼吸......
我閉上眼睛再睜開,發現我凌空站在一個巨大的法陣上面,法陣微微的重迭轉動著,看起來比平常還要漂亮。
哈哈哈......這就是我的墓地嗎......
我整個頭腦是一片空白,對於等等被攻擊還是什麼的完全不在乎了,現在就等著誰來給我致命的一擊然後讓我早早超生算了。
「因為已經沒有退路了,所以要比平常加倍努力。」旁邊的學長突然開口說話,然後把發上的橡皮筋拉掉,銀色的長髮瞬間整個散開飄起來,「有時候做一點努力沒有你想像中的難,在這場比賽裡面你只要代替我剛剛的位置站在這裡,然後集中注意力想著不要讓法陣散掉就可以了。」
不要讓法陣散掉?
我看著腳下凌空的陣型,完全茫然。
「我說過控制力量從心中開始做起,你只要想著不要他散掉、他就不會散掉。」學長踏出陣外,然後舉高了手,「『與我簽訂契約的物,讓侵襲者見識你的力量。』」銀色的光點在他手上拉出一條線,然後握緊了掌心化為長槍。
四周起了冰冷的風,學長的黑袍衣擺被吹的高高翻起,像個巨大的黑影。
我還是第一次這樣確實的感覺到......
他很強。
在他巨大背影之後,我渺小如蠅。
「褚。」學長回過頭,銀髮像是絲一般襯在他腦後,「沒有什麼渺不渺小的,只有能不能做。不管是什麼東西都一定會有適合的位置可以待著,就像你一樣,現在,你只要待在那個地方,維持陣型就可以牽制敵人讓我輕鬆些。」
大概是有點像催眠,我可能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底下的法陣轉動速度稍微快了些。

「記得,不要輕易放棄你能做到的任務。」

上篇:第一話 開眼     下篇:第四話 使者與手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