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 第六話 暫時休息  
   
第六話 暫時休息

第六話 暫時休息

Atlantis AM?

我可能睡了很久。
我也可能沒有睡很久。
就在我覺得我應該會睡很久準備拉高棉被繼續悶頭大睡時候,一個不識像的某種騷擾物品砰的一聲牢牢實實的砸在我身上。有那麼一秒我還以為腸子會被壓到從嘴巴裡面噴出來。
「醒了醒了!」
小女孩的身影在我身上響起,加著幾個可以馬上置人於死地的蹦跳,讓我有種可以又昏回去的悲慘感覺。
「小亭,下來。」
有人好心的解救我。
「喔。」壓在我上面的活體凶器開始手腳並用的爬下床。
等她一下去,我馬上翻開棉被爬起身,很怕再躺下去她又會爬上來跳,「夏碎學長?」很好,我又回到熟悉的地方。
雪白的房間,四周充滿了淡淡的乾淨味道。
傳說中救人很快的保健室,不過這次我沒有躺在外面,看起來好像是優等個人房,電視冰箱之類的東西一應俱全。
待遇太好我會怕。
房間裡面只有夏碎一個人,另外不是人的還有滿屋子跑的金眼黑蛇活體一條。
「你睡好久了,第一次比賽都差不多比完了。」跳上床邊坐著,小亭手上有著一個大大的木盒。
我轉過頭,看著夏碎學長。基本上,這位老兄在我昏去之前他也是昏的,可是他醒了我還昏,我想至少昏有幾小時吧?
「你睡了整整三天。」夏碎伸出手指比給我看。
「啊!?」
真的假的!?
「剛剛我跟西瑞換班,他正在進行喚醒儀式,被醫療班的人拖出去。」用一臉平靜說著非常恐怖的事情,夏碎從桌上拿了茶非常怡然自得的喝了一口,他的樣子會讓我覺得他是進來吹冷氣外加逛兩圈那種感覺。
我一點都不想知道什麼叫做喚醒儀式。
「這是米可蕥拿來的。」小亭直接在床上打開木盒,甜甜的味道馬上瀰漫整個房間。現在我相信我可能睡了好幾天了,因為我肚子開始咕咕叫了,「本來想吃,主人說要你醒再問能不能吃,你醒了,現在可以吃了嗎?」
她把盒子拿到我臉前,裡面全部都是一些很精緻的小點心。
我看到某條活體黑蛇的眼睛亮晶晶,然後嘴巴疑似有口水滴下來的感覺。
夏碎輕輕咳了一聲,「小亭。」
小鬼的臉馬上皺下去。
「我也餓了,一起吃?」就在一秒後我立刻見識到這句話的可怕效力。
「可以吃?真的可以吃?已經可以吃了嗎?那我要吃了喔?」小亭的臉直接在我眼前放大,然後從她小小的嘴巴裡面出現了俗稱蛇信的那種東西,「真的吃了喔?真的要吃了喔?」我在想,如果有人因為甜點發瘋,應該是這傢伙先。
「吃吧。」我點點頭,在蛇信碰上我臉之前往後坐了一點,我還不想當第一個因為一盒甜點而過餘興奮誤殺人的那條蛇的受害者。
咚一聲小亭跳下床,沒有我預料的一口把點心連盒子都吞下去,「米可蕥說點心要跟茶比較好吃,小亭去泡茶。」
然後,剛剛還在流口水等吃點心的活體黑蛇像是跳針一樣自己邊走邊念然後推開房門出去了,留下滿室的驚歎號與問號。
在旁邊從頭到尾目睹一切的夏碎又輕咳了一聲,「不好意思,監督不周,若有冒犯地方請見諒。」
說真的,誰會想跟一條蛇計較呢。
四周突然陷入一片沉靜。
我發現一件事情,其實夏碎學長的話好像也不是那麼多,通常有必要才開口,也不太過問別的事情,如果不管他他應該會是那種可以整天不開口坐在角落看書的那種類型,「那個......比賽後來怎麼樣了?」我想一想,只想起到朝那個高手送了一擊之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那個人不會死了吧?」記得他腦袋都爆開了,我怎麼會這麼有勇氣?如果那個人就這樣翹掉怎麼辦?我該不會就這樣被當作殺人犯移送法庭吧?這消息如果傳回家我老媽應該會哭死我老爸會嚇死罪後我老姐會過來把敗壞門風的我打死。
完蛋了,如果死者家屬要求賠償怎麼辦?
等等,那個傢伙應該不是人類,他說是什麼鬼王的屬下,所以他應該沒有家屬囉?而且依照電視的番石榴劇來演,他應該是孤獨一人闖天下,四海皆兄弟、無父無母無親戚家屬,就算死在路邊都不會有人來認屍的那種類型吧?
這樣推測的話,一定不會被人要求賠償才對。
萬歲,沒事了!
「他沒事。」夏碎一句話把我完美的推測全盤打碎,「你忘了嗎?我們學校有簽定大型結界,無論是誰,只要在學校中發生意外一定不會死亡,頂多重生回原貌。」
被這樣一說,我才想起老早被我遺忘的某個很重要的事實。
對喔......我們學校不死人的......
嘖!便宜了那個鬼王的手下。我真的很討厭他,一聽他沒事,反而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如果他這樣翹了就算了,反正也不會被家屬追打。
唉......不對不對,等等,我忘記還有殺人被移送法庭這條。
那他還是不要死好了。

※ ※ ※

「吃水果好嗎?」
夏碎拿起旁邊不知道誰進供的蘋果對我晃一晃,然後我點點頭,他就抽出一把應該不是水果刀的小刀開始削皮。
「我真的整整睡三天喔?」說真的,我這輩子還沒睡過這麼久,有種很不切實際的感覺。
手也沒停,夏碎只勾了淡淡的微笑看了我一眼,又把視線移回去,「你剛開眼完畢,又第一次喚醒王族兵器,所以體力消耗太多身體撐不住才會這樣,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第二次習慣之後就不會了,所以不必擔心。」
我倒不是擔心啦......
「王族兵器在使用上原本就會比較耗費精神力,等你們完全同步之後,就會像呼吸那麼輕鬆了。」他彎身在床邊櫃子裡面找出盤子,然後把削好的蘋果擺上去。
我看到漫畫上傳說中的蘋果兔子,這讓我懷疑夏碎學長很可能也會用小香腸做小章魚。
「謝謝。」我在床頭櫃找了包牙籤出來,然後很習慣性的用牙籤去戳下第一隻兔子。
「呀----------!」
「哇----------!」
尖叫了尖叫了尖叫了!
兔子尖叫了!
不對,是蘋果削成的兔子尖叫了!
為什麼剛剛是水果時候他不尖叫變成兔子才尖叫!
我手一抖,整個發出詭異的蘋果兔立刻掉下牙籤。
旁邊的夏碎見狀動作很快的把差點掉到地上的兔子撈起來放回盤子裡面,一臉平靜,完全就像耳聾沒聽到尖叫聲那種。
「水果會尖叫!」我抖著手指指著那個安靜下來的蘋果兔,整個人往後坐,很怕等等那個水果會撲上來咬人。
太久沒被這種東西嚇到了,我居然有一種懷念的感覺。
「很奇怪嗎?」夏碎用一種疑惑的表情看我,「柚子跟楊桃也會尖叫,而且柚子切下去還會噴血,是一種提神的營養液,要吃時候不要用利物去戳他們,直接吃就不會叫了;如果不小心戳到,等他們叫完沙啞之後就不會再叫了。」他隨便拿起一個蘋果兔拋到嘴裡咬了幾口,果然連個聲音都沒有。
說真的,我已經完全沒有胃口了。
我不應該看他是蘋果就相信他是蘋果的,這個世界的東西都用普通的名字來偽裝不普通的東西,我怎麼會忘記這事實呢!?
安逸的生活過太久果然會使人變笨,可是我覺得我的生活一點也不安逸啊!
「那......後來比賽呢?」為了怕夏碎學長鼓勵我繼續吃水果,我連忙重拾剛剛的話題。
「嗯,我與西瑞清醒時候比賽已經結束了,後來看了回溯景,好像是解開黑色結界之後就看見明風的選手與你已經倒下,裁判就宣告比賽結束了。」思考了一下,於是夏碎慢慢的說著,「接著下午我與西瑞出席第二場比賽,勝了亞里斯學院,昨日出場七陵學院一戰,不過意外的是七陵學院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棄權了,所以第一場比賽告此一段落,兩天之後會再進行第二次賽權。」他大略將整個狀況簡單扼要的說完。
「咦?下午是你跟五......你跟西瑞出場?」那學長呢?我還以為學長會連著繼續。
「是的,七陵學院也是我與西瑞出場。」夏碎沒有直接告訴我為什麼,感覺上是用了迂迴的方式在繞開話題。
這樣的話,我也不好意思緊追著問,雖然我很想知道為什麼。算了,等出醫療班之後遇到學長再問看看好了。
四周又突然安靜下來了。
大約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夏碎突然站起身,一臉凝重,「我有事,先離開一會兒,若是小亭回來吩咐她在這邊等我別亂跑。」
「唉?你......」
話還沒說完,夏碎學長已經消失在我面前。
有什麼事這麼趕啊?
說到小亭,那條號稱要泡茶的蛇人不知道泡到哪去了,不會在茶水間迷路吧?
房間裡面一但沒人了,就會變得很空曠。
我肚子又餓了,看過去,旁邊都是一些看起來很正常的水果外加那盤蘋果兔,我突然又有種吃不下的感覺。
就在我覺得我應該會這樣餓死萬念俱灰的時候,一個輕輕的聲音傳來。
窗戶玻璃外面出現一隻手。

※ ※ ※

「打擾了。」
那隻手很自動的打開窗,接著出現的是張臉,最熟悉不過,「我聽別人說你睡了三天,抱歉我這兩天忙了事情,今天才來。」幫我開了傳說中那隻眼的白陵然七手八腳的從窗戶外面爬進來,我才注意到現在好像是下午,外面的天空有點偏黃昏的感覺。
「呃、不會。」我看著他爬窗動作,第一個想法是這邊應該有個東西叫做門吧的感覺。
然站穩之後又彎身從外面拿進來一大盒東西,是個古風的布盒,裡面的東西是個問號。
「我想你睡了幾天應該也餓了,所以帶了點東西過來。」然左右看了一下,把桌子拖到床邊,將盒子放上桌面打開,裡面出現了好幾樣我熟悉的糕點,像是狀元糕芝麻糕一類的東西。
看了這一堆東西,照理說肚子餓爆的我應該會馬上口水滿地流,可是並沒有。剛剛蘋果兔案件還歷歷在目,我不會那麼笨又上第二次當的你們死心吧!
「這是我用了早上時間手工做的,你嘗嘗。」然勾起那種可以讓別人上當去死無怨尤的善意微笑,接著從隨身背包裡面拿出一個不袗保溫瓶,「還有綠豆湯。」
我有一種一夕間身邊包圍了一堆會做菜的人的感覺。
「你的體力和精神力現在很衰弱,要多吃點東西補回去比較好。」然提出了某種養生建議,接著把點心攤了一桌。
被他這樣一講我突然察覺到一件事情,我想下床、可是提不太起什麼力氣,難怪剛剛被蘋果兔嚇到時候只有意思意思在床上後退而不是整個人摔下床往外逃。
「那個、謝謝。」其實我跟這位並沒有很熟,沒想到他還會自己跑來找我,真的有點受寵若驚的感覺。
「不用謝啊,應該的。」依舊微笑著,然說了一句讓我摸不著邊際的話。
應該?
他從盒子裡面拿出準備好的小碗,倒了熱呼呼的綠豆湯進去,「你們學院的隊伍現在只有兩個人在支撐,所以你也要快點養好精神回去幫忙囉。」
兩個人?
「什麼意思?」猛地抓住他的手,我立刻追問,「為什麼是兩個人?」又是哪兩個?
然一臉莫名的看著我,「你沒聽說嗎?我還以為剛剛夏碎先生有告訴你,你們學院現在只剩下他與西瑞羅耶伊亞兩位選手,另外冰炎殿下似乎是身體不適,已經好幾日不見蹤影了,大家都在推測他不曉得會不會參加第二戰。」
學長不見蹤影?
我鬆開然的手,卻沒有預先的震驚感,倒是有種我其實應該可以猜出來的感覺。
那麼剛剛夏碎會那麼凝重的走掉,跟這件事情有關係嗎?
「放心吧,冰炎殿下等級很高,加上這邊學院的醫療班都很高段,不會出事的。」然將手上的碗遞給我,溫和的笑容立即讓人放鬆三分,「倒是你要多加小心,總覺得你們對明風的那場比賽有點怪,但是沒人知道發生什麼事情,若是你自己心中有底,可要多加警戒些。」
他是純粹好心的提醒,我完全知道,「嗯,謝謝。」捧著綠豆湯,其實我真的很餓,然後就慢慢的喝了一口,暖暖的不會太燙也沒有冷卻,剛好是可以入口的溫度,與黑糖混在一起的綠豆香滑入喉嚨,馬上就讓肚子安靜了不少。
跟我老媽做的一樣好喝。
我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感動。
「我還有做一些鹹的米食,你在吃點心之前先吃些鹹的東西墊墊胃會好一些。」然翻開盒子的第二層,下面立即傳來竹葉香,出現在我眼前的是各種色彩的米糰子。
好感動,我真的被感動到了!我有多久沒吃到這麼正常的人類食物了!?
「喜歡就慢慢吃,我做了很多,一定不會讓你餓到。」坐在床邊,然微微笑著,大約過了半晌才看了下外頭天色,「我還有點事情,先告退了,漾漾你要好好休息喔。」
我用力點點頭,因為嘴巴塞滿東西不能說話。
「改日見了。」然拍拍我的肩膀,然後轉身走到窗戶邊,像剛來時候一樣又爬出去,一下子就不見人影了。
說真的,旁邊有門這種東西......

※ ※ ※

就在然出去不到幾秒鐘,旁邊的門就被人推開。
頭上頂著茶盤的小亭推門走進來,一臉哭樣,「茶葉找不到,跑回紫館拿,好遠。」
......還茶葉嘞!你會不會太講究啊黑蛇小妹妹!
「有茶了,來吃點心。」將茶盤推到床上,小亭七手八腳的又爬上床。茶盤裡面擺著已經泡好的茶水還有小茶壺,杯子裡面飄來淡淡的高雅香氣。
黑蛇妹妹的安靜只到她看見滿桌點心的那一秒結束。
「點心、點心,好多點心!」她的眼睛比剛剛閃亮了數十倍,「有客人嗎?客人給點心嗎?這些都可以吃嗎?能不能吃?」看著然帶來的點心,小亭幾乎整只往我身上黏過來。
「吃點心前先吃這個,吃完就可以吃點心。」我把桌上的蘋果兔遞給她,說真的這盤水果會造成我的心理壓力,還是及早解決比較好。
「好!」小亭很豪氣的接過那盤水果,一口一個,盤子馬上清潔溜溜,「吃點心了!」她在床上無視病人蹦了兩三下,如果不是我有先見之名先閃了一邊,大概會被她踩噴腸子。
接著,我看到除了鬼娃之外,第二個可怕的吃相。
只見小亭伸出一隻手將嘴巴拉開成兩倍大,接著拿起一盤點心往嘴巴裡倒,合上嘴、開始咀嚼。
有時候看見他們吃東西真的會倒胃。
「這些是我的,剩下是你的。」我把鹹的點心跟甜的各拿一半起來,當機立斷的跟小亭畫清界線。有五色雞頭的慘案在前,我現在很懂得什麼叫做先下手為強。
「噢∼」小亭發出模糊的聲音。
包括然跟喵喵的兩大盒點心在三秒之後被消滅了一半。
大概滿足的小亭舔舔嘴,端坐在床上捧起茶杯喝茶,半晌還打了個小嗝。
「對了,夏碎學長讓你在這邊等一會,我想他應該很快會回來。」把米團塞入嘴巴,我突然想起夏碎的交代。
小亭用力點了點頭,「我知道,主人有說過,大家也都在說。因為有不好的人會來找你,所以一定要有人留在這邊,那個人就不敢來。」
有不好的人會來找我?
「大家有沒有說誰會來找我?」
小亭搖搖頭,然後突然一臉驚慌,「糟糕,剛剛小亭去泡茶,有沒有人找過你?客人是不好的人嗎?」
客人?
然應該不是什麼壞人吧,「沒有,只有來個朋友。」
聞言,她小小吐了口氣,「還好,不然小亭會捱罵。大家都說不好的人會趁沒有人在偷跑進來,所以這裡一定要有人。」
一定要有人?
難怪夏碎學長會說他來換班。
我猛地想起然。
他在夏碎離開之後出現、在小亭回來之前離去,剛好補足了無人的空檔。

這算巧合嗎?

上篇:第五話 神廟中的水之貴族     下篇:第七話 房中的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