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 第八話 水槍  
   
第八話 水槍

第八話 水槍

Atlantis AM11:30

就在我什麼都想問,什麼都沒有問出來的情況下,第二次的比賽也即將上場。
然後,我得到一個晴天霹靂的消息。
「真的嗎?」
同個休息室內,五色雞頭像是中頭獎一樣,整個人都因為夏碎剛剛那句話興奮起來。
「是的,因為第三場比賽的預定狀況生變,所以大會在昨天晚上公佈了比賽更改消息,所有隊伍從第二場比賽開始,上場人數最少需要三名、最高上限五名,若原本不足的隊伍可用候補選手進遞、若再不足選可以從自己的學院拔擢新人,在第三場比賽開始之前需繳交名單。」夏碎從手上的文件袋拿出一份數據遞給坐在沙發上面的學長,「也就是說可以二次更動名單。」
聽到這個消息,五色雞頭整個人都很樂,剛好和我的愁雲慘霧變成強烈對比。
說真的,我很想窩回去當打雜人員,現在我突然覺得當初學長幫我設的打雜人員真是一種世界上最好的職稱。
相信我,跟選手比起來,它真的是。
學長把手上的文件翻一翻,「最少三個......」
我們這一隊原本正式選手只有兩個人,候補兩個,所以最少還得選一個上去。
「學長!」五色雞頭用一種閃閃發亮的眼睛看他。
拜託,選五色雞頭吧,這樣你們三個就夠了。
「既然我們所有人都在範圍內,那就四個人都寫上去吧。」學長用一種好像在說天氣很好的口氣把文件還給夏碎。
不-------!
你怎麼可以這麼殘忍對待我!
紅眼看過來,「褚,我們在上面拚死拚活,你當候補選手看好戲不會說不過去嗎?尤其你的幻武兵器都已經出來了,剛使用者最好把握機會多練習才可以很快上手,這是給你的最好發揮機會。」他勾起很惡劣的笑容,這讓我完全體會到,他是故意拖我下水的。
我可以一個人去對著鐵鋁罐發揮練習,真的。
五色雞頭蹦過來,一把用力勾住我的脖子,有那麼一秒我覺得他應該是想扯斷我的脖子不是勾住,「漾∼我們終於有機會攜手抗敵了!將這些入侵者都趕出我們的祖國吧!」
祖你的頭!
最好這裡是祖國!
你是又去哪裡學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回來!
「對了,是說你的幻武兵器已經出來了,長什麼樣子?我好像都沒看過。」五色雞頭終於注意到這個問題,事實上因為我用完之後就被扛去醫療班睡了三天,再來就都沒有出門,沒有看過應該是正常的,「你這個小子不會想暗槓吧!」
「冤枉啊大人!」我一點都不想!
「那還不將證物拿出來!」
「是......」
等等!我幹嘛配合起他來!?
有時候跟神經病相處久了,自己也會變成神經病。
我把藍色的幻武大豆從口袋拿出來,還是一樣清澈的水藍,不過我覺得上面的圖紋好像變得有點不太一樣的感覺,可是又好像沒變,真是奇怪了。
「褚,你可以去左商店街買個鏈子將他掛在身上才比較方便,左商店街中有專門賣幻武兵器的懸掛煉,另外也有賣收納盒,這兩樣東西都可以提供幻武兵器休養,比起隨便放著好很多。」夏碎在旁邊對我提出建議。
收納盒?
「喔,好,謝謝。」我把大豆看一看,想想還是去買一個給她好了。
「漾∼快點發動來看看。」五色雞頭發出不耐煩的催促聲。
我看著手中的幻武大豆,突然有那麼一秒忘記要怎麼發動。
「如果實戰你也忘記的話,就等著被敵人殺死吧。」學長很慵懶的趴在沙發的扶手上,丟來如此冷涼且有落井下石嫌疑的一句話。
「唉......那個......」說真的,我好像真的忘記了,平常都看別人發動,等到要用時候我就突然忘光光了。
跟學長求助絕對會遭到二次冷水一桶,五色雞頭沒在用兵器所以百分之七十大概也不知道,我只好含淚看著一樣好奇湊在旁邊看的夏碎學長。
「不用擔心,有時候也會出現這種狀況,多念幾次就會記得了。」夏碎咳了聲,讓我覺得她好像在安慰我,「發動的請求歌謠是『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請讓□□□見識你的□□□』,中間的消音字視狀況而定,可以更改,另外有時候個人習慣不同,歌謠裡面的字也會不太一樣,不過大致意思都是相同。另外特殊狀況發動時候、例如二次變化歌謠也會隨之不同,那時候就要看你的兵器屬性調整,不過剛開始的一次成形就這樣可以足夠。」
二次變化?
我好像沒有看過有人用過二次變化。
「試試看。」夏碎微笑的催促我。
「好。」看著掌心的幻武大豆,我用力的吸了一口氣,「『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請讓......好奇者見識你的形。』」
然後,幻武大豆發出鈴聲。

※ ※ ※

五色雞頭的眼睛瞪得圓圓的。
「就是這個?」
我瞪回去,「就是這個。」不然你還有哪邊不滿意嗎?
「好普通。」來自於欠扁雞的感想。
「感覺還不錯,挺適合褚使用的。」夏碎的感想就中肯很多。
放在我掌心上的,是把小槍,俗稱掌心雷那種東西,是銀藍的顏色,在槍柄處有著黑藍色的圖騰花紋。
「你要想的話,不覺得雷射槍還是大炮、機關鎗、散彈鎗那種東西比較帥嗎!?」完全瞧扁掌心雷的五色雞頭很不屑的從鼻子裡面哼出氣,「這種連用來丟人都丟不死的小玩具虧你也想得出來。」
「丟不死人的小玩具在上一場對明風學院比賽裡面一槍轟掉某個紫袍的腦袋。」學長打了個哈欠,從旁邊拖來靠枕喬好位置就直接躺下去。
五色雞頭馬上轉頭過來看我。
「一切都是美麗的意外。」我乾笑了兩聲。
「王族兵器的威力本來就不是一般兵器可以比擬,會有這種力量也是正常。」夏碎繼續幫我批注,「在使用上,褚你可以看情況來調整力量,武器會隨著主人的使用方式與當時心情變得不同。」
這麼說,我當時的心情就是轟掉別人腦袋囉?
我突然打了個冷顫。
原來我也會有這麼恐怖的想法,以後還是注意一點才不會害別人受傷。
「如果掐不准使用方式,多多練習就會知道了。」大約看出我也有點不安,夏碎很善良的告訴我這些。
練習......
打鋁罐之類的,這個我在電視上有看過了。
「練習,說走就走,來吧我們去練習!」五色雞頭行動力很強的直接拉住我的領子往外拖。
我並不想說走就走啊!
「你們要出去的話,下午兩點比賽開始之前要趕回來喔!」完全不阻止的夏碎就站在原地朝我們揚揚手。
拜託,來個誰阻止他吧!
只可惜我的願望一直到被拖出去關上門走出選手休息室範圍然後再拖行無數公尺後,還是完全沒有達成。
就在我被拖出休息室的大門同時,一個聲音阻止了五色雞頭的步伐--
「兩位!」
細小到幾乎聽不見的跑步聲快速的靠近我們,「好巧,又見面了,你們要去哪裡呢?」
我抬頭一看,果然是那個很喜歡神出鬼沒的然。
「去幫他作特訓。」五色雞頭指著我,擅自下了決定。
「特訓?」疑惑的看著我,然露出有點不解的神情。
「嗯......因為我第一次發動幻武兵器,還不習慣所以要去練習。」該死的我還真不想承認五色雞頭的擅自決定,可是好像也想不到有什麼可以說的了。
「好像很有趣的樣子。」然立即發出高度興趣,「可以跟你們去看看嗎?」
「來啊。」
無視於我的意願,五色雞頭擅加觀眾一枚。

※ ※ ※

我們在一處比較高地勢的地方停了下來。
這次,我完全認得這是哪邊了。
「在這邊練習比較方便。」五色雞頭就站在旁邊,叉著手咧嘴笑著說。
我看著一望無盡的大空地有點傻眼。這個地方就是我剛入學不久時候學長曾經帶過我來追教室的地方,而且我們還在上面衝浪。
可能是因為比賽期間關係,少了教室在這邊奔跑,整個空地看起來更大了一些。不過,如果我沒記錯的話,聽說這塊空地好像連往異世界,會有某些東西......跑出來。
「這個地方也很有趣。」然打量了一會兒大空地,做出以上的結論,「西瑞挑地點都很不錯。」
挑地點很不錯?
基本上,我覺得他好像都是亂找一個地方。
「漾∼我們在這邊練習。」指著大空地,五色雞頭看了我一眼。
「唉?」在這邊練習?
「你只要每槍都打中大池裡面的東西就可以了。」他說的很簡單,可是我完全沒看見大空地裡面有什麼東西。
我看著米納斯幻成的銀槍,完全不知道從何下手。
五色雞頭拿出一顆黑水晶然後用力往大空地中央拋去,一點也沒碰到地上,黑水晶在大約三十公分處好像沉到水底一樣突然消失不見了。不用幾秒鐘,大空地理面傳來奇異的聲音,瞬然一條巨大的章魚腳衝出空間面、然後又迅速的拉回消失不見。
......
那是什麼!?
為什麼這裡會有大海怪的章魚腳!?
之前不是鯊魚嗎?
誰換了!
「那個是吸引池中物的誘餌,接下來聚集的東西會越來越多,漾你可以放心的慢慢打。」像是應驗五色雞頭的話,不到三十秒,我看到更多的巨大章魚腳在半空中翻騰。
說真的,我一點都放不下心慢慢打。
這真的叫做練習嗎?
就在我天人交戰之際,一旁的然拍拍我的肩膀,「漾漾,你用你的幻武兵器試著打我看看。」他指著自己,露出無害的微笑。
「打你?」你是不是要說打五色雞頭講錯了?
「嗯。」然點點頭,完全打破我的想法,「放心,不會有事的。」他往後站開了一段距離,拍拍自己的胸口。
瞇著眼看了他一會兒,五色雞頭突然轉過來看我,「漾∼開槍打他!」
「唉?」真的可以嗎!?
「安心吧,我們學校裡面死不了人,你就算打爛他他還是死不了,開槍轟掉外敵的腦袋吧!」
什麼時候又變外敵了!
我有點怕怕的看著然。
「沒關係,我也想看看你的幻武兵器。」他還是笑得非常溫和。
說真的,就算是不會死人,可是被打到還是會很痛吧?
還是小心一點不要直接打到他好了。
於是,我故意將槍口稍微偏低,然後小心翼翼的扣下扳機。像是回應我的想法一樣,一個水泡泡突然從槍口竄出來,用一種被風吹走的蝴蝶般極慢的往前飄,然後在即將抵達然肩上的那一秒破掉。
陣亡確認。
「......」
「......」
「......」還好沒打到人。
就在我慶幸然後鬆了一口氣的同時,突然有人從後面一把掐住我的脖子,「泡泡球!?你以為這把是小阿弟在玩肥皂泡的水槍嗎!你對付明風是用泡泡球打爆他們的腦嗎?」五色雞頭露出一種吃人的表情,「我總算看清楚你的為人了!你居然打算用泡泡球來掩蓋一切,像你這種負心人遲早會被五雷轟頂!」
一開始的指責還蠻恐怖的,可是你搭後面那一段是什麼意思啊......
「那個......明風時候不是泡泡球啦......」我連忙掙脫他的殺人掐,逃遠了好幾步才反駁,「是很正常的子彈。」應該是,那時候我也沒有意識到設出來的是啥,發現時候那個第一高手腦袋已經爆了。
五色雞頭似乎還想說些什麼,一個拍掌的聲音打斷我們兩個,「果然跟我想的一樣,漾漾你可以自由調整兵器射出的東西以及使用。」
被他這麼一說,好像的確是這樣。剛剛不想傷人,子彈就真的傷不了人。
「可是你的瞄準不夠喔。」然豎起食指,活像某種解說老師,「剛剛我看你槍頭偏下應該是想打地面,可是你還是打到我肩膀上,看來你瞄準還是要多加練習。」
說也奇怪,剛剛我的確是想打地上,可是米納斯的衝擊有點強,手稍微會被彈高的樣子。
「如果你再射泡泡球出來,你就乾脆拿著槍去噴水幫園藝班澆花。」五色雞頭拉住我的領子往前拋,「去,打章魚練習。」
我看著眼前增多的章魚腳,突然有點頭暈。
如果我可以自由調整子彈......
將槍首微微偏放,我瞇起眼看著距離最近的章魚腳,這個不是人就沒有什麼好怕的,就把它當成電影裡面的大海怪吧!
一抹銀藍色的線在我眼前像是流星一樣畫過,下一秒,海怪的章魚腳轟然聲斷裂成兩半。
成功了!

※ ※ ※

「才成功一次不算成功,你要把章魚腳全打完。」
五色雞頭在我後面這樣說。
我看著滿場出現消失的章魚腳,突然想眼睛一閉假裝中暑裝死算了。
那些腳出現的亂七八糟,根本看不出來要怎麼瞄準!
看著大大的空地,我有點茫然。
「你不是開過眼嗎?」
熟悉的聲音在我後面出現,我連忙轉頭,不知道在後面看多久的學長冷冷瞪了我一眼,「開過眼了,你還看不出來這裡有什麼嗎!」
這裡有什麼?
我看到的只有無盡的大空地。
「剛開眼的力量沒有那麼強,我們先推他一把吧。」同樣不知道什麼時候來的夏碎學長微微一笑,然後跟一旁的然點頭打了招呼。
「真麻煩!」學長冷哼了一聲,然後才從有段距離的後方走過來,先看了然一眼,「七陵學院的然,這次麻煩你幫忙了。」他伸出手。
「不會,這是應該做的事情。」然也微笑的回握,兩個人的氣氛和平到有一種詭異的地步,感覺他們應該已經有認識了,「而且也有人托我這事了,所以算是我該做的。」
「哼。」
他們兩個人這幾段交談我聽不太懂,感覺像在說別的事情。
「夏碎,過來!」穿過了我們,學長與夏碎往前走,然後踏上了空地的範圍,奇異的漂浮在大約三十公分的地方。莫約走了有些距離之後兩人才停下來,然後站開了五步遠面對面伸出手。
兩人底下立即出現巨大的方形光陣,四周角有著更小一些的方形,於是陣法開始緩慢轉動。
「這是高等法術。」顯然非常有興趣的然張大眼睛很專注的看著空地內的一舉一動。
「完全看不懂。」五色雞頭說出了我的心聲。
「這是高等的現形術,可以打破高等法術與結界,暫時讓某些東西顯現出來。」然順口給我們簡單解釋,「像是我與西瑞可以看見這裡的東西,可是無法讓漾漾或其它人也看見,現形術就可以辦到。」
我大約懂了。
反正就是讓我看到結界裡面的東西就對了。
不過學長為什麼會說開眼就看得到?
空地在陣法出現了幾秒鐘之後開始改變,一個白色的水泡往上漂浮,再來是兩個、三個,空地中注滿了黑色的水,大約有離地面三十公分高,水下漂浮著不明的黑影。
這裡真的有水?
看不見的水?
不明的黑影逐漸擴大,就在水面高漲的那一秒,一隻海怪章魚腳猛然竄出水面,噴上上方的黑色水珠立即轉成白色的泡泡往天空飄。
這就是我看不見的東西?
「好了!」
走出陣法,學長和夏碎一前一後的離開黑色水面,光陣還在慢慢轉動,「褚,給我好好練習,再想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我就先轟了你的腦袋!」紅眼狠狠朝我一瞪,然後腳下出現移送陣,人不用半秒就消失了。
真是來匆匆去匆匆。
他到底是來幹嘛的啊?
「不用介意,他是怕你們練習有障礙才來幫你把水池現形的,這裡至少可以維持現形到下午兩點前,褚你要好好練習喔。」夏碎學長一如往常的拍拍我的肩,和善的說著,然後才跟著學長的腳步離開現場。
有那麼一秒,我突然覺得我應該好好練習不要再扯大家後腿了。
我看著手中的銀槍,下了決定一定要成為電視上那種百發百中的超級神槍手!
「好!既然大家都這麼熱情,我也來幫忙吧!」然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變得非常興奮,然後他伸出手,手上載滿了銀色的不明粉末,「先召喚個兩百隻海怪來助陣再說!」
...
......
你說幾隻?
「兩百隻才一千六百條腳,不夠打啦!」
五色雞頭發出了置我於死地的抗議。
「那再加兩百隻鯊魚。」
煞那間,整個黑水大空地擠滿了章魚腳和鯊魚嘴,整個地方突然變得極度狹窄。

「......你們別鬧了!」

上篇:第七話 房中的使者     下篇:第九話 底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