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 第九話 底定  
   
第九話 底定

第九話 底定

Atlantis PM1:50

即將兩點的時候,我拖著一雙開槍差點開到廢的手被五色雞頭拎回休息室。
「你們回來了啊。」
休息室內的兩人一看見門開了同時轉過頭,「辛苦了,先休息一下吧。」夏碎合起手中的書本從窗台邊站起來,「練習順利嗎?」
......我有種雙手快斷的感覺,如果這樣叫做順利的話我也認了。
拜託!我這輩子開最多的只有玩具槍,誰可以在短短時間內把真槍運用到收發自如的地步啊!
兩百隻章魚跟兩百隻鯊魚耶!
當我神嗎!
「一點都不順利,前前後後才打了一百隻章魚腳,連一半都不到。」五色雞頭發出歎氣,「果然,田里面的蘿蔔不可以能在一天裡面長大。」
被你比喻成蘿蔔我一點都不會覺得高興。
「然呢?」學長從沙發上面爬起來,隨便問了一句。
「他說他有事情,中途就先走了。」因為他先走,所以沒人知道怎麼把章魚跟鯊魚弄回去,現在空地還是大擁擠的狀況。
不知道有沒有好心的路過人可以幫我們恢復原狀......
「嗯,我們這邊也差不多該出發了。」學長從沙發上站起來,然後拿起黑袍穿上,旁邊的夏碎也開始整裝,「第三場比賽有突發狀況所以做了調整,連帶的第二場也是,已經跟預定的行程不一樣了。」
不一樣?
我有點好奇,不知道是什麼狀況會影響到這些比賽。
「等第三場比賽你就知道了。」學長很率性的丟下這一句之後地面上直接出現了巨大的移送陣,準備將所有人送至會場休息區。
「第二場比賽不用很多時間,只有我們兩個下場,你們不用準備了、快跟上來。」夏碎打斷我想找隊伍衣服的動作,推著我的背走入移送陣,五色雞頭不用一秒就跟上了。
第二次比賽不用很多時間?
就在我滿頭疑問的同時,四周突然爆開轟然的歡呼聲響。
「各位觀眾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第二次選拔賽的大會會場。」播報員的聲音直接在我頭上響起,巨大的音量壓下了觀眾的聲音,「在比賽開始前先向大家報告一件事情,第三次比賽場地原計在北大區塊的幻海島上,但是因為臨時出了不可預期的狀況,將改成第三次比賽分為兩島,也就是說現在隊伍將各分一半前往不同的最終地點。而第二次比賽將底定哪隊往哪個方向,請大家拭目以待!」
底定所有隊伍的目的點?
「據說好像是工會收到從北南兩邊來的求救消息,所以變更了第三次地點,改為分別派出兩方隊伍在求救點上比賽,在實戰中解決問題以及評分,對雙方來講都算是難得的機會。」站在旁邊的夏碎微笑著幫我們解釋。
喔,難怪會有變更隊員的通知過來,原來是第三次變成實戰......
實戰?
也就是說接下來我要跟著學長他們去解決傳說中要一次動要到這麼多高手的實戰!?
媽媽......我想回家......
『放心吧,沒事的。』
恍惚間我好像聽到某個女生的聲音,低低的很溫柔。
我拿出口袋裡面微微發出聲響的幻武大豆,細微的鈴聲很快就不見了。
......應該不是吧?

※ ※ ※

場地震動了起來。
就在所有觀眾的注視下,場地上突然畫出巨大的法陣,一根要數十人圍繞才環得起來的白色超級大柱子直直往上空衝去,同時上方同地點也降下了相同的白柱,兩方在空中接和,不到數秒鐘就出現了通天大柱。
「好久沒看見這玩意了。」學長看著場上出現的大柱子,然後開始活動手部關節。
「這是什麼?」我看來看去,也只覺得他好像真的就是一根大柱子。
「是柱子沒錯啊,你看不出來嗎?」紅色眼睛看過來,用一種鄙視懷疑的目光瞪我。
基本上,我看不出來的是這玩意的用途。
「各位觀眾請看著場上提供的觀視畫面!」隨著播報員的指示,場上的大屏幕畫面同時轉到了同一個地方,是個白色的地面,上面鑲著十來個五顏六色的盒子,「這裡是通天柱的頂點,標高末約在一千五百公尺左右,上面的盒子裡面有裝著真正第三場比賽的地點,但是也有的裝的是陷阱,這是考驗各位選手判斷力以及速度、合作、耐力等等的一關,先到達上方者可以先選盒子,但是請注意每個人只有三次機會,若三次都沒選到正確的盒子,將取消通往下一關卡的資格,在此會宣佈正式喪失最終競賽的身份。」
喪失資格?
那這關不就很重要了?
我偷偷瞄了一眼學長跟夏碎,稍微有點小擔心了起來。
「第二次競賽限制不得使用任何大型法術、移動形陣法以及咒術也禁止使用,其餘上柱方式由各隊自行斟酌,時間只限兩小時。」很快的將規則給解說完畢,場地播報員高高舉起手,「那麼,第二場比賽正式開始!」
最後一字完畢,我看見場上同時出現了各隊的代表,差不多每隊都只派出兩個人、最多三人,再來就沒有了。
一股冰冷的氣息由場上傳來,我下意識的轉過去一看,差點沒整個人發毛起來。
我看見明風代表隊中,那個化身為滕覺的安地爾果然沒死,整個人還好好的跟不知情的黑袍站在一起。
像是也注意到我的視線,他緩慢的轉過來,露出一抹讓我頭皮完全發麻的詭異笑容;我突然有一種被毒蛇還青蛙盯上的感覺。
「漾∼你在幹嘛?」五色雞頭拍了一下我的肩膀,順便把我的神志給拍回來,「七陵學院來的人還真神秘,到現在還不拿下帽紗,真想放把火把他們的神秘帽給燒了!」他發出會被良民報警抓走的危險宣言。
是說,七陵的選手真的很神秘,我跟著他的視線看過去,不起眼的角落站著兩個穿著祭服的七陵學院選手,兩人不知道在低聲討論什麼。可能是第二場比賽攸關晉級,所以這次比賽對有間的聲音並沒有被擴大出來,場上也僅只顯現影像。
通天的白柱四周是光滑的,有些人似乎原本嘗試要用繩卻徒勞無功,是過幾次之後便開始短暫的討論起方法
學長他們有動作了白柱下,出現在前方的學長組連交談也沒有,夏碎伸直了手,瞬間就甩出了他的幻武兵器黑鞭。
「鞭子的長度應該不可能高達一千多公尺吧?」我趴在休息區的圍竿上,滿腦問號。
「誰知到。」五色雞頭也聳聳肩。
幾乎是同個時間,其它隊伍也紛紛開始有了動作。
握著黑鞭鞭首,夏碎並未揮出長鞭,而是僅抓出了大約五十公分左右的長度拉緊,一旁的學長躍高身,朝著那一小段鞭身一蹬直接借力往上衝去,大約到了某個高點之後他手掌上拉出銀線,然後出現的是幻武兵器的銀槍。
某種聲音直接傳來,學長把長槍插入柱身,槍身四周立即蔓延出像是大翅膀一樣的薄冰,然後他彎身拉住夏碎甩上的鞭子把隊友一起拉上來。
前後往上的高度大約有百尺左右。
「是用借力的方式往上啊,不過這樣要到柱頂要花好長一段時間耶。」五色雞頭看著場中的動作,皺起眉,好像這個不是什麼好方法。
就在我也這麼覺得的時候,學長的幻武兵器外圍的薄冰起了變化,像是有生命一樣開始往上攀延,不用幾秒鐘的眨眼時間,自他們開始環柱而上,一座薄冰搭成的迴旋梯就這樣攀附在整個白色大柱上面。
藉著冰梯,兩個人動作很快的就消失在高處的另一端。
「這樣不算是大型法術嗎?」我看著旁邊的五色雞頭發出疑問。
五色雞頭看了我一眼,「這個不算,那是控制幻武兵器造出來的冰梯,基本上連法術都不構成。」
原來幻武兵器還有這種用法。
我突然想到如果是米納斯的話不知道能做啥附加用途,唯一知道的是傳說中的泡泡槍。等等,該不會還可以當做澆花用具使用吧!?
根據買一送一的法則,我覺得這個功能可能性非常大。
「漾∼你看!」就在我努力思考水槍的附加功能時候,五色雞頭突然一把掐住我的脖子以有殺人嫌疑的方式把我的頭轉過去看另外一邊,「這邊也很有趣!」
沒有袍級的七陵學院兩名選手只是輕輕的用腳尖在地上點了幾下,唱了一小段聽不太見的歌謠,不用多久時間,兩個人居然就無重力的漂浮起來。
「這是請大氣精靈幫忙,也不算是法術。」對那種漂浮方式很有興趣的五色雞頭放開差點扭斷我的頭的手,「其它就沒什麼創意了。」
我稍微看了一下別組,大部分都是用一些小法術上了柱面,不過有的因為柱身太滑了,爬到一半還差點摔下來。
「時間經過五分鐘,現在請大家跟著我們的鏡頭看向通天柱柱頂,首先達到的第一名為Atlantis學院的第二代表隊選手,緊接在後的是只相差不到幾秒鐘的七陵學院選手。」傳達著場面上的動靜,播報員一下子飛高,四周的屏幕也跟著回到剛剛那有鑲著很多小盒子的柱頂,「在兩隊選手將挑選盒子同時,第三名隊伍也花了七分鐘的時間到達柱頂,是Atlantis學院的第一代表隊選手!」
出現在屏幕裡面的是庚學姊跟蘭德爾,兩個人顯然也是很輕鬆的就爬上來,不過時間花得比較多一點就是了。
就在他們之後,陸續在十分鐘以內其它隊伍也各自用各自的方法爬上來。
我有一種袍級果然個個都不是人的感想。
一般人應該很難在短短時間裡面爬上千多公尺的大柱吧......
鬼!
他們是鬼!
這裡有一堆鬼!
我再次體認到身為異次元生物的我果然是最正常不過的人了。

※ ※ ※

每個畫面牆都停在一個隊伍身上。
我找到了學長他們的那個屏幕,他們正好從柱頂上拔起來一個白色的盒子,上面有著小小的籐花紋路,看起來比其它的盒子還要樸素很多。
「Atlantis學院第二代表隊已經取得盒子,現在正是打開的關鍵......唉?」原本以為他們會直接在柱頂打開盒子的播報員愣了一下,然後繼續,「出乎意料之外,Atlantis學院的第二代表隊選手們並沒有打開盒子,而是直接拿著盒子跳下通天柱!」
不用幾秒時間,我看見學長跟夏碎同時著地。
沒有在上面打開確認就下來,如果拿錯了不就還要再一次?還是他們真的那麼有把握絕對會拿到正確的東西?
著地之後,夏碎打開手上的白色盒子,裡面鋪著雪白的軟毛,然後中間有一把銀色的鑰匙,再多就沒有了。
這樣算是中獎嗎?得到傳說中的門一扇之類的?
......不可能吧。
「Atlantis第二代表隊成功取得通往第三關的鑰匙,通往湖之鎮的證明!」播報員一出聲,四周立即響起了熱烈的鼓掌,「七陵學院的選手們在柱頂上打開了盒子,請各位一同看看,嗯......居然也是湖之鎮的證明!」
屏幕裡面,兩名七陵選手的手中盒子中也擺放著銀色的鑰匙。
拿著盒子直接走回休息區,學長兩人真的就如他們所說在短短時間就把第二場比完了。
只是我對於他們怎麼那麼自信有著天大的疑問。
如果真的拿錯該怎麼辦啊?
「我們絕對不會拿錯。」接過夏碎遞來的水,學長十足十把握的丟過來這句話,「你忘記當初淘汰賽時候夏碎是怎樣贏對手的嗎。」
淘汰賽?
夏碎學長是怎樣贏對手的?
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想起來那個答錯問題會被N把刀劈的那場,那場比賽夏碎學長之所以會贏是因為......
「透視!」
難怪他們會這麼有把握!
這麼說起來,同樣很快選到鑰匙的七陵學院一定也是同一個方法吧?
「應該是,因為七陵的是等我們選完之後才開始挑。」看著第二組下場的人馬,學長瞇起紅色的眼睛若有所思的哼了聲。
「學長。」一直沒有出聲到差點被遺忘存在的五色雞頭猛然打斷我的思考,我抬起頭,剛好看見他一臉莫名奇秒的在看學長,「之前就有點想問了,你每次都會自言自語是在跟誰說話啊?」
「我!?」學長明顯的錯愕了一下。
旁邊的夏碎哧了聲偷笑出來。
看吧,我早說過了,每次我在想你在接話,總有一天絕對會被當成自言自語碎碎念專家!
畢竟根本沒幾個人知道你幾乎都在竊聽我的心聲,會被當成自言自語人是你自找的,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
「褚,你是欠人幫你抓癢嗎!」狠戾的眼神瞪過來,我連忙倒退一步。
「難不成你是在跟什麼有趣的東西做『交流』嗎?」完全沒有感覺到衝著我來的殺人凶火,五色雞頭興致沖沖的用一種閃亮的眼睛看著學長,「所以才要每次都自言自語嗎?可不可以說一下訣竅也教我們玩......」
有時候話太多的人死得很快。
兩秒鐘之後,五色雞頭被某人的暴力打掛在牆上。
拍拍手掌將灰塵拍去,無視於把隊友打在牆上是件不好事情的學長拿出手機撥了幾個號碼,然後連等待聲響也沒有就直接被接通了,「嗯,我要湖之鎮所有的數據,馬上給我查出來。」三句話之後電話就被掛斷了。
有夠我行我素的......
「一個地點是湖之鎮的話,第二個地點不曉得是哪邊。」注意著場地上的夏碎偏著頭說道,「最近有三級以上的警戒地點......」
「第二個一定就是黑柳嶺。」環著手非常肯定的說著,學長冷哼了一聲,「那個地方有個問題一直沒有解決,大概是想趁這一次一併整理掉。」
「嗯,不過湖之鎮最近並沒有什麼警戒風聲,難不成是這幾天才發生事情?」
「不然你以為大會幹嘛更改第三次比賽。」瞄了夏碎一眼,學長隨便回應了一句。
就在兩人對話之間,第三組也跳下來了。
「明風學院的第二代表隊選中的是前往第二地點、黑柳嶺!」和學長說的地點一模一樣,第三組下來的盒子中裝的是金色的鑰匙。
就在他們之後,接著下來的是混入鬼王高手的明風第一代表隊,他們手上同樣也是開過的盒子。
「喔?明風第一代表隊抽到的也是湖之鎮,現在湖之鎮已經有三組底定,只剩下最後兩組的機率,不曉得即將是哪兩組能底定一切呢?」播報員的聲音突然變得很高昂。
有那麼一秒,我有種冷到冰庫去的感覺。
「學、學長......」
「幹嘛?」紅眼看過來。
「那個......變臉人跟我們同地點耶......」我有種極度不好的預感,整個人毛到最高點,現在我覺得我應該在比賽那天先朝自己太陽穴開一槍就可以光明正大退場休養不用跟那個詭異的變臉人到同一個地區了。
「有什麼好意外的,根本是預料中的事情,如果他的地點是在另外一個你才該害怕,那就表示鬼王派出的高手不只他一個。」學長勾起冷笑,那種有意圖的冷笑,「而且如果真的對上,你再往他腦袋開一槍不就行了,這次比賽地點不在學校,他絕對穩死的!」
這位老大......請不要把殺人凶行說的這麼理所當然好嗎......
「大會沒有規定不能攻擊別的選手,反正到最後他一定會主動來攻擊我們,到時候你再讓他腦袋開一次花就可以了。」感覺上好像已經把整個殺人行程都給策劃好的學長露出邪惡的微笑,讓我感到有史以來某種恐怖的不安。
「這是不錯的主意。」旁邊有人讚成了。
夏碎學長......請不要認同好嗎?
「為了順利讓他的腦袋開花,漾∼我們再去練習打章魚腳吧!」對於開花一詞感到非常興奮的五色雞頭做出了可怕的決定,然後手一伸就拖住我的後領,「今晚不打完就不讓你回去睡覺!」
救命啊---!
你們這些腦袋開花兇手!

我不幹了!


上篇:第八話 水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