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錯嫁良緣之洗冤錄 第一章楔子  
   
第一章楔子

今夜的月亮異常的明亮,卻被一層血紅色的雲霧籠著它,使得原本清雅的月華,看起來陰森異常,連空氣中彷彿也透著血腥味,凌晨兩點的夜晚格外的寂靜,只有樹葉摩挲得沙沙作響,沒有人會去在意夜空詭異。
明亮的房間裡,各種手術用具一應俱全,可惜這裡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手術室。
女子的臉被口罩遮去大半,看不出長相,一雙明亮犀利的眼睛專注的盯著白色平台上的屍體。收起手中的量尺,女子冷聲說道:“死者是女性,身長168公分,年齡二十到三十歲之間,屍體已經開始腐爛,初步推斷,應該死了有一個月以上。”
她 ​​的身後,站著一個年輕女孩,認真的做著記錄,手上不敢有半點怠慢。仔細檢查屍體上的每一處痕跡,當看到屍體的手指時,卓晴皺起了眉頭,聲音依舊清冷平靜:“死者十個手指甲被全部拔除。”
“又是十個指甲被拔除? ”邢藍手上一頓,趕緊抬頭,問道:“卓醫生,這會不會是連環殺人案啊?!”加上這個,已經是第四個被拔指甲的女屍了!
卓晴專注的檢查著屍體上留下的每一處痕跡,一會之後,才冷聲回道:“是不是連環兇案,應該由偵查部門來認定,作為一名法醫,責任是詳盡的記錄屍體上的一切特徵和死者的死亡原因,為破案提供證據和線索。隨意的歸結為連環案,容易先入為主,忽略了其他的細節。”
“我知道了。”邢藍暗暗吐了吐伸頭,卓醫生是這幾年最年輕、能力最突出的主檢法醫,能跟在她身邊學習,提高真的很快,不過她萬年不變的冷臉冰眸,還是挺嚇人的!尤其是她工作的時候!
“死者頸部有明顯瘀傷指印,呈黑色,其餘地方沒有明顯外傷,死因是窒息。下體完好,排除死前被性侵犯的可能性。”卓晴一邊脫下醫用手套,一邊說道:“小邢,天亮前將報告整理好之後給我簽字,然後交給刑偵隊,還有剛才提取的樣本,明早送到檢驗科,你就可以休息了。”
邢藍心里哀號,嘴上立刻回道: “明白。”今晚又沒得睡了!邢藍收拾著從死者身上剪下來的衣服和皮膚樣本,忽然看見一個如掌心大小的圓形金屬物件,問道:“卓醫生,這是死者外套裡找到的東西,要移交給刑偵隊嗎? ”
卓晴隨意的掃了一眼,回道:“先送去檢驗科,他們會處理的。”說完利落的出了驗屍間。“是。”收拾好樣本和筆記,邢藍趕緊跟上卓晴,快步離開驗屍間。雖然在法醫部工作了大半年了,她還是不敢半夜三更的一個人和屍體呆在一起。
“怎麼樣?驗屍報告出來了嗎?”才走近辦公室,兩人立刻被人堵了個正著 ​​!斜靠著門框的清瘦女子,一頭細碎的短髮清爽利落,精神異常的好,眼神執著堅定。邢藍哀號:“顧隊長,您也太誇張了吧!現在是半夜3點耶!”
顧云輕輕挑眉,笑道:“所以呢?” 挫敗的垂下肩膀,邢藍無奈的回道: “所以您稍等,我馬上去整理,天亮之前一定有結果!”難怪顧隊長和卓醫生能成為好朋友,兩個人都是工作狂!!看著耷拉著腦袋走進辦公室的邢藍,顧云揚聲笑道:“多謝了!”
卓晴已經打開了對面她的專屬辦公室,顧云立刻跟了進去,還沒來得及開口,卓晴特有的清冷低音緩緩響起:“怎麼,長夜漫漫無心睡眠啊?” “去你的!”白了她一眼,顧云斥道:“這一個月以來頻發女性被殺案件,李局眼睛都快噴火了,現在刑偵二隊的人,哪裡還分白天晚上!”
卓晴隨手扯下固定髮絲的鋼筆,一頭過腰長發立刻垂下,疲憊的靠坐在沙發上,半瞇著眼,懶懶的問道:“昨天省級散打比賽的結果有沒有懸念?” “沒有!”說起這個她就來氣,案子這麼多,局領導還一定要她參加省裡的比賽,每年都是她拿女子組第一,還有什麼好比的!看著卓晴舒服得快要睡著的樣子,顧云輕拍她的肩頭,低笑道:“我說大小姐,我在和你說案子!” 眼睛輕瞇著,卓晴的聲音懶散,但仍舊清冷明晰:“這個死者確實與前三宗命案裡的死者有共同之處,都是被掐住氣管,窒息而死,而且十個手指的指甲都被拔除。從殺人手法上看,屬於同一種手法,如果真是一起連環殺人案,按照屍體的腐爛程度看,這個女死者是第一個受害人。”
聽著卓晴的分析,顧云也在辦公室裡來回走著,思考案情,忽然發現辦公室門口有一個隱隱反射著亮光的東西,走過去撿起來一看,那是一面鑲嵌著八卦圖形的金色小盤,會裝在證物袋裡的,應該是證物吧。走到卓晴面前,顧云問道:“這是什麼?”
緩緩睜開眼睛,看清顧云手裡的東西,卓晴暗罵,邢藍這丫頭,做事總是這樣毛躁,這麼重要的證物也能丟!坐直身子,卓晴回道:“死者衣服口袋裡找到的,等檢驗科的同事檢驗之後,應該就會到你手上了。”
一聽是這宗案子的證物,顧云立刻來了精神,辦公室只開了盞小檯燈,顧云索性掀開百葉窗,藉著今晚異常明亮的月光仔細研究起來。眼睛專注的盯著手裡的東西,顧云完全沒有註意到暗黑的夜空在她拿出八卦盤對著月亮的時候,漸漸被猩紅色的流雲所覆蓋。
奇怪,剛才看明明 ​​是金色的,怎麼現在看,就變成了紅色呢?!難道反面是金色?翻過來細看,另一面也是一樣的血紅八卦圖,整個小盤子還似乎隱隱透著紅色的光芒,怎麼會這樣?!“嘶——”心裡疑惑著,手上忽然一痛。
卓晴起身走到她身後,問道:“怎麼了?” 低頭查看手指,只見食指上一道深深的血痕,幾滴鮮紅的血落在證物袋上,顧云無所謂的笑笑:“沒什麼,不知道被什麼東西劃了一下。”
手指上的傷口很深,血還在滴滴答答的流著,顧云漫不經心的樣子讓卓晴皺眉,從旁邊的書架上拿來藥棉,捂在傷口上,卓晴冷冷的哼道:“按住傷口!” 顧云翻了個白眼,不就是一點小擦傷嘛!按著傷口的藥棉,很快又被血浸濕,卓晴銳利的眼微閃,什麼東西這麼鋒利,盡然連止血都困難?!拿過顧云手中的東西一看,卓晴大驚:“怎麼會這樣?!”
什麼讓一向冷傲的卓法醫大驚失色啊!顧云也好奇的伸過頭來,一看之下,顧云也驚異的低叫道:“血。。。滲進去了!!” 原本滴在透明證物袋外的血滴不見了,血居然出現在血紅八卦圖之上!!怎麼會有這種事,血液穿透了證物袋。。。。。“糟了!”一怔之後,兩人異口同聲叫道:“這回報告難寫了~”
兩人相視苦笑,頭疼著如何解釋顧云的血液為什麼會出現在證物之上,誰也沒有注意到,那滴滲入八卦盤的血跡,正沿著弧形的溝槽,流入陰陽相交的中心。。。。。當血液落入中心的那一刻,八卦盤忽然放著出一道極強的紅光,卓晴和顧云都沒有反應過來,只覺得眼前一黑,軟到在地。
光芒一閃而過,主檢法醫室裡,還是那盞小檯燈,地上躺著兩個暈倒在地的身影。顧云手上血流不止的傷口已恢復如初,沒有一絲傷痕。金絲八卦盤穩穩落在她們的身側,毫無異狀。窗外的天際,月華清朗,一切都是那樣的平靜。

上篇:洗冤集錄卷一     下篇:第二章錯身入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