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錯嫁良緣之洗冤錄 第十一章驗屍(上)  
   
第十一章驗屍(上)

“何必急著趕人,自殺還是他殺,看屍體自然就知道了。”屍體是絕對不會說謊的!
冷淡的聲音在大堂裡幽幽響起,格外的刺耳,而且說話的還是一個渾身上下籠罩在灰袍子裡的怪人,吳志剛不耐煩的叫道:“你是誰?!竟敢在堂上喧嘩!”
“我。。。。。”她應該怎麼回答?卓晴輕扯唇角,懶散的回道:“我路過的。”
路~~路過!!
所有人瞠目結舌,這。。。。這是什麼回答!?
樓夕顏摩挲著鼻子,假意輕咳,以免忍不住大笑出聲。路過?!虧他想得出來。
他他他簡直就是,蔑視公堂!!吳志剛氣得臉色發黑,無知小兒,當這公堂是什麼地方!一時忘了樓夕顏還在身邊,吳志剛走到大堂中間,指著卓晴大怒道:“豈有此理,來人!給我把他。。。。。。”
“吳大人。”不輕不重的低喚,如一盆涼水由頭上澆下來,吳志剛一個靈醒,趕緊回身,恭敬回道:“丞相有何吩咐?”
起身捋了捋微皺的衣襟,樓夕顏問道:“屍體現在在哪裡?”
吳志剛看向過來稟報的衙役,衙役慌忙回道:“還在牢裡。”
穿過大堂,樓夕顏信步朝著側門走去,吳志剛大驚,立刻跟上去,急道:“樓相,您這是?”
“讓仵作過去驗屍,本相要親自監看,到底是自殺,還是他殺!”樓夕顏不溫不火,看不出是喜怒,惶恐的跟在他身後,吳志剛的背心早已經濡濕一片。
林夫人一聽要驗屍,又要撲上前去,林博康死得突然,村民們一心想看個明白,一群人也跟著衝上前去,側門邊,衙役的長杖早已經橫起:“你們不能進去!”
林夫人緊抓著長杖的手抖得厲害,一邊衝撞一邊哭道:“為什麼?那是我夫君啊!”
吳斯高壯的身子擋在林夫人身側,憨厚的臉上盡是請求:“官差大哥,你讓我們進去吧!”
“不行!”衙役連看也不看他們一眼,毫無轉圜餘地。
卓晴半靠著門框,閒閒的看著村民與衙役間的拉鋸戰,他們什麼都不懂,進去也是沒用,還不如祈禱那位樓相英明蓋世,斷案如神比較實際。打了個呵欠,卓晴轉身出去,她困得要死,自從莫名其妙的到了這個地方開始,她就沒好好睡過一覺,她要找個地方好好休息,再去想接下來應該怎麼做。
腳才剛跨出門檻,一道如泉水般清冽的男聲響起:“讓他們進來。”
來人是樓相的貼身護衛,衙役們對看一眼,不敢阻攔,立刻放開長杖,村民們隨著林夫人一起,湧了進去。
很好聽的聲音,卓晴好奇的回頭看去,一道白影赫然出現在側門旁。他是樓夕顏的侍衛吧,微微瞇眼,卓晴暗暗打量,目測身高190,皮膚雪白,暗棕色頭髮和他很般配,五官明晰,天藍色的眼睛猶如剔透的琉璃,綜合起來看,稱得上是個極品混血美男。不過最特別的倒不是這些,他臉上沒有過多的表情,看起來既不冷酷也不溫柔,一種疏離的氣質,她本人是不太喜歡,不過還是得承認,很迷人!
男子忽然朝著她的方向走過來,卓晴拉低帽簷等著他走過去,他卻在她身邊停下,漠然的聲音平靜的說道:“走吧。”
“去哪?”卓晴裝傻。
“我不介意動手。”隨著冷漠的回答,蒼白的手緊緊的抓住了卓晴的手臂。
“停!我自己會走。”要死了這麼用力!
墨白緩緩放開手,不發一言的走在前面,卓晴翻了個白眼,原來什麼時代的保鏢都必須要擺酷!不甘不願的跟在他走進牢房,越過他時,卓晴冷聲哼道:“看在你有一雙這麼美麗的眼睛份上,我就不跟你計較了。”不然。。。。。她還有一個壞習慣就是記仇!
墨白一怔,美麗?因為這雙眼睛,他被家人遺棄,所有人都說他是鬼魅,沒有親人,沒有朋友,甚至沒有人願意也不敢直視他的眼睛,這樣的眼睛,他說美麗!?
一抹嘲諷在眼中一晃而過,蒼白的臉上,依舊是不變的漠然。
。。。。。。。。。。。。。。。。。。。。。。。。。。。。。。。。。。。。。。。。。監牢卓晴七拐八拐,終於走到了林博康的牢房。
卓晴刻意觀察了一下周圍的環境,牢房剛好在整座監牢的最裡邊,值班衙役不走進來,根本看不見這間牢房。而且不知是巧合還是故意,這件牢房附近的幾個牢房都是空的,也就是說,牢房裡發生的事情基本上不會有目擊證人。
牢房門口早就擠滿了人,卓晴站在最外面,但是也能看見仍然高高吊著房樑下的屍體,死者面色呈現青紫色,腫脹明顯,面部皮膚有散在性點狀出血,應該是窒息死的沒錯,再往下看。。。。卓晴眉頭不自覺蹙起。
“拜見丞相大人!”身後一道男聲忽然響起,卓晴回頭看去,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男子匆匆趕到,正對著樓夕顏拱手行禮。
“你是何人?”嘴上問的是中年男子,樓夕顏的眼睛卻只停留在卓晴身上,剛才他盯著屍體看的眼神專注而敏銳,昨晚景颯查了一夜,牛家莊根本沒有一個毀容的少年,他到底是什麼人,劫走青楓是否正是他的主意,意圖又是什麼?關於他的一切,樓夕顏都很有興趣知道!
中年男子恭敬回道:“小人王丙升,乃應天府一名仵作,查驗屍體已有十餘年。”
仵作?也就是古代的法醫了,說到驗屍,他的臉上揚起自信甚至是有些自負的神情,卓晴煩躁了一天的心情終於變得好了一些,她很想看看,他們是怎麼檢驗屍體的。
“好,那你就好好驗一驗,他是自殺還是他殺。”他只顧及到案情,卻沒想到人,如果是他殺,這個案子牽連必定不小,能在應天府監牢裡殺人的,豈是簡單的人物。
“是。”
王丙升走進牢房,衙役們已經將屍體接了下來。
青紫色的面部再加上腫脹,幾乎看不出原來的樣子,僵直的身體直挺挺的躺在地上,王夫人頓時受不打擊,癱倒在地:“夫君。。。。”
“夫人小心啊! ”村民們攙扶著林夫人退到一邊,卓晴順勢走近牢房,只見那個仵作抬起死者頭部,查驗了一下勒痕,又看了看死者的手腳,前後不到五分鐘,他就站了起來,走到樓夕顏面前,回稟道:“回稟丞相大人,屍體面色紫紅,雙手雙腳都垂直向下,而且腳上有火灼般的斑痕,脖子上的青紫色勒痕一直延伸到左右耳後,由此看來,乃自殺而亡,自縊之物,正是他的腰帶。”
自殺?樓夕顏沉吟一會,又再問道:“他是什麼時候死的?”
遲疑了一會,王丙升回道:“大概,兩個時辰。”
不對!
光從屍斑上看,死者死了最少十個小時以上!站在牢房外邊,離屍體太遠,卓晴不能斷定死者死亡原因,再說,她貿貿然出聲,說不定還會給自己惹麻煩,看向前方專注的盯著屍體的樓夕顏,卓晴決定,先來個拋磚引玉!
“真是奇怪啊!”卓晴故作驚訝的叫道:“這人真是好命,自殺前還可以好好梳洗,換上新衣新鞋,奇怪的是,換了新衣新鞋,唯獨沒有梳頭!”

上篇:第十章畏罪自殺?     下篇:第十二章驗屍(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