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錯嫁良緣之洗冤錄 第二十四章皇上駕到  
   
第二十四章皇上駕到

“不用迎駕了!”隨著一道急躁又霸道威儀的男聲響起,門也被猛地推開,幾乎是同時的,里間裡原來還明亮的燭火,被墨白輕輕一個拂袖,居然只留下了一盞微弱的燭光,其他的全部滅了。
卓晴被墨白推到屏風旁,她還沒有反應過來,手上已經多了一個托盤,匆忙而急促的腳步聲也隨之響起,卓晴抬眼看去,只見一個高大的身影疾行而來,男子一直背對著卓晴,她看不見他的樣子,只見他一襲暗灰的長衫,袖口處金線繡製著盤龍祥雲圖案,低調中盡顯無限奢華,也同時將他霸氣尊貴的氣勢展露無餘。
男子一進門,看見樓夕顏背靠著靠墊半坐著,面色一沉,低吼道:“你好好躺著,坐起來幹什麼!”
“禦醫呢?”偌大的房間裡,只看見墨白和一個侍女,男子立刻發飆:“不要命的東西,這時候跑哪去了?!”
卓晴輕輕掏了掏耳朵,這就是所謂的君王之氣,皇家之儀嗎?!這個皇上的脾氣看起來不怎麼好,她還是安分點比較好,低著頭,卓晴閉目養神。
樓夕顏輕輕撫額,低笑道:“我剛喝了藥,已經好一點了,你嚷嚷得我頭都疼了!”他不僅脾氣差,嗓門也大!
瞪視著他,燕弘添冷哼道:“你這不知好歹的東西,一聽說你病發,我就馬不停蹄的趕過來,你倒好!”整個穹岳,或者說六國大陸,估計也只有他敢這麼和他說話吧。
樓夕顏立刻坐直身子,抱拳正色回道:“臣惶恐,不敢勞聖上費心。”
“樓——夕——顏!”
樓夕顏輕輕挑眉,燕弘添寒眸微瞇,兩人就這麼對視著,卓晴暗暗猜測,這兩人的君臣關係還真是另類,接下來他們不是要打一架吧。可惜她失望了,只見燕弘添忽然一屁股坐到床上,看樓夕顏臉色確實漸好,他低聲問道:“那個禮物你還滿意吧?”
“什麼禮物?”樓夕顏錯愕!
“青楓。”
“她。。。。”輕輕抬眼,越過燕弘添的肩膀,看了一眼彷彿很溫順的乖乖站在後面的卓晴,樓夕顏輕笑回道:“很好。”
很好?夕顏可是很少這樣評價女人的。“享用了沒有?”
享用!?
她是排骨飯嗎?!他把女人當什麼?!卓晴滿頭黑線。。。。。卓晴鬱悶的樣子逗笑了樓夕顏,一個岔氣,樓夕顏壓抑的低咳嗽起來:“咳咳咳。。。。”
“怎麼又咳起來了!”燕弘添皺眉,輕拍著他的背,說道:“你年紀也不小了,該有個正妻,也好為你們樓家留個香火!你和萱兒的事情。。。。。”
沒等燕弘添說完話,樓夕顏輕嘆一聲,回道:“我這要死不活的樣子,誰跟著我都是受苦,正妻的事情先緩緩吧。”
樓夕顏只是隨意的一句話,卻引得燕弘添微怒: “胡說什麼,萱兒能跟著你也是她的福氣,你若不喜歡萱兒,再選便是。”
不願接這個話,樓夕顏藉故岔開話題:“北齊與迪弩兩國常年混戰,這次北齊來穹岳朝拜,我看是來求援的吧。”
“打得好!北齊想要穹岳出手,就看他們願意付出什麼樣的代價了。這件事你不要費心了。”知道他不願說與萱兒的婚事,燕弘添也不逼他,天下間誰他都可以逼,唯獨夕顏不行。輕拍樓夕顏的肩膀,他起身說道:“好好休息,把身體養好。我先走了,這幾日就不要上朝了。”
“嗯。”
燕弘添起身走到屏風前,又忽然停下腳步,朝角落裡的侍女看了一眼,夕顏身邊一向只有墨白,什麼時候多了侍女?女子一直低垂著頭,燕弘添也沒有細看抬腳離去。
卓晴暗嘆,這人的攻擊性真強,他剛才只是掃了她一眼,她已經能感受到那雙黑眸帶來的戾氣。
確認燕弘添離開之後,卓晴立刻放下手中的托盤,樓夕顏以為她起碼會問些什麼,沒想到她什麼也沒有問,急匆匆的朝著門外走去,樓夕顏急道:“你去哪?”
卓晴頭也不回只幽幽的飄來一句話:“找吃的。”
樓夕顏一愣,好一會才回過神來,哭笑不得。她火急火燎的,就是為了找吃的?!
卓晴出去一會之後,景颯手中拿著一副畫卷,輕輕推門而入,站在屏風外低聲說道:“主子,查到了。”
帶著疲憊的低吟由內室傳來: “進來說吧。”
景颯進入內室,一邊展開手中的畫卷,一邊說道:“青家姐妹久負盛名,京城有不少人收藏著她們的畫像,這張是去年皓月詩會青家三位小姐賦詩時文人張涵熙所繪。”畫卷上,三個女子站在一張矮幾前,藍衣女子一手拿著蒲扇,一手輕輕研磨,姿態輕盈,笑容雅緻,中間的紫衣女子正提筆想要寫些什麼,飛揚的眼眸中自信滿滿,她的身後,還有一個身形嬌小的綠意女子手拿絲帕,顏面輕笑,嬌俏迷人。三人是三種不一樣的風情,卻各個仙姿妙容,只是一幅畫,已經讓人欲罷不能了。
看樣貌,中間的女子應該就是青楓了,畫中的她清高自詡,面容嬌美。現實中的她,桀驁不馴、冷傲自持,看著畫中的笑魘如花的女子,樓夕顏面色越見冰冷,沉靜的聲音帶著寒意問道:“她的臉是誰弄傷的? ”
景颯與墨白對視一眼,在對方的眼中也看到了一抹極淡的驚訝,一向喜怒不形於色的主子,今晚情緒似乎過於激動,心中有些了然,景颯微低下頭,如實回道:“是她自己。青家三姐妹並不願意作為禮物送到穹岳,皓月王抓了她們的父母相威脅,沒想到青家兩老竟然死在獄中,出發之前,她們自毀容顏,還曾經上吊自盡,不過沒有成功,被救了下來直接送入穹岳。”
自盡?他不相信青楓會自盡,起碼他見過的這個冷靜自傲的女子在遇到這種事情的時候,絕不會選擇自盡!思量著,樓夕顏問道:“青家姐妹還有什麼其他特徵。”
“青夫人是皓月有名的刺青師,幾乎所有皓月國的貴族千金在及竿之時,都會邀請青夫人為她們在眉心刺上心意的花飾。青夫人在三位小姐滿月的時候,就在她們身上刺了名字中的最後一個字,所以如果她真的是青楓,她的身上應該刺的就是楓字。”
“在身上賜個楓字是件再簡單不過的事情吧。”墨白皺眉,這算什麼特徵,景颯可以查到,別人也一樣可以查到。
景颯搖搖頭,堅定的回道:“這個特徵只有青家姐妹才會有,據說青夫人有一項絕技,能讓刺在身上的字平時看不出來,只有情緒激動或者體溫升高的時候,才會顯現出來,而她只用在了自己女兒身上。”
“找機會核實一下她身上是否有楓字。”這個女子的行為舉止都異於常人,他 ​​起碼要確定,她是不是青楓。
景颯臉上一僵,久久的不回話,樓夕顏感覺到了景颯的異樣,低聲問道:“刺青的位置在哪?”
“胸部。。。。。”

上篇:第二十三章怪病(下)     下篇:第二十五章木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