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錯嫁良緣之洗冤錄 第二十八章驗明正身  
   
第二十八章驗明正身

無賴?樓夕顏輕輕挑眉,好吧,那他就讓她看看什麼是真正的無賴!
卓晴等著樓夕顏反駁,誰知對面忽然沒了聲音,連水聲也聽不見了。
“哼嗯~”一道壓抑的悶哼聲忽然響起,輕輕的,接著是一陣水花四濺的聲音。
怎麼回事?卓晴貼著山石,仔細聆聽,對面傳來低低的喘息聲,和著涓涓泉水的聲音,卓晴聽不真確,遲疑的低叫:“樓夕顏?”
“我。。。。沒事。 。。”斷斷續續的回答幾乎聽不清楚他說什麼,但是話語間的艱難卓晴還是聽出來了,這聲音能叫沒事?!“樓夕顏你怎麼了?!”不會是哮喘病犯了吧!?
“樓夕顏!樓夕顏你說話啊!”卓晴叫了幾聲,對面回應她的越來越渾濁的喘息聲,身邊暖暖流淌著的水流也讓卓晴更加擔憂,想起他昨晚發病的樣子,卓晴急了,大叫道:“藍眼睛!藍眼睛你在嗎?!”
“墨白——墨白———”溫泉池裡只有她的叫聲在迴響,她期待的回應沒有出現。對面沉重的喘息聲也越發急促。
“該死!”平常他都在樓夕顏身邊轉悠,真正需要他的時候,死哪去了!!扶著山石,卓晴顧不了這麼多,想要走到岸邊穿上衣服過去看看,才走了幾步,卓晴瞇眼看去她的衣服呢?!她明明脫在入口那塊大石頭上,怎麼不見了!!
“啊~~”一道痛苦低呼之後,是水花四濺的聲音。。。。。難道他溺水了?!本來就不能呼吸,再溺水。。。。。。。一咬牙,卓晴將濕漉漉的白絹圍在身上,站起身,稍稍踮起腳尖,卓晴看清了對面的池子裡,樓夕顏半個身子已經浸入水里,一手摀著前胸,一手抓著岸邊的石塊,因為呼吸困難,他的肩膀正劇烈的起伏著,他幾乎是半趴在水池邊,卓晴看不見他的臉,但是可以看出他呼吸很困難。
“樓夕顏!”卓晴大叫一聲,樓夕顏也沒有回應,抓著石塊的手反而慢慢鬆開了,卓晴大驚,管不了自己只裹著一塊侵濕的白絹,快步跨出溫泉,越過旁邊的小石塊,卓晴朝著樓夕顏跑了過去。
扶著樓夕顏的肩,看清他彷彿快要昏厥的樣子,嚇了卓晴一跳,輕拍著他的臉,急道:“起來,你快起來!”
卓晴渾身濕漉漉的,圍在身上的白絹被水浸濕之後,緊緊的貼在皮膚上,白絹環繞下的身體曲線畢露,玲瓏有致,樓夕顏只看了一眼,已經氣血翻騰。。。。。。“來人啊”他太重了,她根本扶不起他!怎麼辦!?樓夕顏一直向水中滑下去,卓晴只能跳下池子,雙手抱著他的胸口往上推,卓晴繼續大聲呼救:“有沒有人,快來人啊!”
如果這時候卓晴仔細觀察樓夕顏,自然可以看出他的臉色並不蒼白,呼吸急而不亂,但是因為昨晚看見過他發病的樣子,現在他大半個身子都泡在水里面,卓晴只想著把他拉上來,也就沒有註意他潮紅的臉色了。
卓晴緊緊的抱著他,她的髮絲濕濕的纏繞著他的肩膀,兩人幾乎是貼在一起,胸前的柔軟不時的磨蹭著他,樓夕顏呼吸一凜,身體也顯得有些僵硬,這次他的呼吸是真的渾濁而混亂。
他的身體怎麼這麼燙!!卓晴深怕他因為緊張而忘了呼吸,一邊奮力的把他拖上岸,一邊安撫的說道:“樓夕顏,你不要緊張,保持用力呼吸。”
老天!她再這樣磨蹭他,他就快不能呼吸了!!
“有沒有人——!”
卓晴的半個身子都沒在溫熱的泉水里,一直用力的拖著樓夕顏往上拽,她的臉上,頸脖上已經滿是汗珠,右邊胸部的皮膚也微微的開始泛紅,樓夕顏眼神微閃,喘息著略低下頭,微瞇的細眸緊緊的盯著那塊細膩的肌膚,紅痕過後,皮膚上如血絲般的紅線慢慢浮現,越來越明顯,若隱若現間一個字隱隱出現。。。。。。還沒看清是什麼字,樓夕顏敏銳的感覺到草木晃動,一道極快的藍影朝這邊飛躍而來,樓夕顏眼神一暗,一手環著卓晴得腰,一手用力掀起放在一旁的暗紫披風,披風揚起落下,正好蓋住了卓晴玲瓏的曲線,同時也蓋住了胸前越發清晰的字。
卓晴努力的將樓夕顏往岸上推,忽然樓夕顏原來很沉重的身體居然隨著她的力道往岸上倒去,兩人一起趴在岸邊的碎石上,雖然他們的腳還在水里,大半年個身子總算出來了,卓晴身上一暖,一件暗紫色的披風落在了她的身上。
卓晴正在納悶,怎麼會有一件披風掉落在她身上,背後已經響起輕輕的腳步聲,卓晴驚訝的回頭看去。
看清來人的面容,卓晴低叫道:“是你?!”那個害她受傷的“錢精”!披風是他給她披上的嗎?!
看清卓晴的臉,乾荊也是一愣:“是你?!”他剛才是聽見有人大叫,就過來看看,原來是她!
她身後一道冰冷的視線從他出現開始就死死的盯著他,乾荊瞇眼看去,一個長相俊逸的男子正冷冷的看著他,狹長的眸閃著幽深的寒光,乾荊輕輕挑眉,看來他是打擾了別人的好事了。溫泉池裡,兩人衣衫盡濕,相擁著倒在一旁,這真是活色生香。乾荊嘖嘖笑道:“真是香艷啊!”
香艷個鬼!乾荊開口就沒個好話,卓晴瞪著他低罵道:“廢話什麼!!他舊病復發,你 ​​快過來幫忙。”
舊病復發??我看是色心又起吧!雙手環胸,斜睨著半倒在地上的男人,乾荊痞痞的回道:“你想我怎麼幫?”
“還能怎麼幫?!把他扶起來。”
扶他?!這男人眼神清明,剛才看他的時候,眼中閃過的陰鶩他看的清清楚楚,哪裡像是重病的樣子,根本就是想佔她便宜嘛!!
乾荊盯著樓夕顏半天不動,卓晴受不了的低叫道:“你快點啊!”
揮揮手,嘴角揚起一抹不懷好意的笑,乾荊回道:“你讓開,別礙手礙腳的。”
卓晴撇撇嘴,也沒說什麼,裹緊披風,退到一邊,反正她也沒有力氣了。
扶他是吧,他這就扶。。。。。。。乾荊伸出手,緊緊鉗住樓夕顏的手臂,他本來打算使力將他丟上岸的,但是正當乾荊發力的時候,看起來瘦弱的樓夕顏忽然反手扣住他的手腕,力道之大出乎乾荊的意料,抬眼看去,正好與那雙幽深的眸撞個正著 ​​。
樓夕顏藉著乾荊的力道向後一躍,兩人一同退到了岸邊。這一拉一拽之間,是兩個男人角力與眼神較量,暗潮洶湧,可惜卓晴看不見,她只看見樓夕顏被乾荊“扶”上了岸。
在樓夕顏身邊蹲下,卓晴問道:“你怎麼樣?”
輕喘著,樓夕顏輕輕搖頭。
乾荊暗罵,這男人還真會裝,他剛才扣住他手腕的時候,可是臉不紅氣不喘啊樓夕顏渾身濕透,卓晴轉頭看向一旁冷眼旁觀的乾荊,忽然低聲說道:“你,把衣服脫下來!”
脫。。。。。乾荊退後一步,低叫:“我為什麼要脫衣服?!”
卓晴不耐煩的急道:“廢話怎麼這麼多,快點!”
看她身上只披著一件紫色披風,披風也已經被水濺濕,輕貼在她身上,濡濕的長發還滴滴答答的淌著水滴,半跪在地上的身影顯得單薄而瘦弱。心裡不知怎麼的一軟,乾荊還是脫下了身上的外衫,扔給卓晴。
接過他的衣服,卓晴卻不是自己穿上,而是披在樓夕顏身上,剛從溫泉池裡起來,夜色漸濃,風也慢慢大起來了,他要是受涼,必定會引起更嚴重的呼吸系統病變,卓晴完全是站在醫生的角度思考問題,所以覺得把衣服給樓夕顏再正常不過,乾荊卻不明白卓晴的想法,只覺得她簡直就是白癡!自己衣不蔽體,還把衣服給那個明顯不懷好意的男人!!他真是瘋了才把衣服脫下來給她!!
幫樓夕顏把衣服披好,卓晴終於鬆了一口氣,問道:“你好一點了嗎?!”
不僅乾荊為卓晴的舉動惱火,樓夕顏也沒想到她會把衣服披在自己身上,心中的某一處劃過一絲異樣,暖暖的,樓夕顏有瞬間的恍惚,直到耳邊聽見卓晴低聲的詢問,樓夕顏在回過神來,輕聲回道: “嗯。”
“我去叫人。”卓晴起身,手腕卻被一雙大手握住。
“先把衣服穿好。”細心的幫她把披風係好,樓夕顏才輕輕鬆開手。
卓晴有些微懵,老實說,樓夕顏溫柔的樣子,真的會讓人心跳加速,不過。。。。。他可惡的樣子也同樣讓血氣狂飆!抓住披風,卓晴趕緊起身,沿著小路,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卓晴離開後,溫泉池邊陷入了詭異的寧靜。。。。。。久久,乾荊鳳眸微瞇,不屑的哼道:“用這種手段騙女人,不覺得自己很卑鄙?”看他長得人模人樣的,原來也是個無恥齷齪之徒。
臉上的笑意依舊,但是絲毫感受不到善意,樓夕顏冷聲嗤笑道:“我和夫人之間的情趣,還輪不到外人來管!”他剛才最好什麼都沒看見,不然。。。。。夫人?!那個醜女人的他夫人?!乾荊忽然覺得自己乾了一件天大的蠢事!他為什麼要管她的事情!!她被誰騙又和他有什麼關係?!他是發了什麼瘋,還是倒了什麼黴!!心理越想越不舒服,面對樓夕顏冷視,他也不客氣的瞪回去。
夜色朦朧,水霧旖旎的泉水邊,一站一臥,一冷傲一煩躁的兩個男人相互敵視著。。。。。。。

上篇:第二十七章溫泉小苑(下)     下篇:第二十九章乾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