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錯嫁良緣之洗冤錄 第二十九章乾荊  
   
第二十九章乾荊

溫泉小苑正廳

月光嫵媚而多情,夜風陣陣襲人,花香沁人心脾,草木蒼翠迷濛,潺潺流水,裊裊青煙,正廳裡茶香四溢,燭火通明,一切的一切都很是美好,只是氣氛有些焦灼有些尷尬有些詭異有些……樓夕顏和卓晴都已經換下濕衣,樓夕顏坐在主客位置上,手裡端著一杯清茶,唇角依舊輕揚,微瞇的眼眸盯著手中浮浮沉沉的茶葉,默不作聲,卻是看不出是喜是怒。乾荊半靠著門廊,手上翻轉著薄如蟬翼的飛刀,滿臉的無聊和不耐,墨白立在樓夕顏身側,一雙湛藍的眼戒備的盯著乾荊手中的利刃。卓晴則是坐在最旁邊的座位上,一手拿著糕點,一手端著清茶,吃得津津有味,喝的自得其樂,徹底無視屋裡一群暗自較勁的男人。

齊天宇嚥了嚥口水,看看這個,再看看那個,覺得不說點什麼好像更加尷尬,他好歹是主人。輕咳一聲,齊天宇起身走到正廳中間,看向樓夕顏,笑道:「這位是樓夕顏」不方便直說夕顏的身份,齊天宇遲疑了一會,繼續說道:「是……我的好朋友。」

再看向乾荊,齊天宇想了想,最後含糊的說道:「這位是乾荊,也是我的好朋友。」

樓夕顏微微抬頭,揚起一抹淡笑,沉聲說道:「剛才多謝乾公子相助。」

他是樓夕顏?!那個以優雅親民聞名六國的男人!?乾荊暗罵,這個男人也太假了,剛才在溫泉邊他可不是這樣一幅嘴臉!!敷衍的一拱手,乾荊諷刺道:「不敢當!樓相果然是聞名不如見面!」那個醜女人跟著他,被騙死也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呃……他倆是有什麼仇怨?!齊天宇莫名其妙,卻也沒有笨到直接問出來,趕緊指向一旁,旁若無人吃得開心的卓晴,笑道:「這位是皓月國的青楓小姐。」

「青家三姝之一?」乾荊倏地站直身子,死死的盯著卓晴,好一會,才一臉絕望的歎道:「嘖嘖嘖,傳聞果然不能盡信,哦不是,是絕不能相信……」他聽無數人說過青家三姐妹是如何如何的國色天香,如何如何的清雅脫俗,如何如何的溫柔婉約,他還曾經想過到皓月一睹芳容……現在看來……還好沒去!

輕輕反手,手中的利刃已經不知藏匿到何處,乾荊摸摸鼻子,說道:「我還是走吧。」不然還不知道再冒出個什麼人來呢!!江湖險惡啊啊啊……乾荊才跨出門,齊天宇急了,感覺追上去:「等等,乾兄別急著走啊!那個事情不是還沒談好嗎?」

乾荊停了一下,擺擺手,不耐煩的回道:「行了行了,你求我辦的事我會給你辦好的。至於價錢,按照行價算就是了,我又不會訛你。」

想想也是,齊天宇點點頭:「那也行!」

天宇很少這麼著急,樓夕顏眉頭輕蹙起身問道:「天宇,什麼難事怎麼不告訴我?早說我就不來打擾了。」

「不不,夕顏,其實沒什麼大事!」看樓夕顏起身,齊天宇也急了,怕他誤會是什麼急事,齊天宇乾脆直接說道:「好了,事情是這樣的,一個不知道從哪裡來的男人,在我家賭場豪賭了三天,輸了十幾萬兩,硬說是賭場出千,要我把錢退給他,這是不可能的事情,鬧了一場之後,他居然潛入家中,估計是想劫走天心威脅我,結果劫走了天心的貼身丫鬟汝兒,都兩天了,天心天天和我鬧,鬧得整個家不得安寧,我就想找乾兄幫我找到那個歹人,把汝兒救出來,省得天心煩我。」

有這種事?樓夕顏斂眉問道:「報官了嗎?」

「報了,你身體不好,又身居要職事務繁多,這種小事就不去麻煩你了。」他本來是想和夕顏說的,還在考慮要不要去就聽說他老毛病又犯了,他怎麼好再去煩他!

「府衙有消息嗎?」估計是沒有,不然天宇也不會找人幫忙。

果然,齊天宇煩躁的回道:「一點消息也沒有。」

本來已經要走的乾荊聽到這裡,輕哼一聲,得意洋洋的回道:「不是什麼事官府都辦得成的,不然還求我幹什麼。」

樓夕顏輕輕佻眉,再次看向門外的男子,齊家主營賭場,在京城連他們都要求助的人,到底是什麼人?而且他和青楓似乎是舊識……既然乾荊看起來並不避諱自己的身份,夕顏也很有興趣的樣子,齊天宇朗聲笑道:「乾兄是穹岳最具盛名的賞金獵人,很多官府抓不到的人,都是乾兄緝拿歸案的。他在找人和緝拿兇犯這方面,很是厲害。」

賞金獵人!穹岳的確有不少賞金獵人,但是能稱得上盛名的,只有兩個「夜魅」和「敖天」,沒聽說過乾荊,還是他就是「夜魅」或者「敖天」。

樓夕顏暗自思量著,一道清亮的女聲不輕不重的嗤笑道:「確實很厲害,抓個犯人都能讓他跑了,厲害啊!」卓晴拍拍手上的糕點屑,滿臉的不以為然。

本來還得意洋洋的臉一下僵住了,瞪著卓晴,乾荊怒道:「女人,你不要太囂張,還錢!」

卓晴好笑:「你還真是錢精,想錢想瘋了吧,我什麼時候欠你錢了。還是老年癡呆發作?」

老年癡呆症是什麼?!不過一聽就不是什麼好事,乾荊再次跨進正廳,斜睨了樓夕顏一眼,又對著卓晴罵道:「上次你受傷,我給你的藥值五十兩!五十兩!!把藥錢還來,你是丞相的女人,五十兩還拿得出吧!」

「我什麼時候是他的……」女人!!

卓晴還沒說完,樓夕顏清冽的聲音悠然響起:「多謝乾公子當時出手相助,這些銀子就當是藥費。」

樓夕顏話音才落,墨白已經拿著一疊銀票走到乾荊面前,乾荊抬眼看去,哇哦~好大的手筆,這一疊最少有個二百兩!

乾荊還沒伸手去接,一隻白皙的手已然將墨白手中的那疊銀票抽走了!

有錢沒地方花給她不就好了,何必浪費!卓晴當著乾荊的面,把錢折好,收入袖中,才冷笑道:「你敢和我提受傷的事情,那我就好好給你算一算。」

輕輕抬頭,脖子上的刀痕若隱若現,卓晴一字一句朗聲說道:「你抓犯人把我弄傷了,到現在傷口還在疼,對我的身體和心理造成了巨大的傷害,還有可能留下後遺症,因此你應該支付我因這次傷害所產生的醫療費,誤工費,營養費,精神損失費等等,鑒於你事後有補救的意識,我就意思意思收你一百兩吧,扣除你所謂的藥錢,你再給我五十兩,我就不和你計較了。」

在乾荊面前站定,卓晴利落的伸出手,吐出幾個字:「五十兩!還——錢!」

醫療費?誤工費?營養費?精神損失費??乾荊有點懵了,不過一聽五十兩,他立刻醒了過來,叫道:「五十兩,你敲詐啊」

卓晴閒閒的回道:「一顆不知道從哪裡弄來的破藥丸,你要五十兩,到底是誰敲詐?」

「什麼破藥丸,那是怪醫兮木的藥!!五十兩還是便宜你了!」果然和女人是有理說不清!!煩躁的擺擺手,乾荊狠狠的回道:「算了算了,我懶得和你這種無知婦孺囉嗦。」

無知婦孺?!很好,卓晴輕輕牽動嘴角,揚起一抹假到不能再假的笑容,冷笑道:「好,就算你那破藥值五十兩,那你也還欠我五十兩,還錢!」

「你!!」他都不和她計較了,她還不依不饒了!!乾荊瞪大眼睛,氣得聲音都有些抖了:「算我倒黴!!女人,別讓我在見到你!!」下次她就是求他,跪下來求他,他也不會在求她的!!

低哼一聲,乾荊頭也不回的衝出了正廳,卓晴雙手環胸,看著拿到落荒而逃的背影,囂張的大笑道:「下次記得把錢還上!」

魔音繞耳,乾荊低咒,沒有下次,絕對沒有!!他再也不想見到這個醜女人!

看著卓晴大笑的背影,樓夕顏眼神一暗,她與乾荊到底是什麼關係,她在他面前,雖然百般囂張,尖牙咧嘴,但是卻少了平日裡的冷靜,傲慢和拒人於千里之外……乾荊是嗎,他,記住了……

上篇:第二十八章驗明正身     下篇:第三十章小女孩的情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