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錯嫁良緣之洗冤錄 第三十三章如此倒黴(下)  
   
第三十三章如此倒黴(下)

看著飛刀全部落地,大漢肆意的大笑起來,聽起來很是刺耳,收回鐵鏈,大漢將卓晴推到一邊,指著乾荊笑道:「臭小子,老子送你見閻王!」

大漢揮舞著圓球,擊向乾荊,乾荊半蹲下身子,躲過圓球,一招橫掃落葉,將腳邊的薄刃踢了起來。

想要兵器,沒這麼容易,大漢收回圓球,鐵鏈一掃,大部分的飛刀都給掃出了洞外,只有幾枚落在了乾荊手中,心知這次凶多吉少,乾荊對著卓晴叫道:「快走!」

卓晴捂著脖子一路踉蹌的爬到洞口,回頭看去,為了抵擋圓球的攻勢,乾荊手中的飛刀已經全部用完,接招也越老越狼狽,幾次差點被圓球擊中,山洞外,飛出去的薄刃閃著幽幽銀光。

靈光一閃,卓晴撿起地上數十枚飛刀,又跑回洞中,朝著乾荊的方向拋了過去,大叫道:「乾荊接著。」

大漢萬萬沒有想到卓晴會來這招,回過頭時,如雨般的薄刃朝著他們撒過來,大漢再次揮舞鐵鏈想要阻隔,可惜乾荊已經趁機接住了很多飛刀。

有了兵器,在山洞裡,大漢的長鏈顯然沒有乾荊的飛刀靈活,幾次較量下來,他已經身中數刀。

「臭娘們!」要不是她將飛刀拋給乾荊,他豈會受傷!大漢將怒氣撒在她身上,調轉方向,手中的圓球向著卓晴的方向襲去。

乾荊大驚,腕間發力,將手中的飛刀對準大漢的手腕擲去,飛刀力透千鈞,直接刺穿手腕,沒入大漢腹部,大漢吃疼,手勁已經鬆了,但是圓球還是朝著卓晴的臉飛了過去。

卓晴後退了一步,撞到了石壁,退無可退,卓晴下意識的抬起手臂護著臉,圓球擊中身體的聲音響起,卓晴卻沒有感覺到疼痛,放下手,就看見乾荊高大的身體擋在她的面前。

「乾荊!」卓晴走到他身前,只見長長的鐵鏈拖在地上,圓球不偏不倚的掛在他心臟的位置,看著圓球上鋒利的倒鉤,卓晴心一緊,趕緊扶著他,乾荊踉蹌一步,兩人一同跌坐在地上,空氣中,濃郁的血腥味讓卓晴的心狂亂的跳起來。

卓晴只覺得腦子轟的一熱,不知道自己想說什麼:「你為什麼……」她真的不明白,這個只見過她三次的男人為什麼要為她擋這一擊呢?!

為什麼救她嗎?乾荊也不知道為什麼,他說過就算是她求他,他都不會再求她了不是嗎?!但是剛才他根本沒有多想,身體比他反應更快的撲了過去,他不知道這是為什麼,或許只是不想一個無辜的人受傷而已吧。

看著卓晴迷茫而內疚的樣子,乾荊低喘著訕笑道:「你已經……夠丑了,再醜就嚇死人了……」

這個男人為什麼永遠都那麼不正經,他沒看見胸口的血正在湧出來嗎?!卓晴很想罵回去,但是聲音卻梗在喉嚨裡。

看了一眼在地上掙紮的大漢,乾荊推開卓晴,說道:「你去……扶汝兒,我們快走……」

這一推,終於讓卓晴回過神來,按住乾荊的身體讓他半躺在地上,減輕圓球向下的重力,仔細檢查了一下傷口的深處,有三個倒鉤刺進左側胸部,好在傷得不算深,沒有傷及胸腔器官。但是強行拉出倒鉤,不但創面很大,肌肉的過度撕裂還有可能傷及內臟器官。

卓晴抬眼朝洞外看去,外面淅淅瀝瀝的雨聲再次響起,輕按著,不讓他起身,卓晴沉聲說道:「不行,外面又下雨了,你的傷口不處理,不用半個時辰,就會因為失血過多而死!」

點了幾個穴道,乾荊搖搖頭,堅持要站起來:「我已經封住穴道,不會死的,我們必須走,他很危險,我現在……沒有能力再保護你們。」

封住穴道就不會死?那她直接可以失業了!卓晴不相信他的說辭,但是看向倒在地上,捂著腹部傷口,不停哀叫的大漢,卓晴也有些擔心。他現在的樣子應該是不會有什麼威脅,但是也不能排除他待會拚死一擊!

低眉思索了片刻,卓晴忽然起身,拿起地上最粗的一節木棒,走到大漢身側,大漢驚得睜大了眼,卓晴二話不說,抄起木棒,對準他頸窩後三公分處狠狠的敲下去!這一下快、準、狠,大漢只來得及哼了一下,就暈死過去了。

卓晴蹲下身,檢查了一遍,確認大漢確實暈厥才丟掉手中的木棒,輕拍著手上的木屑,卓晴回頭看向半躺在地上,表情怪異的乾荊,悠悠問道:「這樣可以了嗎?」

乾荊目瞪口呆,這個女人……想起他們第一次見面,她當時也是出其不意的把一個比她壯兩倍的大漢扔了出去,看來他是小看她了。乾荊搖頭苦笑道:「我從來沒有見過……像你這麼凶悍和野蠻的女人。」

凶悍和野蠻嗎?好吧,卓晴無所謂的回道:「現在你見到了。」他真是孤陋寡聞,要是有機會見到顧雲,他就知道什麼叫真正的凶悍和野蠻了。

走到洞口,撐扶汝兒到火堆旁坐下,卓晴低聲說道:「汝兒,你幫我把火燒旺一些。」

汝兒用力的點點頭,這位姑娘的勇氣和膽識讓人佩服不已。

走了兩步,卓晴又撿起地上的木棒,遞給汝兒,說道:「這個拿著,他要是醒了你就再給他一棒。」她主要是怕待會她傷口處理到一半,大漢醒來就麻煩了。

汝兒接過比她手臂還粗的棒子,看看旁邊昏迷不醒的大漢,在看看卓晴冷然堅毅的臉,暗暗嚥了一口口水,艱難的回道:「哦~我……我知道了。」

心知這有些為難她了,但是現在的情況也不得不這樣,卓晴走回乾荊身邊,扶著他躺下,說道:「我先幫你處理傷口。」

乾荊一把抓住卓晴正要解開他衣襟的手,一臉的懷疑:「你行不行……?」

卓晴輕輕揚眉,她可是具備外科醫生資格的。而且她動的刀絕對不比任何一個外科醫生少,而對人體肌肉、骨骼、臟器的研究,普通外科醫生望塵莫及!這麼個小手術對她來說易如反掌。

卓晴再次將手伸過來,乾荊又叫道:「等等。幫我把……腰間的藥瓶拿出來。」

在他腰間翻找了一會,卓晴找出一個小瓷瓶,打開木塞,一股淡淡的藥味瀰散來,傾倒瓶身,但是裡邊空無一物,蔣藥瓶遞給他,卓晴淡淡的說道:「沒了。」

沒了?乾荊哀號,為什麼偏偏在這個時候沒了,難道天要絕他!!

這藥的味道,很熟悉……卓晴低頭在腰帶的暗兜裡找了一會,拿出一個小布袋,小心的打開,倒出來一看,卓晴暗暗慶幸,將手中的小藥丸遞給乾荊,卓晴笑道:「算你走運,還好沒淋濕,吃吧。」當時他說這藥是什麼止血化瘀,定驚養神,解毒祛風的仙丹良藥!希望是真的~~

「這是……」乾荊接過來一看,這是他上次給她的藥,原來她沒有丟……拾起兩把薄薄的刀刃,卓晴細看,刀鋒很鋒利,厚薄也算合適,最終選定一把,背對著乾荊,把刀放在火上烘烤,卓晴低低說道:「你給我好好保住這條命,你現在欠一百兩了。」

看著那道背對著她的麗影,乾荊心裡暗暗的湧起一抹怪怪的感覺,低歎一聲,乾荊歎道:「罷了,開始吧。」

拿著準備好的臨時手術刀,卓晴走到乾荊身邊,安慰道:「你忍一忍,很快。」

「來吧!」乾荊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卓晴哭笑不得,這時候他還有閒心開玩笑!!

血把衣料和皮膚黏在一起,卓晴小心的撕開衣襟,藉著火光,卓晴仔細研究了下刀的位置之後,下手毫不猶豫「嗯啊~~」沒有麻藥,硬生生切割傷口,疼痛可想而知,雖然乾荊的耐力已經算驚人,但是疼痛造成的自然肌肉收縮和無意識的劇烈反抗使得她不容易下刀,卓晴眉頭緊蹙,她果然不適合做外科手術!相較之下她還是更喜歡屍體,因為他們絕對會乖乖的任由她為所欲為。

準確的切開粘連的肌肉組織,只花了十來分鐘,倒鉤全部取出,將凶器扔到一旁,卓晴看向乾荊,他一直雙拳緊握著,火光映照下,臉色暗紅,汗珠一顆顆沿著臉頰落下地面,混亂的大口喘著氣,輕拍了一下他的臉頰,卓晴沉聲說道:「乾荊,已經好了,你放鬆。」

凶器雖然取出來了,但是沒有消毒藥品更沒有縫合工具,好在與同類的手術相比,乾荊傷口的出血量少得出奇,難道武俠小說中,點了某個穴道,血就能暫時止住這回事,是真的!?這也太神奇了,她倒是可以好好研究研究!

現在的問題是她要用什麼給他先包紮傷口以防感染,她可不能再撕衣服了,不然她就要裸了!

「嘶——」卓晴還在苦惱,一聲布料撕毀的聲音響起,卓晴回去,就看見汝兒抓著一大塊布,遞給她,說道:「給。」

兩條腿露在外邊,汝兒估計很不習慣,拚命的縮著腳,但是手上的裙擺還是堅定的遞給卓晴,卓晴接過布料,感激的微笑回道:「謝謝。」

汝兒不好意思的搖搖頭,她什麼也沒幫上他們,如果不是他們救她,她早就……卓晴接過布料,將它撕成長條,接在一起,輕扶起乾荊,迅速的包紮傷口,劇痛過後,乾荊腦子反而更加清醒,看著忙碌而熟練的給他包紮傷口的卓晴,乾荊鳳眼微瞇,低喘著問道:「你……是大夫……」

乾荊暗暗思忖起她的身份,面對鮮血和猙獰的傷口,她鎮定而從容,下刀沉穩毫不遲疑,利落的手法叫人不得不佩服,她會醫術不容置疑,但是她對傷口的熟稔程度像是這樣的傷已處理過千百次似。一般的大夫最多也就是把把脈,煎點藥,接觸這樣刀傷的機會並不多,尤其她還是千金小姐……大夫?「算是吧。」法醫也是醫吧~包紮好傷口,卓晴長紓了一口氣,累得癱坐在地上,說道:「你歇一會,天亮我們就……」

乾荊忽然鳳眸一凜,臉色陰沉,抓緊她的手腕,低聲說道:「有人!」

有人!?卓晴剛剛放鬆的神經再次繃緊,不會吧!看著一地的傷殘人士,在看看自己衣不蔽體狼狽不堪,卓晴哀號,這晚上還沒折騰夠?一個人到底能有多倒黴?!

上篇:第三十二章如此倒黴(中)     下篇:第三十四章終於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