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錯嫁良緣之洗冤錄 第三十五章果然是高手!  
   
第三十五章果然是高手!

樓夕顏直直的走向她,卓晴站起身,問道:「你怎麼會來?」他的身體不適合激烈運動,而且現在的天氣這麼惡劣。

樓夕顏沒有回答她,看著她一雙長腿就這樣露在外面,樓夕顏眼神一暗,卓晴只覺得身上一暖,樓夕顏的大披風已經將她包得嚴嚴實實了,下巴也被他輕輕抬起,感受到他微涼的指尖輕輕的摩挲著她脖子上的傷痕,卓晴有些不好意思的縮縮脖子,尷尬的回道:「我沒事,他們傷得比較重。」樓夕顏不笑的樣子,她還是不太能習慣,她的心總會不安的亂跳……齊天宇也進了山洞,看清洞內的情況,怔道:「汝兒,你怎麼也在這?」看清她衣不蔽體的樣子,齊天宇臉色陰鶩,立刻脫下身上的長衫披在汝兒身上。

「少爺!」幾天的心驚膽顫、危機重重,看見齊天宇,汝兒終於忍不住哽咽起來。

齊天宇扶著她的肩,想將她扶起來,誰知才一用力,汝兒立刻疼的抖了起來,卓晴急道:「你小心,她的腳骨折了,最好不要走動。」

她這一說,齊天宇才發現汝兒腳上纏著長長的布條,更加小心的將她抱起來,汝兒卻不願起身,對著卓晴問道:「姑娘,還未請教芳名?」

「我叫……青楓。」

「我叫斐汝,多謝青姑娘相救。」說完,斐汝就著齊天宇的攙扶,半跪在地上。

不習慣別人對自己行跪拜這樣的大禮,卓晴退後一步,指著身後的乾荊說道:「你別這樣,要謝就謝他吧。」

汝兒固執的向卓晴行了一個跪拜之禮以後,才又朝著乾荊行禮,乾荊擺擺手,手捂著傷口,嘴上大咧咧的回道:「行了行了,我知道……我很厲害,你就不用謝我了,舉手之勞舉手之勞而已!」

或許是擺脫了危機,乾荊看起來精神也好了些,看不得他得意洋洋的樣子,卓晴雙手環在胸前,斜睨著冷哼道:「舉手之勞?也是,除了飛刀你估計也不會別的了!還賞金獵人呢,能活到現在真是老天保佑!」

乾荊嘴角一僵,低呵道:「醜女人你懂什麼,除了飛刀,我的輕功可是舉世無雙,就是師哥師姐那樣的高手都不是我的對手,所以說我才是比他們厲害的賞金獵人!」

樓夕顏眸光微閃,仍是不動聲色。卓晴卻沒這麼好修養,直接大笑道:「說了半天,就是逃跑才是你最大的本事!」

乾荊無所謂的撇撇嘴,哼道:「是又如何?打不過自然是要跑的,跑得掉才是高手中的高手!知道我為什麼選飛刀作為兵器嗎?第一是因為耍起來很帥,第二是打不過比較容易跑!嘶————」一邊說,乾荊還忍不住要一邊比劃,拉扯到傷口疼得他齜牙咧嘴。

卓晴趕緊蹲下身子,急道:「你怎麼樣?!不要得意忘形了!」這人也真是一個奇人,所謂武林中人不都是羞於啟齒自己落荒而逃嗎?他倒好,說的理直氣壯,不過也正因為他不圖虛名,坦誠真實的性情讓卓晴反倒有些佩服他了。

捂著傷口疼得不行,乾荊瞪著卓晴,罵道:「要不是你在那礙手礙腳,我會這麼慘!?」

看他惱羞成怒的樣子,卓晴也不惱,反而低笑起來,她越是笑,乾荊瞪得越凶,他越凶,卓晴笑得越大聲,兩人你來我往的眼神較量,把身邊的一群人都當成透明的了,齊天宇悄悄看向樓夕顏,只見他臉上沒有太多表情,微揚的眸不自覺的瞇著,而微微輕彈的食指也顯示著他此時心情不佳。

輕咳一聲,齊天宇趕緊將汝兒交到旁邊的護衛手中,走到乾荊身邊,說道:「乾兄,我看你傷的也不輕,不如先隨我回溫泉小苑,我請大夫為你診治診治。」

乾荊收回視線,爽快的點頭回道:「也好,也好!」省了看大夫的錢~~~

「來人!」齊天宇叫來兩名護衛過來攙扶。

卓晴伸了伸腰,準備跟著他們一起回溫泉小苑,手腕被一雙略顯冰涼的手輕握著,卓晴不解的看向身邊的樓夕顏,樓夕顏細心的為她拉好披風,淡淡的嗓音輕聲說道:「我現在要趕回相府,北齊使節提前到了穹岳,明晚的宮宴我必須出席。我想趁機把你帶進去,安排你和你姐姐見面,宮宴結束之後再接你回來。你現在是要和我回去,還是想留在溫泉小苑好好休息,下次再見你姐姐?」

卓晴想了想,回道:「我……和你回去。」這次機會不見,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安排。

樓夕顏輕扶著卓晴往洞外走去,看著兩人相攜而去的背影,齊天宇失笑的搖搖頭,夕顏這招欲擒故縱使得真是妙,以他對夕顏的瞭解,不管青楓願不願意,夕顏是一定要把她帶走的,現在她不僅心甘情願的和他走,還得謝謝他。狐狸就是狐狸……走到山洞門口,樓夕顏要從後山直接回相府,齊天宇要往山上走直接從後門去溫泉小苑,兩隊人馬也應該分道揚鑣了。

卓晴看向乾荊,笑道:「乾荊謝謝你,自己保重。」

乾荊點點頭,大聲回道:「這次欠你的人情我記下了,有機會我會還給你的。」

到底誰欠誰的?要不是她,他也不會受傷吧。卓晴心中是感激他的,嘴上卻故意笑道:「人情你是不欠我的,不過你還欠我一百兩,好好把身體養好,早點還錢!」

乾荊一愣之後,恨恨的叫道:「要錢沒有,要命一條!」

卓晴哭笑不得:「你還真是個錢精!!」受不了的搖搖頭,卓晴對著身邊的樓夕顏輕笑道:「走吧。」還有力氣和她對吼,她可以不用為他擔心了。

樓夕顏點頭,想起讓他頭疼不已的樓夕舞,樓夕顏想了想,對齊天宇說道:「天宇,夕舞就交給你照看幾天,等她反省夠了,我在派人接她回去。」

「好。」齊天宇爽快的答應下來。

兩人並肩向山下走去,卓晴問道:「夕舞找到了?」

下山的路有些崎嶇,樓夕顏扶著卓晴的肩,漫不經心的回道:「找到了。」

山路確實難走,卓晴也不在意樓夕顏的攙扶,只是好奇的問道:「誰找到的?」

「景颯。」

「這麼巧?」卓晴低笑:「不會是那丫頭故意的吧!」

樓夕顏輕輕揚眉,似笑非笑的問道:「那你是不是故意的?」

「我?」卓晴欲哭無淚:「冤枉啊!事情是這樣的……」

聲音越來越小,幾乎聽不見他們在說什麼,不過兩人相攜而去的背影卻是誰都看的清楚,收回視線,乾荊煩躁的眉頭緊蹙,他在看什麼……那個醜女人本來就是樓夕顏的女人!他應該關心的是齊天宇給他多少酬勞才對啊對對對,還是錢比較可愛!應該也有三百兩吧,或者四百兩?

上篇:第三十四章終於得救了     下篇:第三十六章赴宴